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07章 早熟的初中生
    在苏韬的强烈要求下,小雯带着父亲来到三味堂。

    苏韬让肖菁菁给父女俩倒了一杯水,微笑问道:“胡大哥,上次跟你提过,要你抽空来我这儿坐坐,你怎么一直没来?”

    小雯的父亲叫胡光斌,尴尬地笑道:“我这手肯定是废了,没有治的必要,过来只会给你添麻烦。”

    胡光斌恐怕是担心医疗费用太过昂贵,自己承担不起,苏韬没有点破,心中暗自同情他们。

    他解释道:“你手指虽然断了三根,但我仔细研究过,除了中指断掉的那部分比较多,其余三根手指只是被切除了一小部分。如果现在及时治疗,还能恢复九成的功能。也就是说,你和正常人做事不会有太多的区别,如果带上手套的话,跟平常人一模一样。”

    胡光斌沉默不语,为难地摇头。

    小雯在旁边听说自己父亲的手掌有救,直接跪下来,泪水盈盈地恳求道:“苏大夫,请你务必给我爸治好手。至于要花多少钱,我先欠着,等我工作了,到时候连本带息一起还你。”

    胡光斌坐在旁边见女儿如此,也是鼻子一酸,暗忖自己这姑娘没白养。

    苏韬暗叹小雯是个懂事的姑娘,心下同情,连忙将她给扶起来,“你们只要给我诊金就好,也不要花多少钱。我现在的出诊费用,是两千元一次,你们是燕莎的朋友,给你们打个五折。如果我治不好,分文不取,如果我治好了,给我一千元诊金就好,如何?”

    苏韬之所以选择跟他们收诊金,一来不能破坏三味堂的规矩,二来是为了给这对父女足够的尊严。他们或许很穷,但有气节和骨气,帮助他们的时候,千万不能带着施舍的心态。

    “那我就尝试治疗一下?”胡广斌暗忖一千块倒不算多,现在夫妻俩开了个大排档,一个月收入刨去成本,也能有个五六千元。如果自己的断掌经过治疗,真能恢复九成的功能,可以从事更多的工作,也能给妻子减轻点压力。

    胡广斌以前是个技术员,如果不是因为遭遇这个打击,他现在绝不会活得这么窝囊,靠一个女人承担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苏韬微笑着点了点头,让小雯出去等待,然后取出行医箱,给胡广斌进行治疗。

    人是有自愈能力的,比如脸上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即使不去处理,也会自动凝血结痂,等过个一周半月,等血痂脱落,就能自动地康复。但是,人的自愈能力是不同的,愈合的速度有快有慢,而且有些人伤口愈合之后,脸上会出现疤痕,但有些人却不会,这与自身的体质有关。

    苏韬之所以觉得胡广斌的断掌有希望恢复功能,因为他的自愈能力很不错,只要方法得当,或许让他的手掌重新焕发生机。

    燕莎见小雯很紧张,低声安慰道:“我师兄的医术很厉害,既然他主动提出给你爸爸治手,就一定有把握。”

    小雯咬着嘴唇,露出苦笑道:“我知道,但就是紧张。”

    燕莎凑到小雯耳边,好奇道:“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你。”

    “说吧!”小雯搓着手,心情忐忑不安。

    “如果我师兄真治好了你父亲的手,你千万不会因此爱上他吧。”燕莎轻声问道。

    小雯皱眉,慌张地说道:“莎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喜欢上他?”

    燕莎见小雯这么说,微微放心,笑道:“差点忘记了,你是学霸,品学兼优,一心一意学习。但我就是有点担心,我师兄这么优秀,唉,太多人喜欢他了。你看到柜台上的那个女人吗?”燕莎指着肖菁菁,不悦地说道:“她看师兄的眼神就特别不对劲!”

    小雯“噗嗤”笑出声,道:“燕莎,没想到你也会这样!”

    燕莎困惑地望着小雯,“我怎么了啊?”

    小雯低声道:“你现在就是个嫉妒的女人,看见谁都会觉得她是你的情敌。”

    情敌?

    燕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面红耳赤地狡辩道:“我只是害怕师兄被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给迷惑了。”

    小雯抿嘴浅笑,“我知道,在你心中,苏大夫特别重要!放心吧,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喜欢上他,怎么样?”

    燕莎面色缓和下来,低声叹道:“我会不会真的爱上师兄了啊?”

    “会!”小雯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

    燕莎和小雯还只是初三的学生,在很多人眼中还是孩子,其实她们对话的内容,已经罗华夏古往今来诸多香艳故事,论文笔的精美程度不输于《红楼梦》,更关键的是,这个版本还有插画,配合文字来看,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燕莎还是一个小女孩,碰到这种东西,自然觉得面热心跳。

    苏韬没有第一时间解释,而是赶紧将书拾起来,小心地检查了一下有没有破损。

    燕莎见苏韬这么做,气坏了,指着他结巴道:“师兄,你你你!”

    苏韬将书继续塞在枕头底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还太小,很多东西不懂。这书可是孤本、是古董,全世界就这么一本,你如果弄坏了,那可损失大了。”

    “还古董呢,分明是黄书!”燕莎气呼呼地揭穿道。

    苏韬摸了摸鼻子,无力地继续辩解道:“只是封面泛黄,纸页泛黄,里面的内容都很有内涵,正能量。”

    “呸呸呸!”苏韬的形象,在燕莎的心中崩塌,她气不打一处来。

    苏韬叹了口气,道:“反正就这么着了,随便你吧!”

    燕莎见苏韬耍无赖,怔了怔,突然咬着手指,笑嘻嘻地说道:“罢了,不跟你一般计较。这也说明你是很正常的男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有那方面的需求,也能理解!”

    “……”

    苏韬见燕莎画风突变,脑门满是黑线,暗自感慨:现在的初中生,还真早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