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81章 典型坑爹一族
    天才壹秒記住,。

    徐然的父亲徐瑞在汉州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从进入初中之后,徐然就没少给他父亲惹是生非,用当下比较流行的话,徐然就是坑爹一族。

    徐然的母亲去世的早,徐瑞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事业上,所以对徐然管教得很少。经常见徐瑞带着各种各样女人回家过夜的徐然,对男女之事开窍得也特别早,以至于刚上初一,毛还没长齐,就把班上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同学拦在荒僻的河坝上强迫跟自己进行了男女之事。

    事情发生之后,徐然出面用钱摆平,前后花费了四五十万,这才让那个女同学的父母息事宁人。那女同学的父母虽说也是体面人,但被徐瑞的江湖被惊吓到,拿着这笔钱,不仅转学,还离开了汉州,去外地发展了。

    徐然上了初二之后,更无法无天,去夜总会找小姐的次数,比他父亲还多。

    为了让徐然能顺利上完高中,徐瑞每年都要给市一中捐献不下百万的赞助费,他虽然还算有点小钱,但对于这个头疼的儿子也是无可奈何。

    久而久之,徐瑞也想通了,自己当年也不是读书的料,儿子既然不喜欢读书,就随便让他在学校里折腾几年,到时候他能撑起自己的公司,那就让他试一试,若是不能的话,就置办一些产业,比如商铺、房产,让他有稳定的收入,自己这父亲的义务就算做到了。

    徐然见燕莎拒绝上自己的单车,觉得没面子,暗忖还是得给燕莎一点苦头尝尝,她才会肯乖乖就范。

    等出了校门,朝远处招了招手,几个穿着黑色夹克的十七八岁混子就凑了过来,徐然给他们发了几根烟,凑到他们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到学校门口堵人这种事情,徐然没少干,这群十七八岁的混子都是在学校混不下去,才流落到社会上,徐然经常出没在附近的网吧、溜冰场、台球室,因为出手大方,所以就招揽了不少这些半大孩子,成立了一个江湖气息很浓的小帮派——燃烧堂!

    徐瑞也知道徐然这些事情,听说之后不仅没有制止,还每个月额外提高了零花钱。他引以为傲,自己十七岁出来打拼,自己儿子十七岁也是如此,这叫做虎父无犬子。虽说学习不好,但有领袖魅力,未来指不定能闯出大明堂呢。

    混子们见到燕莎,吹起了口哨,旁边的家长们眼中都流露出厌恶之色,这让混子们却感觉更加兴奋。

    其中一人笑着说道:“然少,你马子可真正点,眼光真好!”

    徐然耸了耸肩,道:“别喊得那么粗俗,叫大嫂!”

    旁边一人立即拍马屁道:“大嫂真漂亮,要不要我们过去打招呼啊?”

    徐然想了想,带着这帮小弟去跟燕莎、小雯照面,说不定就能让燕莎乖乖就范,索性提了山地车车头,就往回折返。

    不过,情况突然有些不对,燕莎朝路边摆了摆手,一个年轻男人笑盈盈地朝燕莎走了过去。

    苏韬从燕莎手中接过书包,与小雯打招呼道:“我送你回家吧!”

    小雯见苏韬突然出现,暗叹了一口气,下意识望了一眼徐然那边。

    徐然已经带着那群混子气势冲冲地过来了。

    “怎么着,难怪不肯上我的车,原来有人开车来接你啊!不过是个破大众,了不起啊?”徐然将山地车用力一推,山地车歪歪扭扭地朝大众cc撞了过去,发出噼里啪啦的乱响。

    苏韬终于知道燕莎为何高兴不起来,原来是这家伙在骚扰。

    苏韬叹了口气,瞄了一眼徐然,“你还是个学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把山地车拿走,我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

    旁边的小弟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说得好听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得难听一点那是莽撞无知没有见过世面。

    其中有一个人为了表现自己讲义气,敢于为然少两肋插刀,从腰间一抹,就拉出了一把砍刀。

    苏韬也是被吓了一跳,都说现在这年头小孩子上网、上学包里都是带砍刀的,这话怕是一点也不假。

    苏韬往后退了半步,那拿到的小弟只觉得眼前一个恍惚,手上脱力,砍刀在空中旋飞了好几圈,蹭着他的头皮坠落在地上。

    徐然虽说嚣张,但也有点理智,见此情形,意识到苏韬身上有功夫!

