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5章 黑网吧少年犯
    徐然终于不说话,吃惊地望着徐瑞,眼中的情绪从惊愕慢慢地转向了愤怒。网

    “你给我闭嘴!”徐瑞怒不可遏地骂道,“你知道给我惹下多大的麻烦吗?”

    徐瑞从邓锋口中知道,今天儿子得罪的是晏静,他现在竟然要跟自己要枪去复仇。自己打他一巴掌,是想让他清醒一点,否则自己小命怎么送掉的,都不知道。

    徐然嘴唇抽搐着,徐瑞虽说在自己的心里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从来没有对自己动过手,“咱俩父子关系从今天起一刀两断!”

    徐然大声怒吼,拾起自己的背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徐瑞望着徐然的背影,有些无奈,在他眼里,并不知道自己儿子行事有多么张狂。在徐瑞看来,徐然只不过是一个叛逆期的少年而已。

    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赤身的女子,将:“老板,还玩不玩啊?之前可是说好了,我只陪你三个钟!”

    徐瑞目光在女子的身上扫荡了几个来回,把儿子惹下的番心思悉数赶出脑海,转身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衣服,扔在她的手边,道:“你换上这个!”

    女子翻了翻,皮衣、皮裤、皮鞭、警棍,还有警*帽!

    “老板,你真会玩!”女子也不扭捏,慢悠悠地穿上了淘宝店里几十块钱买来的制服诱惑。

    “啪啪!”歪戴着警*帽的女子,讨好地一笑,挥臂抽了几鞭子,空气中出爆鸣!

    徐瑞舔了舔干的嘴唇,朝女子猛扑了过去。

    徐然离家之后,直接到学校附近的黑网吧,准备将就一宿。

    因为经常在这里厮混,出手特别大方,所以网吧里几个经常熬通宵的人都知道他。

    “然少,看上去不开心啊?”一个熟脸混子递了一根烟过来,“加了点料,保证你抽完之后,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徐然知道里面可能掺了摇*头丸类似的东西,平时他从来不碰的,知道一旦碰了这个东西,人生彻底就完了,现在心情低落,就接过了一根,用打火机点燃,几口之后,觉得太呛,直接将烟给拈在烟灰缸里。

    “别浪费啊!”那混子连忙捡起来,点燃之后,继续抽了几口,“要不给你找几个妹妹,打一下时间啊?”

    徐然知道这家伙讨好自己,就是为了弄点钱,从书包里抽了六百块钱出来,道:“搞个小party!”

    那混子招了招手,“然少,又请客了!”

    立即有好几个人跟着那混子出去,到隔壁市买了一堆零食和饮料。

    徐然接过一瓶百威,气定神闲,翘起了二郎腿,俨然有几分他老子徐瑞坐在总裁椅上,指点江山的味道。

    一个少年拽着个小女生,按在了徐然的身边,“然少,给你找的妞!”

    那小女生是新面孔,看上去很拘谨,少年小声地劝道:“然少,是我们这一片的老大,你如果放得开,把他伺候好了,以后谁欺负你,一个电话就可以摆平。喜欢lol吗?英雄随便玩。王者荣耀,皮肤随便换!”

    那小女生还是扭捏得狠,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徐然不悦地瞪了一眼那个少年,道:“这么温柔,有个屁用,放在古代,让你做龟公都不合格!”

    言毕,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小女生的脸上,女生被吓呆了,徐然嘿嘿一笑,伸手在女生的胸口一拉,就往内衣掏了进去,抓了一会儿,觉得太小没劲,正准备又去拽下面的裤子。

    门外传来动静,有人大叫:“外面有警车!”

    徐然扭头一看,这里是个黑网吧,在玩游戏的很多都是未成年,老板经常不在,安排了一个网管负责,网管听说警察来了,自己就率先溜走了。

    徐然暗骂一声倒霉,放过了那个小女生,看其他人到处乱窜,自己大喇喇地站在那里,以自己老爹的实力,就算被抓到局子里,肯定有办法将自己领回去。

    “你是徐然?”大个子警官比对着照片,沉声问道,他心想,这小子胆子挺大,整个网吧别人都溜了,就他一动不动。

    “我就是,怎么了?”徐然天不怕地不不怕地回答道。

    “我们怀疑你和一场恶意杀人案有关,现在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警官说完,旁边有人冲了过来,直接控制住了徐然,将他的双手给铐住。

    “你们搞错了吧!”徐然觉得自己是听错了,警察不是来封黑网吧的吗,怎么是冲着自己来的?

