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1章 师父请脱裤子
    徐瑞也是真的走投无路,为了救儿子,从公司账户上挪走大量资金,导致公司员工人心惶惶,一批人跳槽到其他公司,以至于人手不足,与合作单位的协议只能被迫终止,除此之外,还将面临一笔高昂的违约金。网

    另外,徐瑞在牌桌上借下的高利贷,利滚利达到了百万数字,再加上银行贷款到期,诸多债务堆到一起,让徐瑞难以承受这种压力。

    所以徐瑞才想起一死了之,于是,他死之前先给江清寒拨通了电话,

    徐瑞放不下江清寒,因为得不到的永远是珍贵的,江清寒一听说徐瑞准备自杀,连忙换了一身衣服,匆匆赶到这里,她希望用温情牌,让徐瑞不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江清寒对徐瑞虽然没有男女之爱,更多地是利用他作为挡箭牌,避免其他男人的骚扰。

    但相处久了,总会是有感情的,徐瑞对江清寒一直很不错,作为一个朋友,也不能见死不救。

    面对徐瑞心如死灰,江清寒情急之下,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这让徐瑞动摇了。

    “真的!只要你不放弃自己的生命,我愿意和你真正的开始,任何困难,我们一起面对,你是一个聪明优秀的男人,有经验,有魄力,相信你一定能够东山再起。”江清寒努力组织语言,找了几条优点,试图让徐瑞回心转意。

    躲在草丛里的苏韬,并不知道江清寒只是为了让徐瑞恢复信心。听江清寒这么说,不知为何心如刀绞,他低估了自己对江清寒的情感,一开始或许是被她的外貌和气质所吸引,但经过几次患难之后,他内心深处早已种下了江清寒这枚种子。

    江清寒竟然要与徐瑞正式成为男女朋友,这让苏韬气得差点一口老血,从胸口喷出来。

    “马蒂,这徐瑞真是个孙子,死就死了,还借这个来博取同情心,还是不是他妈男人。”苏韬此刻与常人无异,将徐瑞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他赶紧按下炸弹的开关,直接去见阎罗王算了。

    “你知道你是骗我的!”徐瑞还在磨磨唧唧,矫情地说道,“我是个男人,就是去死,也要有尊严的去死。”

    “我对天誓!”江清寒咬着红润的嘴唇,在月光下竖起了手掌,“如果我刚才的话,有半点虚假,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徐瑞听江清寒这么说,张大嘴巴,想死的冲动,几乎被消耗殆尽。

    旁边的苏韬眼白翻转,差点晕过去!

    他努力收敛心神,暗忖不能让这一男一女继续隔空,想要扼杀这种疯狂成长的情感萌芽,就必须赶紧让徐瑞彻底断了自杀的念头。

    苏韬蹑手蹑脚地从河堤的另一侧摸索过去,为了不让两人现,他尽量低着头,在一堆高度及膝的草丛中穿行。

    “徐瑞,你赶紧上来吧,我等着你呢!”江清寒柔声劝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这个世界。你儿子还在等你,你父母也需要你养老。你如果现在就离开,亏欠这个世界太多东西,即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也不会轻易解脱的。”

    “我!”徐瑞终于向江清寒迈出了一小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身后,蹿出一个身影,来势凶猛、迅捷。

    徐瑞吓了一跳,他手上一直摸着那个炸弹的按钮,被苏韬扑了这一下,竟然阴差阳错地按下。

    蓝光红字的液晶显示器已经开始读秒,滴滴滴,上面显示还有十五秒钟,就会引爆。

    苏韬也是无语,原本想控制徐瑞,没想到这个挫人竟然按了开关,以他的身手,十秒钟足够他一脚将徐瑞踹到湖里,然后自己再逃得远远的。

    不过,毕竟这是一条人命,他做不到见死不救,更狠不下心,痛打落水狗。

    滴滴滴,数字在快地跳动,转眼倒计时到九秒。

    “啊!我不想死啊!”徐瑞带着哭腔,不仅痛哭流涕,裆下也是屎尿气流,人面对死亡,大部分都这个反应。

    苏韬深深吸气,让自己保证安静,他手指快地在炸药周围梳理,暗骂徐瑞这个二*逼,捆绑炸药的时候,竟然打得是死结,想要拆掉难度也特别大。

    五秒、四秒、三秒……

    轰,一声巨响,炸弹的声音,惊得夜深的树林上休憩的鸟雀叽叽喳喳地四散飞窜,河堤上摇晃个不停的轿车再次停下来,秃头男人被巨响惊吓得前列腺收缩,这一次没憋得住,“哦哦”叫了几声,挺了几下胯,趴在徐娘半老的女人身上,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

    江清寒站在河堤上,原本以为已经劝说成功,没想到突生变故,徐瑞的身边多了个人影,然后两人扭打在一起,须臾之后,爆炸声轰鸣,火光冲天而起。

    徐瑞,这是被炸死了吗?

