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7章 竖起一面旗帜
    水老一直让自己去他那儿坐一坐,因为太忙,所以苏韬始终没有腾出时间。等与水云涧的合作协议签订好,再办了一场小规模的新闻发布会,苏韬暂时清闲下来,便自己主动开车前往琼金。

    苏韬琢磨着靳国祥的腿伤,要复查一下,便先来到靳国祥的住处,正好董丽坤带着女儿探亲,所以顺带着给靳芷瞳也搭了个脉。

    “芷瞳恢复得怎么样”董丽坤见苏韬没有多言,有些紧张。

    苏韬停顿片刻,笑道:“靳芷瞳恢复得不错,只是体质比较虚弱,前段时间喝了不少野生鳖汤,有些虚不受补。”

    董丽坤见苏韬只是搭脉,就能看出女儿自己前几天喝了鳖汤,简直神乎其技,她苦笑道:“我们去医院检查过,对方说是风寒,还有些肠炎的迹象,所以吓了我一跳!”

    苏韬顺手写了个方子,耐心地解释道:“直白点来解释,野生鳖汤的营养价值太高,芷瞳的肠胃功能一直比正常人要弱一些,所以在消化的过程中就显得力不从心,处于极其脆弱的边缘,这个时候如果受凉,就会容易有炎症发生。风寒和炎症只是表象,关键还是得增强芷瞳的体质才行!”

    “按照我开的方子,水煎,每天一次,三天之内,她的风寒和肠炎会好转,一个月左右,芷瞳的身体会有所改善!在此之前,切忌吃一些营养价值太高的食物!”

    靳芷瞳长得像妈妈董丽坤,眉眼清秀,因为体弱,长期缺乏运动,所以面色带有不自然的惨白,却如同林黛玉一样,有种病态的秀美。从苏韬出现之后,靳芷瞳的目光就不时地在苏韬身上打转,当苏韬望向她的时候,她白皙的脸颊红晕一闪而过,连忙低头,揉着衣角,掩饰紧张的心情。

    靳国祥在旁边笑着说道:“没想到吃东西,还有这么大的学问。常理来说,身体虚弱,那就得补充营养,强身健体才是。”

    苏韬微笑着解释道:“那是错误的想法!身体虚弱要看是什么地方虚弱,如果肠胃功能不好,原本就动力不足,你还塞给它一堆事情做,不出现问题才怪!就跟电脑一样,原本处理器就不行,你还给它装很多新软件,只是表面上耐看而已,根本运行不了,并且开了个超负荷的软件,就会很快死机。正确的处理办法,要给处理器、主板升级,实在不行,就直接换个机箱,然后才能装新软件。”

    靳国祥微微颔首,苏韬说得通俗易懂,笑道:“中医的学问还真多!”

    苏韬朝房间指了指,严肃地说道:“进屋给你看看腿!”

    关上房门,靳国祥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瞒不住苏韬,撸起裤管,露出了浮肿的伤腿。

    苏韬轻轻地按了几下,苦笑道:“靳少将,你这腿,我恐怕不能给你继续治疗了!”

    “为什么”靳国祥急躁地说道。

    “我跟你交代过,要保证充足的休息,不能让腿伤复发!”苏韬生气地说道,“但是你并没有这么做,至少在两天之内,以高负荷的状态,跑了大约二十多公里!”

    靳国祥赧然,充满歉意地说道:“前几天军区进行了一场红蓝对抗军事演戏,对方使出了斩首计划,为了让对方计划失败,所以我负重潜行了很久。虽然只是军事演习,但事关荣辱,我不能为保护自己的腿,就导致一场失败。”

    “唉!”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原本已经好得差不多,但现在是旧伤未愈。你想要痊愈,又得多花费数月时间了。”

    苏韬对靳国祥身上的这股精气神很欣赏,作为一名军方将领,他倒也能理解靳国祥的行为。如果换称自己,也会明知有危险,也会咬牙坚持。

    “那你愿意给我继续治了”靳国祥笑着说道,也就是面对这年轻人的指责,他还能笑面而对,因为他能听出来苏韬对自己的真诚关心。

    “治!不过,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不然你这腿真得废了!到时候你就当一个瘸腿将军吧!”苏韬笑着打趣道。

    “你这小子!”靳国祥气不打一处来,“如果真瘸了,我肯定退伍或者转业。上了战场给战士拖后腿的将军,不当也罢!”

    “真豪气!”苏韬笑了笑,便用开始推拿,采用的是窦方刚的“扁鹊手”!