    “你今天下午在一家修车店,殴打了一名八岁儿童。儿童伤势严重,脑干出血,正在抢救之中。”警官暗叹了口气,这家伙心理素质也真够好的,下午伤人之后,竟然跟没事人一样,晚上还敢在网吧里上网。

    徐然被带上了警车,消息很快传到徐瑞的耳朵里,他觉得耳朵阵阵轰鸣,只觉得天塌下来了一般。

    徐瑞穿好衣服,打了那个嫩模,一边开始打电话找人了解情况,一边往拘留自己儿子的地方赶。

    徐瑞在汉州虽然混不下去,但还是有些人脉,找到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

    副局长也给出了答案,“徐然已经过了十六岁,已经到了承担成年人刑事责任的法定年龄。恶意伤人和恶意杀人,有一字之差,如果受害者死亡,徐然就得承担杀人罪,如果受害者只是重伤,徐然的罪就会减轻。现在受害人还在抢救之中,所以暂时无法定罪!”

    徐瑞赶紧调转车头,往江淮医院赶去,他现在是明白了,想要保住儿子的小命和前程,现在得祈祷那个受害者不要出事!

    ……

    江淮医院急诊室内,医院内几乎所有专家全部聚集在一起,他们面色均很凝重,经过会诊,病人的病情极不理想。

    脑干出血是神经系统急重症,病死率极高。脑干出血量在3m1以下的,死亡率7o%左右。脑干出血量在5m1以上,死亡率9o%左右。其中脑干出血量过1om1以上的死亡率1oo%。

    因为头部遭到严重撞击,病人的脑干出血量已经过5m1,这意味着即使再努力下去,希望也极其渺茫。

    病人才八岁,父母都是普通人,但因为一场突然如起来的厄难,濒临家破人亡的危机。

    王宏以前曾是脑科专家,但他对于现在这个状况,也是束手无策。秦明无奈地叹了口气,与王宏说道,“只能与病人家属说明情况了!”

    走出会诊室大门,病人的妈妈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地,“王院长,求您了,救救我的儿子吧,他今年才八岁!”

    病人的爸爸站在旁边狠狠地扇着自己的面颊,后悔不已,“都是我的错,早知道我就不该惹事!如果你活不了,我也不活了!”

    正是因为他先扇了徐然一个巴掌,后面才会让自己的孩子遭受报复,最终出现这个悲剧。

    已经紧急抢救了好几个小时,但病情没有一点改善,他们已经竭尽所能了。

    王宏无奈地望着这对在急诊室守候了好几个小时的父母,无比惋惜地说道:“对不起,病人的伤势实在太严重,我们尝试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控制病情的恶化。”

    脑干出血是脑出血中最严重的一种,脑干主管人的意识,是人体的生命中枢,不能进行手术治疗,临床多采取保守治疗。

    目前西医治疗脑干出血的方法基本相同,在icu抢救的过程中,给病人进行吸氧,同时持续输入呼吸兴奋剂,同时还得尽快止血,避免出血量过大。

    在治疗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各种生命体征紊乱,医生只能根据症状临时下药。

    “病人出现持续烧的症状,非常不利于治疗。”秦明无奈叹气道,“如果情况更加严重,我们只能上呼吸机辅助呼吸,但这只能能略微延长他的生命而已。”

    病人的妈妈听到这话,突然觉得双目眩晕,直接晕厥过去。

    王宏经验丰富,对此情形也是见怪不怪,默默地叹了口气,吩咐护士赶紧对母亲进行治疗和心理疏导。

    电梯出现了一个人影,徐瑞终于找到了急诊室。他见门口忙作一团,收拾心情走了过去,佯作气定神闲地问道:“我是徐然的父亲,请你们用最好的药物,产生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担!”

    徐然?

    病人父亲抬起头,愤怒地盯着徐瑞,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你就是徐然的父亲?”

    徐瑞轻轻地摁住病人父亲的手掌,不满地说道:“我儿子是一个鲁莽冲动的孩子,生这种事情,彼此都有责任,也都不愿意看到。我给你们一个承诺,如果你们的儿子死了,我也会给你们足够的赔偿。”

    徐瑞此言一出,如同火上浇油!

    有钱了不起吗?

    病人父亲狠狠地朝徐瑞的脸上挥出一拳,被徐瑞轻描淡写地挡下来。

    徐瑞一把推开病人父亲,沉声威胁道:“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你儿子死了,还一分钱赔偿都拿不到,你们那就彻底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