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4章 响亮的三巴掌
    见王国锋没有丝毫反应,白矾嘴角微微一翘,暗忖王国锋的心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心狠一些,自己说要杀了莫穗儿,他竟然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对莫穗儿的生死,一点也不在乎。

    这其实是一个自私自利自我,极其冷漠可怕的人。白矾突然觉得自己要重新看待王国锋,他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掌控,这么心冷似铁的人,谁能保证他未来会不会反咬自己一口?

    垃圾场装置了摄像头,从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可以看到下面发生的故事,莫穗儿被两人前后拦住,本能想要逃跑,却被老三一巴掌抽翻在地。

    王国锋自始至终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你要回避一下吗?”白矾笑着问王国锋。

    “那我还是回避一下吧!”王国锋淡淡一笑,起了身,进了里面一间屋子。

    为了得到三味堂的特殊配方,王国锋精心导演了这一场骗局,他利用莫穗儿对自己感情,和老三、老麦演了一场苦肉戏。

    无论自己被老麦用刀捅伤的场景,还是那用高价补偿买来的半截手指,都是为了让莫穗儿深信自己被绑架了。因为王国锋很了解莫穗儿,虽然这小姑娘对自己有很深的感情,但让她去窃取三味堂的配方,不动用特殊的手段,是很难让她下定决心的。

    从主动前往汉州与莫穗儿表白,到后面冷落莫穗儿,最终邀请她来琼金见面,这是精心计算好的骗局,王国锋心里或许有些愧疚,但他现在相信白矾的那句话——“无毒不丈夫”!

    兰格丽几次接触苏韬,王国锋并非蒙在鼓里,感觉到了危机。

    如果自己不实现价值,将会被白矾和兰格丽从这个团队无情地踢出去。

    习惯了现在的锦衣玉食,王国锋很害怕回到过去,没有财富,没有女人,没有显赫的地位,继续去做一个穷大夫?

    从父亲和爷爷的身上,王国锋甚至看到了几十年后的自己,所以他不甘于这么平庸下去,人生如果不试图改变自己,将变成一块朽木,被时代无情地遗忘!

    王国锋在与苏韬多次交手后,在医术上已经彻底失去信心,他生出无力之感,因为苏韬在医术上的造诣,犹如不可逾越的高山,自己的父亲和爷爷,甚至都不一定能比得上他。

    所以王国锋就想到了用其他的办法,他在白矾的暗示下,策划了一场骗取三味堂配方的阴谋。

    对自己一往情深的莫穗儿,只是被自己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王国锋对莫穗儿是有感情,但对于自己的前途而言,她可以无情地被抛弃,变成一块垫脚石。

    与柳若晨取消婚约之后,王国锋已经不再信任这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

    莫穗儿被老三给带了上来,面颊高高肿起,嘴角带着血丝。

    白矾朝莫穗儿走了过去,笑道:“穗儿,咱们又见面了!”

    “白矾?竟然是你!”莫穗儿心中早已怀疑,白矾是幕后黑手。

    白矾笑道:“把配方交出来吧,我会放了王国锋!”

    “我得先看到我师兄!”莫穗儿坚持道。

    “还真个倔强的小姑娘!”白矾走到莫穗儿身边,捏了捏莫穗儿的下巴,然后轻轻地拽下她的挎包,翻出了那个玻璃器皿。

    白矾的面色变得凝重,伸手沾了沾那液体,眼中露出喜色,“原来如此!莫穗儿,你没有辜负期望,果然找到了三味国际护肤品的核心秘方!”

    白矾对三味国际的护肤品太了解了,他原本就对药材特别敏感,瞬间就知道这液体的功效。

    莫穗儿知道药神集团一直在试图找到三味国际护肤品的秘密,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对三味堂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只要破解这个秘方,白矾将能真正地复制出一模一样的产品。

    “秘方你已经拿到了!请放了我的师兄吧!”莫穗儿眼中满是泪水。

    “放了你的师兄?”白矾佯作很吃惊,“我跟你师兄有什么关系!”

    莫穗儿见白矾突然不认账,怒道:“白矾,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如果你不放了我的师兄,我就是变成鬼也饶不了你!”

    “傻得有点让人心疼。”白矾叹了口气,“王国锋,你要不出来见一下你的小师妹。否则,我怕她死到临头,都还蒙在鼓里,那样实在太可怜了!”

    后面的门被推开,王国锋风度翩翩地走出来,他穿着灰色的羊毛大衣,头发油亮整齐,踩着黑色的皮鞋,潇洒不羁。

    “我没事,穗儿!”王国锋低声道。

    莫穗儿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她对这一切都难以置信,师兄不是被绑架了吗,浑身鲜血淋漓,还有半截残指,现在完好无损,气度翩翩,自己是在做梦吗?

    一场噩梦!

