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7章 实在太阴险了
    修理厂的老板,名叫伏红歌,妻子叫袁翠,两人分开而坐,都抱着头,将面部埋在膝盖上,深陷痛苦之中。

    “如果雨轩出事,我们就离婚!”袁翠悲痛地说道。

    “那我就去死!”伏红歌抬头吃惊地望着老婆,随后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后悔地说道。

    伏红歌年轻时候走过一段时间弯路,袁翠是他在酒吧里认识的陪酒女,两人结婚之后,伏红歌就改邪归正,靠着在技校练出来的修车技术,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都能修理,自从拿到了几家电动车的代理权之后,生意越来越红火,来年还准备把店铺扩大一下规模,最迟后年年底,再置办一套一百二十平米左右的商品房,这样生活就走向正轨了。

    但他们没想到一场祸事从天而降,自己儿子伏雨轩,被徐然下了辣手,直接打成外伤性脑干出血,现在处于病危,随时可能死去。

    苏韬走到这对夫妻的面前,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们是伏雨轩的父母吧?”

    “你是?”伏红歌抬起头,眼中充满无奈与沮丧。

    “我叫做苏韬,等下我会给伏雨轩进行治疗,所以要先跟你们打声招呼!”苏韬语气平和地解释道。

    “你?”伏红歌困惑地望着苏韬,暗忖这医生怎么这么年轻,是不是医院觉得儿子没救了,故意随便安排了个医生敷衍自己?

    “不是说好由秦副院长给我儿子进行开颅手术吗?”袁翠激动起来,“其他人治疗,我们不放心!”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刚才你们应该已经签过手术同意书。开颅手术是风险系数极高的治疗方式,即使秦明医生进行治疗,也不可能保证太高的成功率。我给你们儿子进行治疗,采取的是中医治疗方法,不需要动手术刀。”

    伏红歌已经麻木,他下意识地问道:“中医?你是不是骗我们?”

    苏韬认真且严肃地说道:“我需要一个小时,如果病人的病情无法控制下来,到时候秦医生还会进行开颅手术。”

    苏韬也是第一次治疗外伤性脑干出血,所以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但远比开颅手术要胜算高得多。

    伏红歌夫妻见苏韬这么说,暗忖是给自己儿子多了一条活下来的机会,连徐瑞的施舍,他们都愿意忍下来,何况其他?

    现在他们看到任何救命稻草,都会毫不犹豫地抓住。

    秦明见苏韬在和病人家属沟通,快步跟了过来,淡淡道:“现在医院已经做好安排,先由苏韬医生,用中医的方法给你们的儿子进行治疗。因为我们做手术也要准备时间!”

    秦明这么解释,给病人家属的感觉,苏韬的治疗并不重要,只是象征性地走个流程,关键还是得看开颅手术的结果。

    伏红歌夫妇对视一眼,抓住秦明的手,用力地摇了摇,道:“秦医生,一定要请你救雨轩啊!”

    在夫妻俩的眼里,秦明是脑外专家,他才是救治自己儿子的主角,至于苏韬是个配角。

    秦明从容不迫地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言毕,他转过脸与苏韬淡淡道:“记住,如果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让病情变得复杂,千万不要影响我们手术的难度!”

    苏韬面色一沉,暗叹了一口气,这秦明看上去在好心提醒自己,但事实上在为自己后面开颅手术的结果,打了个预防针。

    因为自己在开颅手术之前,对病人进行过治疗,如果最终开颅手术失败,秦明也多了个推卸责任的理由。他可以这么解释,主要是因为苏韬治疗的时候,让病人的情况恶化,最终导致无力回天。

    秦明双手插在白色大褂的口袋,快速地离去,回到办公室之后,打电话喊来了脑外科主任曹强,交代*开颅手术的筹备细节。

    曹强皱眉沉声道:“伏雨轩的病情很复杂,如果进行开颅手术,成功率恐怕不足千分之一。”

    秦明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第一,这是病人家属的意愿,他们连百分之一的希望都要争取,我们就要努力试一试。第二,每天死在手术台上的病人那么多,即使我们现在不进行风险极大的开颅手术,那个孩子最终还是会死亡,只不过时间的早晚而已。第三,开颅手术的费用高昂,我们是在给医院创造收益。第四,一个姓徐的老板已经去筹钱,只要我们接手术,就给医院捐助一百万。第五,如果我们侥幸成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曹强被秦明五大理由给说得激情澎湃,他眼中闪过一道光彩,自我催眠道:“如果我们这次成功了,咱们脑外科将跻身于全国诸多医院的前列。”

    秦明站起身,在曹强的肩膀上重重地按了按肩,道:“要珍惜每一次手术的机会,虽然可能会失败,但没有尝试,永远就不会成功。”

    曹强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进行术前准备!”

    秦明微笑道:“到时候我来主刀,你负责协助我!”

    曹强虽说医术在江淮医院也算一号人物,但比起秦明而言,还欠缺了一个档次。

    曹强给秦明当副手,也不算丢脸,他皱眉困惑道:“对了,我听说苏韬准备先对病人进行治疗,还采取什么中医的办法!”

