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6章 又见中西对决
    徐瑞其实内心很焦躁,但他不能表现在脸上,必须用气势吓住受害人的父母,但他低估了这对父母的倔强和固执。

    男子和徐瑞纠缠在一起,徐瑞虽说身手不错,但面对几乎疯狂的男子,被弄得狼狈不堪。

    整齐的发型被打乱了,衬衣被扯开,扣子掉了好几粒,手腕上有一个森然的牙印,鼻梁还被对方用头顶了一下,流出了血丝。

    当然,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面部高高肿起,嘴唇翻肿,嘴角渗出血丝。

    在医院保安的协调下,两人暂时分开,远远地对峙。===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book/52261/===。

    徐瑞冷静下来,当务之急是要保住那个孩子的命,这样儿子徐然才能够获得减刑。

    医院急诊室门口突然出现这么大的风波,王宏一时之间也不能离开,协调双方的情绪,避免再次闹出争端。

    “王院长,如果你能够治好那个孩子,我愿意向医院捐助一百万元!”徐瑞拉了拉凌乱的衣领,沉声与王宏说道。

    王宏叹了口气,他大致明白徐瑞为何要这么做,轻轻地摇头,苦笑道:“这个钱,你还是留着吧。并不是我们不愿救那个孩子,而是他的病情实在太严重了。”

    秦明听说有一百万元的赞助,给王宏使了个眼色,见王宏不搭理自己,就主动开口道:“如果病人家属真的执意要救孩子,通过开颅手术的办法,进行尝试,说不定有转机。不过,失败的风险系数极大。”

    王宏皱了皱眉,没有多言。

    秦明是脑外科一把刀,虽说成功率比一般人大一点,但脑干出血的高死亡率,就是全球最顶尖的脑外专家现在手术,成功率能达到百分之五就算不错了。

    徐瑞面沉如水,沉声道:“这样,只要你们愿意尝试给病人进行进一步治疗,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给你们一百万元。”

    秦明见徐瑞这么豪爽,点了点头,道:“等会我去和病人的父母商量一下,毕竟他们是监护人,手术风险太大,需要他们签字。”

    徐瑞淡淡一笑,不屑地望了一眼那对父母,道:“我出这么多钱,尽一切可能,挽回他们儿子的性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秦明信心十足地朝那对父母走了过去,解释了开颅手术的风险性。

    与徐瑞判断的一样,他们现在只要一丝希望都会毫不犹豫地伸手抓住,即使明知这是仇人的施舍,他们也愿意放弃尊严。

    徐瑞知道现在必须筹钱给儿子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一百万对于几个月之前的自己,不值一提,但他现在公司状况不好,一百万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于是匆匆离开,去公司调用公共账款。

    王宏将秦明拉到一边,沉声批评道:“秦明,我知道你的医术不错,但开颅手术风险太大……”

    秦明轻轻地摆了摆手,信心十足地说道:“王院长,你放心吧,我之前有过成功的案例。那是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如果我们不破釜沉舟,他只会死亡,但我们冒个风险,很有可能从死神手上,将他给拯救回来。”

    王宏还是觉得不妥,但秦明意思坚决,他也觉得可以尝试。

    王宏也明白秦明内心深层次的想法,升任副院长之后,大家在幕后都认为他是靠王宏的举荐上位,所以他的威信还不够。如果能给江淮医院争取到一百万的赞助金,秦明的地位就稳了,以后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秦明从助理手中接过病人的履历,仔细研究病人现在身体的各项指标,虽然手术的条件不具备,但现在情况危急,只能抓紧时间,尽快进行开颅手术。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不远处的长廊上,王宏皱了皱眉,疑惑地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经过一夜的抢救,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来人是苏韬,他从新闻上得知徐然殴打一个八岁儿童重伤的消息,所以急匆匆地就赶到江淮医院。

    归根到底,这件事跟自己有直接关系。

    如果不是自己压坏了徐然的山地车,徐然也不会去找人修理,随后其他的事情更不会发生。

    “你怎么来了?”王宏奇怪地问道。

    “王院长,你好,我是来尝试治疗那个脑干出血的患者!”苏韬是一路跑过来的,脑干出血非常严重,生死存亡就在顷刻之间,他稍微平复了一下急喘的气息,语速极快地说道。

    王宏摇了摇头,苦笑:“我知道你的医术不错,但脑干出血超过5ml,病人高烧不断,通过药物治疗的方式,几乎渺茫,现在秦明已经在准备进行开颅手术!”

