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4章 只隔了一面墙
    “当然愿意,而且不收费!”苏韬笑道。

    “跟收不收费有什么关系?”晏静怔了怔,困惑地问道。

    “作为一名大夫,倾听,也是一种服务。”苏韬确有其事地编造,“心理治疗,也是中医大夫一项工作。病由心生,如果不把心态调整好,人指不定会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盗汗、怕冷,遇事紧张……”

    晏静复杂地笑了笑,“你真的挺可怕,在你面前,有种藏不住秘密的感觉。”

    苏韬说得没错,晏静最近能睡觉完全是借助安眠药,至于在饮食方面,她本来就吃得很少,最近几乎不愿意吃东西,至于后面几个症状,她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说吧,我听着!”苏韬双手合十,安静地打量着晏静。

    在很多人眼里,晏静是一个强势和厉害的女人,但苏韬对晏静很熟悉,其实她很多地方都与别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只不过性格比其他女人坚毅,做决定也更加果断。

    “花颜的爷爷奶奶那边来消息了,他们想要将花颜接回去!”晏静叹了口气,“我丈夫是独子,花颜虽然是个女孩,但她爷爷希望接回花颜,继承香火!”

    苏韬终于知道晏静为何这么不安,他好奇道:“看来你丈夫家中很有背景!”

    如果是一般人,又如何让晏静如此头疼!

    晏静点头,叹气道:“我们结婚的时候,家里不认同婚事,所以我丈夫与家里断绝关系,选择净身出户。我丈夫遭遇不测之后,他们也就跟我彻底断绝联系,没想到现在主动又联系上了我。”

    苏韬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拍打两下,沉声道:“那就按照法律流程来走,花颜的抚养权,法院肯定会判给你。你是她的母亲,而且也有抚养她成人的经济基础。”

    晏静无奈地摇头,眼中闪过苦涩,“花颜的爷爷是省部级官员!”

    苏韬愕然半晌,在华夏这个社会,尽管晏静已经爬得很高,但省部级官员,无疑是位于金字塔尖的人物,稍微动动手指就可以掀起风雨大浪。

    真要上了法庭,晏静对花颜的抚养权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苏韬望着晏静坚韧的表情,主动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安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花颜暂时还不会离开你,如果真有人上门,我会站在你身边,与一起并肩面对。”

    晏静缓缓抬起头,眸光在苏韬的脸上仔细打量,缓缓缩回自己的手掌,淡淡道:“谢谢你刚才的话,我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一个人面对所有困难,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而已。”

    苏韬用力地挥了挥手臂,沉声道:“不行,你帮了我这么多,这次我一定要出力,你把花颜爷爷的资料给我,我尝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晏静微微一怔,知道苏韬很认真,她摇头道:“真的不用,我会独自处理好这件事。”

    苏韬暗自叹息,他能明白晏静此刻的心情。

    她对于丈夫的家人存有歉意,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丈夫才会选择与家人彻底决裂,至于丈夫被害,也跟自己有一定的关联,所以晏静想补偿丈夫的家人。

    但是,花颜是晏静这个世界上如今唯一的死穴,她有怎么舍得让花颜离开自己?

    这是晏静纠结的原因!

    苏韬想了想,提议道:“要不这样,你尝试和花颜的爷爷奶奶沟通一下,如果能够和解,对于花颜也是好事,她多了两个亲人。”

    “绝对不可能和解!”晏静苦笑道,“即使我原谅他们曾经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他们也不会接纳我。一旦我把花颜送过去,这辈子永远就别想再见到花颜了。”

    苏韬知道其中的爱恨情仇,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暂时也没有更多办法,只能保持沉默。

    晏静因为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所以又多喝了几杯,粉白的面颊多了两抹娇艳的红晕,正应了那句“人比花娇”赞美。

    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容易醉,所以晏静不知不觉有点醉了。

    苏韬见她还准备继续拿酒,连忙用手按住,晏静浅笑,伸出玉指,醉态可鞠地讨好道:“我再喝一杯!”

    “那行吧,我给你倒!”苏韬主动给晏静倒满半杯。

    晏静喝了一口,“噗”地全部喷了出来,苏韬反应虽快,但还是被喷得浑身上下全是。

    苏韬抹了一把脸,下意识地嗅了嗅,暗忖这是什么怪味?他随后用力拍了一下桌面,佯怒道:“你这是做什么?”

    晏静直接捏着酒杯朝地上一泼,妩媚地娇笑道:“敢拿水来骗我,以为老娘真的那么好欺负吗?再给你一次机会!”

    苏韬的小把戏被识破,晏静看来还没完全醉,味觉还在,能分辨出酒和水的区别。

    苏韬只能给晏静继续倒上一杯,晏静这次尝了之后,嘴巴撅起,苏韬吓了一跳,连忙歪过身子,晏静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将酒全部咽了下去,得意地笑道:“这次没错!就不喷你了!”

