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02章 路上来事儿了
    从云顶咖啡馆返回别墅,李富坤拨通了家庭医生林业平的电话。网??十几分钟之后,林业平就带着自己团队赶到,李富坤每年会给林业平两千多万的费用,可是他的大财主。

    林业平的团队总共有三十多人,包括精通各科的医生、护士,之前艾慧的五官整形、丰胸、拉皮手术,都是他的团队一手包办。

    见到艾慧之后,林业平吓了一跳,没想到艾慧变成了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差点认不出来。

    “慧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林业平惊讶地问道。

    艾慧一头就扑在林业平的怀里,呜呜哭道:“业平,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林业平按捺住内心的反胃,连忙朝四周望去,虽说自己是艾慧的情人,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但今天李富坤在家中,他可不能当着面戴绿帽子吧?

    林业平连忙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能治好你!”

    艾慧慢慢停住哽咽,请求道:“今晚你就别走了!”

    林业平压低声苦笑道:“你丈夫在家,我留下不合适吧?”

    “放心吧,他等下就走!”艾慧佯作楚楚可怜的模样,“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我很害怕!”

    林业平几乎不想多看艾慧一眼,但偏生又知道这时候必须逢场作戏,“那行吧,我等你睡着了,再离开!”

    艾慧耷拉着的脸上露出笑容,动情地说道:“亲爱的,你太让我感动了!”

    林业平被老妖婆一样的艾慧,唤着亲爱的,只觉得头皮麻,后背寒,但偏生没有办法,只能强行忍耐。

    没办法,林业平是靠着艾慧的关系,才能成为李富坤的家庭医生,如果没有了艾慧的支持,他每年会损失一大笔收入。

    李富坤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处理好了伤口。

    等了许久,终于还是没忍住,拨通了朋友的电话,“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唉,别提了,根本没等到他上高,就被警察给拦下,带走了。”朋友略郁闷地说道。

    “警察?”李富坤困惑道,“那就继续等着,除非他们不离开琼金!只要你能帮我解决他俩,我会给你一大笔钱。”

    朋友桀桀地笑出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能给我多少钱?”

    李富坤没有丝毫犹豫,“五千万!”

    朋友怔了怔,显然被这么高的筹码给震惊了,“五千万?富就是富,出手不凡啊!放心吧,我一定会妥帖地处理好此事。”

    说是朋友,其实并没有见过面,是自己通过特殊渠道认识的。

    这个朋友在地下世界很有名,手里聚集了许多亡命之徒,类似于一个杀手组织。前几年荷花公园枪击案件,传闻就是他手下杀人之前,试枪的结果,随后没几天,一家银行门口出现一起棒球帽墨镜男杀人案。

    只要这个朋友愿意出手,苏韬和覃媚媚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在商场上,难免会遇到仇人。如果你不懂一些旁门左道,很难立足,李富坤这么多年来,利用这个朋友轻松解决了很多明面上办不了的事儿,他相信这一次也能轻而易举地解决问题。

    李富坤吐了口恶气,缓缓放下手机,现右边的窗户不知为何会被打开,风将窗帘吹得飞起来,感觉有点寒意,他走过去将窗户给关好,转过身的瞬间,吓了一跳,两个陌生人不知何时坐在沙上,一男一女,不带任何感彩地望着自己。

    李富坤惊得额头直冒汗,知道自己不是眼花,这对男女肯定是趁着自己打电话的功夫,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房间。

    别墅里三层外三层,到处装着各种各样的防盗系统,两人同时出现在这里,足以说明这两人的身手之高,难以想象。

    李富坤也是见惯世面的人,他让自己竭力保持镇定,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到我家里来!”

    黑金叹了口气,道:“我俩为提醒你而来,不要对苏韬不利,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李富坤强撑道:“哈哈,我李富坤难道是吓大的吗?信不信,只要我大喊一声,你们今天就得留在这里了。”

    唐诗坐在黑金的面前,小声嘀咕道:“副组长,这家伙是挺讨厌的!要不给他一点苦头尝尝?”

    黑金扫了一眼唐诗,暗忖她还太年轻,李富坤是淮南富,岂是随便能动的?

    李富坤现在掌握的云顶集团,不提资产,光员工就不下数万人,如果真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影响面太广。而且,李富坤身后肯定有军政方面背景,否则,以他不清白的履历,也难以多年坐稳淮南富这把交椅。

    黑金缓缓站起身,将一个黄色的文件袋放在茶几上,淡淡道:“东西我放在这里了,后面怎么做,自己看着办吧!”

