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4章 踢到硬板一块
    得到邓锋的暗示,手下直接就砸掉了啤酒瓶,指着汤碗,怒道:“竟然现蟑螂了,老板赶紧过来看,真他吗的倒胃口!”

    小雯父亲吓了一跳,赶紧凑过去打招呼,只见一只蟑螂活蹦乱跳地在三鲜汤里游泳,明显是刚刚扔进去的。?

    小雯父亲知道这肯定是这帮人捣的鬼,也只能低头道歉,连忙打招呼,“各位老板,多有得罪,是我们的疏忽。今天你们三桌饭菜,全部免单,如何?”

    “免单就行了吗?”邓锋冷笑道,“我们吃了不健康的东西,身体不舒服,得了什么病,怎么办?”

    小雯父亲脑袋转得快,连忙道:“你们如果身体有任何不适,我一定承担医药费!”

    “老板,你挺有意思!”邓锋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既然你主动说医药费,那行,给我们在座兄弟,每个人五百块吧!”

    来了三桌人,每个人五百,粗粗一算,起码要一万五以上,小雯家境一般,哪里能拿出这么多钱?

    小雯父亲顿时就愣住了。

    “钱就跟我要吧!”晏静笑眯眯地望了一眼苏韬,意思是你给我找的好事。

    不过,既然苏韬让自己帮忙,今天这个忙就得帮下去。反正也是举手之劳而已。

    晏静随身携带的挎包,取出了一个支票本,在上面写上两万元数字,朝桌面上轻轻一拍。

    小雯父亲连忙摇头,道:“跟你没关系,怎么能让你赔偿呢?”

    旁边的小弟见晏静长得漂亮,还出手大方,就甩着膀子,迈着八字步走过去,将支票拿在了手上,他看到真的是两万元,眼睛笑得眯成一道缝,走到邓锋的身边,笑问:“邓老大,你看一下这支票不会是假的吧?”

    邓锋从小弟手上接过支票,看了一下落款,面色突然一变,汗珠子从鼻尖冒出来,他连忙与另外一个手下嘱咐了几句,未过多久,手下从外面走了出来,将轿车的车牌号报给邓锋。

    邓锋面如死灰,这支票可以弄虚作假,但轿车的主人不可能随意更换。

    邓锋在徐瑞手下也算是个人物,当然听过毒寡妇的大名,并暗自记住了晏静经常自己开的轿车车牌号。

    上次徐瑞安排几个保安戳了晏静公司旗下的一辆轿车四个轮胎,后来被敲诈了一大笔钱,虽说他上次没有参加,但还是听说过的,连自己的老板面对晏静也只能低下头,自己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哪有胆子用这张支票。

    邓锋缓缓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支票,恭敬地走到晏静的身边,将支票放在她身边,干巴巴地笑道:“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晏总竟然在这里!”

    晏静笑了笑,道:“你是徐瑞的手下,名叫邓锋吧?”

    邓锋哆嗦道:“没错!没想到晏总还能记住我的名字!”

    晏静淡淡道:“徐瑞现在知道汉州的生意不好做,准备把产业转向外省,现在留在汉州主事的人,名叫邓锋!你的照片,我曾经看过一眼。回去告诉徐瑞,做事不要太猖狂,尤其是他的公司吃政府饭,一定要本本分分做事才行。”

    现在还只是初春,天气还有点寒意,但豆大的汗珠,从邓锋的鬓角滚落,他吓得都不敢用手指去擦拭。

    其他手下见带头的如此战战兢兢,顿时也不敢吭一声。

    谁能想到在一个大排档,见到响彻淮南、淮北的毒寡妇?

    “支票就还给您了!”邓锋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老板,买单!”

    小雯父亲心情是一波三折,原本以为被敲诈勒索,没想到邓锋不仅没要赔偿,还支付饭钱了。

    “慢着!”燕莎站起身,阻止他们就这么离开,“你们还得把前几天欠的钱也补上!”

    邓锋无奈苦笑。

    几天前过来吃霸王餐的,并不是他们这批人,肯定是徐然之前还让另外一帮人过来捣乱。

    没办法,谁让自己运气不好,遇上了呢?

    现在这屎盆子是扣在自己的头上了。

    你别看晏静只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她只要吹个哨子,半个小时内,整个汉州的江湖就会翻江倒海,自己这三十多个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晏静不动声色,是因为自己就是个蝼蚁,人家不屑与你动手。

    邓锋只能又抽出了几张钞票,面带微笑讨好地递给小雯父亲,“不好意思,之前的账,我现在也支付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们这些粗人计较!”

