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9章 这家伙是妖孽
    苏韬在火罐留下的圆形区域,用三棱*刺针成十字,切开一个口子,大量黑血源源不断涌出,瞬间血染手术台。

    站在手术室外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

    曹强高声叫道:“这是谋杀!必须赶紧阻止他!”

    王宏用力挥了挥手,他知道曹强在故意煽动氛围,沉声道:“安静!”

    曹强顿时闭嘴。

    秦明眼中流露出郁闷之色,他知道王宏的眼力高明,场面上有点吓人而已,比起开颅手术,简直小巫见大巫。

    秦明已经慢慢看出明堂,苏韬采用的刺络拔罐疗法,其实跟西医的开颅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开颅手术时,西医需要打开病人的头骨,才能找到创伤位置,进行精准止血和修复,再清除淤血。

    但是,苏韬却用刺络拔罐疗法,隔着坚厚的头骨,神奇地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当然,这也是有难度,并非所有中医都能做到这一点。精确地判断病人伤处的情况,这是很多人难以跨越的一步。

    苏韬利用对穴位和经络的熟悉,准确地找到出血的位置,然后再用火罐中的药物渗透,对出血位置进行治疗,最后再用火罐的吸力,将淤血全部集中到一个部位,下一步很关键,用三棱*刺针切口,将淤血全部放出来。

    过了几分钟之后,黑血慢慢变成了红血,血量也越来越少,苏韬缓缓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治疗方案入预判的一样,是可行的。

    等鲜红的血液也停止流淌,苏韬的工作并没有结束,拿起了西医外科手术常用的手术缝合针线。

    秦明惊讶地想,他难道准备进行伤口缝合?

    手术缝合技术,是西医外科手术的基础,正常的外科医生要学习七八年才能大成。

    针线在苏韬手上翩翩起舞,仿若变成灵巧的蝴蝶。

    头皮脂肪比较多,所以在缝合的过程中,有较大的难度,但苏韬每一针都很细腻,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他在绣花一般。

    “蝶式缝合!”王宏低声赞叹。

    秦明知道王宏这话是对自己说的,他在提醒自己,苏韬是一个对外科手术也非常熟悉的年轻医生。

    蝶式缝合术,这是一种全新的外科缝合技术,同一个针眼在皮肤上出来和返回进入,皮肤表面看不到缝线,缝合好了之后,皮肤上只看到针眼,如果从侧面解剖来看,两面缝合线条绞合刀口的纹路,宛如蝴蝶的两翼翅膀!

    如果在体下脂肪比较多的位置,自己可以做到,但苏韬在头部这种脂肪很少的位置进行蝶式缝合,秦明自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信心。

    更关键的是,蝶式缝合术,比简单的间断、连续缝合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苏韬前后不到五分钟,就高效完成了。

    这让在场懂行的医生,都震惊不已,尤其是曹强,他惊愕地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低估了苏韬的实力,他的手术缝合技术绝对不是信手拈来,而是经过千锤百炼才沉淀下来的经验。

    之前苏韬采用的刺络拔罐疗法,高明之处,西医难以看出来门道,但这种精妙的蝶式缝合术,任何外科医生,都知道这个技术的含金量。

    对于一个外科医生而言,基本功包括:切开、止血、打结、缝合,其中切开和缝合,是衡量医生是否优秀的重要因素。

    苏韬看似不经意地展现自己的缝合技术,水平已经超越了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外科医生。

    换个角度来看,苏韬最后的缝合表演,间接地扇了外面围观的外科医生一记响亮耳光!

    秦明沉默下来,不再多说什么,因为他发现自己再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苏韬这家伙就是个妖孽,他不仅精通中医,对西医也有很深的涉猎。

    王宏朝秦明淡淡地扫了一眼,微微摇头,他意识到,秦明距离苏韬差了一筹,必须要调整心态,像苏韬这样的天才,为了医院的发展,一定要留下。

    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治疗的时间在二十五分钟左右,比原本定好的时间还提前五分钟结束。

    张超连忙迎上去,低声询问:“怎么样?”

    “不出意外,二十分钟之内,病人就会苏醒!”苏韬轻声地说道。

    在场的其他人面色都露出古怪的感觉,他们很难相信苏韬的话。

    死亡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外伤性脑干出血,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被苏韬解决了?

