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5章 计中计局中局
    (感谢昨天江静、地不平的打赏!)

    晨曦已露,风中透着一股凉意,破旧的二层集装箱房屋内,挡不住从外面不断飘散而入的阵阵臭味。

    夏禹已经查明老麦和老三的底细,这两人的履历不干净。

    老麦是这家垃圾场的主人,自从上一任这里的主人突然消失之后,他就带着老三长期住在这里。

    两人出自药王谷,曾经都是医生,只不过十年前因为一场医学事故,改变了接下来的人生。

    说是医学事故,其实是变相的谋财害命。老麦和老三接手一个病人之后,从徐天德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害死那个病人,就可以得到病人家属支付三百万酬劳,原因在于,家属都希望那个病人尽快死掉,那样可以分摊他的家产。

    这是一笔很大的钱,徐天德暗中指使自己的弟子们导演了这出戏,但事后有家属因为遗产分配不公,挑破了前因后果,徐天德只能将两人又隐藏起来。

    垃圾场距离周围的住户很远,显得极为荒僻,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加上两人平时打扮得邋遢,形象不佳,所以很少会有人造访。

    白矾选择在这里接头,就是看中了此处的隐蔽性,但没想到苏韬还是追了过来。

    白矾和王国锋现在都不吭声,因为刚才已经吃到了不少苦头,那个铁塔一样的粗壮汉子刘建伟,一脚将路虎揽胜的车头踹了个铁窟窿,面对这样的狠人,他们知道挣扎只会承受更多的皮肉之苦。

    苏韬走到白矾的身前,勾起了他的下巴,问道:“白矾,我们又见面了!”

    白矾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小子,你能拿我怎么办”

    苏韬反应很快,将脸一偏,暗忖差点就喷自己脸上了。

    旁边的刘建伟冷哼一声,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白矾感觉胃部翻江倒海,半晌直不起身。

    “太狂!”刘建伟虎目转而又扫了扫王国锋。

    王国锋感觉脊背一凉,他虽然狡诈,但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老刘,不要这么凶,我刚才说过,想跟他俩聊聊。”苏韬目光阴冷,他对白矾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因为如果换做自己现在成为手下败将,白矾恐怕会变本加厉地羞辱自己。

    他蹲下身,从白矾的怀里找到了被窃取的玻璃器皿,塞入自己的怀里,“记住,我叫苏韬,等你到了下面,如果觉得冤屈,随时上来找我玩,也不差你一个!”

    白矾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苏韬,从他的语气和神情看到了一种淡漠生死的味道,他内心一阵颤抖,意识到苏韬来头绝对不简单,手上早就有人命,而且还不止一条。

    “他交给你了!”苏韬给了刘建伟一个眼色。

    刘建伟点了点头,伸手拽着白矾进了里面的屋子,未过多久,从里面传来白矾痛嚎的声音。

    王国锋双股打颤,苏韬皱了皱眉,望了一眼他的裤管下面,已经是一汪黄水,竟然吓得尿失禁了。

    苏韬翘起嘴角,讥讽道:“一直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是个怂人而已。”

    隔壁屋内,又传来白矾凄厉的叫声。

    苏韬暗忖刘建伟折磨人的手法恐怕不简单,白矾是一个硬骨头,能让他这么失态惨叫,想必是已经突破了忍耐的极限。

    王国锋原本就腿软,顺势就跪在地上,朝苏韬磕头求饶,道:“你放过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跟你作对了!”

    “你觉得我会跟穗儿一样,被你这虚伪的外表欺骗吗”苏韬用脚下踏,直接将他的脸往地上一踩,王国锋只觉得嘴里一股骚臭味,竟然正好嘴唇碰到了他被吓出来的尿液上。

    苏韬倒也不是故意使然,带着一些巧合,他现在对王国锋深恶痛绝。

    王国锋发现头上一松,知道苏韬收回了脚,等了半晌,才悠悠抬起头,正准备去瞄一眼苏韬,一道残影从眼前闪过,巨大的力量从右边面颊传来,身体也顺着这力量腾空而起,重重地砸在右边的一块残缺的方镜上,镜子因为受到冲击,形成蜘蛛网状的纹络,王国锋想站起身,只觉得五脏六腑绞痛,他意识到自己这是受了内伤。

    莫穗儿很傻、很蠢,始作俑者却是王国锋。

    王国锋利用了她的善良单纯,设下陷阱,一步步引诱,他才是罪魁祸首。

    扇了莫穗儿三巴掌,那是恨其不争。

    如今让王国锋品尝苦果,是要告诉他,多行不义必自毙。

    王国锋迷迷糊糊之中,被拽了起来,拖到了原先的位置,面部又是一阵闷痛,嘴里传来骚臭味,苏韬再次将他踩在了原处。

    王国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短时间内不敢再抬头,因为害怕苏韬故伎重演,他是个理智的人,大丈夫能屈能伸,此刻不能与苏韬对着干,等自己缓过一口气,再精细布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如果杀了我,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你放过我,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王国锋趴在地上,含糊不清地承诺道,“我可以促成道医宗和三味堂合作。三味堂想要迅速发展,必须要足够的人才支持。如果道医宗解除封锁令,同时还向三味堂输送中医人才,三味堂发展的速度将进一步提升!”

