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5章 这钟馗有点色
    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法睡着,中途听到外面有动静,苏韬就从床上直接跳了下去,缓缓打开门之后,现隔壁的门缓缓开了,露出晏静的俏脸,她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嘘了一声,然后朝上面指了指,暗示楼上有动静。天籁小说|2

    苏韬就走出门,顺着楼梯往上走去,晏静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突然苏韬止步,差点撞在他身上。

    苏韬转过脸,无奈朝晏静苦笑。

    晏静无奈叹了口气,朝苏韬瞪了一眼。

    原来,覃媚媚只穿了一件贴身的黑色内衣,一头乌黑柔顺的头披在肩头,光着脚丫,弓着身子,一只手握着,仿佛抓着个什么东西,来回地挥动,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莫非她的梦游症又犯了?”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之前帮覃媚媚治好梦游症,那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覃媚媚之所以出现病症,关键还是与心理有关系,她放不下之前的那段感情。

    苏韬做了个手势,让晏静不要动,轻手轻脚地走到覃媚媚身边,轻声问道:“媚媚姐,你在做什么?”

    覃媚媚娇躯微震,缓缓站起身子,茫然地转过身子,在苏韬的脸上,眼神飘忽地扫了扫,没有说话,莞尔一笑,继续弯下腰,继续在忙碌,顺手将桌上的一个花瓶给扫开,苏韬反应很快,连忙接住,将之放在地上,继续小声问道:“媚媚姐,你怎么不说话?”

    “嘘!”覃媚媚见手指放在嘴边,做出噤声的动作,低声道:“明天我要与富坤见面,我在选衣服呢,富坤总说我穿着没有品位,我得仔细找找,你别打扰我啊!”

    覃媚媚虽然口齿不清晰,但苏韬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暗自叹了口气,顺着她的话来,提醒道:“那件粉色的衣服不错,你穿起来肯定特别有味道!”

    覃媚媚没有理会苏韬,突然停住,手里抓住了一件衣服,做了个穿衣服的动作,在原地转了个身,仿佛前面还有一面镜子,然后用隔空捏着手指,看上去是取了粉饼在脸上扑粉,脸上的表情与正常状态下无异。

    苏韬觉得玩心起了,伸出手,抓了个空气,笑道:“喏,口红!”

    覃媚媚眼神茫然地朝苏韬看了一眼,似乎对这个不之客不满意,但还是从苏韬手上接过口红,手指在上面点了点,肥厚润弹的嘴唇抿合,出“啵啵”的声音,仿佛真的在涂抹唇膏。

    覃媚媚收拾完了一切,转过身重新躺在床上,然后闭上眼睛,未过多久,嘴里出微微的鼾声。

    苏韬见她不再有其他反应,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带上了门,冲晏静无奈一笑,低声道:“梦游症,又犯了!”

    晏静蹙眉问道:“她在梦游的时候,会不会乱跑,如果出什么事,那可就糟糕了!”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梦游一般来说不会出现什么特殊的举动,多半在熟悉的环境中,才会到处乱走。覃媚媚今天心情状态极其糟糕,所以才会出现梦游。她潜意识下了楼,现对这里不太熟悉,所以又走回了房间。”

    “有个说法,千万不要叫醒正在梦游的人,是真的吗?”晏静好奇地问道。

    “这是耸人听闻的说法。”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当你叫醒梦游者时,他们可能会被吓一跳,或是感到无所适从,但我从来没有听说有确切文件记载过有人因此而被吓死。”

    晏静困惑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叫醒她?”

    苏韬苦笑道:“其实我已经叫醒她了。”

    晏静恍然大悟,刚才一开始覃媚媚或许是在梦游状态,但后来和苏韬对话,还装作打扮的样子,可能就是为了掩饰尴尬而继续表演,覃媚媚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裤,几乎完全地出现在苏韬的面前,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岂不是会很尴尬。

    晏静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还真是便宜你了!”

    苏韬佯作不解道:“此话何解?”

    “心知肚明!”晏静嘴唇微微翘起,拉了拉睡袍的胸口位置,往自己的房间行去。

    苏韬回到自己的房间,有点睡不着,就打开手机,放了一音乐,顺便看看花边新闻。

    十来分钟之后,晏静推门而入,双手合抱在胸口,蹙眉道:“夜已经深了,你放音乐,吵醒了其他人,可不好!”

    苏韬连忙将音量调小,叹气道:“没办法,原本是很困,但被媚媚姐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如果她晚上还来这么一出,你说该怎么办?”

    晏静没好气道:“你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

    苏韬无奈苦笑:“其实我就是个正常人,也会害怕!”

    晏静冷笑道:“那怎么办?要不,我喊个保镖过来,贴身守着你睡觉?”

    苏韬愕然,半晌才道:“被个男人盯着看,那岂不是要更加失眠了!”

    晏静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你说吧,究竟怎么着,才能消停下来?”

    苏韬憋了半晌,无奈地低声说道:“要不,你陪我聊会天,等困意上来,自然而来,我就睡着了!”

