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9章 神秘三十三局
    (前几章,有一个小错误,被读者给指出来。?李富坤应该是工商联副主席,而并非政协,已经改正。大家现bug,一定要及时告诉烟斗。另外今天是月初第一天,求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走起来!)

    苏韬很少打女人,因为在他看来,女人和男人在生理上有本能的区别。男人用武力欺负女人,这等于恃强凌弱,等于欺负弱势群体,有违苏韬的处事哲学。但眼前这个艾慧,让人实在太倒胃口,他是一名中医大夫,比任何人都知道方才丁秀的危险。如果不是遇到自己,丁秀腹中的小孩肯定保不住了。

    最终,艾慧肯定会动用手中的权力和势力,逼迫丁秀乖乖就范。

    这样的女人,歹毒心肠,几乎已经泯灭人性,与恶魔无异,即使不是因为与覃媚媚有过节,苏韬也会挺身而出,教训这个披着假面的老女人。

    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有一招叫作“面五全非脚”,秋香被踹中了,原本漂亮的脸,变成了猪头脸,苏韬这两巴掌,有异曲同工之妙。

    艾慧年龄在四十岁开外,之所以在人还保持得如同三十出头的少妇一般,主要是因为她懂得保养,一张脸几乎各个地方都动过刀子,而且皮肤也被拉过好多次。

    苏韬刚才的那两巴掌,破坏了她皮肤下面的平衡,所以才会导致让艾慧瞬间苍老的感觉。

    当然,艾慧被扇了,她只意识到自己面部麻麻的,并不知道在别人眼中,自己仿佛苍老了几十岁,如今就像是个六十岁的大妈。

    李富坤尽管很少与艾慧相处,但对她也很熟悉,见老婆突然变成老太太,吓了一大跳,再望向苏韬的时候,暗忖这年轻人不会是懂什么妖术吧?

    人活到他这个份上,有足够的财富和地位,最珍贵的是自己的小命。

    李富坤现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整个人的身体颤抖起来,不再那么镇定自若。

    苏韬朝李富坤走了过去,提起他的衣领,李富坤面色惨白,哆嗦地说道:“小兄弟,别伤害我。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饶过我的性命,你尽管开价!”

    苏韬不屑地一笑,如同拖狗一般,将李富绅带到覃媚媚的身前。

    覃媚媚怔了怔,意识到苏韬的用意,嘴角露出一抹妖媚的笑容,手起掌落,抽打在李富坤的面颊上,“啪啪啪啪……”一直抽到他神志不清,才被苏韬用手给挡住。

    “我还没抽过瘾呢!”覃媚媚困惑道。

    苏韬摇了摇头,提醒道,“再抽下去,我怕你的手受不了。”

    覃媚媚嚯出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也是,这家伙脸皮太厚,我手都抽麻了!”

    苏韬松开李富坤的衣领,他顿时如同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苏韬蹲下身体,低声道:“你虽然很有钱,但并不能为所欲为。以后如果我知道你还继续为非作歹,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要你的性命。”

    李富坤点头如同捣蒜,“只要你饶了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

    苏韬叹了口气,没想到李富坤这么怂,哪里还有个富的模样,再继续收拾他,也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望向覃媚媚。

    覃媚媚轻松地说道:“我的心结已经打开,可以离开了。李富坤,我提醒你,今天的事情,你别想着报复我,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破产!你知道我可以有很多办法!”

    李富坤将头埋得很低,他不敢抬头去看两人,因为他心中满是愤恨,这种屈辱是他此生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但他不敢让覃媚媚,尤其是那个妖怪一般的苏韬看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富坤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

    等覃媚媚和苏韬离开,李富坤才慢悠悠地站起身,他从桌面上取了纸巾,擦拭了嘴角的血丝,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寒气。

    艾慧也缓过神来,觉得面部不对劲,从昂贵的皮包里取出小镜,看了一眼,啊的惊叫一声,眼珠往上一翻,竟然被自己的丑样子,给吓晕了过去。

    李富坤连忙走过去,掐了掐艾慧的人中穴,艾慧悠悠醒转过来,难以置信地念叨:“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够了!安静一点!”李富坤大呵斥道。

    艾慧被吓了一跳,止住了哭声,许久才恶毒地说道:“老公,你不能饶过那小子,还有那个覃媚媚,你一定要让他们加倍品尝今天的屈辱和痛苦。”

    李富坤眼中闪过狠毒之色,不过他还是特别理性,覃媚媚临走之前,撂下的话,他听得很清楚,覃媚媚在云顶集团这么多年,手中的确掌握了集团的核心机密。不仅如此,覃媚媚还知道云顶集团初创时期,李富坤动用特殊、非法的手段,获取其他股东股份的证据资料。如果那个证据一经曝光,李富坤现在董事长的职务,很有可能会被罢免。

    李富坤现在的一切,也会被破坏,他难以承受其中的风险。

    不过,今天的耻辱让人难以忍受,李富坤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他掂量再三,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己一个朋友的电话。

    ……

    在高收费站,苏韬被拦了下来。

    “有人举报,你俩刚才恶意伤人,请和我们前往警局一趟。”一名民警严肃地命令道。

    苏韬朝覃媚媚无奈一笑,“看来你对李富坤的警告,并没有任何用处。”

    覃媚媚眼中露出愤怒之色,沉声道:“我一定会让李富坤付出代价!”