    “师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莫穗儿噙着眼泪,痛哭出声道。

    “这就是残酷的社会!”王国锋无比遗憾地说道,“我必须要得到三味国际的秘方,所以利用了你。”

    “我不信!你肯定不是王国锋师兄!”莫穗儿悲痛地说道,脸上的伤处远比心灵创口显得微不足道。

    “下面的事情,交给你处理吧。”王国锋叹了口气,与莫穗儿擦肩而过,他心中有些不忍,如果让他亲眼看到莫穗儿被白矾等人灭口,这会让他心有愧疚,所以他选择了躲避。

    白矾望着王国锋消失的身影,叹了口气,自嘲地笑道:“江湖上都说我白矾冷酷无情,比起王国锋,我根本不值一提!老麦,记住处理得干净一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放心吧,师兄!”老麦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垃圾场埋了不知道多少亡魂,从来没出过事!”

    白矾点了点头,也下了楼,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研究莫穗儿,带给自己的惊喜。

    “老麦,这女孩看上去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个处。长相也挺好看,要不咱们先玩一玩吧。”老三声音尖细,让莫穗儿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这家伙又来劲了!给你半小时。”老麦叹了口气,复杂地看了一眼莫穗儿。

    老三折磨女人的手段极其变态,等下只怕莫穗儿更想早点求死1

    老三等老麦消失,残忍地一笑,就去扯莫穗儿的衣领。莫穗儿身体比普通女子要灵活,虽然被捆着双手,但还是躲了过去,老三意外地哼了一声,伸手一拳,打中莫穗儿的面门。莫穗儿摇晃了两下,就跌倒在地,老三嘿嘿一笑,扑了过去,摆正莫穗儿的脸,左右开弓,扇在她的脸上。

    衣领彻底地被撕开,莫穗儿双手被老三给控制住,望着身上可恶男人淫邪的目光,欲哭无泪。

    她此刻无能为力,竟然想起苏韬前几日对自己的提醒,劝自己不要相信王国锋的甜言蜜语。

    衣服被撕成了碎片,老三桀桀地笑了起来,他很享受莫穗儿现在的表情。

    突然耳边一阵强风传来,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抵挡,然后整个人腾飞起来,重重地砸在墙壁上。

    老三知道遇袭了,他想要起身看看究竟是谁,没想到眼前一闪,自己又吃了一拳,整张脸被这股巨力打得完全变形,但偏偏奇怪的是,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痛苦,又不至于昏过去。

    莫穗儿看清楚那人是谁,竟然是刘建伟!

    刘建伟长得魁梧高大,颇为凶狠,在整个三味堂是自己最不愿意接触的人,但此刻却是刘建伟挺身而出,让自己免于魔掌!

    刘建伟是昨天下午匆匆从外地赶回汉州,因为苏韬告诉他,三味堂即将会发生一场大事。

    莫穗儿的所有行踪,都在夏禹的监视之中,她从炮制房偷出那份秘方之后,苏韬带着夏禹、刘建伟,紧随其后,暗自跟踪。

    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出现,是因为害怕打草惊蛇,同时也是故意让莫穗儿吃点苦头,否则她难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刘建伟拳头如同雨点洒落在老三的身上,莫穗儿这小姑娘虽然刁蛮,但是三味堂的一员,也是自己的家人。

    身下的禽兽,竟然想图谋不轨,刘建伟自然要他浑身上下脱一层皮!

    莫穗儿艰难地爬起身,望向不远处,老麦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手臂以一个很诡异的弧度给折断。

    此刻,莫穗儿只觉得解气,她终于明白一句话,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老三终于承受不了刘建伟的连续猛击,两眼一翻,眩晕过去。

    莫穗儿顺着远处的脚步声望去,白矾和王国锋走在前面,苏韬和夏禹跟在后面。从几人的状态来分析,白矾和王国锋被苏韬和夏禹给控制了!

    自己这是得救了吗?

    莫穗儿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她没有想到事情会一波三折。

    苏韬走到莫穗儿的身前,望着她狼狈的模样,深吸一口气,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替你大师姐打的,如果你真的出事了,她会有多么担心!”

    随后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替三味堂打的,你犯下了多么大的过错,我们的辛苦努力,因为你的无知和愚蠢,差点儿毁于一旦!”

    稍稍停顿片刻,他接上了一巴掌,语气深沉,“这一巴掌是原谅你!但希望你一定要长大!”

    苏韬几乎很少打女人,如今打莫穗儿,也是希望莫穗儿振作起来!

    莫穗儿泪如雨下,夏禹五味杂陈,暗忖苏韬这三巴掌归根到底是恨铁不成钢。

    苏韬甩了甩手腕,转身冷冷地望着王国锋和白矾,“夏禹,你带莫穗儿下去吧,下面我要跟他俩好好聊聊!”

    有刘建伟在旁边掠阵,夏禹不用担心什么,他望着哭得稀里哗啦的莫穗儿叹了口气,将她拦腰抱在怀里,走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