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73章 莫穗儿入彀了
    天才壹秒記住,。

    “你们是什么人?”莫穗儿警惕地问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那人竖起一根手指,“只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你今天拿不到秘方,王国锋就只有死路一条!”

    莫穗儿咬着嘴唇道:“时间太紧,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拿到秘方!”

    “我相信,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肯定会有办法!”那人顿了顿,继续威胁,“记住,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此事,否则的话,王国锋必死无疑!”

    莫穗儿面色惨白,心乱如麻,男人嘴角翘起,嘿嘿冷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放在莫穗儿的手边,然后悄然离去。

    莫穗儿小心翼翼地打开袋子,吓得惊呼出声,惹得服务员将目光扫向这里。

    莫穗儿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摆了摆手,挤出笑容,道:“没事,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黑袋子里装着半截手指,从形状来看应该是尾指,对于一个医生而言,手指何等重要,会影响正骨、针灸、推拿,丧心病狂的绑匪,竟然剁掉了王国锋一根手指,莫穗儿只觉得内心在滴血。

    莫穗儿知道了对方的决心和残忍,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必须按照对方要求来办,便给肖菁菁打了电话,说自己想回汉州了。

    肖菁菁很意外,不过还是按照莫穗儿的意思,和莫穗儿来到长途客运站进行会合。

    “怎么了,感觉你的气色很差!”肖菁菁发现莫穗儿不对劲,困惑地问道。

    莫穗儿耸了耸肩,苦笑道:“昨天严重腹泻,今天脱水乏力,等休息半天,就会好了!”

    肖菁菁仔细看了看肖菁菁的面色,暗忖这并不是腹泻的症状,琢磨着莫穗儿和王国锋之间可能感情出现了变故,所以才会让莫穗儿这么憔悴。肖菁菁不看好莫穗儿的这段感情,毕竟她和王国锋的年龄相差太大,总觉得王国锋是老牛吃嫩草。

    上了巴士,莫穗儿也极少说话。

    肖菁菁暗叹了口气,也就没打扰莫穗儿,让她独自冷静一番。

    三味堂内,平时蹲在药材炮制房,制作三味国际护肤品的王鹏,因为外面太忙,也出来帮忙,见肖菁菁和莫穗儿突然回来,王鹏主动上前追问:“你们怎么回来了?”

    肖菁菁想了想,找了个理由搪塞,“估计三味堂忙不过来,所以回来帮忙!外面我看着,你赶紧回药材炮制房!”

    王鹏点了点头,叹气道:“过两天就得交货,我的确得赶进度。”言毕,他匆匆往炮制房去了。

    莫穗儿目光落在王鹏的背影上,暗叹一口气,为了救师兄,想拿到秘方,必须从王鹏身上下手!

    莫穗儿与肖菁菁苦笑道:“我有点累,回去睡一会儿!”

    肖菁菁忙着应付客人,点了点头,道:“记得吃点药!”具体什么药,她就没有多说什么,莫穗儿的医术比自己好,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自己的判断。

    莫穗儿在自己宿舍里坐了片刻,终于暗自下定决心,往药材炮制房走了过去。她轻轻地敲了敲门,换上白色工作服、戴着口罩的王鹏走了过来,惊讶地望着莫穗儿,困惑地问道:“有啥事儿?”

    莫穗儿笑了笑,解释道:“我觉得皮肤有点干,想借点东西抹一抹。”

    王鹏洒然笑道,“你的皮肤这么好,哪儿用得上?”

    “其实我有点好奇,三味国际的护肤品,究竟是怎么制成的!”莫穗儿讨好地笑道。

    王鹏摆了摆手,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都是三味堂的独家机密!除了我和师父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莫穗儿失望地呆了呆,叹气道:“原来是这样,那实在太可惜了!”

    “不过,你可以进来看看!”王鹏转换了个语气,嘿嘿笑道,“你千万别告诉别人,被师父知道,我可就惨了!”

    莫穗儿没想到王鹏会如此配合,连忙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一定对你保密!”

    让莫穗儿进了炮制房,王鹏就投入工作。虽说三味国际的护肤品一直采取饥饿营销的模式,市面上流通的数量一直严格控制着产出,但随着如今打开国际市场,销量也增加不少,所以王鹏现在的每天工作量很大。

    有付出也有收获,王鹏现在的收入在众多员工之中也是最高的。

    对于有极高医学天赋的莫穗儿而言,她想盗取秘方,方法也简单,对于所有的药材,她都熟悉,然后再粗略地看一下熬制流程,就能看出大致的配方。

    “沉鱼落雁膏的成分,就是这些药材吗?应该还有其他秘密吧?”莫穗儿疑惑地问道,“珍珠、白芷、白芍、白术……这些药材都非常常见,跟市场上的中草药护肤品没有太大的区别,为何效果这么好?”