    苏韬也是被晏静调戏得七上八下,晏静在酒精的作用下,变成了最早相识时,那个要妖气十足地毒寡妇。

    晏静又陆续喝了几杯,还逼着苏韬作陪。

    苏韬无奈也陆续喝了几杯。

    晏静突然站起身,端着酒杯,在原地如同跳舞般优雅地旋了一个圈,最终落坐在不远处银色的吊椅上。她双腿交叠,腰部前后耸动,吊椅就微微地荡漾起来,醉酒的晏静还真够多变,霎时间仿佛变成了纯真的少女,一举一动都充满纯情与浪漫。

    “你过来!”晏静朝苏韬勾了勾手指。

    苏韬也拿着就酒杯,走到了晏静的身后,望着她雪白的脖颈,鼻尖竟然微微有些冒汗,收敛心神,笑着提醒道:“准备好了吗?”

    “快点,真啰嗦!”晏静虽然酒喝多了,但口齿依然很伶俐、清晰。

    苏韬将手指搭在她的肩膀上,因为在家中她穿得不多,掌心处有一块凸起的布段,隐约猜出这应该是胸衣的肩带。苏韬的酒量不错,但在酒精的刺激下,不知为何身体就亢奋起来,他知觉自己呼吸都变得加重。

    “嘿!”苏韬轻喝一声,手掌用力一按。

    晏静只觉得身体腾空,单手紧紧地抓着吊椅的座位边缘,另一只手托着的酒杯却是有些不稳。

    “倒霉啊!”

    苏韬叫苦不迭,暗叹了一声,原本准备捉弄晏静,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那酒水莫名其妙地朝自己泼了过来,从头发到胸口,全部都酒渍,狼狈不已!

    “你是故意的吧?”苏韬瞪眼望着晏静!

    晏静掩嘴直笑,好不容易才收声,“对不起,刚才你用力过猛,我一不小心就失手了!要怪只怪你,干嘛用那么大的劲推我呢?”

    苏韬觉得头发上黏糊糊的,衣服上满是红酒的涩臭味,叹气道:“我得洗一下才行!”

    晏静点了点头,道:“我给你找件衣服换上吧?”

    苏韬的长袍是晏静的团队帮忙设计的,所以她家中备有苏韬的衣服,倒也不奇怪。

    苏韬走进卫生间,琢磨着干脆洗个澡,打开了浴缸的笼头,哗啦啦地开始放水。晏静推门而入,将叠好的衣服搁在盥洗台上,“既然你准备洗澡,晚上就别走了,睡在这里吧!”

    苏韬背对着晏静,连忙调头试图去看晏静的表情,分析有没有特殊的暗示,但门已经被关上,只留下晏静的倩然残影。

    在浴室里泡了个澡,身体舒服许多,酒意也小时不少。

    苏韬在选择毛巾的时候,猜测哪条会是晏静的,犹豫一番,最终选择了看似比较新的一条,将身体擦拭干净。

    走出卫生间之后,不远处一个房间门打开,苏韬就摸过去,晏静正在低头泡牛奶,她伸出白皙细嫩的右手,拾起一柄精致的银勺,探进杯子里,轻柔舒缓地搅动,乳白、粘稠的液体便如同光滑的绸缎般,在莹白的杯壁上微微转动起来,里面飘出丝丝缕缕诱人的浓香。

    “傻傻地带着做什么,喝杯牛奶吧,胃会好受一点!”晏静已经换了一身睡袍,绸质的面料,散发出银色的光辉,她头发披散在两肩,流畅的腰身曲线,妩媚而性感。

    “这奶香气真浓,好喝!”苏韬走过去,接过了杯子,如牛饮水般大口地喝了两口,目光下意识地落在晏静匍匐绵延的胸口。

    晏静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啐道:“无聊、低级!”

    苏韬连忙收回目光,放下被子,舌头舔了舔唇边的奶渍,解释道:“正常反应!”

    晏静嘴角翘起弧度,推开苏韬,往门外走去,“你睡在二楼最右边的房间,我已经让保姆帮你收拾好床铺!”

    苏韬笑着说道:“那岂不是跟你只隔了一面墙?”

    晏静没好气地乜了他一眼,道:“没错,放心吧,晚上会有人来找你的!”

    苏韬佯作镇定,大手一挥,“我不会给任何人可趁之机的!”

    等进了自己的卧室,苏韬打量四周,先盯着窗边那米黄色的窗帘研究了一会儿,又用手指掐了墙角那盆葱翠的剑兰叶子,深深地吸上一口气,轻轻地把门关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又从床上跳了下来,将门露了一道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