    苏韬面色变得凝重,他语气焦灼地提醒道:“王院长,你也是脑科专家,应该知道对脑干出血患者进行开颅手术是不明智的办法。即使通过开颅手术成功,也会因为手术过程中,手术器械对会对脑部产生损伤,出现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死亡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会让病人成为植物人,永远无法醒来。”

    王宏脸上露出不悦之色,沉声道:“具体后果我们已经与病人家属进行耐心解释,他们同意进行开颅手术!”

    “明知无法治好病人,还强行治疗,这手术就是谋杀!”苏韬面无表情地斥责。

    王宏顿时脸上红白一阵,因为苏韬说得没错,但医生就是身不由己,有时候面对死亡率极低的手术,明知是无用功,但还是会按照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的意见,尝试去做。

    “是吗?那请问你有什么办法?”秦明走出icu,正好听到苏韬这么说,生气地说道。

    “王院长,我愿意试一试,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我独自承担责任。”苏韬语气认真地说道,他与秦明不算熟悉,但知道他在脑外科极有地位。

    王宏摇了摇头,坚决且严肃地说道:“虽然你名义上是医院的副院长,也曾经用医术证明过自己的实力。但我不能冒这个风险,让一个中医治疗脑干出血重症患者,这简直是开玩笑!”

    秦明在旁边也是不屑地笑出声,讥讽道:“别人说你是神医,你还真觉得自己能够起死回生,什么病都敢接了!”

    王宏叹了口气,轻轻地摆了摆手,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秦明你去准备手术吧,这个病人交给你来治疗,如果你治好了病人,对于医院而言,那就是大功一件!”

    秦明得意地笑了笑,又看了一眼面色严肃的苏韬,突然计上心来,道:“手术还得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能进行,既然苏神医这么有信心治好病人的脑干出血,要不就让他先尝试一下?”

    秦明一句接着一句,虽然不是直接辱骂,但句句含着讽刺,如同软刀子,让人难以忍受。

    王宏微微一怔,也意识到秦明这是故意让苏韬难堪,虽然他对苏韬没有什么好印象,但作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不能让内部矛盾扩大,正准备委婉地提醒秦明,不要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

    苏韬淡淡一笑,道:“王院长,那就请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我无能为力,在对病人进行开颅手术不迟!”

    秦明继续火上加油,阴阳怪气地低声说道:“王院长,苏韬可是狄局长的红人,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恐怕他等会就得搬出狄局长来给你下通牒了!”

    王宏表情顿时阴沉下来,道:“秦明,你够了!”

    秦明闭上嘴,他对王宏很了解,自己那句话说中了他的心思,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生气。

    苏韬叹了口气,坚持地说道:“王院长,正如秦明所说的,如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那么我只能与狄世元局长打电话,向他申请资格了!”

    王宏暗忖苏韬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跨级找领导,无论在职场还是官场,都是一条底线,不能轻易去碰。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罢了,你这么想治,那就让你治吧!”

    秦明暗忖苏韬这算是彻底上钩了,他补充道:“苏韬,王院长给了你一个机会,但是,机会不是白给你的,如果你治不好病人,那又怎么说呢?”

    苏韬冷笑,哪里猜不出秦明的心思,现在救人要紧,他不想跟秦明再多费口舌。他承诺道:“如果我治不好病人,那么我就主动从江淮医院辞职!反正中医大楼的项目资金已经到位,现在即使我离开了江淮医院,有省卫生厅的专款扶持,未来江淮医院的中医科都能有很好的发展势头。”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秦明竖了个大拇,讽刺道,“那就预祝你马到功成!那样对我而言也是个好消息,否则我至少得花费十几个小时,开颅手术不是一般的麻烦和繁琐!”

    苏韬轻蔑地看了一眼秦明,暗忖这完全就是一个小人,与这样人继续斗嘴,只会拉低自己的素质。

    王宏摇了摇头,自己虽然对苏韬印象一般,但秦明这么绞尽脑汁地诱惑苏韬上当,他也不赞同。

    苏韬从秦明手中接过病历,仔细地翻阅起来。

    王宏望着苏韬和秦明,突然在想,这其实是一场间接的中西医对决!

    如果苏韬治好了外伤性脑干出血,那就意味着中医在脑科疾病上,也有巨大的实力。

    王宏虽不相信中医能治好脑干出血,但他不知为何有种预感,结果可能会超出自己的想象,因为他知道狄世元是多么地欣赏苏韬。

    秦明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他心中在想,装模作样倒是有一套,年纪轻轻的小中医能看得懂术语众多的西医病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