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0章 徒弟捉奸师父
    江清寒做了四道家常菜,蒜香凉粉、清炒菠菜、西红柿蛋汤、茭白肉丝,燕莎见桌上没有大荤,难免食欲不振,干脆扒起了白米饭。天籁小说|2

    江清寒用筷子敲了敲燕莎的碗口,出叮叮的脆响,提醒道:“要多吃点蔬菜,不要总吃麦当劳、肯德基那些垃圾食品,不然小心长成个大胖子!”

    燕莎瘪嘴,不悦地说道:“我不喜欢吃草!难以下咽!”

    苏韬见燕莎将蔬菜比作“草”,差点喷出满口米饭,他与江清寒笑着说道:“燕莎,现在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喜欢油炸食品也是正常的,等有一天现那些东西不健康,她就会幡然醒悟。”

    “谁还小啊?”燕莎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气呼呼地说道,“我吃饱了!”

    江清寒面有愠色,正要起身,走过去训斥女儿几句。

    苏韬连忙拦住江清寒,低声道:“燕莎现在的年龄和生理状况,决定了她处于叛逆期。这个阶段的女孩子,要慢慢引导,不然的话,会变本加厉。”

    其实燕莎算是比较听话的了,苏韬心下明白,自己刚才说她年龄太小,刺伤了她的内心。

    苏韬是故意这么说的,这也是为了保护燕莎。

    她还是十六岁的少女啊,在自己心中就是个小妹妹,应该保护她,疼爱她。

    这顿饭虽然简单朴素,但苏韬吃得津津有味,吃了两碗米饭。

    江清寒见苏韬这么给面子,主动给他盛了一碗汤,苏韬也干净利落地吃完,然后主动帮江清寒整理餐桌。

    在厨房里,苏韬一边洗碗,一边问道:“赵永德的事情现在调查得怎么样了?”

    江清寒面色一沉,拿着抹布擦拭着灶台,“赵永德非常狡猾,我们调取了沿路的录像,从医院出来之后,过了两个街道,他就彻底消失了踪影。”

    苏韬想了想,道:“停尸房管理员死的时候,身上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你为什么这么问?”江清寒想了想,补充道,“管理员身上没有任何异样,手机、钱包、手表都在!”

    苏韬皱眉分析道:“不出意外,他应该有同伙!”

    “为什么这么说?”江清寒放下手上的活儿,认真地望着苏韬。

    “先,他从医院逃离,身无分文。这年头没钱寸步难行,必须要找到一个接头的人,才能够迅隐匿踪迹。”苏韬沉声道,“你们有没有调查过他的履历?”

    江清寒无奈叹气道:“他的履历很简单,一直是个无业游民,每年回老家住一两个月,也不和自己的邻居、亲戚来往。在档案里,并没有现他之前有过违法事实。”

    苏韬沉吟半晌道:“像他这种犯人,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还有一种可能,他现在的身份是伪造的。你们需要从其他角度着手,看国内有没有类似的盗墓伤人案,或者越狱杀人案。”

    江清寒一直觉得深陷谜团之中,如今恍然大悟,难怪没有找到线索。她简单地洗了一下手,掏出手机,给大个子张振拨通了电话。

    “头儿,有什么吩咐?”张振吃着泡面,还在加班。

    “你赶紧找一下,近五年内,有没有与赵永德类似的案件。”江清寒顿了顿,强调道,“关键词:盗墓杀人、医院停尸房杀人。”

    张振微微一怔,立即反应过来,好奇道:“你的意识是,赵永德的身份是捏造的?”

    江清寒点头,补充道:“还怀疑他有同伙!在调查的过程中,一定要千万小心,嫌疑犯非常狡猾,擅长隐匿踪迹,杀人手法不仅歹毒,而且刁钻。”

    张振凝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组织人去查资料,一有消息立即通知你。”

    江清寒挂断电话,冲着苏韬笑道:“没想到你心思这么细腻,如果不是因为警局编制特别难弄,我一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成为一名刑警。”

    苏韬微微一怔,笑道:“我还是算了吧,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江清寒朝苏韬挥挥手,挤开苏韬,开始洗碗,笑道:“逗你玩呢,你医术那么好,让你当警察可是屈才了。你去客厅里坐会儿吧,碗筷我来洗吧。”

    苏韬被江清寒顶了一下,只觉得胳膊处软绵绵的,心情激荡不已,他摇头道:“我还是待在这里吧!”

    “为什么?”江清寒困惑道。

    “陪你说会话啊,没那么无聊。”苏韬笑嘻嘻地说道。

    “我才不用你陪呢!”江清寒没好气道,“我在想案件呢,你一说话,还打乱我的思路。”

    苏韬知道江清寒是故意这么说,后背靠在墙壁的瓷砖上,“师父,我挺佩服你的。很少人会像你这样,做事这么努力和专心。不过,你长此以往,也不是一件好事吧。人偶尔要放松下来,享受一下人生。”

    江清寒转过身,挑眉瞪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小屁孩,说话老气横秋,竟然还管起大人的事情来了!”

