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01章 我欠你个人情
    “你在看什么?”唐诗发现苏韬眼神不对劲,皱眉提醒道。

    “我在想,如果她醒了之后,我或许可以帮她将背部的伤痕去除。”苏韬收起胡思乱想的心情,随便找了个理由解释道。

    “哦!”唐诗没想象中那么好骗,警惕地望着苏韬,“如果你想占元组长的便宜,我不会让你走出这个房间!”

    苏韬一本正经地摆手,沉声道:“你不要怀疑我的职业精神,还有说实话,看到这些伤口,就算我是个正常男人,也不会升起什么特殊的吧。”

    唐诗听苏韬这么说,眉头紧皱,误会苏韬在诋毁元兰,沉声说道:“这些伤口都是元组长立下诸多功劳的见证。她曾经为了解救十几个人质,不惜以身饲鹰,深入虎穴,自己卧底充当人质,在恐怖分子的集中营里熬了两个月,后背的所有伤口,都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的。还有那个枪伤,是一次在国外保护重要领导人,为领导人挡下的子弹。在我的心中,元组长这些疤痕都很夺目,一旦都不丑陋。”

    苏韬见唐诗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虚心地一笑,叹气道:“对不起,刚才我失言了。不过,这些疤痕虽然都很有意义,但如果彻底治好,那岂不是更好?打个简单的比方,因为她的背部这么多伤痕,对于执行任务也有局限吧?如果敌人看到她这些伤痕,肯定会怀疑他的身份。”

    唐诗见苏韬这么解释,微微一怔,许久才点头,“当然了,如果能治好这些伤痕,肯定是好事!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侮辱元组长。”

    苏韬暗叹一口气,对唐诗的性格有些了解,这女人虽说是一名见习特工,但性格还是比较单纯,阅历也不深,如果斗嘴或者狡辩,远不是苏韬的对手。

    苏韬深吸一口气,微笑道:“好了,短暂的放松了一下,我得继续给她治病了!”

    唐诗眸光闪烁,暗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苏韬废话有点多,现在意识到苏韬只是借机缓和一下气氛,为下面的治疗,养精蓄锐。

    苏韬将针带取了出来,陆续在她的脑部扎下银针,不一会儿,她的面部和头顶,被扎得像刺猬一样。

    唐诗知道中医针灸很神奇,但面对这个场景,也是面容微变,因为场面有点吓人。她试着换位思考一下,这么多银针扎在自己的脸上,忍不住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苏韬几乎将元兰头部的所有穴位全部扎了一遍,他对脑电波攻击,并不了解,只能用自己的真气,催动元兰头部的所有筋脉、气血,保持亢奋的状态。

    这是尝试用物理方法,催醒灵魂!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元兰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苏韬心中一喜,知道这是出现效果,他试图用手指去挤按元兰的太阳穴。

    太阳穴是人体的死穴之一。

    当苏韬的手指刚触碰到皮肤的边缘。

    元兰猛然睁开眼睛,抬掌成刀,风驰电掣般,朝苏韬的脖颈部位切了过去。

    这一掌,极其致命!

    虽然苏韬早有准备,但元兰的反应速度,还有爆发力,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他勉强挡住了掌刀,元兰已经坐起身,飞速朝他连击。

    苏韬连忙退了好几米远,元兰听到唐诗在后面叫喊她的名字,才终于停止了动作。

    “元组长,你醒了?”唐诗惊喜地望着元兰。

    元兰停步,眼神冷冷地在苏韬脸上扫了扫,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发现自己穿得有点少,蓝白条纹的病人服,里面是真空,她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局里,仿佛做了一场时间很久的梦。

    苏韬甩了甩发麻的手腕,如果不是自己长期练习脉象术,骨头远比别人硬,刚才挨一下手刀,恐怕就得粉碎性骨折了。

    不过,一切如同预判的,自己最后尝试挤压元兰的太阳穴,引起了她培养多年的本能反应。

    她的身体误以为这是一次恶意伤害!

    在全身上下都保持亢奋的状态下,元兰的潜意识发出求救信号,身体将遭遇危险,所以本能地做出反应,从而顺利地冲破了灵魂的枷锁,从植物人状态顺利地激活了。

    元兰的植物人状态,和之前苏韬在医王大赛上治疗植物人的情况不一样,所以采取的办法也截然不同。

    当然,说起来简单,治疗起来非常复杂。

    如果苏韬不用扁鹊手,让元兰的身体保持高度的亢奋,最后再用针灸,刺激元兰的脑部中枢,她很难走出灵魂的迷宫。

    不过,虽然元兰清醒了,但那只是强弩之末,很快眼神变得浑浊,神情憔悴,她大脑有种处于空白的状态,仿佛全身上下不受控制,明明到处都充满力量,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元兰晃了晃身体,苏韬身影一闪,迅速冲到了元兰的身边,扶住了她的身体,不至于让她萎顿余地。

    “你刚醒转,脑部的能量还不够,接下来,大概三个月的时间,都要保持休息,慢慢地调养生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会发现无法如意地控制自己的身体。”苏韬尽量用比较简单地话来解释。

    元兰好奇地望着苏韬,困惑地问:“你是谁?”