    江清寒无奈苦笑。

    过了片刻,一个人影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在掸灰,江清寒眯着眼睛仔细看,暗忖这人的身形怎么这么熟悉?

    江清寒连忙脱掉高跟鞋,直接下了河堤,等看清楚对方的脸,惊讶地问道:“苏韬,怎么是你啊!”

    江清寒没想到突然冲出来的竟然是苏韬,他不是应该回三味堂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在巷口买东西,看你匆匆忙忙地出门,担心你出什么事,就跟过来了。”苏韬谎话信口拈来。

    “徐瑞呢,他怎么样了?”江清寒走进一看,徐瑞趴在地上,身上传来一股屎尿的臭气,让人闻之欲呕,忍不住皱眉。

    “他吓晕过去了!”苏韬叹气道,“说到底,他还是没有死亡的勇气,等冷静下来,就知道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以后更不会轻易求死。”

    江清寒复杂苦笑,问道:“刚才炸弹是怎么一回事?”

    苏韬也不隐瞒,后怕地说道:“我原本准备阻止他的,没想到他忙乱之中,按下了开关,幸亏我反应及时,解下了炸药,扔到湖里去了。幸好这炸弹爆炸时间有些延迟,威力也一般,不然我现在肯定去见阎罗王了。”

    “真是害人害己啊!”江清寒无奈苦笑,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12o的电话,仿佛忘记苏韬是个大夫,想要徐瑞此刻醒来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苏韬也就默契地没有出手,他明白江清寒的意思,干脆将徐瑞送给医院来管,自己不愿意再看徐瑞一眼。

    没有女人会喜欢怂包一样的男人。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救护车拉着警报赶到,将徐瑞抬上了担架。

    江清寒没有跟上救护车,跟着苏韬一路步行,来到了小路尽头,苏韬停车的地方。

    苏韬见江清寒走路的姿势不对,叹气道:“刚才下河边的时候,你是不是弄伤脚了啊?”

    江清寒点了点头,却无所谓地说道:“不算大问题!地上可能有些碎石头,恐怕割破了皮。”

    苏韬暗自无语,江清寒摘掉高跟鞋,是怕崴脚,但只穿着袜子在泥巴地里乱走,难免会被锋利的石头或者玻璃渣给割伤。

    “赶紧坐下,我帮你看看!”苏韬推着江清寒进了后排,主动帮她脱掉了鞋子和袜子。因为灯光不好,影响视线,苏韬又将车内的灯给打开,昏黄的灯光照在江清寒精致的五官上显得光彩照人。

    江清寒穿得是一双棕色的丝袜,脱下的瞬间,有一股不算好闻的味道,似乎有种塑料气味混合着脚汗的咸涩味,不过,苏韬闻了,并不觉得不适,反而觉得有种荷尔蒙暴涨的感觉。

    人就是这样变态,喜欢一个人,就算她有狐臭,也觉得香气逼人。

    “你搞错了吧!”江清寒见苏韬拿着自己的玉足放在眼前仔细端量,那眼神直勾勾的,弄得自己有些心慌,“我受伤的明明是另外一只脚。”

    “光线太暗了!”苏韬老脸微红,连忙捉起另外一只脚,等褪掉丝袜之后,他竟吓了一跳,没想到江清寒的脚上,并不是被什么碎石玻璃渣给割伤,而是出现了两个难以看清楚的红点,周围出现明显的肿胀感。

    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会忽视,但苏韬看得清楚明白,这是被毒蛇咬下的伤口。

    “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头晕,四肢无力,还觉得恶心?”苏韬连忙问道。

    “是有一点,不过不太明显!”江清寒困惑地望着苏韬。

    苏韬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蛇咬伤了江清寒,但可以初步判断,这是一种隐性蛇毒。隐性蛇毒很霸道,只是一开始比较隐蔽,就如同被蚊子咬了一口,潜伏性比较强,可能潜伏好几个小时,等到突然毒的时候,一般已经侵入五脏六腑,即使华佗在世,也难以救治。

    苏韬知道这蛇毒来得蹊跷,但事不宜迟,连忙取出行医箱,沉声道:“我得给赶紧处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想了想,又道:“你得脱掉长裤,蛇毒蔓延的度很快,我估计很快就会顺着血液往上蔓延扩散。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你整条腿可能会废掉!”

    “脱掉长裤?”江清寒的脸突然涨红,苏韬在自己的心中是个晚辈,跟燕莎一样,就像个孩子,但终究已经成年,在这个荒郊树丛内,面对一个男性脱掉裤子,那成何体统,以后还如何面对他?

    “不脱也行!”苏韬意识到江清寒的尴尬,从行医箱里取出一个两寸长短的小刀片,迅划开了她的裤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