    苏韬无奈苦笑,他对覃媚媚很了解,她其实是一个挺念旧情的人,否则也不会为情所困,先是得了梦游症,后面又导致内分泌失调。她现在对李富坤的心结或许可以暂时放下,但对于云顶集团还带有很强烈的情感。

    她不会真的去做,不利于云顶的事情,毁掉自己曾经的心血。

    李富坤也是抓住覃媚媚的软肋,才会对他俩进行报复。

    苏韬将车停在一旁,与覃媚媚一同上了警车,半个小时之后,两人被带入一个陌生的地方,准备下车之前,覃媚媚皱眉警惕地说道:“这里并不是警局!你们是什么人?”

    前面的民警沉声道:“这里的确不是警局,因为你们涉嫌伤害重要人物,所以现在由更高级别的单位接手。”

    覃媚媚心情变得忐忑起来,她连忙望了一眼苏韬,苏韬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一点也不在意。

    覃媚媚掏出手机,准备给晏静拨打电话。坐在副驾驶上的民警并没有阻拦,仿佛并不介意她的行为。

    覃媚媚在电话里跟晏静说明情况,晏静迟疑数秒,叹气道:“不出意外,你们是被带到国安去了,我想办法,看能不能保你们出来。”

    国安是特殊的部门,在里面工作的人员,大部分都有特殊的任务,简单一点来解释,国安系统的工作人员可以称之为特工。特工并不是像《神盾局特工》、《王牌特工》那样个个身怀绝技。

    他们很多时候都是普通人,有可能是卖鱼十多年的老人,也可能是在高校教书的教授,几年前央视某个知名主持人被曝光在饭局上出现不雅言论,也是暗中潜伏的国安特工办的事儿。

    他们一点都不高端,放到人群里再普通不过,但越不起眼的人,可能监视着你的一言一行。

    而且,国安人员的权限非常高,远在公安系统之上,想要调查一个人,或者隐藏座机的身份,比公安民警更加便捷,当然,如果想悄无声息地让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也并非难事。

    苏韬和覃媚媚此刻所在的地方,从外表看上去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旅馆,等上了三楼之后,现里面别有天地,过了两道铁门,里面的装修风格陡然一变,均是金属材质构成,黑脸民警站在门口的仪器上,扫了一下瞳孔,电门缓缓打开,苏韬暗叹,这应该是比较高端的瞳孔识别技术,只有特殊权限的人,才能够进出这里。

    苏韬和覃媚媚被分别带入两个房间。

    苏韬坐下等候片刻,黑脸民警已经重新更换了一套衣服,刚才之所以穿警*服,显然是为了方便工作,才特意换上的。

    “你好,苏大夫!”黑脸的语气比想象中要更加和善,“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我黑金。”

    苏韬微微一怔,主动道:“我承认,是我动手打伤了李富坤和艾慧夫妻俩!一切事出有因,他们差点导致一尸两命,如果我不出手教训他们,简直天理不容!”

    黑金点了点头,沉声道:“我知道前因后果,带你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两件事。第一,将你保护起来,避免遭到李富坤的报复。据我们所知,他已经动用了一些势力,一旦你们上高,很有可能会产生危险。第二,让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同时,我代表国安三十三局,正式邀请你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

    在网络上搜查国安的资料,仅能查到十六局,现在冒出个三十三局,透着股诡异。

    苏韬大致想明白了,难怪在车上,他觉得黑金对自己没有敌意。之所以在车内没有直言,现在还让覃媚媚和自己分开,恐怕是,黑金不想让覃媚媚知道这一切。毕竟,这个部门很神秘,很多信息不便透露。

    黑金朝苏韬伸出手,低声道:“能否将水老给你的东西,给我看一看!”

    苏韬怔了怔,将贴身悬在胸口的“烽火”解下来,推给黑金。

    黑金拿在手上仔细扫了两眼,又递回去,道:“烽火是我们部门最高级别的身份象征,当你接受了它,就已经是我们的一员,同时享受高级别的待遇。”

    苏韬想了想,微笑道:“你们邀请我来这里,怕是另有目的吧?”

    黑金点点头,低沉道:“你很聪明!我们的确有事想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