    王国锋决定换一种沟通方式,他了解苏韬现在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噗!”

    王国锋正猜测苏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只觉得身体腾空而起,被苏韬一脚踢得腾空,下巴一麻,被苏韬打了一记勾拳。

    往后倒飞了三四米,他无力地滚落在地上。

    王国锋还有些清醒,他心里开始抓狂,苏韬根本软硬不吃,就是个恶魔。

    “现在我问你话,你一五一十地回答,否则的话,就会遭受更多的皮肉之苦。你也是一名中医,应该知道,我有无数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办法。”苏韬的声音冰冷地让人窒息。

    “好!”王国锋不敢多说一个字,因为害怕一不小心触怒眼前这个杀神。

    苏韬来回折腾,就是要让王国锋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和恐惧!

    只有恐惧到了极致,他的大脑才会彻底崩溃,这个时候才可以审问,得到真实的答案!

    当然,苏韬也可以用更快的办法,比如死神之拷,但那样显然没有如今拳拳到肉,让人觉得解恨。

    回想数月以来,王国锋和白矾联手对自己造成了太多麻烦,如果不是苏韬的实力足够强大,早已被设计和陷害。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报之!

    苏韬体内从来不缺少魔鬼的属性,只有用拳头实实在在地砸在王国锋身上,才能消除内心的愤怒。

    “你为何要引诱莫穗儿!”苏韬冷声质问。

    “因为她单纯,而且对我有感情,所以我觉得她容易相信我!”王国锋为了保命,只能如实回答。

    “那你对莫穗儿有没有感情”苏韬继续逼问。

    “感情自从柳若晨拒绝了我,我对天下的女人都没有感情,都是见异思迁、忘恩负义的贱人!”王国锋偏激地说道。

    “那么道医宗对水云涧是否有什么阴谋”苏韬抛出了第三个问题。

    王国锋回答这个问题,速度稍慢,但对苏韬的狠辣雷霆手段,心有余悸,连忙组织语言,“道医宗是中医名门,水云涧也是我们想要第一个吞并的宗门,和柳若晨的婚事就带有这个目的。这算不上什么阴谋,中医想要发扬和传承,必须要联合起来。水云涧虽然在柳若晨的经营下,势头不错,但与道医宗的数千年底蕴相比,还是欠缺了一些。只不过柳若晨拒绝了婚事,让原先的计划失败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宗门之间竟然也有如此暗斗。

    堂堂的道医宗也是包藏祸心,怀揣着吞并其他门派的野心。

    苏韬突然意识到,王国锋这个对手,严格意义上有些微不足道,他真正的敌人是道医宗。

    王国锋是道医宗推出来的年轻领袖,如果他身败名裂,道医宗还会选择其他人,届时苏韬又会多出另外一个对手。

    道医宗发出“封杀令”,昨晚宋思辰已经通过电话告诉了自己严重性,尽管自己有新中医联盟作为基础,但毕竟成立了不到半年的组织,和道医宗为主的旧有中医体系相比,欠缺太多东西。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王国锋见苏韬突然安静下来,顿时觉得有诸多不适,所以主动询问。

    “没有了!”苏韬叹了口气,站起身说道,“若晨,你们都听见了吧,现在可以上来了!”

    王国锋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想明白了始末,苏韬身上肯定装着什么电子设备,而柳若晨通过这个设备,就可以清晰地听到苏韬与王国锋的对话。

    几分钟过后,柳若晨缓步上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十岁的妇女。

    王国锋眼中闪过惊愕之色,“潘……师叔……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妇女不是别人,正是柳若晨和莫穗儿的师父,水云涧前任宗主,潘竹云。她原本是想低调跟随柳若晨前来汉州,了解苏韬的深浅,没想到竟然亲眼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场大戏。

    潘竹云朝苏韬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之前对你有所隐瞒!”她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声称自己是柳若晨的长辈,如此想从侧面了解下苏韬的为人。

    苏韬摇头道:“潘前辈,您过谦了,其实若晨早就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还有,即使她不跟我说,我也能认出你。你是当代女神医,网上有很多你的照片。”

    潘竹云无奈苦笑,“倒是我自作聪明了!今天我得谢谢你,否则,我至今还被蒙蔽眼睛。人老了,就会犯糊涂,以后我绝不会再干涉若晨的事情了!”

    言毕,她淡淡地看了一眼王国锋,鄙夷地感慨道,“国锋,你太让人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