    王鹏晃了晃手指,得意地卖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师父在最后一道工序中,加了一种特殊的成分。”

    “什么成分?”莫穗儿知道那将是沉鱼落雁膏和闭月羞花液的核心秘密。

    “这个我就不能说了!”王鹏狡黠地一笑,他对莫穗儿并没有警惕之心,但他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炮制房里随处可见的药材,竞争对手买了样品都可以通过实验的方法,提取出有关的成分。三味国际护肤品系列之所以至今还没有任何山寨产品能够完全抄袭,是因为里面含有特殊的药材,这种药材极其稀少、珍贵,其他研究室内没有标本,所以用仪器都检测不出来。

    莫穗儿目光落在一个装着浓稠液体的玻璃器皿上,因为她发现王鹏随时会将目光瞄准这里,恐怕秘密就在这个玻璃器皿里。莫穗儿往那个器皿慢慢移步过去,王鹏心下一惊,连忙挡住去路,笑着掩饰道:“穗儿,你这是做什么?”

    “是不是秘密就藏在这里!”莫穗儿微笑,指着玻璃器皿问道,暗忖只可惜上面没有票签,其他的容器都贴了,这也是为何莫穗儿怀疑的原因。

    莫穗儿撇了撇嘴,没好气地白了王鹏一眼,“真没劲!”言毕,离开了炮制房。

    莫穗儿随后在樊梨花的房间坐了片刻,豆豆的大脚疯已经康复得差不多,能够正常走路,莫穗儿见她在自学课程,就辅导了她一番。回到自己的房间,莫穗儿赶紧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串钥匙,这是刚从樊梨花房间里偷出来的。

    炮制房的钥匙,总共有三把,分别在苏韬、樊梨花、王鹏三人的身上。樊梨花有钥匙,因为她偶尔要进入打扫卫生,苏韬也对樊梨花比较放心,因为她也不懂医学上的事情。

    莫穗儿在三味堂已经有一段时间,对三味堂的内部很熟悉,所以让她来窃取三味国际的秘方,那是最适合的人选。

    莫穗儿此刻心情无比纠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己在三味堂工作生活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但现在王国锋处境凶险,岌岌可危,她只能违背内心的意愿,做出背叛的事情。

    为了防止樊梨花发现钥匙丢了,莫穗儿从侧门离开,拦了一辆出租车,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配了一把钥匙。回到三味堂之后,樊梨花还没有回屋,她暗自庆幸,找了个机会,再偷偷将钥匙物归原位。

    等到深夜三点左右,莫穗儿趁着众人熟睡,拿着钥匙开了药材炮制房。装着神秘液体的玻璃器皿被锁在了透明柜子里,莫穗儿蹑手蹑脚地在里面翻找许久,终于找到柜子的钥匙,取出玻璃器皿。

    她用手沾了沾里面的液体,在手面上揉搓一番,沁凉的感觉从毛孔深入,传来极其舒服的感觉。她曾使用过沉鱼落雁膏,那种神奇的滋味与此刻的感觉相符,这也间接地证明神秘液体与沉鱼落雁膏的独家秘方有必然的联系。

    她暂时也不知道这液体是什么,只能将器皿直接带着,控制住王国锋的那群人给自己留下的时间很短,她必须分秒必争。

    一切都很顺利。

    坐上了出租车,莫穗儿拿出手机,与王国锋的社交账户进行交谈,“我拿到了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在哪里?”

    “国字路二百九十四号,垃圾回收场!”

    莫穗儿将地址报给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摇头道:“我是汉州的司机,对琼金不熟悉,只能将你送到琼金,然后你在那里再拦一辆本地的出租车吧!”

    经过辗转波折,莫穗儿抵达垃圾回收场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太阳升起,天边泛着红光,朝霞绚烂,莫穗儿却是心情忐忑不已,担心对方还会刁难。

    “将配方丢在你正前方五十米处!”对方没有丝毫感情色彩地命令。

    “我师兄呢?你得答应我,放了他才行!”莫穗儿焦急地问。

    “放心吧,只要你完成任务,我们绝不会为难他的。”对方承诺。

    “让我再看一眼师兄,我才放心!”莫穗儿左右四顾,她知道绑匪就在附近观察着自己。

    “这女人真啰嗦!”老麦蹙眉道,“要不直接将她掳上来吧?附近路口的摄像头,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她是一个人来的!”

    老三望了一眼坐在不远处桌上喝茶的人,笑着请示道:“师兄,你觉得怎么办?”

    此人正是白矾,他正在品着香茗,眼角带着笑意,“莫穗儿这人恐怕不能留,国锋兄,你觉得呢?”

    王国锋完好无损地坐在白矾的身侧,面色如常,哪有半天受伤的样子,复杂地叹了口气,面色迟疑不定。

    “无毒不丈夫!”白矾在王国峰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替你做主了!拿到东西,杀了她,尸体就掩埋在垃圾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