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06章 赵永德越狱了
    从琼金回到汉州,苏韬带着覃媚媚,先到三味国际所在的大楼,跟晏静见了一面。零九

    覃媚媚捧着茶杯,滔滔不绝说个不停,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和苏韬如何怒扇李富坤夫妇的情形,同时还跟晏静宣布了一个好消息,自己的月经不调,已经彻底好了

    苏韬听到这里,还是没忍住,提醒覃媚媚,道:“我给你开的药,还得继续喝,不仅可以治疗内分泌紊乱,对于调节你的肠胃功能也有好处。你经常酗酒,导致肠胃功能退化,身体过于消瘦,久而久之,肯定会出毛病。”

    覃媚媚微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跟自己过不去,以后一定为自己而活。”

    晏静眉头微微一皱,担忧道:“李富坤的实力雄厚,现在你们与他彻底撕破脸皮,我担心他会报复你们。”

    覃媚媚微微沉吟,点头叹道:“我也考虑到了,这家伙比较狡猾,而且手段阴险,防不胜防。我已经做好决定,要将云顶集团的夺回来。”

    晏静知道覃媚媚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皱眉分析道:“云顶集团的优势在于商业地产,注重发展实业,根基很牢,很难下手。”

    覃媚媚摆了摆手,笑道:“我替李富坤打点集团这么多年,知道哪些人心怀不轨,只要稍加引诱,动摇云顶集团的根基,再趁虚而入,就能成功掌握云顶集团。当然,我需要你的帮助,必须帮我筹集一百亿左右的资金。”

    “一百亿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晏静大致能猜出覃媚媚篡夺云顶集团的策略。

    首先,披露几个不利于云顶集团的消息,到时候云顶集团一定会股价大跌,借此机会,低价收购云顶集团的股份,最后再联合有野心的股东,一起罢免李富坤,那么云顶集团的核心管理层,势必会更迭。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云顶集团的盘子很大,在证券市场属于优质蓝筹股,业绩稳定,购买股票的都是长期持有,即使股价大跌,想要抄底收购,也需要一百亿的资金,才能确保在股权比例上超过李富坤。

    苏韬见两个女人分析如何对付李富坤,暗叹女人阴险起来,果然很可怕

    自己虽然不懂覃媚媚和晏静之间的具体计划,但他有种预感,李富坤的云顶集团早晚有一天一会被这俩女人搞得鸡犬不宁、身败名裂。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这话还一点都不假。

    覃媚媚和晏静当着苏韬的面商讨阴谋诡计,这也是给出了个信号,两人都特别信任苏韬,将他当成自己人。

    晏静已经成为苏韬的女人,她信任苏韬,那是理所当然的。

    覃媚媚信任苏韬,不仅是因为苏韬现在名义上是她的老板,还因为苏韬这次帮自己收拾了李富坤,除掉胸中一口恶气,他有资格成为自己的战友。

    苏韬这次陪覃媚媚去见李富坤,原本就是一时兴起,但明显覃媚媚对自己的态度发生变化,暗忖倒也是没白忙活。

    苏韬看中的是覃媚媚的经商能力,她曾经扶持过李富坤,搭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所处的视角远比正常人要高,苏韬身边缺少覃媚媚这样一个懂得如何把产业做大做强的伙伴。

    尽管之前覃媚媚答应加入岐黄慈善,但苏韬始终觉得她并没有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岐黄慈善的发展上,如今覃媚媚心结打开,以后对工作势必会更加上心。

    总之,覃媚媚心情愉悦地离开了晏静的办公室。

    晏静望着苏韬,微笑道:“恭喜你,你多了一个超级强悍的助手。可以预见,岐黄慈善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很可怕的基金公司。因为覃媚媚了解各种募集资金渠道。在金融领域,那些风险投资商、私募金主,并不是看项目投资,而是看人投资。覃媚媚在这一方面是权威,远比我厉害”

    苏韬轻叹道:“术业有专攻,她有她的门道,你有自己的优势。零九不过,刚才你们提到一百亿,我真被吓了一跳,你能找到那么多钱吗”

    晏静眨了眨漂亮的眼眸,笑道:“那是这女人故意提出,来吓唬我的你不要低估她的活动能力,只要她愿意,自然有办法对付李富坤。她肯定会自己想办法解决募集资金的问题,不会让我来给她弄一百亿”

    女人聊天的方式,果然很难揣摩,苏韬露出一脸无辜,叹气道:“你们聊得太高端,我觉得插不上嘴”

    晏静耐心地解释道:“按照我的分析,覃媚媚在发展岐黄慈善的时候,会采用借鸡生蛋的办法,首先招募风险投资商,迅速将资本做到一个很可怕的数字,然后利用岐黄慈善,对云顶集团进行收购。也就是说,如果顺利的话,岐黄慈善未来将成为云顶集团的最大的股东。”

