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03章 我怕恶心到你
    苏韬一向对小三没有什么好感,插足求上位,破坏别人的家庭,这在他看来,原本应该是很难接受的人群。不过,苏韬对覃媚媚却没有想象中的嫌弃,或许是因为与她相处久了,能够感受她内心的单纯与无奈。

    感情是魔窟,人一旦掉进去,想要独自走出来,那是很艰难的。覃媚媚也没有办法,只能闭眼走到黑,直到撞得鼻青脸肿,才知道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与李富坤之间的问题,覃媚媚一开始就是错的,她不应该深陷到那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人错了,幡然醒悟,及时去调整,弥补过错,就得原谅她。

    苏韬不知为何想起了另外一个小三专业户女主播殷乐,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覃媚媚蹲在后排脱掉了裤子,现内裤已经没法继续穿,被红色的果酱弄得模糊不堪,她只能将内裤摘掉,然后处理一下,看能不能弄干净,暂且将就一下。

    “别调头!”覃媚媚警惕地望了一眼苏韬,低声提醒道。虽说她不是保守和封建的女人,如果屁股或者胸被苏韬看一眼,那也不会太在意,但女人对自己的分泌物都会嫌弃,如果恶心到了苏韬,对她而言是难以接受的。

    女人化妆、穿衣,精心打扮自己,就是为了给男人留下好印象。如果会让男人看到最不堪的一面,覃媚媚情愿去死,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生。

    “放心吧,我在专心致志地开车呢!没空看你!”苏韬虽说内心还是有点冲动,但还是忍下来。人都有好奇心,在汽车高飞驰的时候,后排有一个异性,脱掉了裤子,在最隐秘的部位,擦来擦去,有几个男人,能抵抗得了这种诱惑?

    后面传来噼噼啪啪,塑料袋被撕开的声音,很快有种怪味弥漫开,苏韬知道那应该是大姨妈纸上消毒水的味道。

    “真是太倒霉了!不来就算了,一来就来这么大的量,黏糊糊的,有点恶心!”覃媚媚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故意说给苏韬听的,反正说得太勾人摄魄。她郁闷半晌,吩咐道:“你给我递点面纸过来!”

    苏韬微微一怔,没好气道:“我在开车呢,你别影响我的注意力!”

    “别啰嗦,我一包手帕纸都擦完了,还弄不干净,简直要崩溃了。你就别让我抓狂,女人来事儿的时候,脾气可不好。”覃媚媚威胁道,“赶紧帮忙,不然我就跟你拼命了!”

    苏韬被覃媚媚吓了一跳,暗忖覃媚媚的性格不好掌控,一旦疯起来指不定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于是乖乖地将手边的抽纸盒朝后递了过去。

    覃媚媚从苏韬手中接过纸盒,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老实的,如果换成其他男人,肯定忍不住瞟两眼。”

    苏韬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没好气道:“有什么好看的,我的病人有很多都是女性,我早已见怪不怪了。”

    覃媚媚好不容易将内裤上的分泌物给擦拭得差不多,将纸团丢进垃圾桶里,故意逗苏韬,“都说妇科男医生,很多都是性冷淡,你看过那么多女人花白屁股,是不是也有心理方面的障碍啊?”

    苏韬脑门上现出数道黑线,道:“那是以讹传讹,医生和普通人其实没什么区别。至于妇科男医生,也是一样。还有,我是中医,虽然经常也治疗妇科病,但不需要病人脱裤子检查,所以没看过很多的花白屁股。”

    覃媚媚听出苏韬的语气焦躁,得意不已,有些女人就是喜欢享受让别人陷入尴尬的状态,这样会觉得人生特别的幸福。

    “要不,给你看一下我的屁股?”覃媚媚继续挑逗道。

    “没兴趣!”苏韬觉得覃媚媚特别无聊,如果自己相信她,只会中招。

    “没劲!”覃媚媚见苏韬不上当,无奈地耸了耸肩,她目光落在满是黑色血斑的内裤上,终于还是觉得有些恶心,索性就决定不穿内裤,直接就在长裤上贴上小天使。

    苏韬为了照顾覃媚媚,所以车放得很低。大众cc也从中车道,过渡到低车道。

    就在覃媚媚正准备套上长裤的时候,突然左侧冲出一辆宝马,还来了个急刹车,苏韬被吓了一跳,连忙用力踩刹车。

    后排原本就狭窄和拥挤,覃媚媚因为惯性的缘故,本能重心前倾斜,额头撞在驾驶座的背椅后面,口中出“哎呦”一声惊呼。

    “媚媚姐,你没事儿吧!”苏韬虽说不是路怒族,在高公路上遇到这么疯狂的车手,也是怒火中烧。不过,碍于后排覃媚媚在换衣服,所以他没有紧追上去,尽量将车子保持平缓行进。

    “我好像手腕扭了!”覃媚媚半晌才回过神,现手腕一点力气都没有。

    苏韬叹了口气,见前面有一个临时停车道,将灯打到双闪状态,然后将车稳稳地停下。

    他先从后备箱,取出一个停车警示牌,放在车后五米的位置,打开后排车门,覃媚媚赶紧道:“把门关上啊!”

