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8章 胜利者的姿态
    外面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两棵柳树的枝桠冒出新绿,嫩芽虽然还很纤细,但却极为惹眼,不时在威风的吹拂下悠荡,苏韬仔细打量墙角,墙边的泥土翻动过,两边靠着墙根的地方,都被收拾出两米半宽,五六米场的新地,被小心翼翼地整理成咋四条长垄,靠近大门边的位置放着两桶水,墙上钉了几根钉子。

    苏韬观察到这个细节,便问水老:“你打算在园子里种菜”

    水老点点头,笑道:“闲来无事的时候,随便弄一弄,打发点时间。”

    苏韬抿嘴,笑着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水老困惑道:“你有话就说,别这么不爽快”

    “那我说了,老爷子你可别怪我”苏韬先打好预防针。

    水老摆了摆手,笑道:“我的气量有这么小吗,你尽管说,我保证不怪你”

    苏韬便道:“我想起了一个笑话。某个市委书记在私下跟几个常委交流的过程中,偶然追忆自己小时候,住在乡下,家里有一块菜地,他经常跟着大人一起播种摘菜,时常在菜地里睡着了。旁边有人留意,便在市委大院专门开辟了一个菜园子,用来讨好市委书记的欢心。”

    靳国祥在旁边听苏韬这么说,暗自皱眉,你这不是讽刺老爷子吗

    水老皱了皱眉,果然脸上露出不悦之,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瓷白的酒杯跳起半寸高,骂道,“这是瞎扯淡市委大院是办公的地方,怎么能变成菜园子呢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也有过耳闻,现在党风的确是要整肃一下,不少地方干部将公权力当成了私人的武器,身边的人,不是得力的帮手,而是欺下媚上的坏家伙。”

    靳国祥连忙笑着补充道:“苏韬讽刺的是那些拍马屁的干部,并不是针对你”

    水老笑了笑,瞄了靳国祥一眼,“你啊,也不用想得太多。咱们是闲话家常,没必要上纲上线,就算拿我开涮,我也不介意”

    苏韬暗忖水老的胸径还是很开阔,他继续借着说道:“其实我还真有些觉得水老种菜,这事儿不妥”

    “哦”水老笑了起来,这几年哪有人敢真的说自己几句

    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自己任务分工。那个追忆田园生活的市委书记,他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操心全市人民的生活上,市委大院是行政办公场所,不应该变成种菜的农庄。而您呢,我觉得种菜也有失你的身份,传出去,恐怕会被人笑话。”

    水老没好气地笑骂:“我已经退休了,难道在自家后院种点菜都不行”

    靳国祥在旁边不插嘴,瞧出水老和苏韬在斗嘴,这一老一小并不是真心置气,而是享受唇枪舌战的乐趣。

    “种菜不行”苏韬坚持摇头,“不过你可以尝试种其他的东西”

    水老微微一怔,指着苏韬笑道:“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你说说看,我种什么比较合适”

    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几颗黄的种子,道:“我建议,你这院子里也不要种什么瓜果蔬菜。我给你几种药材的种子,你没空就弄弄这些药草,对于你整个院子里的环境也会有所改善。种草药,比种菜,听上去档次高多了”

    “臭小子,拐弯抹角,原来是带着这份心思”水老嘴上虽然骂着,但心里还是很畅快,与苏韬聊天总是出其不意,却又在情理之中,到了他这个年龄和地位,很少有人敢跟自己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即使子女见到自己,也是毕恭毕敬,生怕一句话惹得自己不高兴。

    但苏韬没有那么多想法,他虽然年纪轻,但职业特殊,是一名医生,所以说话就可以超然。

    苏韬倒不是故意卖弄什么,只是觉得水老如果种菜的话,还真不如尝试种药材。这些药材虽说不能直接向蔬菜那样变成盘中的美味,但等成熟了之后,对于改善空气环境,还是有好处的。

    为什么深山老林容易出长寿老人,饮食、生活习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空气环境,所以一般比较好的疗养院都会建在山清水秀之地,无论对身体还是心灵都有极好的帮助。

    水老目光落在他的行医箱上,笑道:“我有点好奇,你这个总带在身边的行医箱,里面究竟有哪些东西”

    苏韬淡淡一笑,“这些是吃饭的家伙,还请老爷子谅解,不能给你检查”

    水老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谁稀罕呢”

    靳国祥给苏韬使了使眼,苏韬只能无奈地打开行医箱,道:“其实都是一些常用的器材,比如针灸、火罐,还有一些常备的药丸,大部分中医的行医箱都差不多。”