    靳国祥发现苏韬没有用针,而是用手觉得奇怪,正准备询问有什么明堂,只觉得一股热气从伤处传出来,他喉咙里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叹气声。

    苏韬知道这是起了效果的缘故,尝试了几种舒经活络的手法。

    靳国祥只觉得伤处,如同枯木逢春,那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滋味,让他宛如沐浴在阳光里,躺在柔软的沙滩上,微风轻轻拂面,身上所有的毛孔全部张开,在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

    靳国祥也尝试过泰国精油推拿,跟苏韬的这推拿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等苏韬双手离开,靳国祥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觉得舒服很多!”靳国祥将脚踩在地上试了试,觉得豁然轻松。

    苏韬也没想到扁鹊手如此神效,恐怕靳国祥再治疗三次就能彻底康复,他还是一脸严肃地与靳国祥嘱咐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不想变成瘸子,就一定要注意保重!”

    靳国祥笑着说道:“你别唠叨,首长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你过去,我现在得赶紧送你,不然肯定要挨骂!”

    靳国祥对水老的脾性很了解,等见面之后,水老对靳国祥就是一阵数落,靳国祥朝苏韬无奈苦笑。

    其实自己早就想送苏韬来水老这里,是苏韬一定要给自己治疗腿伤,才耽误了时间。

    水老拉着苏韬下了两盘棋,他最近研究了几套新招,打得苏韬丢盔卸甲,苏韬到了中盘只能弃子认输。苏韬虽然输了几盘,但气度很好,面带微笑继续跟水老下。水老觉得总赢不过瘾,等连赢四局,就不再与苏韬继续下了。

    “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啊!”水老不高兴地说道。

    “真心不是!你进步,我退步,所以下不过你了!”苏韬微笑着说道。

    水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笑道:“以后咱俩就不下棋了!”

    “为什么觉得我不是你对手,嫌弃我了吗”苏韬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水老认真地摇头,“你是个少年人,很多精力应该放在其他上面,这围棋虽然可以锻炼人的思维能力,但还是太费心力,如果将这心力放在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那就才有价值!”

    “我觉得陪您下棋,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苏韬巧妙地回答道。

    水老果然乐了,他摆了摆手,下定决心,道:“我决定了。以后跟你见面,再也不下棋了!”

    苏韬暗自着实松了口气,水老的棋力真心很强,自己并不是有意输给他,花费了那多心思赢不了,的确有种想吐血的感觉,表面上的风轻云淡,只不过是伪装出来的。

    “我想跟你聊聊王家的事情!”水老端起桌上的青瓷杯,泯了一口茶,“王曦老先生,是著名的国医大师,我曾经与他见过多次,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他对国家有重大的贡献,曾经多次救过国家领导人的性命,这次为了自己孙子,不惜多次进出中南海,所以情面还是得给的!”

    苏韬立即明白了水老的意思,道:“我能理解!”

    水老微微点头,“不过,王曦承诺,王国锋以后将退出医学界,不再从事医生的职业。”

    苏韬也是一愣,感慨道:“王老,肯定是一个医德高尚的人!”

    水老在苏韬肩上轻轻地按了按,“至于白矾,他已经被控制起来。国安部门介入调查,发现他与多起人命案有关。”

    苏韬并不觉得很高兴,苦笑道:“无论王国锋或者是白矾,都有很好的医学天赋,中医界损失了他俩,实在有些可惜!”

    水老仔细地观察苏韬的表情,发现他并不像伪装,赞赏道:“你心胸比我想象得要开阔!放心吧,我相信你可以竖起一面旗帜。有了旗帜,从者无数!”

    苏韬笑道:“水老,你今天说了这么多好话,恐怕有其他事情吩咐我吧”

    “你小子,真是聪明。”水老在苏韬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请说!”

    “赶紧拿到国医的资格!”水老笑着说道,“那样我才能更好地向那些老伙计推荐你!”

    苏韬愕然无语,水老说这话有一半真心,一半开玩笑的意思,连忙笑着承诺:“我会努力的!”

    随后在院子里,摆上了一块不大的小桌,菜式也很精细,水老、靳国祥、苏韬三人边吃边聊。

    苏韬故意透露了三味堂想要加快连锁的意思,水老给出了高度的表扬,要求靳国祥一定要自己的层面上给苏韬帮助。

    靳国祥见苏韬嘴角含笑,心中暗自好笑,一向精明的老首长,被苏韬可是灌了汤了。

    不过,即使没有水老的嘱托,靳国祥对苏韬的帮助,也会不遗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