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6章 嫦娥恋上吴刚
    苏韬听着晏静银铃般魅惑的声音,再也按捺不住,朝她的腋下摸了过去,晏静顿时一僵,连忙呵斥道:“苏韬,别耍赖皮哦,我可得生气了。”

    “这是意外,我手臂有点不舒服,伸了个懒腰!”苏韬笑着解释道。

    晏静轻哼一声,伸手去推苏韬,却没有推得动,反而给苏韬抓住机会,他伸手往腋下前方游曳,晏静内里竟然真空,入手一片爽*滑弹润,两人相拥在一起,苏韬只觉得胸口部位有股凹陷的感觉,从挤压变形的位置,仿佛可以清晰听见晏静激烈的心跳声。

    在别人眼中,晏静是冷艳无比的毒寡妇。

    但苏韬与晏静相处时日已久,知道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只不过迫于命运,不得不让自己变成那般——

    外表坚硬的锐刺,不过是保护自己的虚伪外衣。

    晏静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只觉得耳根发烫,急促地喘了几口气,便将双手并拢在胸前,死死地抵住苏韬,怒斥道:“再乱来,我就咬你了啊?”

    “不乱来,我只是想借个抱枕而已。”苏韬嘴里伪装打了个哈欠,低声哄道,说完大腿挂在晏静的腰肢上,整个人将晏静锁死。

    “放开我吧!”晏静知道再接下去,那就会玩火。

    苏韬不再说话,腾出一只手,将被子往上面一拉,上下其手,跟晏静扭在了一起,被子如同大海里的波浪,翻滚耸动个不停。大概好几分钟之后,晏静玉臂伸出来,将被子给推开,露出粉嫩精致的玉脸,大口大口地娇*喘,“等等等,我快憋死了!”

    晏静虽然使劲办法,还在苏韬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但苏韬实在太贱,挤奶龙爪手,神出鬼没,专朝自己最敏感的位置下手,让她难以抵挡。

    苏韬哪里给晏静丝毫喘息的机会,魔爪变化出十八般招式,抚、摸、揉、捏、抓、挠、搓、挤、弹、压、搔、拨、夹、兜、抵、扣……

    晏静媚态横生,身子扭做一团,双腿拼命夹紧,低声哀求道:“别动…别动…我想笑…痒死人了……”

    苏韬对自己现在贱兮兮的模样,也是感觉好笑,男人在大是大非上要刚正不阿,做个正能量的好青年,但在男女之事上,要脸皮厚,会耍宝,这样才能戳破那层窗户纸。

    尤其是对晏静这样的女人,如果你不主动一点,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

    毒寡妇看上去表面放纵,但内心深处早已关上门,如果你不用点手段,永远无法走入她的心扉。

    “打住!”晏静突然沉默下来,任凭苏韬怎么反应,也无动于衷。

    苏韬怔了怔,顿时不知道是否继续下去!

    欢好之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琴瑟和谐,如果苏韬继续用强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你给老娘下去!”晏静的语气变得强势,“我要在上面!”

    苏韬笑了,晏静让他意外。

    苏韬乖乖地躺下,晏静先打开灯,然后脱掉了睡袍,她无奈而霸气地说道:“反正老娘的名声早就被你毁了,现在整个汉州,是不知道你是我的小白脸?罢了,就阴差阳错下去吧!”

    借着灯光,苏韬看见了晏静的身体,洁白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是完美无比的艺术品,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

    晏静嘴角带着笑容,沉陷在阴暗的世界那么多年,是这个少年给自己带来了春天的暖意,她或许可以尝试打开自己的心灵,却接受这段新鲜的感情。

    她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扎头绳,随意地捆缚,将长发拧成了一绺,斜搭在肩膀上,这动作让她充满风情。

    苏韬仔细欣赏着她的身体,用完美无瑕可以形容,暗叹这样的身材才配得上如此精绝的脸蛋。

    造物者对美女都是残忍的,因为她的容颜,所以命运才会给她开了玩笑。

    当然,让苏韬更加动容的是晏静的气质,独立、高傲、理性。

    苏韬忍不住赞叹,晏静无愧于独一无二的称谓。

    当然,也只有苏韬敢于这么欣赏晏静,像欣赏女人一样,细腻地品味着她的味道。

    此刻,苏韬对晏静更加了解,同时升起一种保护她的冲动。想要保护毒寡妇,这放在很多人眼中,是个可笑的想法。

    “记住,毒寡妇可不是好惹的,一旦我咬你一口,你就会中毒,然后被我捆缚在蛛网上,等我饥饿的时候,随时会成为我的腹中美餐。”晏静微微弯腰,捧住了苏韬的脸。

    “我是个医生,最擅长解毒!”苏韬玩味的笑道:“咱俩之间,究竟谁是掠食者,还不一定呢!”