    秦明冷冷一笑,不屑一顾地说道:“中医在预防疾病和保健养生方便的确有独到之处,但在急诊、手术等方面,根本没有竞争力。对了,你安排人盯着苏韬,不要让他乱来。”

    不仅是秦明,整个江淮医院的所有西医,都会觉得苏韬用中医治疗外伤性脑干出血,就是一个笑话。

    伏雨轩被徐然殴打重伤,此事被媒体一直关注。

    当苏韬正准备走入icu,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前来跟踪报道,被张超给轻轻推开。

    此次电视台想提升一下新闻热度,在电视台的客户端上也进行直播,所以整个汉州的老百姓只要下载了客户端,都能够直接看到江淮医院现场救治小雨轩的情况。

    张超作为中医科主任,虽说没有什么信心,但还是选择站在苏韬的身边。

    “苏院长,你这次有点冲动,也中了秦明的陷阱!”进了iuc,张振站在旁边,无奈地低声提醒道。

    这段时间苏韬很少来江淮医院,并不知道随着王宏成为院长,现在情况已经与狄世元在的时候,已经截然不同。像苏韬这种前任院长的红人,摆明着是要受到冷处理的。

    苏韬不出现也就罢了,如今贸然出现,还参与这么重大的病症治疗之中,注定会受到很多人的记恨。

    “什么陷阱?”苏韬皱眉,困惑地问道。

    “秦明野心勃勃,他知道现在江淮医院的中医发展势头迅猛,省厅甚至还下拨了专款,建设中医楼。如果赶走了你,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管中医,随意地支配那笔专款,那可是好几亿,随便经个手,都可以大赚特赚。”张振知道苏韬最近这段时间的精力都没有放在江淮医院上,所以一五一十地将各种利害,全部告诉了苏韬。

    苏韬心中多了阴霾,他之所以选择救伏雨轩,主要是因为这家人遇到灾难跟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江淮医院的挂职,他并不放在心上,觉得狄世元虽然已经调任市卫生局,但他在暗中操控,江淮医院的中医发展肯定会稳步推进。但他对秦明的为人没有好感,如果中医楼落到他的手上,对于江淮医院的中医发展无疑是一个灾难。

    苏韬面无表情地说道:“让西医来管中医的事情,这根本不合理,我相信很多人看出了这一点,无论王院长还是狄局长,都是心中有数的聪明人。”

    张超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治疗失败,是否真的要离开江淮医院?”

    “我在江淮医院只是挂职而已,随时会选择离开。”苏韬瞧出张超是真的关心自己,淡淡一笑,“不过,我绝对不会失败!”

    张超虚弱地说道:“我相信你的实力!”

    苏韬知道张超说得是假话,他想鼓励自己,因为自己救治伏雨轩,已经超出了他的认识,就如同当年华佗刮骨疗伤一般,在很多人脑海中,这只是个传说而已。

    华夏五千年文明,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医学知识,很多人只看到皮毛,于是低估了中医的魅力,包括张超这样的中医从业者,他对中医其实也有着狭隘的偏见。

    外伤性脑干出血,的确是一种很难治愈的病症,因为伤处涉及到人体最重要的部位。

    苏韬给伏雨轩搭了个脉,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因为伏雨轩的脑干出血量又在增多,现在不是5ml的出血量,已经达到了20ml左右,之前的紧急药物控制治疗,并没有起到效果。

    还有一种可能,秦明在病例上动过手脚,给自己看的病例,并非正确的检查结果。

    幸好自己的脉诊之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如果换成其他医生,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会被病例给误导了。

    “怎么了?”张超困惑地望着苏韬,知道情况发生了变化。

    “病人脑干部位的出血量超过了20ml,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小时之后,将会增加到30ml。”苏韬沉声解释道。

    不仅是出血量有误,脑干出血还在持续增加,之前急救的时候,根本没有处理好,这说明秦明的态度,他对这个孩子的治疗,不抱有期望,只是敷衍了事,希望蒙混过关。

    张超面色微变,很快想明白了原因,骂道:“马蒂,这个秦老狗,竟然在病例上动手脚,实在太阴险了。这么大的出血量,只能进行开颅手术了吧?”

    苏韬面沉如水,道:“咱们都是中医,怎么开颅?事不宜迟,现在就得立即用中医方式进行治疗!”

    张超见苏韬取出行医箱,从里面拿出火罐。他顿时下了一跳,暗忖苏韬不会是想用拔火罐的方式,来治疗脑干出血吧。

    在脑干出血恢复期,拔罐疗法是常见的一种帮助病人恢复脑部功能的办法,比如病人因为高血压导致脑干出血,在初步治疗之后,病人的病情稳定下来,但大脑的功能没有完全正常,这时候可以拔罐疗法来疏通脑部的血气、筋络,促进脑部功能快速恢复。

    简而言之,拔罐疗法只是后期的辅助疗法。

    但现在病情还是初期,脑干有创伤,还在出血,方法不可能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