    水老目光落在行医箱的烫金纹路上,微微一怔,道:“你这个箱子,应该有年份了”

    苏韬比了个大拇指,赞赏道:“好眼力差不多有两百年历史”

    苏韬刚才只是逗一下水老而已,水老这种地位的人,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何况,他这个行医箱倒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现在用传统中医行医箱的不多了,所以显得另类。

    和西医的出诊箱不一样,中医传统的行医箱,还有个别名叫做“百宝箱”。

    苏韬用的行医箱用耐磨损的红木制作,分成好几层,最上面一层可以从上方打开,侧面也可以如同立柜那样打开,里面是很多小屉,除了针灸、火罐、砭石之外,笔墨纸砚放在同一层的另外一个抽屉里,是方便用写药方使用,当然,毛笔是有一支,不经常使用,苏韬平时更多会用签字笔。

    中间一层里面摆放着各种瓷瓶,虽然没有帖票签,但根据大小型号、颜分门别类,这里面都是应急用的常见药,一般不会使用,除非特别紧急的状况,才会从里面找药进行急诊。

    最底层的抽屉,空间最大,水老拉开一看,嘴角露出微笑,里面竟然放着一瓶矿泉水、两袋子方便面,一条饼干,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碗。

    “你这里面怎么还藏着这些东西”靳国祥也露出笑意,好奇地问道。

    苏韬笑着解释道:“我这也是习惯了古时候行医交通不便,有时候出诊要好几天,放上一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

    水老感慨道:“果然是各行都有自己的门道与规矩,今天也算是大开眼界”

    苏韬将行医箱小心地整理好。蔡忠朴曾见到这个行医箱之后,高价跟自己收购,被自己拒绝。

    蔡忠朴常年跟古董打交道,以他的眼力怎么会看不出,这行医百宝箱根本不是两百年前的货,而是唐朝的风格,无论是工匠的手艺,还是行医箱外层雕刻的图案和彩风格,绝对不会错。

    不过,蔡忠朴唯一好奇的是,虽说红木是最上等木工材料,但这么多年过去,苏韬的这行医箱不可能保存得如此完好。因为不得其解,心存疑虑,所以蔡忠朴最终也就没有继续打这个行医箱的主意。

    吃晚饭之后,苏韬就告辞离开,虽说水老想挽留苏韬,但知道他的确有很多事情处理,没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塞给他一个小物件。

    等坐上了吉普车,苏韬将那物件递给靳国祥,好奇道:“这是什么”

    靳国祥笑道:“没想到首长,竟然舍得将这个东西送给你它叫做烽火”

    “烽火”苏韬眼中露出不解之,他仔细观察,一指来长,象牙形状,末端很粗,尾端尖细,颜灰中带金,显得拙朴沧桑,上面还刻有火焰形状的图案,平添几分深邃与厚重。

    “丹枫尽染英雄血,烽火狼烟固神州”靳国祥道,“你可以将它看成保命符,只要特殊部门看到你亮出这个,就会对你格外宽待。据我所知,算上你,首长只给过三人烽火。这三人都不是军政系统的人。”言毕,靳国祥说出一人的名字。

    苏韬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之,因为靳国祥提及的此人,正常人都认识,是著名的大企业家,在全球经济界都极有地位。

    靳国祥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淡淡笑道:“水老将烽火交给你,是看好你的为人”

    苏韬笑了笑,将“烽火”给收起来,暗忖以后指不定“扮猪吃老虎”的时候可以用上一用

    “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苏韬叹了口气,请求道。

    “你不用这么客气”靳国祥微笑道。

    “我想见见白矾”苏韬解释道,“跟他做了这么长时间对手,突然想进一步了解他内心的想法。”

    靳国祥点了点头,道:“这没问题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在见不见白矾的事情上,苏韬也纠结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见一下这个狡猾如狐的对手。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吉普车来到关押白矾的监狱,因为白矾的案件比较特殊,所以他与正常刑事罪犯被区分关押。从外面的层层防备可以看出来,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白矾见到苏韬之后出奇的平静,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发型被剃成了光头,穿着囚服,眼中神采显得落寞而无助,嘴角有新伤,是在狱中留下的。

    “没想到你会来见我”白矾声音沙哑地说道,“也能够理解,是打算耀武扬威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认”

    苏韬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只是想通知你一件事不出意外,我会在两个月之内,让药神集团破产、倒闭”

    白矾的眼神突然变化,流露出仇恨与愤怒。

    苏韬不再多言,站起身,只留给白矾一个背影,这是胜利者的姿态...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