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3章 怒骂淮南首富
    “别捉弄他了,赶紧坐下来,好好聊聊正事!”晏静见苏韬被覃媚媚上下摸了个遍,弄得苏韬哭笑不得,终于舍得开口替苏韬解围。

    “哎呀,我还没怎么呢,你就心疼了啊?”覃媚媚用手掌轻轻地推了一把苏韬结实的胸膛,百媚横生地飘了他一眼,“小伙子身材不错!”

    苏韬对覃媚媚的各种疯狂举动,早已见怪不怪,无奈摇头,等坐定后,晏静指了指玻璃酒杯,他就端起酒杯,轻轻地泯了一口。

    “哈哈!”覃媚媚笑出声,“他果然上当了!”

    苏韬一脸困惑地望着覃媚媚,“这酒没问题啊?”

    覃媚媚摇了摇玉指,道:“酒没有问题,但酒杯有问题!”

    苏韬朝杯口仔细望去,无奈苦笑,竟然有唇膏的红印,难怪喝酒的时候,感觉口感有股特殊的香味,原来是唇膏的滋味。苏韬无奈笑道:“吃了点唇膏而已,《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就爱吃着玩意,味道还算不错。”

    覃媚媚一本正经地笑道:“我刚才和晏静下了赌注。她说你为人心细,肯定能发现唇印,我觉得你发现不了。现在我赢了,那晏静就得接受惩罚!”

    晏静将自己杯中的琥珀色洋酒一饮而尽,微笑道:“愿赌服输!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好!你现在跟苏韬接吻,还要那种法式湿吻,时间要超过五分钟!”覃媚媚露出得意的笑容。

    苏韬无奈苦笑:“你们的赌注,跟我没关系啊!”

    覃媚媚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啐道:“你小子口是心非吧,让晏大美女跟你接吻,这是天大的好事,世界上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这么做,没这个机会呢,你还端着架子,搞得自己牛气哄哄的,真是欠揍!”

    晏静想了想,“打赌不能一次定胜负,我们再打个赌,如果你还能赢,那我就按照你的意思来!”

    覃媚媚想了想,笑问:“你说来听听,怎么个赌法?”

    晏静微微一笑,“让苏韬算算你的经期,看他能不能准确说出来?”

    覃媚媚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双手拍掌,笑道:“行啊,上次大姨妈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不信苏韬能够算得出来!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再输一次,那时间就得延长到十分钟了!”

    苏韬感觉额头上直冒汗,这俩女人的对话,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女人那点私事畅谈无忌,自己虽然是个中医大夫,对男女生理构造了如指掌,但好歹也是个大小伙,被这么撩拨,火气上来了,如何才能消下去?

    晏静深深地望了一眼苏韬,低声威胁道:“你可别放水,否则的话,有你好瞧的!”

    苏韬仔细打量覃媚媚,又给她搭了个脉,思忖片刻,如实地说道:“媚媚姐的经期确实有些紊乱,主要跟饮食和休息有关。因为她经常喝酒,吃的东西比较少,略微有些营养不良,所以已经有四十三天没有来月经了。如果持续这种生活方式,经期会无限期延长,不及时治疗,最终会演变成卵巢早衰症!”

    覃媚媚一开始脸上带着笑容,随后慢慢变得惊讶,最终则变成了苦涩,叹气道:“果然是神医,猜得很准!”

    苏韬补充提醒道:“我故意说得严重一些,是想让你引起重视,暂时来说,不是什么大病,只需要调整生活作息,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以恢复正常!”

    覃媚媚轻松一笑,道:“行了,这一局你赢了!”随后朝着晏静眨了眨眼眸,狡猾的目光一闪而过,“愿赌服输!你先跟小苏接吻,然后我再来跟他接吻,今天算是便宜这臭小子了!”

    晏静微微一怔,没好气道:“两人打个平手,相互抵消得了!”

    覃媚媚摇头,坚持道:“那可不行!那样就没意思了!”

    言毕,她突然站起身,朝苏韬走了过去,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俯身主动送出香吻。

    苏韬没想到覃媚媚如此火辣与直接,一时之间竟然没反应过来,右脸传来酥麻清凉的触觉,覃媚媚松开他的脖子,望着那红艳艳的唇印得意无比,然后朝晏静瞪了一眼,挑衅道:“该你了!”

    “幼稚!”晏静见覃媚媚偷吻苏韬,心里不是个滋味,她意识到覃媚媚酒喝多了,所以行为有点轻浮,自己可不会那么做,省得让苏韬低看了自己。

    覃媚媚见晏静不履行赌约,便走到她的身边,用力搂住她的腰肢,强迫道:“不行,你必须要吻苏韬!”

    晏静给苏韬使了个眼色,苏韬点点头,走到覃媚媚的身边,将她轻轻扯开,覃媚媚面若桃花,眼眸朦胧,酒气逼人,这女人是彻底地醉了!

