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7章 女人贱男人渣
    李富坤将见面的地点选择在琼金最高的建筑物云顶大厦。

    七八年前,在覃媚媚的帮助下,李富坤成为了云顶大厦的合伙人,然后再经过几次股份收购,李富坤成为云顶大厦的大股东,借着这座琼金地标式的建筑物,李富坤的商业帝国疯狂扩张,成为淮南民间第一人。

    人一旦有钱,功名利禄也就随之而来,李富坤现在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副主席。

    因为保养得很好,所以实际年龄五十多岁的李富坤,看上去也就四十岁不到的样子,面色红润,样貌俊朗,比起电视里的吴秀波更显得内涵成熟稳重,对于恋慕大叔的少女而言,杀伤力爆表。

    李富坤在二十岁出头,就与妻子艾慧结婚,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丈夫人有钱,身边不缺少女人。艾慧就不管李富坤在外面拈花惹草,尤是对覃媚媚的存在,此前也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自己在外面也包养小白脸。

    所以李富坤和艾慧的关系,属于那种纸面上的夫妻,互相不干涉彼此的生活。

    在社会上,这种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很多。对于李富坤的妻子而言,只有两个不可逾越的底线,第一,小三不要试图上位,夺走自己的名分;第二,小三不要养孩子,跟自己的儿女争夺家产。

    覃媚媚无疑踩了第一个地雷,她竟然希望李富坤离婚,和她组建新的家庭,简直可笑至极。

    在云顶大厦九楼的西餐厅包厢,李富坤和艾慧坐在同一排。

    艾慧喝了一口咖啡,皱眉道:“这猫屎咖啡,怎么这么难喝啊?是不是偷工减料了?”

    李富坤习惯喝碧螺春,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艾慧,淡淡道:“味道不好?那就是咖啡师有问题!”

    艾慧朝旁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吩咐道:“把咖啡师喊进来!”

    服务员伺候着这两人,压力很大,见艾慧这么说,顿时满头大汗,知道云顶集团的皇后娘娘恐怕不高兴,连忙弯腰出去,未过多久,一个脸蛋漂亮清秀的女子走了进来,她主动问道:“请问有何吩咐?”

    艾慧上下打量了一下咖啡师,凝视着她胸口的标牌,微笑着问道:“你叫丁秀,在咖啡厅工作几年了?”

    丁秀连忙自我介绍道:“艾总,你好!我在咖啡厅工作有两年了。”

    艾慧的态度还是表现得很温和,“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丁秀忐忑不安地介绍道:“那是因为我之前都是咖啡师助理。我师父上周突然离职了,所以我才接手他的工作。”

    艾慧叹了口气,“云顶咖啡馆定位是琼金最好的咖啡厅,你师父一直做得不错,那是因为他有留洋经历。请问你有类似的经验吗?”

    丁秀嘴唇抿了抿,摇头道:“没有,不过我天生味觉很好,所以做出来的咖啡与众不同,这是整个咖啡厅的员工和顾客都公认的。”

    艾慧见丁秀反驳自己,不悦皱眉:“是吗?我怎么觉得你这煮咖啡的水平很糟糕,比如这最贵的猫屎咖啡,喝到嘴里就是一股酸臭味,完全无法下咽。”

    丁秀怔了怔,只能说道:“那我再给你重新煮一杯?”

    艾慧不耐烦地摇了摇手,道:“还是不用了!等下就直接到财务那边结算工资吧,像你这样的水平,连咖啡师助理,都无法胜任。”

    丁秀咬着嘴唇,但无可奈何,艾慧是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她下达辞退令,自己也就没有再停留的机会。

    等丁秀离开之后,李富坤开口道:“你这是何苦来由呢?”

    “怎么?心疼了?”艾慧不屑地瞄了一眼李富坤,“这个叫做丁秀的女人,我已经安排人调查过了,家庭很不错,父亲有一家小型的工厂,年收入不下百万,却甘愿在咖啡厅里当一个咖啡师,显然别有心机。”

    李富坤暗忖论心机谁能比得上你,他表情淡然地说道:“她能有什么心机?”

    艾慧冷笑:“别以我不知道,从去年六月份开始,你就经常来咖啡厅,不出意外,你和她已经上过床了吧?”

    李富坤不满地轻哼一声,怒道:“你竟然调查我?”心中暗想,看来她调查得还不够深入,自己只是想和丁秀上床,暂时还没有成功实现这个计划呢。

    艾慧轻咳一声,道:“需要我调查吗?自然有人会主动告诉我你的行踪,主要你太肆无忌惮了。那个丁秀,看上去真像年轻时候的覃媚媚,你不会还对那女人留有旧情吧?”

    李富坤捏了捏鼻子,不悦道:“咱俩夫妻这么多年,彼此太了解对方,都不是恋旧情的人。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女孩挺单纯、勤奋,所以想跟她聊聊天。你也知道,我身边现在连一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

    艾慧从皮包里翻出一个信封,推到李富坤的手边,“你仔细看看这些资料吧!”

    李富坤表情微变,语气萧索地叹气,“没想到你对丁秀调查得这么仔细!”

