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8章 刺络拔罐疗法
    拔罐疗法最早出现在西汉时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它的原理是,利用燃火、抽气等方法产生负压,造成局部瘀血,以达到通经活络、行气活血、消肿止痛、祛风散寒等作用。

    在西方古医学中,拔罐被叫做杯吸,牛角杯、玻璃杯在都曾是杯吸的主要工具,十九世纪则出现了注射器与吸杯相结合的新式器具。日本、印度也有拔吸式疗法的记载。

    拔火罐如今在社会上很普及,在治疗一些小病痛上有奇效,但如今治疗脑干出血,这显然有点天方夜谭的意思。

    苏韬的目光落在手术台上,八岁大的伏雨轩,意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连续深呼吸了三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迅进入状态,进入一种微妙的状态。

    容器的药液已经煮沸,苏韬将火罐放入其中,火罐的材质很普通,采用的是竹子作为原材料,这种传统的火罐比玻璃罐的吸附力要更强,同时在输送药液成分的过程中,起到局部熏蒸的作用,形成双倍功效。

    苏韬从行医箱里又取出了几根细长的针灸针,以及三棱*刺针。

    张色变,终于知道苏韬想要做什么,“你不会是想用刺络拔罐疗法吧?”

    拔罐疗法,分为多种,如单罐、多罐、闪罐、推罐等,其中刺络拔罐疗法,是最为复杂的疗法。

    苏韬点了点头,道:“病人脑干部位出血量极大,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采用开颅手术,成功率也极低。我怀疑脑干组织,有一部分受到了严重损伤,才会形成失血过多的现象。”

    张摇头,沉声道:“那也不能用刺络拔罐疗法,对于西医来说,他们很难理解,如果病人最终无法获救,责任将全在你的身上。”

    张这么说,是因为刺络拔罐疗法,场面会有点吓人,要在病人的皮肤上切开口子,放出大量的血毒。

    “如果成功治好了他,那会更加证明中医的价值!”苏韬此刻看上去特别固执,不听从张任何劝阻。

    固执,是因为他的治疗方案,没人能读得懂深意。

    天才嘛,总得默默承受不被众人理解的孤独感。

    一般来说刺络拔罐疗法,会使用在脑干出血恢复期。病人脑干出血经过治疗稳定下来之后,用刺络拔罐的方法,将脑部的淤血给清理,有利于加病人头部血液流淌,筋脉舒畅,从而恢复脑部系统的机能。

    但现在脑干出血还在初期,出血量又如此巨大,用刺络拔罐疗法,恐怕会加脑部血液流通,导致血量增大。

    护士早已得到命令,如果手术室出现特殊的情况,一定要及时汇报,曹强得到护士传来的消息,连忙通知秦明,秦明当即行色匆匆地赶往急诊室。

    见到现场情形,秦明眼中露出惊怒之色,暗忖苏韬究竟在干什么,如果你不会治,那就不要治,为什么要弄出这么一个奇怪的方案出来?

    此刻手术室里场景很奇怪,瓷罐容器的药液在沸腾,竹灌漂浮在里面,手术台上摆着针具,对于西医而言,很难想象这个场景。

    秦明已经站在手术室外,通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一举一动,只见苏韬摆弄着一根金身灰头的长针,秦明暗自吃惊,与曹强吩咐道:“赶紧进去阻止他,千万不能让他乱来!”

    手术室已经启动使用,正常情况下,是不允许进出的,曹强让护士赶紧打开门,呵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韬微微皱眉,没想到会有人闯进来,叹了口气,“我在给病人治病,还请你出去!”

    曹强冲过去,准备拽住苏韬的胳膊,试图控制他的行动,却被苏韬手臂轻轻一震,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坐在地上。

    曹强缓缓站起身,揉了揉屁股,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跺脚道:“我劝你,已经尽到义务。你胡乱治病,那一切后果,自行负责吧!”

    秦明见曹强没能阻止苏韬,心情既是高兴,也是郁闷。

    高兴的是,苏韬这么乱治,最终结果不想也知,肯定以失败告终,郁闷的是,许久没有动手术刀的自己,失去了一次可能会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

    尽管可能性很低,但也是一次送上门的练手机会。

    当然,秦明综合分析了一下,如果苏韬失败的话,对自己而言,只有百利而无一害,秦明现在对中医楼项目很有兴趣,如果院长王宏将项目交给自己来统筹,这可是肥的流油的差事。

    秦明凑到曹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曹强嘴角露出一丝阴鸷冷笑,跑步离开。

    苏韬眉头紧皱,曹强刚才冲进来阻止自己,情况非常凶险,幸好自己没有下针,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担心还有人会故意冲进来闹事,嘱咐张道:“你去守门,接下来半个小时,无论是谁,都不要放进来!”