    言毕,黑金给唐诗使了个眼色,唐诗不爽地朝李富坤瞪了一眼,碍于黑金的命令,才将小性子给压了下来。

    两人轻松跃上窗台,这里是二楼,楼层很高,一层足有五米高,正常人跳下去,肯定要变成残废。

    李富坤连忙追到窗口,只见黑金和唐诗,身轻如燕,已经落在地上,借着冲力往前,飞驰好几米远,然后轻而易借势腾空,攀上了院墙,前后不到十几秒,来如风,去如电,便消失了身影。

    李富坤暗忖今天是中邪了,先是遇见似乎会妖术的苏韬,现在家里突然来了两个陌生人,他连忙打开黄皮文件袋,迅地翻了几页,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资料里记录着这么多年来,自己暗中做过的一些违法事情。

    像李富坤这样的企业家,在家的过程中,难免都会沾惹原罪。

    刚才两个人究竟是谁?

    他原本这些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只有自己才知道,但没想到却详细地记录在册,而且每段材料中,都标明了证据一二三四,意味着写出这个材料的人,可以通过材料随时可以将自己送入监狱。

    李富坤越想越心惊,几乎是颤抖着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朋友的电话。

    “有何吩咐?”朋友缓缓问道。

    “取消对苏韬和覃媚媚的行动!”李富坤焦急地命令道。

    “怎么,难道心疼钱了?”朋友蹙眉,“人我已经派出去,开弓可没有回头箭!”

    “钱,我一分都不会少,如数给你,但你必须得撤回人手,还得保护他们,我不希望他们受到任何伤害。”李富坤无奈苦笑,他现在有种冲动,祈祷苏韬一定得安全地回到汉州,否则出了事情,刚才那两个陌生人,将原因归咎于自己,自己岂不是要倒大霉了?

    “有钱人真会玩!”朋友摇头苦笑,“钱我先收下,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免费为你服务!”

    李富坤连忙道:“赶紧改变计划!”

    等挂断电话,李富坤如同被抽空身体一般,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他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展。

    他有种难以言喻地苦涩,尽管自己现在坐拥财富,但也难以做到绝对的顺心如意,世界就是这样,无论你走到哪一步,总会突然出现一种势力,让你敬畏!

    ……

    苏韬开车上了高之后,现后面有三辆重型卡车,不时地会朝自己这边突然加,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控制着车,尽量与卡车保持距离。

    大约行驶了十几分钟之后,重型卡车突然放缓车,慢慢消失了踪影,苏韬才松了口气,对方不知什么原因退下了。

    覃媚媚一直在跟晏静打电话,说明今天痛揍李富绅的始末,最后嘉许晏静找到牛人,才会将自己和苏韬客客气气送出来。

    晏静微微一怔,她自己虽然请了人,但绕过好几个弯子,等询问过去之后,现苏韬和覃媚媚已经在返回的路上。

    晏静知道其中肯定还有高人相助,她也就没有跟覃媚媚多说什么,同时对苏韬现在人脉关系,有了重新的认识。

    苏韬这家伙成长的度太快,已经不是几个月之前,只拥有一个破旧不堪,门可罗雀的中医堂的坐堂医。

    晏静突然有种担忧与无力,随着苏韬成长得越来越快,面对的敌人也将越来越强大,到时候自己恐怕对他的帮助,也会越来越小。

    覃媚媚一直在打电话,所以没有在意后面的危险。她刚将手机塞入皮包,面色突然一变,低声急促地说道:“这附近有没有卫生间啊?”

    苏韬微微一怔,困惑地问道:“很急吗?根据导航的显示,距离下个服务区,还有十分钟的车程,我觉得你如果能忍的话,那就忍一下吧。”

    “我又不是要大小便!”覃媚媚面色潮红地瞪了苏韬一眼,觉得他是医生,索性也就不瞒着,“好像我的大姨妈来了!”

    苏韬这才反应过来,暗忖果然心病还须心药医,覃媚媚四十四天没来大姨妈,今天找李富坤狠抽了一顿,心结打开,这病瞬间就好转,内分泌不失调,月事也不期而至。

    苏韬正皱眉想办法,覃媚媚率先做了决定,“这样吧,你安心开车,我爬到后排去整理一下!”

    “你就不能等一下吗?”苏韬无奈翻个白眼,“我多踩几脚油门,把车提上来,最多七八分钟就能赶到服务区。”

    “等不及!量太大了,难道你想我弄脏你的车子啊!”覃媚媚不顾苏韬的劝阻,就解开安全带,朝后面爬了过去。

    苏韬下意识地朝覃媚媚瞟了一眼,她如同猫咪爬行,挺翘着还算耐看的臀部,再仔细一看,终于明白覃媚媚为何这么急着处理的缘故。

    紧绷的休闲裤,臀部中缝位置,一坨巴掌大小的红色血气染透了里外,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恐怕真要血染山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