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6章 签订战略合作
    潘竹云不仅对王国锋失望,还对整个道医宗失望。

    多年来,水云涧一直和道医宗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谁能想到,早已成为别人眼中的盘中餐?

    当潘竹云出现的瞬间,王国锋完全傻眼和崩溃,他意识到这是一场计中计局中局。

    原本以为自己的表演天衣无缝,能拿到奥斯卡金像奖,事实上只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苏韬早就准备了一场更加复杂的布局应对。

    首先,安排肖菁菁跟随莫穗儿,关注莫穗儿的一举一动,保护莫穗儿不受伤害;其次,安排夏禹跟死了王国锋,所以王国锋用苦肉戏欺骗莫穗儿的经过,都在苏韬的掌控之中,最后,莫穗儿重配了钥匙,窃取核心秘方的行为,也在苏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

    王国锋和白矾也太低估苏韬的智商,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被莫穗儿短时间内就偷到手呢?

    无论是王鹏放莫穗儿进入药材炮制房,还是任由她轻松拿到钥匙,都是苏韬暗中默许。

    对于莫穗儿而言,她始终被蒙在鼓里,虽说是欺骗,但这是善意的,为了让她清醒地认识到王国锋的嘴脸。

    潘竹云看到了前因后果,一方面为莫穗儿的单纯、冲动、任性感到愧疚,另一方面为王国锋的自私、阴险、狡诈而感觉后怕。她现在终于知道柳若晨为何拒绝早已定下的婚约,对徒弟的眼力非常钦佩。

    相比较而言,自己真是老眼昏花了。

    “你打算将他怎么办?”柳若晨低声问苏韬,刚才在轿车内通过电子设备,听到苏韬的狠话,这让柳若晨担心不已。

    至于潘竹云也是一脸凝重地垂眉不语,显然苏韬刚才的凶戾气息,不仅震慑到了王国锋,还吓到了这对师徒。

    “放心吧,我只是吓唬一下他。”苏韬耸了耸肩,“对于这样一个人渣,我还不至于脏了自己的手。”

    柳若晨松了一口气,虽然作为一名中医大夫,见惯了生死,但动辄杀人,违反法纪的事情,对于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中医领袖,是一个有负面影响的污点。

    “如果这么放过他,倒也便宜他了!”柳若晨性格平淡,但王国锋伤害了莫穗儿,她胸中的怒火,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柳若晨和王国锋差点成为夫妻,两人在私下相处的过程中,接触的也比较多。尽管王国锋外表竭力伪装谦谦君子,但偶尔细节之处也会露出破绽。

    柳若晨蕙质兰心,她仔细斟酌许久,才下定决心。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苏韬淡淡道,“我调查了很多关于王国锋的事情,明天就会在几个大型的论坛上公布出来。相信有很多人会了解到他本质是什么样的人!”

    王国锋复杂地望着苏韬,尽管自己不会死,但心情好不起来,刚才自己丑态毕露,都已经被柳若晨和潘竹云尽收眼底,即使日后有道医宗出面,王国锋的名声注定臭了。国医选拔,其中有一项,就是调查候选人的医德医品医行。王国锋在这一关上无疑要大打折扣。

    白矾被刘建伟扭送了出来,他身上的伤势比王国锋还严重一些。刘建伟尽管力量可怕,但控制起来很有分寸,让他尝尽各种皮肉之苦,却有不伤害他的性命,这也是一种本事。

    白矾骨头比王国锋硬多了,冷笑道:“今天栽在你手里了。不过你能拿我怎么办?诱骗莫穗儿而来的是老三和老麦,况且他俩有没有对莫穗儿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你们趁早放了我,不然的话,药王谷会倾尽所有力量报复你们。至于我和王国锋,跟你们的目的一样,都是前来救援莫穗儿的!”

    苏韬冷笑两声,走到白矾的面前,一拳狠狠地捣在他的小腹上,腹部肌肉受到重创,立即有了巨大的反应,苏韬拳头里藏着暗劲,力量凝而不散,在白矾的体内肆虐,白矾眼珠都凸起,干呕几声,抽搐几下,直接被打晕了。

    等白矾清醒过来,苏韬沉声道:“我知道你手段通天,但我也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坏事做尽,我相信法律是公平正义的。”

    言毕,苏韬拨通了靳国祥的电话,将这里的情况说明,半小时之后,数辆黑色的装甲车赶到垃圾场,将王国锋和白矾控制起来。

    苏韬并没有将白矾和王国锋,还有老三、老麦交给警方,而是交给军方来处理。

    即使幕后有人担保两人,恐怕也要花费一番波折。

    等回到三味堂之后,莫穗儿把自己关进了屋,潘竹云想强行进去劝一下莫穗儿,被柳若晨给拦住。潘竹云暗叹一口气,知道莫穗儿已经长大,她需要自己迈出这道坎才行。

    苏韬将潘竹云和柳若晨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其实这里经常忙起来就会变成问诊室,所以里面的摆设很简单,苏韬将早已打印好的合作内容,递给两人。

