<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3章 血光之灾应验
    为了保证蛇毒不至于蔓延至江清寒的全身,所以刀片割开的口子很长,一直抵达裤管根部,才收住!

    苏韬聚目细看,现蛇毒还好暂时只蔓延到膝盖位置,心中暗自放心。天籁小说|2

    不得不说,因为江清寒长期坚持锻炼身体的缘故,从玉足往上,宛如如玉锭般凸起的膝盖,再到肌肉匀称却不显累赘的健美腿肌,无处不透着一股诱惑的气息。

    只可惜,现在不是慢慢欣赏的时候,苏韬深吸一口气,将两根银针刺入位于膝盖两侧的曲泉穴,伴随着真气输入,体内的气血如同被关了一道闸门,再也无法往上游窜。

    随后,苏韬开始用天截手配合扁鹊手法,给江清寒进行推拿。

    江清寒只觉得膝盖处传来酥麻难耐的感觉,股间忍不住一紧,差点惊呼出声,一股电流刺激着自己的身体,让她心里如同长满野草般,又痒又麻。

    主要是因为这蛇毒还处于潜伏状态,没有产生麻痹神经的效果,相反,江清寒的身体特别敏感,被异性的手推拿摩挲,难以避免地起了正常的生理反应。

    江清寒憋足一口气,让她惊悚的是,自己竟然很享受苏韬给自己拿捏腿部的感觉,柔软如同羽毛的手掌,如暖流一般,酥酥麻麻,让她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的冲动。

    自己是不是疯了啊?

    久违的,在小腹位置荡漾徘徊,江清寒抑制内心的悸动,努力控制情绪,不让自己失控!

    苏韬瞧出江清寒的变化与矛盾,他眉头微皱,虽然关闭着车窗,外面一股特殊的气味似乎渗透到了车内。

    苏韬心中微凛,想起测字老头的话,暗忖那天的预测,三天之内会遇到血光之灾,不会真的应验了吧?

    难道自己和江清寒中了赵永德圈套?

    这蛇毒这么奇怪,肯定是有人故意饲养的。

    如果没人及时来救江清寒,那么她肯定会突然暴毙而亡。

    如今,苏韬也出现了,所以潜伏在暗处的赵永德又开始改变计划,周围放出了肉眼难以察觉的毒香。

    这毒香只有微弱的味道,常人难以辨别,但逃不过苏韬敏锐的鼻子,他连忙屏住呼吸,只是江清寒难以抵抗,所以出现了异样。

    毒香中混合了淫羊藿,不仅不胜壮阳,对于治疗阳*痿、遗*精有奇效。兽医经常使用淫羊藿,治疗母畜不情,不受孕。

    毒香主要两种效果,先是让人神志不清,其次刺激体内气血加运作,可以加蛇毒扩散的度。

    “苏韬,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身体越来越软!”江清寒眸光迷离地娇声道。

    “等会就好了。”苏韬知道这个时候,没法跟江清寒解释清楚其中的始末。

    他已经用推拿的办法,将毒素逼到了脚踝那个红点位置,如果时间充足的话,用拔罐的办法,采用负压内吸,可以将毒素全部清出体外,但现在情况紧急,不知道赵永德在暗处还有什么诡异的招术。

    苏韬只能俯下身,深吸一口气,含住脚踝位置的毒蛇伤口,用力的吸嘬。

    尽管江清寒处于半醒的状态,但脑中清楚苏韬在做什么。

    江清寒下意识地绷直了脚背,与笔直袖长圆润的小腿形成一道完美的弧度,她大腿的肌肤滑*嫩紧绷,比想象中要白嫩柔软,仿佛上好的绸缎。

    苏韬能够顺着这条流畅的线条,看到她丰润挺翘的臀部边缘,被割开口子的休闲裤,如同纱幔一样,垂落下来,如同装饰品,增加了几分美感。

    苏韬知道自己在毒香的影响下,注意力也有点不集中,他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吮毒的过程中,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腿肚弹实的软*肉,为了让毒液更好地被吸入口中。

    江清寒被吸得又麻又痒,明知苏韬是在给自己治疗腿伤,但不知为何春水泛滥成江河湖海,那早已干涸多年的身体,如同溃堤的河坝,被一阵阵狂浪拍打得四分五裂。

    汹涌滚滚的春潮,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漫过了草地、山峡,涌出了千里之外。

    苏韬察觉到了江清寒的敏感反应,也是吓了一跳,暗忖江清寒这瞬间不会是腾云驾雾,直接升天成仙女了吧?

    他不能多想,因为强敌潜伏,否则的话,他肯定忍不住,趁机来个火上浇油。

    男女之间,旺烧之时,哪里还分得清师徒一类的伦理关系。

    江清寒知道自己刚才身体生了什么,她又气又羞,干脆闭上眼,将脸扭到一边,佯作昏过去了。

    苏韬此刻也分不清她是真昏,还是假昏,蛇毒被自己用嘴全部吸了出来,虽然及时吐出,但似乎仍有威力。

    他晃动了下身体,然后陡然下趴,压着江清寒的双腿,直接倒下。

    江清寒闭着眼睛,暗自尴尬,苏韬怎么晕过去了,自己又不能立即清醒过来。

    只听到苏韬低声说道:“师父,别动!”