    王宏摆了摆手,轻声道:“赶紧检查病人的基本指标,二十分钟之后如果还不能苏醒,那就进行开颅手术。”

    曹强迫不及待地安排人进入手术室,对病人进行各种检查,他试图想从病人身上找到问题,但仪器不会说谎,病人的血压、心跳等已经恢复正常。

    得到了初步检查的结果,王宏心情一松,无论医院内部矛盾如何激烈,但救好了一个差点就死去的孩子,总归是件好事。

    他与苏韬对话的,气也变得温和下来,主动道:“苏院长,还请你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苏韬也有一些话要跟王宏好好聊聊,虽然经过高强度治疗,他身体其实很疲惫,但还是打起精神,跟着王宏来到了办公室。

    王宏给苏韬亲自泡了一杯茶,开诚布公,主动致歉:“你得向你道歉,一开始我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质疑了你的实力,还请你能原谅我。”

    苏韬虽然对王宏心存不满,但此刻还是钦佩他的胸怀和气度,暗忖难怪狄世元会提拔他来当院长。

    苏韬淡淡一笑,“王院长,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换成我站在你的角度,面对一个几乎对医院没有任何贡献的人,也很难保持心态平和。所以我今天也想跟你正式提出辞职!”

    王宏微微一惊,误以为苏韬还在为刚才自己的怠慢耿耿于怀,像苏韬这样百年难得一出的中医天才,性情桀骜也在情理之中。

    王宏只能继续好言相劝:“看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你对江淮医院中医科的发展,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只不过我们之前很少接触,没有太多的交流,才会产生误会。”

    “辞去江淮医院的职务,跟今天发生的事情无关。之前我答应狄局长挂职,其实就觉得不妥。因为我家里还有一个中医堂,注意力和精力全部放在那里!”苏韬笑着说道,“有句话说得好,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现在中医楼项目,省厅已经将项目款拨下来,我想自己的任务也就彻底完成了。不过,虽然我辞去现在的职务,三味堂和江淮医院中医科还是合作关系,以后依然可以相互交流和沟通,彼此扶持,共同发展!”

    王宏也是个有管理经验的人,他从苏韬的口中听出决心,知道已经挽留不住,长叹一口气,“此事我必须与狄局长沟通一番!”

    苏韬暗忖王宏还是诚心想留自己,他笑着说道:“狄局长也会理解我的难处!”

    王宏直接用座机拨通了狄局长的电话,说明来意之后,狄世元沉默许久,叹气道:“既然苏韬决定这么做,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那就答应他的要求吧,不过以后江淮医院有任何困难,他还是得出手相助。”

    王宏听狄世元这么说,无奈苦笑摇头,挂断电话之后,将狄世元的要求复述了一遍。

    苏韬对狄世元的判断还是很准确,他现在已经是汉州市卫生局局长,随着慢慢适应工作,视野也更加开阔。他现在的责任,不仅仅是推动江淮医院的发展,还要带动汉州民营和公办医学机构共同进步。

    苏韬笑着说道:“请王院长放心,江淮医院对我来说,有知遇之恩,无论以后我在哪里,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前来,尽我的绵薄之力。”

    桌上的座机再次响了起来,王宏听完之后,脸上露出豁然轻松之色,笑道:“如同你所料,伏雨轩已经醒过来了!”

    王宏原本他觉得苏韬是故意吃空饷,现在人家立功之后,主动辞职,明显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苏韬点了点头,“他的伤势比较重,暂时还得住院,我会开个药方给张超,他会替我处理后续工作。”

    王宏暗忖苏韬心思细腻缜密,一方面对苏韬的好感不断增加,另一方面也对狄世元的识人之能钦佩不已,他好奇道:“今天你治疗伏雨轩的外伤性脑干出血,有什么出处?如果让中医科其他人学习,能否沿用?”

    苏韬笑了笑,对王宏的心思了如指掌,暗忖自己即将辞去职务,不妨给江淮医院留下一点东西,道:“《新唐书》记载,唐高宗李治自幼体弱,三十多岁的时候,经常感到头晕目眩。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竟然发展到眼睛看不见东西。当时有一个御医名叫秦鸣鹤,他提出在李治头顶百会穴施针放血的方案。

    刺络放血法是用三棱针刺破腧穴部位或身体某一特定部位,放出少量血液,以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方法。御医秦鸣鹤正是利用了这种方法,在百会穴处放血,以通经活络、调和气血,使唐高宗的眼睛再次恢复了光明。今天我采用的方案,在前人的经验上还加入针灸守穴、火罐吸淤的方案,若是简化一下,中医科的那些人学起来倒也不难,治疗一般的头晕目眩有很好的效果。”

    王宏见苏韬并不藏私,笑着说道:“那对于很多脑科病人而言,是很好的福音。”

    与王宏又聊了片刻,苏韬起身告辞离开。

    王宏望着苏韬的背影,思绪万千。

    在职场上,他见过不少离开的人。

    有些人垂头丧气,有些人挺直脊梁,人和人果然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