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2章 外伤脑干出血
    天才壹秒記住,。

    徐然推着自己的那辆被蹍坏的山地车,在附近找了一家修自行车的地方。老板看见车子破成这样,直接摆了摆手,“这车子还是直送给收破烂的,当废品卖,还能值个十几块钱。”

    “小爷,我是为了十几块钱折腰的人吗?”徐然被气得不行,顺手就抽了那修车老板一巴掌。

    那修车老板被打蒙了,没想到这十六七岁的小孩脾气这么坏,就冲上来与徐然扭打起来。===全职法师/book/9677/===。

    徐然虽说练过几天跆拳道,但他从没有上心练,修车老板每天都做体力活,手上的劲多大,将徐然摁在地上抽了两巴掌,才将他给踹了出来。

    车子被蹍报废也就算了,还被一个穷修车师傅给欺负,徐然直接暴走,立即给老爹的手下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四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停在店铺的门口,从里面走出了三四十号人,个个都是膀大腰圆,杀气腾腾。

    那修车老板一看这个情形,暗叫不好,连忙就拨110报警。不过,才拨了个“1”,打手们就冲了上来,为首的一人将修车老板摁倒在地,其余人用黑色的铁制长棍,在修车店内到处乱砸。

    只是这修车店原本就是个生意一般的地方,破旧油黑的零件一大堆,再砸也砸不出个什么明堂,几分钟过后,一群人就消停下来。

    修车老板被一个粗壮的男人踩在地上,徐然想了想,从桌上取了一个茶杯,将里面的茶水全部倒掉,然后拉开拉链,露出半截小腊肠,朝里面撒了一泡尿。

    旁边的打手们见少东家这么做,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徐然捏着鼻子,端着满满的一杯尿,走到修车老板的身边,“邓叔,帮个忙,将这混蛋的嘴巴给撬开!”

    邓锋嘿嘿一笑,“行啊,这可是童子尿,便宜这老家伙了!”言毕,捏开了修车老板的下巴。

    “我这可不是童子尿,小爷,我早就不是处男了!”徐然梗着脖子解释,将一大杯热尿全部倒进了修车老板的嘴里。

    这修车老板也算是倒霉,他十几年前也是方圆几公里有名的狠角色,只不过是结婚生子之后,就慢慢退出江湖,开了个修理自行车、电动车的车行,顺便还代理几种电动车和自行车的品牌,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滋润。

    今天突然被一个半大小子抽了一巴掌,他这个老炮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会还了徐然几个巴掌。

    原本事情就这么过去,但没想到这不过是灾难的开始,他最风光的时候,身边不过也就十几个小弟,那半大小子随便一个电话,就喊来了三四十号人,他知道不好,啃到硬骨头了。

    满口热尿,骚臭无比,呛得他胃部翻江倒海,狂呕不已。

    邓锋笑着说道:“然少,心情舒坦了吧?”

    徐然点了点头,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模样精俏的少妇,拉着一个八岁大的小男孩进门。

    那少妇皱起眉头,大声呵斥道:“你们在做什么?”

    徐然朝少妇和男孩一指,“将那两人给我带过来!”

    邓锋暗叹了一口气,徐然这点跟自己的老板徐瑞真是如出一辙,如果遇到仇家,绝对辣手之极,不留余地。他没办法,既然来处理问题,那就得顺着徐然的意思来,朝身边两人怒了努嘴。

    徐然朝那少妇走过去,一把扯过了那小男孩。

    小男孩吓得哇哇直哭,少妇护子心切,竟然冲出了两个打手的控制。

    徐然朝少妇高耸的胸部捶了一拳,打得她半晌没有喘过气来,然后揪着那八岁小男孩,左右开弓,连续打了两三分钟的巴掌。

    “要怪就怪你老子太目中无人!”徐然下手极狠,打得那男孩双面肿起,满口流血。

    邓锋怕闹出人命,含笑冲过去拉住了徐然的手,低声笑道:“我的大少爷,千万别弄出人命,咱们赶紧走吧,等下警察到了,那就不好处理了。”

    徐然发泄了一通,终于没那么生气,朝那少妇瞪了一眼,大手一挥,笑着说道:“辛苦各位,走,我请你们下馆子!”

