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92章 竟然吃我豆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天籁小说.|2苏韬从来没有对人提起过那个秘密,因为那是一段不算美好的往事。

    既然是不开心的事情,为何不选择抛之脑后,另启一段全新的生活。

    研究了一会宋思辰的行医笔记,晏静打来电话,邀请自己晚上去吃晚餐,苏韬琢磨着好久没有见花颜,也不知道她怎样了,就爽快答应。

    对于花颜,苏韬是真心喜欢,也算爱屋及乌。

    途径一家市,停车进去买了两套玩具,一套是芭比娃娃,另一套是美人鱼。小女孩喜欢可爱的娃娃,小男孩喜欢刀枪弓箭,这是生理造成的心理差异。像花颜这么大的小女孩,这两种玩具很有吸引力,符合小女孩的天性。

    苏韬开车抵达金泰湾别墅,花颜蹲在门口等待,苏韬下车之后,从副驾驶位置上取出玩具,花颜的瞳孔明显放出光彩,朝苏韬直接奔跑过去。

    天空中飘着雨,地面有些打滑,她情急之下,摔倒在地上,不过很快就爬了起来,无所谓地拍了拍膝盖上的泥污,冲着苏韬嘻嘻一笑。

    苏韬复杂地叹了口气,心疼她摔了一跤,又对花颜的情况明显好转感到欣慰。

    他弯下腰抱起花颜,将她骑在自己的肩膀上,花颜从苏韬手里接过装着娃娃的礼盒,咯咯地笑个不停。穿着长筒袜裤的嫩藕般的小腿在苏韬的眼前翘起摆动,苏韬暗想小女孩的心底很纯真,她喜欢一个人,会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

    晏静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别墅里也走了出来,苏韬看得微微一呆,名震淮南的毒寡妇,竟然系着一条卡通围裙,给人眼前一亮,惊艳!

    娟秀的黑如瀑布般洒在两肩,白皙的脸蛋上一抹红霞隐约可见,尽管穿着围裙,但掩不住身姿傲然,修长的脖颈,高高挺起的双峰,丰满挺翘的臀部,无处不让人心旷神怡。

    若论女人味,晏静最耐人品味,因为复杂的人生经历,如同陈年而酿的女儿红,回味无穷。

    “家里很多玩具,她都不喜欢!”晏静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失落,为了讨好自己女儿,她专门腾出了个房间,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玩具,但花颜并不是特别感冒,然而苏韬用两个小玩具就搞定了。

    “这得看人的!”苏韬微笑道,“花颜你说对不对?”

    花颜嗯了一声,得意地将玩具朝晏静挥舞两下,晏静既好气又好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往厨房走去,“今天我亲自下厨!”

    苏韬冲着她柔细绰约的背影多瞅了两眼,心中一暖,不只是花颜变了很多,晏静也在改变。

    以往的晏静生活在仇恨之中,所以处理问题歹毒、阴狠。

    现在的晏静有了花颜,母爱重新回归,处事虽然一如既往地阴冷,但偶尔会多了几缕人情味。

    比如,换作以往,晏静不会在处理徐瑞的问题上,如此“温柔”。

    来到了客厅,花颜迫不及待地将新玩具打开,将原本芭比身上原来的衣服,全部脱掉。

    随后就傻眼了,她面对一丝不挂的芭比身体,不知道如何复原,只能可怜巴巴地凝视着苏韬,寻求他的帮助。

    苏韬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指挥花颜亲自动手,在他的指导下,花颜终于重新将芭比的衣服穿了上去,虽然有几处看上去很别扭,但花颜特别有满足感,她很快又将芭比的衣服脱光,然后再慢慢地帮她穿起来。

    脱了穿,穿了脱,花颜沉浸在不断地循环的快乐之中。

    孩子的乐趣,大人很难理解,纯粹而简单。

    吃饭的时候,晏静的闺蜜覃媚媚来了,她见到苏韬也在,佯作很尴尬地掩嘴,吃惊道:“哎呀,早知道你在的话,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享受天伦之乐,那可多不好!”

    晏静没好气地白了覃媚媚一眼,笑骂道:“刚才在电话里,可不是这么说的。知道苏韬在,死乞白赖地凑过来!”

    覃媚媚轻哼一声,脱掉黑色的皮草大衣,露出低领羊毛打底衫,气呼呼地说道:“怎么样?难道你还敢把我赶出去?我现在是孤家寡人,最看不得别人撒狗粮,秀恩爱!”

    晏静乐不可支,笑得高耸的胸脯,硕果乱颤,“你赶紧去寻欢啊?水阁每天都有艳遇,相信总有一款男人适合你。”

    覃媚媚朝一旁的花颜努了努嘴,轻哼一声道:“你就是这么教育小孩的啊?”