    小雯父亲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变化,许久才反应过来,今天自己是遇到了贵人。

    邓锋这帮凶神恶煞的流氓,遇到了更厉害的人物,主动乖乖地退走了。

    苏韬在旁边暗自唏嘘,这就是毒寡妇的杀伤力,从头到尾没有说几句话,写了一张支票,就把三十多个人给震慑住了。

    很多问题,尽量不动手解决,那是最好的。

    小雯父母毕竟只是普通人,他们要做生意,如果将事情闹大,会影响小雯父母以后的营生。

    晏静恐怕早就想清楚了,最适合的退敌之策。

    苏韬连忙给晏静比了个大拇指,晏静微微一笑,道:“我饿了,你赶紧催老板上菜吧!”

    小雯父母感动不已,连忙去刷锅炒菜,用料的时候,太过用力,以至于菜都炒得有点齁人。

    不过,晏静坦然自若,并没有任何异样反应,苏韬暗叹,这样的毒寡妇还真够有魅力!

    徐然见邓锋等人垂头丧气地出来,皱眉道:“邓叔,怎么这就出来了?”

    邓锋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然少,我建议你以后不要再跟这家大排档过不去了。”

    徐然暗想前几天自己安排燃烧堂的小弟来吃霸王餐,也没出什么事啊,今天怎么邓锋来了,反而瞻前顾后了?

    徐然的第一反应,这邓锋虚有其表,办事不够狠,瞻前顾后,早知道自己就没必要花了一个月的零花钱,请这帮人吃了大餐。

    他蹙眉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邓锋见徐然的语气变化,顿时心情不快,毕竟自己是跟他父亲混的,今天来帮徐然,只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他叹了口气,不愿意过多解释,“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徐总,到时候让徐总跟你解释吧。”

    邓锋摆了摆手,招呼人上车,赶紧把堵门的几辆面包车撤走,别影响人家做生气。

    邓锋见徐然不愿意离开,暗骂了一声晦气,感慨这徐然真是个惹祸的天才,徐瑞现在生意本就不好做,如今又得罪了晏静,岂不是要更加艰难了?

    邓锋知道徐瑞大势已去,所以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另投东家了!

    徐然回家之后,径直冲到徐瑞的房间,敲了几下门,见没有动静,用力一脚踹开了房门。

    徐瑞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做着机械运动,虽然听见动静,但觉得置之不理,徐然就会放弃,没想到这个要死的臭小子,直接把门锁都给踹烂了。

    徐瑞被吓了一跳,只觉得下半身一麻,老脸微红,在身下尤物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宝贝,等我处理完,再过来啊!”

    那女人也就二十岁出头,玉体横陈在床上,室内虽然灯光暗淡朦胧,但徐然看得很清楚,面容精致,竟有几分神似江清寒,也不知老子从哪里物色到的。

    徐然肆意地在女人身上游走,那女人也不介意,伸手摸过床头柜上的矿泉水,拧开之后,喝了几小口,还朝徐然妩媚一笑。

    徐然顿时就没兴趣,知道这女人并非良家,不是嫩模,就是那个夜总会的小姐,当然,看水色,档次还是很高,能带回来过夜,徐瑞也花费了不少血本。

    来到大厅,徐瑞找到了自己的皮包,叹了口气,从里面取出钱夹,抽出十几张钞票,丢在沙上,“最近你老子的生意不太好,手里有些紧张,所以你要省着点花钱。”

    徐然扫了扫那桌上的那点钞票,显然看不上眼,道:“我不要钱!”

    “哈哈!”徐瑞没好气地笑道:“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儿子竟然说不要钱!”

    徐然沉声道:“我要你保险柜里的那把枪!”

    徐瑞笑声停止,莫名其妙地望着儿子,困惑道:“你要枪干什么?”

    “我要杀人!”徐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徐瑞吓了一跳,皱眉道:“你跟我说清楚,我再考虑给不给你枪!”

    徐然沉声道:“具体你问邓锋吧!你的这些手下都是没用的家伙,”

    徐瑞做了个打住的手势,知道儿子在外面吃了大亏,耐心地劝道:“我给邓锋打个电话,你先别跟我闹!真有谁惹了你,我肯定为你出头!”

    徐瑞对徐然用溺爱可以形容,虽说他在经营公司的过程中,无所不用其极,但对这个儿子寄予希望。

    给邓锋拨打电话,邓锋很快接通,慢慢的,徐瑞面色从淡然变得阴沉。

    “爸,邓锋那家伙不行,就是个孬种!”徐然在旁边煽风点火道,“我觉得你还是辞退吧,他这种人根本不适合当你的助手!”

    徐瑞挂断电话,冷冷地看着徐然。

    徐然还在怒骂邓锋,“一点小事都办不了,怎么在江湖上混?要不,我给你推荐几个人,绝对比他可靠!”

    “啪!”徐瑞重重地一巴掌扇在了徐然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