    等众人走了许久,修车老板才艰难地爬起来,朝老婆和儿子挪了过去。

    老婆抱着昏迷过去的儿子痛苦不已,修车老板颤巍巍地找到被摔烂的手机,拼上了电池,拨通了120。

    他并没有选择报警,因为他在道上混过,遇到这种流氓,你只能忍气吞声,否则的话,你一旦报警,警察最多也就说服教育,以后还得面对他们无止尽的报复。

    ……

    江淮医院。

    王宏正在与主任级以上医师商谈下一步江淮医院的发展计划。

    王宏从其他医院调入江淮医院已经有好几个月,大概摸清楚了现在医院的具体情况,狄世元在上一任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所以王宏在狄世元的帮助下,很顺利地适应了这里的工作环境。

    比起之前的医院,江淮医院的病人更多,病情也复杂,医生的工作强度很大,但收入却与其他医院没有什么太多的本质区别,所以不少专家医生情愿周末去下面医院走穴赚外快,也不愿意加班。

    王宏上任之后,就决定在薪资上进行大幅度调整。江淮医院的医生工作热情也水涨船高,大家内心都藏着一把火。

    王宏扫了一眼中医科主任张超一眼,心里有些不高兴,苏韬今天又没有来参加会议。虽说狄世元跟自己再三交代,苏韬只是挂职在江淮医院,不要对他的出勤过多要求,但他内心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江淮医院每个月定期会按照副院长级别给苏韬开工资。

    “苏院长,怎么又没有来,是不是你没有通知到位?”王宏沉声与张超问道。

    张超脸上赔笑,暗叹了一口气,苏韬最近来江淮医院的次数的确很少,他解释道:“苏院长,一直在外面开会!他之前请过假,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门诊!”

    王宏其实看过苏韬的假条,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敲了敲,“中医楼已经开始建造,你们中医科这边要加紧进度,对仪器进行严格招标。原本我打算是让苏院长来安排此事,既然他这么忙,那么这个工作就不能交给他。由秦院长来负责吧!”

    秦明是新晋副院长,脑外科专家,跟王宏一直是好朋友。王宏成为江淮医院院长之后,就将秦明提拔为副院长,主管医院的大小事务。

    张超皱了皱眉,不做多言,王宏的意图很明显,这是故意要削弱苏韬的权力。

    苏韬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江淮医院,王宏这么刁难,也是有理有据,不算太过分。

    但对于张超而言,他的权力就受到影响。苏韬就是个甩手掌柜,如果中医仪器设备要招标的话,大权最终还不是落在张超的手中,现在王宏安排秦明过来接手,自己想捞点外快的小心思就泡汤了。

    张超咳嗽了一声,还是质疑道:“中医和西医有区别,秦院长恐怕对我们的设备仪器不熟悉吧?”

    王宏摆了摆手,语气略有些不满地说道:“论设备仪器,西医比中医的种类更多,也更加复杂。秦明有多年采购经验,他来负责此事,没有太大问题。”

    张超不过是一个主任,虽说现在中医科的生意变好,但在王宏看来,他没有资格质疑自己的决定。

    王宏摆了摆手,淡淡道:“散会吧!”

    张超无奈叹气,摇着头,离开了会议室。

    秦明走在王宏身边,对他比了个大拇指,道:“谢谢你,今天帮我出了一口恶气!”

    王宏意外地看了一眼秦明,他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困惑道:“怎么了?你跟张超有过节?”

    “唉,我不是跟张超有过节,而是对中医科这些医生极其不满。”秦明愤愤地说道,“现在江淮医院的中医名声很响亮,外面都在传闻,西医比不上中医。有病人在西医那边进行门诊之后,再到中医那边,会给出不一样的诊断结果。病人后来就把事情闹大,认为我们西医在诊治过程中马虎了事。”

    王宏叹了口气,他虽然对苏韬有意见,但现在江淮医院的中医品牌的确是打出来了,病人闹事,那也是因为中医给出的诊断方案比西医给出的方案更加有效果。他耐心地劝说:“那西医这边得继续加油,中西医之间出现竞争,对于医院长期发展而言,是一件好事!”

    秦明见王宏这么说,知道自己继续说下去,只能显得自己小鸡肚肠,他憋了一股劲,暗忖等有机会,一定要用事实告诉中医科的那帮人,西医才是现在医学发展的主流。

    尤其是那个苏韬,秦明很年轻,之前一直是江淮医院主推的青年医生代表,但自从苏韬出现之后,成为狄世元的红人,自己这个脑外专家,也变成了绿叶。

    王宏和秦明刚走出会议室,秦明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面色凝重,沉声问道:“什么外伤性脑干出血?我立即就来!”

    王宏对“外伤性脑干出血”并不陌生,这是一个死亡率极高的病,整个江淮医院这么多年来,遇见这样的患者,能救活的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