    苏韬伸出手,搂住晏静的腰肢,微微用力,晏静就失去平衡,倒在了苏韬的胸口。

    “对了,你还想不想听听兔子鬼后面的故事?”苏韬享受着晏静的温柔,突然问道。

    “说吧!你啊,是不是暗自讽刺我是嫦娥呢?”晏静没好气地笑道,媚眼含着春意。

    “后来兔子鬼回到月宫,再也不用吃有味道的胡萝卜。因为月宫外来了个大汉,名叫吴刚!”苏韬笑嘻嘻地说道。

    “胡说八道!”晏静没好气地掐了一把苏韬,有点好奇地问:“对了,吴刚为什么进了月宫?”

    “吴刚外出学仙,把老婆一个人留在家里,三年未归。等毕业回来,发现家里竟然凭空多出三个孩子。原来在他学仙的日子里,老婆和一个叫伯陵的家伙私通。”苏韬笑道:“吴刚杀了炎帝的孙子伯陵,故意将他丢到广寒宫里,孤男寡女独处寒冷的月宫千年,这样一来,吴刚和嫦娥的名声都臭了!”

    “你啊,脑子里整天装的是什么东西!”晏静没好气地用手指敲了一下苏韬的脑门。

    “各种各样的故事,嗯,这证明我特别博学!”苏韬巧妙回答。

    他欣赏着眼前美人的媚态,见酝酿已久,心神全部投入进去,而晏静也彻底放开,沉醉在男人的气息之中。

    两人一个是磨刀砍树,打熬千年的吴刚;一个是抱兔捣药,久逢甘露的嫦娥。

    吴刚恋上了嫦娥,嫦娥爱上了吴刚。

    春雨贵如油,值千金,情感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所以才爆发出如此炫目的火花。

    ……

    或许是压抑太久的缘故,所以爆发起来特别猛烈,两人一晚上几乎无眠,直到凌晨时分,才精疲力竭,相拥而睡。

    这一觉也睡得尤为香甜,等苏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身边已经消失晏静的身影,从凌乱不堪的床单,可以看见昨晚两人的疯狂。

    苏韬穿戴整齐后,下楼遇见了保姆。

    保姆对待苏韬的语气,明显与之前有很大的区别,虽然还是喊“苏大夫”,但眼角噙着笑意,仿佛知道了什么秘密一般。

    “哎哟,大爷,终于起床了啊?”覃媚媚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眸光如水,“怎么样,昨晚睡得是不是特别好?”

    苏韬嗯了一声,下意识地笑问:“还行啊,你呢?”

    覃媚媚眉头蹙起,恼怒道:“我半夜被惊醒,没想到金泰湾这么豪华的别墅,竟然有两只野猫,一公一母,半夜打架,吵得人失眠!”

    苏韬尴尬一笑,知道覃媚媚肯定发现了自己和晏静昨晚的好事,转移话题道:“花颜呢?”

    “花颜一早就上学去了,唉,还是我早起帮忙给花颜穿衣呢,晏静这做母亲的也够呛,只知道自己睡懒觉,女儿的事情都不顾了!”覃媚媚似笑非笑地旁敲侧击,直到苏韬面皮泛红,才决定饶过他。

    晏静这时也来到客厅,朝覃媚媚瞪了一眼,道:“别听她胡扯,我六点多就醒了!”

    苏韬朝晏静望过去,她穿了一身职业装,上半身是白色的西装外套,下半身是紧腰修身西裤,经过雨露的充沛滋润,她更加显得娇艳迷人,俏丽的肌肤雪白滑腻,仿佛吹弹可破。

    苏韬带着微笑望过去,晏静却是视若无睹,一脸寒霜,与那晚在床上的妩媚风情相比,简直如同换了个人。

    苏韬心中有些不舒服,坐在餐厅独自吃了个早饭,然后就告辞离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晏静发来一条短信,“周五晚来家里吃饭,我的生日,不能缺席!”

    苏韬嘴角翘起一抹微笑,暗忖晏静之所以刚才摆出那副姿态,只不过是为了在覃媚媚的面前,保持自己的尊严而已。

    女人高傲冷酷久了,就会习惯性地昂起头。当然,晏静或许害怕自己与苏韬的关系,更进一步,让覃媚媚觉得心里不平衡,那女人此刻还处于单身状态。

    见晏静并没有翻脸不认人,苏韬心情顿时明媚起来,正准备发动轿车,车窗户被敲了敲,苏韬微微一愣,顺着声音望过去,竟然是覃媚媚,他打开车窗,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覃媚媚撅着嘴道:“你给我惹的麻烦,得帮我解决掉!”

    苏韬想了想,疑惑道:“李富坤找你了?”

    覃媚媚点了点头,无奈道:“你昨天骂了他,所以他想见见你!当然,我知道这事儿,你是替我出气,如果你不愿意见他,我也没关系!”

    苏韬摆了摆手在,轻松笑道:“上车吧!我也想会会这个李富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