    晏静想了想,她现在也觉得没有睡意,主要也是被覃媚媚给惊到了,如果覃媚媚梦游再作,摸到女儿的房间,吓到花颜,那可就不好了。

    晏静伸手在唇边拍了两下,打了个哈欠,无奈叹气道:“那行吧,咱俩随便聊会!”

    苏韬往旁边挪了挪身体,道:“躺着聊吗?我跟你说个鬼故事吧,躺下聊,更加有感觉!”

    “谁怕谁?”晏静没有躺下,坐在床沿上,“讲吧,如果不吓人的话,可是要退货的!”

    苏韬拉着被子,盖起自己的上半身,伸手往晏静摸过去,在她腿根部,轻轻地抓了一把,只觉得掌心一片滑腻,同一时刻,苏韬分明感觉到晏静哆嗦了一下。

    初步试探之后,苏韬赶紧缩回手,清了清嗓音,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给你讲个钟馗抓鬼的故事吧。一天钟馗现某处有个兔子鬼作怪,就施法抓住了它,审问之后,现不得了。原来这个兔子鬼死之前,曾经是月宫嫦娥的宠物。钟馗就问它,你是怎么死的!兔子鬼说,我是自杀的。钟馗就觉得奇怪,追问,广寒宫的嫦娥好歹也是个位列仙班的大美女,为啥你不做她的宠物,好吃好喝,享尽荣华,选择自杀呢?兔子鬼无奈地说道,之所以自杀,是因为我想脱离嫦娥的魔掌,我真的太想吃一根没有腥味的胡萝卜了!”

    说到这里,苏韬偷偷地打量晏静的表情,她蹙眉低哼一声,俏脸微红,唇边勾起动人的弧度,似羞似怒,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

    “这是什么鬼故事?”晏静啐道,“你还有这个心情,哪里会害怕,罢了,我还是回房间了!”

    “别急,你不喜欢这个风格,我还有一个鬼故事呢!”苏韬摸着鼻子笑了笑,“钟馗一天在河边抓到一个挺漂亮的女鬼,了解之后,现这个女鬼平时没有伤过人,于是就跟女鬼说,我问你几个谜语,如果你答得出来,那么我就放你离开。女鬼自然欣喜若狂。钟馗就一连问了三个问题,‘长在当中间,有皮又有毛,长约五六寸,子孙里面包。’‘朝天一个洞,里面热烘烘,进去硬邦邦,出来软绒绒。’‘一物七寸长,小姐带他上绣房;半夜里来流出水,只见短来不见长。’”

    话音刚落,就听到晏静“噗嗤”忍俊不已,咬着手指笑出声,“这钟馗还真色!”

    苏韬手指顺势又朝晏静的大腿处摸了过去,没想到直接被晏静的手掌压住,被两根手指狠狠地掐了一把。

    苏韬无奈忍痛缩回手,清了清嗓音,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把钟馗想坏了,这是钟馗考验女鬼的办法。如果她品性端正,绝对不会往歪处去想,放走她以后也不会勾引男性,吸食阳气。那女鬼果然说出了正确答案,第一个谜底是玉米棒子!第二个谜底是烤地瓜!第三个谜底是蜡烛!”

    晏静没想到苏韬说内涵段子,还能扯出人生哲理,没好气地笑道:“听你讲这个劳什子鬼故事,一点都不恐怖,还让我笑了两回。你啊,也别瞎胡闹了,我回房间睡觉,别闹幺蛾子了。”

    晏静是想明白了,苏韬刚才故意将音乐放那么大声,就是吸引自己来苏韬的房间。她心中暗想,这小子心思多着,鬼精鬼精的!自己可不能阴沟里翻船,被他给占了便宜。

    晏静方才那瞬间笑得妩媚魅惑,美艳不可方物,苏韬心神乱颤,见晏静要走,伸手抱住她的腰,温柔地注视着她,“别啊,你走了,我就只能继续放音乐催眠自己了啊?”

    见苏韬这么胡闹,晏静也是无奈,她很少受制于别人的要挟,但偏生对苏韬无可奈何,“那你别闹了,我陪你五分钟,谁也不要说话,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

    “好的,我现在就睡觉,绝对不闹了。”苏韬很认真地答应道。

    话音刚落,他用手指在墙壁上的开关上一摁,关掉灯,屋内陷入一片黑暗。

    忍了十几分钟之后,苏韬用手推了推一动不动的晏静,“被子里太香了,熏得我睡不着。要不,你给我抱一会,我肯定很快就能睡着了。”

    苏韬主动搂过去,晏静这次没有挣扎、拒绝,她低声道:“苏韬,这是我的底线,赶紧睡吧,不然我就赶你走,你也别留宿了。”

    苏韬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抱着动人丰腴的身体,心中喜不自禁,双手在她光滑柔弹的玉背上摸来摸去,在来回游弋之中,晏静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

    在黑暗中,晏静的眸子如同钻石般晶莹闪亮,静静地注视着苏韬的下颌,轻轻吹了一口如同迷药般的如兰香气过去,咯咯地浅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