    苏韬听得云里雾里,有点脑袋疼,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是个商人,归根到底是一个特别单纯的医生。无论岐黄慈善发展到哪一步,我对它的定位,永远保留初衷,一定要以中医为基础,多做慈善活动,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

    晏静仔细地盯着苏韬,摇头笑道“虚伪”

    苏韬嘴角带着坏笑,站起身,走到晏静的身边,伸手勾住了她的下巴,“胆子大了啊,敢辱骂你老公”

    晏静没好气地将苏韬的手指给拍开,“别跟我来这一套,这里是公司,给我规矩一点”

    “没有你的指示,你的属下敢直接闯进来吗所以不用担心别人撞破咱们的私情,咱俩可以为所欲为”正因为在办公室,苏韬望着穿着职业装,清秀妩媚、睿智爽练的晏静,大胆挑逗才有意思。

    于是,他干脆用双手捧住了晏静的脸。

    晏静这次没有拒绝,眼神火辣辣地望着苏韬,她知道自己这颗原本以为永远僵死的心脏,被这个年轻的男人给彻底地捂暖、捂热了。

    晏静闭上了眼睛,苏韬俯下身,吻了下去,清凉、湿润的感觉在唇间蔓延。

    晏静理性地推开苏韬,笑道:“好了,你乖一点,我快被你逼得无路可走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苏韬怔了怔,无奈地往后退了几步,坐在晏静的正对面,暗忖这也太巧了吧

    耿虹捧着一叠资料进来,礼貌地朝苏韬点了点头,然后让晏静签字。

    晏静一边签字,一边用余光打量苏韬的表情,心里乐了,暗忖这家伙怕是郁闷坏了。

    “晏总,五分钟之后,有一个高管会议,人已经到齐了。”耿虹发现晏静心情不错,因为签字的过程很流畅,老板没有习惯性挑捡文件里的疏漏。

    晏静批改好最后一份文件,与耿虹道:“你先出去吧,我等会就到”

    耿虹离去,办公室的门也被关上

    晏静无奈地朝苏韬耸了耸肩,笑道:“听清楚了吧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然后我必须去开会。”

    “那就再打个啵吧”苏韬无奈地叹气:“这么点时间,也就只够打啵了”

    晏静面色潮红,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

    ……

    晏静去开会,苏韬继续呆在她的办公室也就没意思。

    刚坐上轿车,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师父江清寒破天荒地给自己打电话。

    “赵永德越狱了”江清寒还没等苏韬打招呼,主动说道。

    苏韬眉头紧皱,脑海中闪过宋王墓内那个身怀蛊毒之术的中年男人身影,疑惑道:“现在的监狱应该是铜墙铁壁,不仅警备力量很强,到处都是监控装备,怎么可能越狱呢”

    江清寒叹气道:“他非常狡猾。就在昨日吃过午饭之后,所在监狱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内斗,他头部遭到了重击,失去了任何生命迹象,经过抢救后,医生宣布死亡。但尸体放入停尸房之后第二天,他人不仅消失踪影,一名停尸房管理员还离奇死亡”

    苏韬沉吟半晌,语气严肃地说道:“赵永德擅长苗家蛊术,服用特殊的药物导致假死,这并非不可能。至于那个管理员,恐怕也因赵永德而死。此人非常狡猾凶残,我怀疑,他会对你不利,所以你一定要千万小心。”

    江清寒顿了顿,低声道:“我告诉你这个消息,就是想提醒你。他成功越狱之后,肯定会报复你和我。我对付这类亡命之徒,还是很有经验的,倒是你务必千万注意,将他擒拿归案之前,你要多多防备。现在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

    苏韬想了想,叹气道:“等发现他的踪迹之后,一定要告诉我。他的手法比较诡异刁钻,擅长用蛊毒,你们虽说都是训练有素的刑警,但对付江湖招术,并没有经验,说不定会误入陷阱。我现在是市局的专家组成员,有资格和你们一起查案。”

    江清寒犹豫片刻,道:“行等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让苏韬参与这次行动,是有必要的,如果有同事遭遇赵永德的毒手,苏韬可以及时救治,这样可以减少伤亡。

    苏韬心情满是阴霾,赵永德懂得潜伏,擅长奇毒,还真不容轻视。

    开车回到三味堂,刚停下车,发现燕莎和小雯背着书包站在三味堂门口等着自己。

    燕莎牵着小雯的手,主动迎了过来,笑道:“师兄,小雯一定要我感谢你,所以我带她来见你咯。”

    小雯很腼腆,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妈……说……有空……还请你过去吃饭呢。”

    苏韬突然想起一件事,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极其认真地说道:“小雯,你现在赶紧回家,让你爸来这里,我给他看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