    江清寒心中又羞又惊,羞的是被苏韬看出自己是假晕,惊的是苏韬此刻也是假晕。

    两人就这么男上女下的压在轿车的后排,十几分钟之后,车外传来窸窣的脚步声,苏韬判断应该有两个人。

    “师叔,你神机妙算啊,没想到他俩就这么中招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不愧是我最钦佩的人。”

    “臭小子,你别跟我拍马屁。还是得谨慎一点,喏,给你一把刀,你过去在他们身上砍两刀试试。”赵永德谨慎地说道。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拉开车门,然后将苏韬给拖出车外,朝江清寒望了一眼,盯着那半条白嫩的长腿,舔了舔干的嘴唇,低声道:“师叔,这娘们看上去不错,我长这么大,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能不能让我摸一摸啊?”

    “别惹事!”赵永德冷哼一声,“赶紧办事,等事情结束了,回南粤我找几个姑娘陪你睡几宿。”

    “嘎嘎!”年轻男人得意地笑道,“我就知道帮师叔办事,好事多多!”

    他转过身,盯着苏韬看了许久,絮叨说道:“兄弟,不好意思,谁让你得罪咱们巫蛊门的大长老,你是我第一个刀下亡魂,等你死了之后,我会为你祈祷祝福,帮你早登极乐!”

    赵永德见师侄磨磨唧唧,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骂咧咧地催促道:“给我手脚麻利一点!”

    师侄歪嘴一笑,朝苏韬脖颈砍了下去,突然咦了一声,他惊骇地往后急退两步,提醒道:“师叔小心!”

    苏韬暗叹可惜,赵永德的师侄是个练家子,虽然说话有点二,但一直很谨慎小心,自己佯作昏迷,并没有欺骗得了他,这还真是个难缠的角色。

    师侄眨眼间已经跳到五六米开外,警惕地望着苏韬,“师叔,你往后面站站,我来对付他!”

    赵永德知道他身手不凡,但还是提醒道:“你要当心!”

    此外,他目光落在车内,显然是打算对江清寒出手。

    江清寒空有一身功夫,如今先是被蛇咬伤,后来又被毒香迷得晕晕乎乎,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顺利起身。她望着苏韬与赵永德的师侄缠斗在一起,无奈与无助。

    苏韬因为担心江清寒受到伤害,所以需要分心旁骛。

    眼前此人的武功与刘建伟只差分毫。

    走得是诡异、刁钻路线,苏韬没有什么经验,对付三两个混子或许还行,但与他缠斗在一起,难免落于下风。

    每次那刀刃都是贴着苏韬的皮肤砍下去,苏韬身体强大的柔韧性和反应力,才堪堪躲过攻击。

    “小心下路!”江清寒虽然没有力气,但眼力还在,见苏韬左支右拙,连忙开口指导。

    师侄果然进攻苏韬的下路,苏韬因为提醒及时,顺利跃起躲过,顺手还挥出一拳,打在师侄的胸口。

    师侄只觉得喉咙一甜,大口鲜血喷出来,面色变得更加谨慎与凝重,他意识到苏韬比想象中要强大。

    苏韬的拳头带着暗劲,如果一不小心挨上一拳,吃不了兜着走。

    苏韬现在是活学活用,刚从燕无尽那里领悟了内家拳意,如今顺利地施展出来。

    “攻他的右肋!”江清寒分析着师侄的动作,看出了他的弱点。

    有过第一次成功,苏韬对江清寒很信任,对面的刀锋砍过来,他根本不躲避,直接就是一记直拳,朝师侄的右肋捣了过去。

    “啊啊啊!”师侄的破绽被江清寒看出来,气得疯,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才躲过苏韬的攻击。

    “师叔,你过去把那个女人的嘴巴给撕了!”师侄怒气冲天地说道,“不然我打不过这个家伙!”

    赵永德眼中露出狠厉之色,沉声道:“你给我拖住他,我去收拾那个娘们儿!”

    苏韬暗自着急,想回身去救江清寒,不过这师侄跟了疯一样,加快度挥舞着手里的砍刀,让苏韬再次陷入被动之中。

    赵永德很快就来到车门口,他面露出狠厉之色,用力拽住江清寒的腿,狠狠地将她往下一扯。

    江清寒惊呼一声,被拖出了车外。

    赵永德冷笑,手里多了一把小刀,沉声道:“要怪只能怪你得罪了我!”

    言毕,他狠狠地用刀刺向江清寒。

    江清寒情急之下,伸出力气,挡住了他的手腕,但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赵永德伸手就是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江清寒的面颊上。

    他正准备再下手,突然手腕一麻,不知为何多了一根银针,匕情不自禁地坠落。

    江清寒此刻也爆了所有的潜能,握住匕,向上一松,噗嗤一声闷响,赵永德瞪大眼睛,口中呜呜两声,冒出鲜血,头一歪,趴在地上。

    解决了赵永德,江清寒的表情并不轻松,苏韬刚才为了救自己,投出那一根银针,后背被师侄的砍刀拉出了血淋淋的口子。

    袍子被划出一道长痕,鲜血染红衣衫。

    师侄现苏韬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拿下的,远远望见赵永德一动不动,看似死了,他怪叫一声,往后疾跑,很快消失了影踪。

    苏韬盯着师侄消失的地方,半晌不见他折返,突然觉得浑身乏力,双腿一软,颓然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