    苏韬微微一怔,旋即会意,覃媚媚此刻裤子只套到小腿的位置,露出膝盖以上的位置,她用力拉了拉上衣,挡住大腿根处,但两条细长的白晃晃的扎眼。高公路上,车来车往这么多,如果车门不关上,岂不是会被人一览无余?

    覃媚媚虽说行为很多时候放得开,但她骨子里还是特别注意形象的人。

    苏韬关上车门,覃媚媚扭动身体,往另一侧缩了缩,她害怕春光乍泄,所以一直压着上衣的衣摆,不过越是这么做,动作也就变得别扭,以至于苏韬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白嫩挺翘的臀*瓣,甚至还可以看到那臀*缝里冒出的黑色曲毛,以及指甲盖大小、灰色的糙皮儿。

    一男一女挤在后排,彼此距离这么近,所以覃媚媚能轻易看到苏韬眼神的变化,她又气又急,但却没有什么办法,手腕肯定是扭到了,裤子非常紧,虽然有些弹力,单靠一只手根本没办法穿上去。

    “看够了没啊!”覃媚媚轻哼一声,“如果换作其他时候,老娘还真会吃了你。但今天不行,来事儿了,量还这么大,真弄起来,我怕恶心到你!”

    苏韬面对覃媚媚的强势,也是一阵无语,这就是少妇的威力,说话就是这么的豪放。他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想看看你的手腕。”

    覃媚媚轻吐了一口气,她内心也是七上八下,苏韬是晏静包养的小白脸,自己现在跟晏静情同闺蜜,自己还真不能惦记上他,否则就是不讲义气。

    苏韬将覃媚媚的手腕放在手心,用拇指揉了揉,“媚媚姐,你太瘦了,回去要补充营养,不然哪一天起了大风,会把你吹跑的!”

    覃媚媚没好气地啐道:“真有那么大的风出现,我也不活了,直接被风卷到北冰洋好了。还有,现在都是以瘦为美!真成了个大胖子,恐怕就遭人嫌弃了。”

    苏韬摇头笑道:“真正成熟的男人,都喜欢吃五花肉,全瘦肉不好吃,不仅难嚼,还塞牙缝。半瘦半肥,一口咬下去,满口浓香,最带劲!”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当女人是猪吗?”覃媚媚被逗乐了。

    就这个时候,覃媚媚感觉手腕一麻,嘎嘣一声脆响,关节如同被重新拧了一下。

    “现在好了!”苏韬叹了口气,如释重负。

    覃媚媚甩了甩手腕果然不疼了,暗忖原来苏韬刚才胡说八道,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治好了自己的腕伤。

    “有个神医在身边,挺幸福的。有点小伤小痛,转眼就能被治好。我都有点羡慕晏静了。”覃媚媚间接地表示感谢。

    “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吧!”苏韬无奈苦笑,刚才有一辆蓝色的大货车经过,似乎故意放缓了车,还摇开了车窗,探出个脑袋,往这边张望,显然对这辆车停在临时停车带特别好奇。

    “慢点穿,还不是为了给你饱饱眼福?”覃媚媚笑嘻嘻地捉弄道,“再给你看两眼啊?过了这一村,可就没这一店了啊?”

    苏韬有点狼狈地走出后排,暗忖覃媚媚这种风格,他真的很上火。看来她不太懂男人,男人是最不怕这种激将法的,如果换成一个比较私密的地方,他指不定要覃媚媚付出点代价。

    刚刚路过的那辆大货车上,是一对跑长途货运的夫妻。

    妻子捅了捅丈夫的腋窝,低声道:“你知道俺刚才看到啥了啊?”

    “能看到啥?”丈夫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看上去有点疲惫,嘴里叼着根烟,吧嗒吧嗒抽了两口,但精神还是很萎靡。

    “临时停车带上面的那辆小车里,一男一女貌似在那个!”妻子神秘地笑道。

    “肯定是你看错了吧!”丈夫精神为之一振,妻子的现,如同兴奋剂,效果立竿见影。

    “咋能错呢?”妻子仔细回忆,“俺看得很清楚,那女的没穿裤子,白花花的屁股蛋儿都露出来了!”

    丈夫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暗叹自己咋没看到呢,恨恨地说道:“现在的人啊,胆子也太大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高公路上也敢整事儿,简直疯狂!”

    妻子压低声音,迟疑半晌,才神秘地一笑,“好好开车,等天色晚了,俺们也试试!”

    丈夫张大嘴巴,叼在嘴里的香烟,差点掉下来,他连忙含住,末端燃尽的烟灰溅了一裤子,憨厚地笑道:“嘿嘿,对,嘿嘿,等晚上,俺们也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