    唐诗连忙解释:“元组长,他叫苏韬。你已经睡了很长时间,很多医生都尝试给你治病,但都徒劳无功。苏韬刚才正在治疗你,然后成功地唤醒了你!”

    元兰回想着那次任务,只觉得还有些余悸,那个长相阴鸷的男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仿佛就抽空了自己的力气。

    随后,她凭借惊人的意志力,才护送保护对象回国,等完成一切,她就觉得特别困,睡了很久很久。

    “谢谢你!”元兰低声与苏韬说道。

    “不用客气!”苏韬笑道:“这是我的份内之事。”

    元兰脸上露出疲态,被唐诗扶上床,很快又陷入昏睡之中。

    黑金听说元兰醒过来,匆匆赶到,见她又睡下了,担忧地问道:“苏大夫,现在是什么情况?”

    苏韬仔细地写了个养神安气的药方,解释道:“放心吧,她的植物人状态已经被我激活。不过,现在脑部功能还特别脆弱,需要调养。”

    “那她什么时候还能醒过来?”黑金已经没有一开始见面时地镇定,语气变得焦急。

    “最多八小时吧!”苏韬皱眉,思索片刻,提醒道,“按照我的药方,每天服用三次,三个月能完全康复,但一定要记住,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保持静心调养。”

    黑金此刻对苏韬是感激不已,他用实力征服了自己。前后来了好几拨医生,其中不乏特别著名的脑科专家,但全部都束手无策。

    其实,原本黑金对苏韬也没有太多信心,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不过两个小时,元兰真的被唤醒了。

    黑金也知道常识,一旦唤醒了植物人,那意味着她就已经往康复迈出了第一步。

    他小心翼翼地借好苏韬递给自己的药方,掷地有声地承诺道:“我欠你个人情,以后一定还你。”

    苏韬笑着摆了摆手,暗忖我要个男人的人情做什么,如果是元兰自己说,欠自己个人情,他或许会更加重视。

    也不知道女特工,跟正常的女性,会不会有什么不同之处。

    苏韬心里有些龌蹉地想着,表面却是阳光地微笑道:“作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治病医人是天职。这和你们出生入死,执行各种机密任务一样。你也不用太过在意,人情就不必,给我诊金就好。”

    黑金微微一愣,却是当真了,他暗忖苏韬是傻吗,三十三局的人情都不要,竟然要钱!这家伙还真够贪财的。

    他好奇道:“诊金多少?只要不算过分,我会给你!”

    “这次算是出诊了吧?我现在的出诊费很高,已经涨到两千一次,看在你们顺便帮我抵挡了一次危险的情分上,我给你打个八折,给我一千六就好了。”苏韬继续有模有样地开玩笑。

    黑金木讷的脸上,此刻终于忍不住堆出笑容,他原本以为苏韬会狮子大开口,一千六百元,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挺贵的,但对于三十三局而言,还真算不上什么。

    黑金很快收敛笑容,沉声道:“对不起,我们拒绝支付诊金!”

    苏韬被黑金弄得也是微微一愣,疑惑道:“为什么?你们付钱,咱们就两清了!”

    黑金严肃地解释道:“你治好了元组长,这是很大的功劳和贡献,只付一千六百元医药费,太过轻率,我们不能同意这个不平等的条约。”

    苏韬无奈苦笑,摆了摆手,叹气道:“也罢,那就随便你吧。对了,我可以离开了吗?还有,覃媚媚如何了?”

    “你当然可以走了!”黑金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现在苏韬的身份不一样,他治好了元兰,所以黑金的心态也发生变化。苏韬来到这里治病,有被诱骗之嫌。

    他连忙说道,“请放心,和你一同前来的那位女士,现在的状态很好。”

    乘坐电梯上楼,重新见到了覃媚媚,她看上去很放松,身前茶几上摆放着咖啡杯,显然刚刚过去的时光,并没有让她有任何不适。

    “苏韬,你没事吧?”覃媚媚仔细打量着苏韬,轻声问道。

    苏韬笑着反问,“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覃媚媚笑了笑道:“晏静的活动能力果然很强!你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覃媚媚此刻还以为,晏静找人疏通关系,苏韬才会安然无恙。

    苏韬也没有解释,因为三十三局太过神秘,覃媚媚还是少知道为妙。

    黑金开车将苏韬送到高速收费站口,等苏韬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低声与苏韬说道:“李富坤那边,请你放心,我们会警告他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