    张点了点头,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沉声说道:“你放心吧,此事就交给我了,谁想进来,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苏韬暗忖张也是个二愣子,这么紧张的时候,还有空说笑,他望了一眼泡在药汤里的火罐,面色变得凝重,时候已到,竹罐已经充分吸收汤药的药性,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外面的情况,变得复杂起来,曹强领着王宏来到手术室外,一路上滔滔不绝地抱怨着刚才生的始末,病添油加醋地投诉苏韬刚才殴打自己的经过。

    王宏面色凝重,没有任何回应。

    秦明迎了过去,叹气道:“王院长,这可怎么办?苏韬完全不听劝阻,一意孤行!”

    王宏望了一眼堵在门口的张,沉声命令道:“张,你让开,我要进去!”

    张用力摇头,沉声道:“王院长,请给苏院长半个小时!”

    王宏摇头道:“性命攸关,我不是在开玩笑!”

    张固执地说道:“你说得对,但我可没开玩笑,病人现在危在旦夕,我更不能让你进去,干扰苏院长给病人治病!”

    “你就这么确定他能够治好病人?”王宏愤怒地说道,他没想到一向油滑的张,今天如同变了性格一样,不仅敢拒绝自己的命令,而且眼神中透着一股异样的光芒。

    张点了点头,沉声道:“王院长,如果你亲眼见过苏院长,如何用自己高的医术,创造过奇迹,那会毫不犹豫地支持他!”

    虽然苏韬前后在中医科坐诊的次数并不多,但苏韬每一次都能让张感觉有收获。

    在张心中,苏韬早已受到认同,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中医天才。

    “难道你们都忘记儿科的白血病患者潇潇吗?她已经在昨天出院,身体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张列出一个说服力很强的例子。

    王宏开始犹豫,白血病是公认的绝症,在苏韬的治疗之下,潇潇没有经过化疗,完全采用中医疗法,身体恢复得很好,经过数月时间观察已经顺利出院,这是近几年来,整个汉州乃至淮南为数不多的医学奇迹。

    “王院长,不能让他胡来啊!”秦明不依不饶地煽风点火道。

    “等半个小时吧!”王宏回过神,严厉地扫了秦明一眼,沉声吩咐道。

    秦明暗自叹了口气,暗忖王宏比想象中要冷静。

    手术室内的苏韬,已经进入一种无我的状态,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伏雨轩身体的状态。

    他大脑具体的现状,如同一副真实的画面,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苏韬再次进入微境界!

    他在进行刺络拔罐疗法之前,先用针灸针刺入病人的头部几个腧穴,这一步很关键,通过这几根银针,如同摆开一座守山大阵,利用银针上输送的真气,保护病人脑部,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不至于因为受到刺激,而出现损伤。

    因为伏雨轩受到外伤打击,所以苏韬在针灸的过程中,需要极其小心细致,稍有不慎,会让他脑干出血更加严重。

    站在外面的众人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尽管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西医,看不懂针灸的门道,但苏韬每一针似乎都带有魔力,有种震撼人心的感觉。

    秦明情不自禁想起自己在国外交流的时候,见过一个外国外科大师,他使用手术刀进行手术的现场,也有相同的魅力,这已经不仅仅是医术,可以上升到一种称作艺术的境界,因为每个动作都带着美感。

    秦明努力让自己清醒,他心中暗恼,自己怎么会产生出欣赏的心态,苏韬可是自己的敌人!

    连续落针二十八根,仿佛抽空苏韬身上所有的力气。

    他额头满是汗水,用医用擦拭毛巾轻轻拭去,深吸一口气,从滚沸的药汤中将火罐取出,准确地扣在病人的百会穴上。

    一股浓烈的药香,在手术室里弥漫,这是苏韬用几种药物混合而成,随着火罐的蒸气,慢慢往病人脑部渗透。

    脑干出血是因为受到了脑干组织受到创伤,所以第一步要用药物让伤口愈合,停止继续出血。苏韬使用的药物,远比西医给病人使用的药物更加有效,也更加安全。

    至于接下来的一步,也颇为关键。大量的淤血留在脑内,会压迫神经,这是脑干出血导致病人有诸多后遗症的关键原因,所以接下来必须要清除淤血。

    拔火罐,就是利用吸力,将淤血吸附到头顶的百会穴。

    十五分钟过去了!

    苏韬将火罐拔除,观察片刻,暗忖一切如同自己所料般顺利,才拿出三棱*刺针,进行最关键的一个步骤。

    刺络放血,清除血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