    苏韬之所以主动出手,是为了抢在燕莎的前面。燕莎还是个学生,在校门口跟一群混子缠斗在一起,那会影响她的形象,所以苏韬干脆直接代劳了。

    “你们等会儿上车!”苏韬淡淡地看了一眼徐然,进了大众cc,发动车子。

    吱嘎一声刺耳的响声,大众cc直接从山地车上碾压了过去,前进、后退,几个来回,价值两万的捷安特山地车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徐然被气得不行,他也无可奈何,面前的苏韬身手这么好,自己带来的这几个小弟根本不是对手,这个时候再强行出手,只会自取其辱。

    徐然只能撂下狠话,“行,你给我等着,今天的耻辱,我一定会变本加厉偿还的!”

    “压坏了你的山地车,是因为你用山地车碰花了我的车漆,咱俩现在算是一报还一报,就算扯平了!”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徐然,“我叫苏韬,家住在老巷三味堂,随时等候你上门讨债!”

    言毕,在燕莎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又推了一把小雯的肩膀,“走吧,咱们回家!”

    望着大众cc消失踪影,徐然走到惨不忍睹的山地车前,脸色发白,嘴唇发抖,旁边往来的家长学生投向自己的目光,仿佛充满了鄙视与庆幸。

    徐然捏紧拳头,暗自咬牙,“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轿车过了两个红绿灯,苏韬才盘问出来,原来那个校霸竟然是徐瑞的儿子。他内心就极其不痛快了,这对父子是什么意思啊,父亲追江清寒,儿子追燕莎,还真是让人不爽。

    徐瑞被自己偷偷教训过几次,加上最近事业不顺,对江清寒没有那么黏黏糊糊了,他儿子怎么又蹭上来了!

    “师兄,你这次惹祸了!”燕莎蹙眉,责备道,“我并不怕徐然纠缠我,以我的身手,对付他是轻而易举,但他拿小雯威胁我!”

    “你仔细说明白!”苏韬轻松地笑了笑,他内心深处将燕莎看成了个孩子,对徐然并不在意。

    “其实从前几天开始,就陆续有人到我爸妈开的大排档吃霸王餐。我怀疑他们就是徐然安排过来的。我爸妈想要长期做生意,就没有跟他们要餐钱!”小雯弱声说道。

    “竟然有这种事,你怎么之前没有跟我说!”燕莎顿时急了,与苏韬道,“师兄,你得帮小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苏韬没想到徐然这么坏,笑道:“不用担心,事情我肯定会解决好,你们把注意力还是得放在学习上,争取中考有一个好成绩!”

    燕莎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苏韬则暗想,难怪漂亮的姑娘多半学习不好,就算你不招惹别人,别人也会因为你出众的外表纠缠你。

    燕莎的个性有几分相似江清寒,有独立和强势的一面,加上还有从小练出来的功夫根基,所以不是那么好欺负,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小姑娘,面对徐然的骚扰,恐怕早就陷入火坑了。

    轿车停在翠月苑门口,这是拆迁安置小区,住在这边的人都是附近村庄拆迁过来的住户,小雯下车之后,就朝用黑布制成的简易帐篷小跑了过去,丢下书包之后,就开始帮父母打下手,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大排档就慢慢有客人来了。

    苏韬目光落在小雯父亲的手指上,皱了皱眉,道:“他爸是残疾?”

    燕莎点了点头,道:“他爸原先是车床厂的技术员,在检修仪器的过程中,不小心压断三根手指,厂里给他赔偿了一点工伤费用,就把他辞退了。现在他爸白天在亲戚的小厂当保安,晚上就回来跟他妈一起打理大排档!”

    苏韬眉头皱了皱,暗忖没想到小雯的家庭这么困难,看来这个忙,是非帮不可了!

    将燕莎送到燕宅,苏韬想了想还是将赵永德的事情告诉老爷子,蛊毒高手杀人无形,在水里下药,或者通过蛊虫作祟,防不胜防。

    燕无尽听说此事,眉头紧了紧,沉声道:“难怪我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原来是这个原因!”

    武功练到燕无尽这个境界,身体器官的功能会达到一个很微妙的状态,对于不好的事情或者危险,有类似于第六感的感应。

    “我会尽快找到赵永德的帮手!”苏韬暂时也没有办法,别人在暗处,你在明处,只有对方露面,才能找到可趁之机。

    燕莎今天的行为有些反常,到家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苏韬炒了几个菜,准备和燕无尽喝几杯,见燕莎还没有开门,燕无尽就去敲门。许久没有反应,燕无尽才推门而入,发现燕莎并不在里面,挂在墙上的那把短剑也消失了踪影。

    “她什么时候出门的?”燕无尽蹙眉担忧道。

    “我知道燕莎在哪儿!”苏韬很快想明白其中的始末,“咱们先吃饭,等会我去找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