    潘竹云嘴上说,事情由柳若晨决定,但还是戴上了老花眼镜,细细推敲一番。

    说到底,潘竹云害怕柳若晨吃亏,经历了方才的事情,潘竹云对苏韬也有了新的认识,别看他年纪不大,处理问题极其老道沉稳。

    柳若晨又重新看了一遍合同,与两人最后口头商定的是同一个版本,微笑着点了点头。

    苏韬连忙询问潘竹云的意见,潘竹云咳嗽了一声,道:“我觉得互换股份,必须要从百分之五提升到百分之八。”

    柳若晨暗自皱了皱眉,无奈地朝苏韬一阵苦笑。

    百分之五是两人经过多次商议,提出来的最终结果,是苏韬不会退让的底线。

    “潘前辈,这合同上每个字句和数字,都是由我和若晨仔细斟酌达成的结果。不过,既然你觉得有必要提升股份比例,那么我就依你的话!”苏韬的反应让柳若晨很意外,自己苦口婆心磨了那么久,没想到他瞬间就答应了。

    “师父,看来还是你的面子大啊!”柳若晨望了一眼苏韬,笑着说道。

    潘竹云淡淡一笑,“我原本是想打算找个借口,为难一下他,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地同意,也就罢了,事情就这么办吧!”

    百分之五和百分之八,虽然看上去只差了三个百分点,意味着水云涧从此以后成为三味国际的第三大股东。如果三味国际有重大的决策,水云涧也有建议权和否决权。

    苏韬这一步退让得很多!

    苏韬淡淡一笑,现在三味堂发展急需水云涧的加入,因为道医宗已经下达了封锁令,如果没有足够的坐堂医人才储备,连锁计划将直接夭折。

    当然,谈判也是综合来看,如果水云涧和道医宗还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苏韬必须警惕,担心水云涧会倒戈一击,帮着道医宗对付自己。

    但现在不一样,水云涧前后两任宗主,都从王国锋身上看见了道医宗的目的,以后肯定会与道医宗分庭抗礼,苏韬此时就可以考虑提升股份互换比例了。

    重新修改了合同,确定无误之后,苏韬和柳若晨签订了合同,两人还商定,三天之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上也会有签约的流程,但那只是形式而已,三味堂和水云涧的合作,已经正式开始,柳若晨成为苏韬的另外一个战略合作伙伴。

    柳若晨主动伸出手,苏韬连忙轻轻地握住。

    “合作愉快!”

    “一起发财!”

    潘竹云叹了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

    燕京,将军胡同,属于有钱也难以进入的地段。建国以后,第一批红色将领,被安排在了这里,随后数十年过去,搬进来的少之又少,走出去的都是轻轻跺脚,就能引起华夏风云变化的枭雄人物。

    王氏中医堂位于将军胡同口的第二间,前面是铺子,后面是四合院,能在燕京这块帝王气息浓郁的地方,开一间中医堂,足见王家在华夏中医界赫赫的地位。

    王氏中医堂现在由王儒坐镇,他的老父亲国医大师王曦,已经年事已高,虽然精神依然矍铄,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亲自出诊,被人称作“王万金”,意思是除非你出价值万金的钱财,才能让王曦出手。

    王儒继承了王曦和道医宗的嫡传,医术惊采绝艳,所以这将军胡同不起眼的中医堂,经常排满队伍,除了这将军胡同的居民之外,还有远道而来的病人,都是慕名而来,只是王儒对于病人有很高标准的选择,如果你不是将军胡同的居民,外地前来求医的,经商身家要超过十亿,从政至少得副部级。

    如此高的标准,并没有让人止步,反而提升了王氏中医堂的传奇色彩。

    古色古香的铜门,被轻轻推开,从里面露出了一个年过半百的精明中年人,他朝等候多时的求诊者拱了拱手,无奈叹气道:“各位,今天给大家打声招呼,东家家中出大事,就不能营业,还望大家见谅!”

    话音刚落,中年人在铜锁上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等候多时的顾客唏嘘一番,过了半晌,才陆续离开。

    屋内老槐树下,王曦躺在藤床上,敲了敲烟锅,“人都散了吗?”

    “爸,散了!”王儒恭敬地说道。

    “走吧!”王曦无奈吐了个眼圈,反手将烟锅重重地盖在桌上,“国锋虽然不像话,但毕竟也是王家的儿孙,今天卖了我这张老脸,也会求他平安。不过,你得听我的,等回到燕京之后,从此他不能再成为大夫!”

    “爸,国锋很有天赋!”王儒想劝说老爷子改变主意。

    “有天赋顶个屁用!他这人品没有从医的资格!”王曦怒骂道,“若不是你那媳妇昨天在我门前跪了一宿,我绝对要将他从祖宗祠堂给除名!”

    “听您的!”王儒知道父亲性格固执倔强,无奈叹了口气,总而言之,得先把儿子救出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就是世间第一恶人,父母都能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