    苏韬不禁语塞,终于知道刚才燕莎为何那么气愤,在自己的眼里,燕莎是个孩子,在江清寒的眼中,自己何尝不也是一个孩子。

    苏韬原本以为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一丝羁绊,但如今看来,只是自己的误会而已。

    见江清寒哼着歌洗碗,苏韬暗叹了口气,无奈地回到客厅。

    燕无尽正在看中央戏剧频道的京剧,招呼苏韬过来一起听,苏韬就陪他看了一会,然后决定告辞离开。

    路过厨房的时候,他突然现江清寒压低声音,神情古怪地在接电话,虽说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但他第一反应是,江清寒在与一个男人通电话,而且不是公事。

    苏韬此刻的心情七上八下,暗忖莫非江清寒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虽说明知江清寒是个成年人,她有选择配偶的权力,但苏韬是又气又嫉。憋着一股怒火,坐在大众cc的驾驶座上,他将车开到巷口,没有直接上大路,而是拐进了几棵大树后,这里光线幽暗,能很好地隐蔽起来。

    等了十来分钟,就看见江清寒换了一身妆容走了出来。

    她头柔顺地披洒在双肩,额头没有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外面披着一件蓝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最上端的两粒纽扣没有拧上,露出白皙的脖颈,衣衫被丰挺的胸部高高地撑开,有种怒突崩裂之感,下身穿着弹性十足的小脚休闲裤,踩着一双七八厘米的高跟鞋,时尚靓丽,没有丝毫平时严肃刻板的刑警形象。

    虽然相距甚远,但苏韬看得清楚,江清寒竟然还化了淡妆,涂抹了口红。

    肯定是私会情人去了!

    苏韬心里不是滋味,越好奇师父为何如此打扮自己,看来她很重视对方,那究竟约见的对象会是谁呢?

    江清寒用手机软件喊来了一辆出租车,等出租车消失在视野之中,苏韬才缓缓地把车开出来,远远地跟着那辆出租车。

    苏韬现在的心态很诡异,有种抓奸的感觉,他知道行为有些猥琐,但还是难以遏制内心的好奇。

    出租车开的度很快,江清寒是个刑警,为人比较敏感,苏韬也不敢跟得太紧,所以过了三个红绿灯之后,就找不到目标。

    苏韬正郁闷的时候,现一辆出租车从一条小路上驶出,苏韬定睛一看车牌,暗忖那不是江清寒拦下的那辆出租车吗?

    他心中一喜,意识到顺着那条小路,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江清寒所在,防止随时会被江清寒现,所以苏韬就将车灯给关掉,沿着小路一直往前开了十几米,现前面太暗,路况也不好,于是将车停下,借着朦胧的月光往前继续摸索。

    抹黑走了大约是七八分钟,正以为找不到江清寒的时候,现不远处有光亮,他加快步伐冲过去,现河边的堤坝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车灯开着,轮胎有节奏地上下颠簸,依稀还能听见男人和女人粗重的喘息声。

    苏韬心里五味杂陈,暗骂,娘的,这对狗男女在干嘛呢?

    他犹豫片刻,终究还是鼓足勇气走过去,用力地拍打车窗,里面的男女顿时就不动了。

    “给我开门!”苏韬沉声命令道。

    车门没打开,车窗缓缓摇开,苏韬看见一男一女裸着下体,女上男下,不分彼此地纠缠在副驾驶座位上,被他的大声呵斥,吓得不轻。

    男的是个秃脑门,他昂着头,一看不认识,反应过来,骂道:“你他妈谁啊!”

    苏韬仔细看了一眼男人身下的女人,差不多有四十好几岁,脸上的肉都搭下来了,根本不是江清寒,顿时觉得头皮麻,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不好意思,认错人了,你们继续啊!”

    “艹,神经病啊!”车内男人疯地咆哮道。

    苏韬既是尴尬,又是庆幸,暗忖自己也够冒失,坏了别人的好事,但仔细一想,女主角不是江清寒,心情又愉快了!

    他知道江清寒肯定就在附近,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只见月光下,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河堤上,面朝被月光照得清凉的河水,正是江清寒。

    而站在水边的是个男人,正是一直与江清寒纠缠不清的徐瑞。

    “清寒,谢谢你来见我最后一面!”徐瑞解开胸口的拉链,腰间挂着炸药模样的装备,他带着压着声音,颓然地说道,“这样我也可以坦然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江清寒无奈道:“徐瑞,人生会遇到不同的挫折,虽然你现在遇到了困难,但我相信你只要静下心,哪里跌倒了,从哪里爬起来,肯定还能重新找回原来的生活。放弃生命,是最不理智的,那是懦夫选择的处理方式。”

    “你不用劝我!”徐瑞苦笑道,“我儿子坐牢了,我的公司也破产了,还欠了一大笔债务。我现在配不上你,但你能来见我,已经让我很满足和欣慰。我追求你,曾经那么喜欢你,原来是有意义的!”

    江清寒见徐瑞怎么劝说,也无法动摇,只能咬牙欺骗道:“徐瑞,你赶紧上来吧,只要你不做傻事,我愿意陪你,跟你一起渡过难关!”

    “真的?”徐瑞听江清寒这么说,顿时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