    艾慧得意地笑道:“她在上个月查出怀有身孕,如果这个时候,你跟她发生关系,恭喜你,就成了冤大头了。”

    李富坤赶紧泯了口龙井,他最近这段时间,正准备抓进攻势,采用各种办法拿下丁秀,没想到幕后还有这么一出。他仔细想想,这倒是很有可能,或许丁秀正酝酿着一个计划,准备敲诈勒索自己一笔。

    虽然他现在不缺钱,出事用钱摆平也从不手软,但他很不喜欢这种可能被利用的感觉。

    猫屎咖啡的味道,并没有出现问题,只是丁秀犯了其他错误。

    第一,她不应该勾起李富坤的欲望。

    第二,她不应该在李富坤准备打她主意的时候,还有了男朋友的孩子。

    第三,她太像年轻的覃媚媚了。

    至于丁秀,她本人对李富坤其实并没有攀附之心,毕竟李富坤和自己的身份地位相差实在太远了。

    只是因为让艾慧不满,所以才遭遇飞来横祸。

    丁秀来到财务部,财务并没有将当月的工资给她,而是只选择给了一半。财务解释道:“没办法!丁主管,这是艾总的要求!”

    丁秀气得浑身发抖,激动地说道:“你们这是欺负人!”

    财务无奈叹气:“艾总的解释是,因为害怕你将我们咖啡厅的秘方偷偷泄露出去,所以扣下的工资是保证金。当你重新选择与咖啡馆之外的工作之后,随时可以找我领取另外一半。”

    丁秀也是忍耐到了极限,她一把拿起半个月的工资,气冲冲地冲入包厢,将钱直接朝艾慧和李富坤给撒了过去。

    艾慧吓了一跳,连忙喊道:“来人啊!赶紧把这个疯女人给拿下!”

    门外的保镖一开始见丁秀有进出,并没有意识到丁秀对李富坤和艾慧有敌意,所以才会放她进来,听到呼喊声,就冲了进来,控制住了丁秀。

    艾慧见丁秀被拽住,重新回复从容,阴笑着讽刺道:“怎么?觉得受委屈了?”

    丁秀愤怒地骂道:“你们太卑鄙了!”

    艾慧耸了耸肩,淡淡道:“继续骂吧!对了,你父亲的那个小厂,就等着关闭吧。还有你的那个男朋友,是一家证券公司的经理,也等着被辞退吧!想跟我斗,实在太自不量力了!”

    在艾慧的言语刺激之下,丁秀愤怒到极致,加上保镖用力地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她想用力挣脱,却无能为力,突然她感觉小腹一阵剧痛,额头渗出汗水,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李富坤发现到了这个变化,终于表情开始变化,低声劝道:“艾慧,你别刺激她了,她还是个孕妇!”

    艾慧不屑地笑了笑,“不就是怀孕两个月吗,如果真出事,就给她一点赔偿金好了。”

    李富坤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喝了一口龙井,决定在这件事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继续替丁秀说话,只会让艾慧对丁秀更加记恨。不过,或许是因为知道丁秀怀孕的缘故,李富坤对她有些失望。他现在喜欢那种纯情的女子,被人采了花蜜的女人,不禁索然无味。

    “啊!”丁秀觉得小腹绞痛得厉害,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大腿处绵延而下。

    保镖见地上有血,也是吓了一跳,道:“出血了!”

    艾慧也没想到丁秀会真的出现流产的症状,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与保镖吩咐道:“赶紧喊救护车吧……如果治不好,就给她一大笔钱。”

    保镖受过专业训练,坚决执行老板的命令,一左一右将丁秀给夹出了包厢。

    服务员找来了拖把,将地上的血迹给拖干净。

    艾慧皱眉道:“晦气,换个房间吧!”

    李富坤也道:“这里的确不适合继续谈事了!”

    这一对夫妻,对丁秀出事,完全就是视若无睹,仿佛她出现流产症状,完全就是一件太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也是与两人的生活方式有关。

    在他们的眼里,有钱能使鬼推磨,再复杂的问题,也可以用钱来摆平。

    丁秀突然冲进来,愤怒地将钱撒向他俩,触犯了他们的尊严。

    虽然李富坤嘴上不说,但他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要给丁秀一点惩罚。她隐藏了自己有男朋友这件事,甚至还隐藏了怀孕的事情。

    自己这段时间,竟在这个女人身上做了很多无用功,简直倒胃口。

    苏韬和覃媚媚刚出电梯门口,就看见两个彪形大汉夹着一个晕厥过去的女子迎面而来。

    苏韬看了一眼这女人的面色,再加上她脚下还拖着一条很长的血线,大吃一惊。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如果再晚五分钟,这女子不仅腹中还未成型的孩子保不住,本人也有可能因为现在这个状况,遭遇生命危险。

    “赶紧放下她!”苏韬沉声命令道。

    “你是谁?给我滚开!”其中一名保镖不耐烦地扫了一眼苏韬。

    苏韬瞧出这两个保镖提着女子的动作粗暴,赶紧欺身上前,用力顶开,然后将孕妇给放平在地上,救人如救火,他没空与保镖多费口舌。

    他从行医箱里取出银针,在女子的头部几个穴位扎入,然后褪去她的外套,将里面的衣服,往上拨开半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用银针在小腹连扎九针!

    此刻迫在眉睫,也不讲究什么男女之防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女子的状态才悠悠好转,她虚弱地睁开眼,不停地低声重复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苏韬叹了口气,抹掉额头的汗珠,低声安慰道:“放心吧,孩子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