    晏静微微一怔,连忙不再多言。

    现在的晏静与苏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性格已经截然不同。晏静如今在女儿面前,嫣然变成温柔的母亲,知道小孩会跟大人学,所以言辞特别注意。

    苏韬望着覃媚媚和晏静斗嘴,知道不能随便加入战火,不然铁定会成为被攻伐的对象,所以只与花颜悄声说话,不时地朝她碗里夹几筷子青菜。

    花颜望着青菜迟疑片刻,还是皱眉往嘴里塞了几根,痛苦地望着苏韬。

    苏韬的表情变得严肃和认真,花颜只能将青菜给咽了下去。

    覃媚媚关注到这个细节,叹气道:“没想到苏韬对付小孩还挺有一手!”

    晏静轻叹一口气,道:“花颜平时不爱吃蔬菜,我也挺头疼,你究竟怎么搞定她的?”

    苏韬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只是说如果不爱吃青菜,以后会变成丑八怪!”

    晏静微微一愣,苦笑道:“就这么简单?”

    苏韬耐心地劝道:“你平时对花颜太溺爱,虽然失而复得,但很多时候要正确地引导。”

    花颜听苏韬这么说,突然抬起头,朝苏韬瞪了一眼,娇气地出“哼”的一声。

    苏韬笑了笑,暗忖花颜比想象中自尊心要强,委婉地批评了她一句,竟然生自己的气了。

    花颜从椅子上爬了下来,不再理睬苏韬,苏韬笑了笑,给晏静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去管花颜。

    花颜毕竟是一个小孩,斗心眼,哪是大人的对手,她不时地偷偷瞄向苏韬,想从苏韬这边得到安慰,但苏韬故意硬下心肠,不去看她。

    等吃完饭,苏韬悄悄走到花颜的身后,突然一把抱住她,在空中旋了两个圈。花颜一开始受到惊吓,出哇哇的叫声,随后知道苏韬在跟她逗着玩,口中出银铃般咯咯的笑声。

    晏静在旁边见苏韬与花颜玩得不亦乐乎,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情的笑容。

    覃媚媚察觉到了她的变化,抿嘴低声笑道:“糟糕,你爱上这个男人了。”

    “别胡说八道!”晏静瞪了她一眼。

    “都是过来人,还害臊!”覃媚媚深吸了一口气,“有人爱的感觉真好,老娘现在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了!”

    晏静想了想,理解道:“那是因为李富坤把你伤得太深。”

    覃媚媚看上去有点失落,轻吐一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与他分手,我并没有觉得心痛,或许从很早之前对他就没有感情了。”

    “没感情,你还会坚持那么多年?”晏静揭穿道。

    “分手的那一刻我想明白了,我一开始是爱他的才华,觉得他温柔、绅士、体贴,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更喜欢他的钱。”覃媚媚仿佛在鼓励自己,“以后我不能活得那么贪钱!”

    晏静知道覃媚媚是胡扯,她对李富坤有很深的感情。李富坤是一个狡猾的情场高手,一直用爱情诱惑覃媚媚。

    女人对夺取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都有特殊的情感,尽管当初李富坤让覃媚媚的手段很奸猾,但覃媚媚依然等了他那么多年。

    有苏韬陪花颜玩耍,晏静和覃媚媚两人取了酒,在楼上的花园阳台聊天。

    原本两人不过是普通的合伙人而已,但自从覃媚媚离开李富坤之后,两人的关系紧密了不少,往闺蜜的方向展,覃媚媚找晏静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

    如果换做以前,晏静如同带刺的玫瑰,不可能让覃媚媚接近,但有了女儿的晏静,与人相处时也温润了不少。

    花颜玩累了,竟然在苏韬的怀里睡着。苏韬将花颜抱入房间,轻轻地帮她脱掉衣服,然后盖上被子。

    等上了露天花园,苏韬微微一愣,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晏静和覃媚媚这两个女人喝得有些多,慵懒地坐在桌前,在花房朦胧的灯光漫射下,竟有种人比花娇的美感。

    两人若坐在一起,但从外貌来看,明显是晏静更胜一筹,饱满的额头,秀挺的琼鼻,丰腴婀娜的身材;至于覃媚媚看上去很瘦,骨感美,脸蛋是标准的蛇精锥子脸,妆容很浓,睫毛纤细修长,一举一动透着一股妖气。

    苏韬暗自欣赏着她俩,忍不住春心荡漾。

    “小苏,赶紧来喝酒!”覃媚媚抛了个媚眼,舌尖舔着红唇引诱道。

    “你们喝多了吧?”苏韬皱眉,拒绝道,“还是少喝点吧,女人经常醉酒可不是好事,会未老先衰的!”

    “放屁!”覃媚媚直接站起身,朝苏韬快步走过来,因为酒多的缘故,走路歪歪倒倒,几乎是直接扑在苏韬的身上,“晏静,赶紧来帮我,这家伙太沉了,我拽不动他!”

    苏韬感觉覃媚媚压在自己怀里,一双纤纤细手在自己胸口,胡乱摸着,忍不住笑道:“你这是在拽我吗,明明是在挠我?”

    “坏小子,竟然吃我豆腐!”覃媚媚摸得兴奋,反而倒打一耙地诬陷道。

    晏静站在旁边,手里托着酒杯,轻轻地泯了一口面带微笑,仿佛很享受覃媚媚调戏苏韬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