    苏韬只能将覃媚媚扶着,在晏静的安排下,让她睡在三楼的客房。

    覃媚媚虽然身体很轻,但在扶着他的过程中,手脚不停乱动,苏韬怕伤到她,所以尽量控制力气和调整姿势,以至于等出了客房,身上出了不少汗。

    他心中暗想,女人还是得多点肉手感才好,像覃媚媚这种骨干美女,穿衣服很有味道,但抱起来的时候轻飘飘,一不小心被骨头给硌着,还有点疼。

    晏静笑盈盈地望着苏韬,“怎么样?被人偷吻的感觉如何?”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晏静怎么还在纠结刚才的意外,无奈道:“就当被猪拱了一下吧!”

    “有这么瘦的猪吗?”晏静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覃媚媚以前并不这样,自从和李富坤感情不合,体重才会锐减,性情变化很大。对了,你有办法治好她的……那个病吗?”

    苏韬想明白前因后果,笑道:“原来你俩刚才打赌是有计划的!”

    晏静柳叶般的眉毛,轻轻抖了抖,道:“覃媚媚在清醒的状态下,跟我提了这事儿,准备顺便问问你。没想到她后来喝醉,有点耍酒疯,场面彻底失控了,所以我帮她问问你!”

    苏韬摇头苦笑道:“很难治!”

    晏静困惑地望着苏韬,蹙眉怀疑道:“月经紊乱,这是常见的妇科病,你堂堂的大神医,竟然没有办法?”

    苏韬朝晏静的高耸丰满的胸部指了指,晏静面颊一红。

    苏韬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媚媚姐的病在心里,心病还须心药医,现在我开个药方,可以让她短时间内恢复正常,但她始终保持现在的生活习惯,以后还是会出现其他问题。”

    晏静认同,点头苦笑:“主要是那个李富坤太不是东西了!”

    苏韬想了想,道:“约李富坤见面,让媚媚姐跟他好好沟通,把问题说开,解开她心中的死结,这才是治本的方案。”

    晏静摇头,皱眉道:“李富坤是淮南

    (本章未完,请翻页)

    首富,想要让他坐下来跟媚媚聊感情纠葛,难度不是一般大。”

    苏韬明白晏静的意思,道:“你有李富坤的手机号码吗?”

    晏静微微一怔,疑惑地问:“你想做什么?”

    “借你手机一用!”苏韬伸出手,晏静无奈苦笑,拾起摆放在手边的手机,将解锁码打开,苏韬发现屏幕上是花颜的照片,暗忖晏静果然和天下母亲一般,将花颜视作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他手指在屏幕上戳了几下,调出李富坤的电话号码,响了几声之后,传来李富坤浑厚雌性的声音。

    “不知晏大美女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何贵干?”李富坤的私人手机里,联系人屈指可数,其中晏静就是其一。

    “你好,我不是晏静,我是媚媚姐的朋友,苏韬!”苏韬沉声自我介绍。

    “嗯?”李富坤皱眉,听到覃媚媚的名字,他语气开始变化,冰冷地问道:“有什么事?”

    “我想和你见一面!聊聊她的身体状况!”李富坤的态度,在苏韬的意料之中。

    “我和她没什么好聊的!”李富坤不悦地说道,“我与她已经分手,也给她足够多的补偿!”

    “补偿?”苏韬劈头盖脸地骂道,“她不仅帮助你创造了成功和财富,还将女人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都给了你。我让你俩见面聊聊,是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不聊也罢,你就是一个人渣!”

    言毕,苏韬直接挂断电话。

    晏静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苏韬,迟疑数秒之后,终于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淮南首富被你骂了一顿,你也是个人才!”

    “首富又怎么样?再有钱,也是人渣!”苏韬在手机屏幕上摁了几下,朝晏静晃了晃,“我给录音了,明天等媚媚姐清醒之后,给她听一听这段录音,虽说效果没有当面沟通那么好,但对她的心病是一个不错的缓解手段。然后在按照我给她的药方,定期服药,就没问题了!”

    晏静这才意识到苏韬并非莫名其妙地辱骂李富坤,一切都是为了覃媚媚,自然又是刮目相看。

    外面又飘起了春雨,落在阳光房屋顶上发出滴滴答答的脆响。晏静朝苏韬淡淡一笑,“我还没怎么喝,媚媚就自己先醉了。怎么样,你再陪我喝一回儿?”

    尽管是夜晚,外面春雨如线,在朦胧灯光的漫射下,宛如稠密的银色蚕丝,弥漫着朦胧的浪漫。

    “那就喝一点点,我知道你的酒量很好!”苏韬微笑着说道。

    晏静让保姆又准备了几道精致的下酒小菜,卤味、甜酱菜、水果沙拉,边吃边聊,苏韬看得出来晏静很享受这种惬意,她长期在犬色声马中浸淫,无时无刻都在考虑事业发展,能坐下来放空一段时间,这难能可贵。

    “上次你跟我提起的app技术团队,我已经物色好人选。”晏静主动与苏韬轻轻碰杯,“你什么时候可以跟他们见一面,说一下自己的想法,这样便于他们在设计的过程中,更有目的性。”

    苏韬没想到晏静的效率如此之高,笑道:“事不宜迟,那就定在本周吧!”见她眼神落在酒杯,暗示自己喝完杯中酒,无奈苦笑,仰脖一饮而尽。

    借着又是几杯酒入腹,“我有个烦心事!”晏静主动问道,“你愿不愿意听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