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69章 侦探的恶趣味
    白矾出了房间,王国锋听到卧室内传来声音,走进去看了一眼,只见张爱莲已经穿好衣服,脚边是从床头柜滚落的台灯,她看上去惊慌失措,王国锋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将抬头放在床头柜上,谦和地笑道:“刚才是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他怎么能随意进出你的房间?”张爱莲警惕地问道,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种全身赤裸暴露在众人视野中的感觉。

    王国锋连忙撒谎道:“房间是他帮我订的,所以他有这里的身份证。昨天我特别想你,所以给你打了电话,约你来汉州。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早上见我一直没有起床,所以就担心我,才会跟前台索要了房卡。只怪咱俩睡得太死,以至于一点警惕性都没有。”

    王国锋已经成为了撒谎高手,编造故事信手拈来,流畅无比,都不带结巴的!

    张爱莲复杂地看了一眼王国锋,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国锋,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这样偷偷摸摸地见面了。我觉得特别紧张,感觉心脏随时随地都会爆炸。”

    王国锋眉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轻轻地握着张爱莲的手掌,沉声道:“爱莲,你不能这样狠心,你知道我有多么的迷恋你。”

    张爱莲微微一顿,嘴角泛着苦笑,“我也爱你!但我毕竟已经有家庭,只可惜上天让我们相遇太迟,所以我们注定有缘无分!”

    王国锋狠狠地用手掌拍了自己的脸蛋两下,眼眶发红,这一举动惊扰了张爱莲,她连忙捉住王国锋的手,低声关心道:“你这是做什么?”

    王国锋满嘴苦涩,自嘲地笑道:“我恨自己太无能,连追求喜欢的女人资格都没有!”

    张爱莲纤细柔嫩的手指爱抚着王国锋微微红肿的面颊,鼻子泛酸,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对不起,国锋,你千万不要那么想……”

    王国锋奋力摇头:“我难以接受这个结果,如果你离开我,那我就去死!”

    “啊?”张爱莲完全被王国锋的表演给震惊道了,她连忙主动紧紧地抱住王国锋,轻声呢喃道:“国锋,你千万不要这样,我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王国锋将下巴搭在张爱莲的肩膀上,伸手轻轻地抚摸她柔顺的秀发,张爱莲无法看见,一抹阴鸷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扩散,那只一种自我满足与陶醉的情绪。

    王国锋已经变成了一个演技高超的情感骗子,他入木三分的演技,可以紧紧地抓住对手的内心,在加上他良好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地位,以前积累的正面形象,所以张爱莲根本不会想到王国锋迷恋的不是自己,而是享受一个良家妇女被自己政府,任由自己左右,那种美妙的滋味。

    王国锋先带着张爱莲在汉州知名的早餐店沁春楼吃完了早饭,然后才离开汉州。下了高速之后,张爱莲主动与王国锋请求,将自己放在路边,两人就此分开,以免被人发现。

    王国锋暗忖这就是人妻的好处,自己与她的秘密,对她而言尤为重要。

    自己是光脚的,她是穿鞋的,事情如果暴露,她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等路虎揽胜缓缓驶离,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悠悠地往张爱莲靠了过去。

    “美女,您好,请问阳光路,怎么走?”车窗摇了下来,夏禹摘掉墨镜,与张爱莲主动问道。

    “那里距离这里很远!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清楚,有手机的话,下个导航地图吧!”张爱莲对夏禹有本能的警惕,因为自己出众的外表,经常没少人与她主动搭讪。

    这夏禹长得粗线条,谈吐有一股江湖痞气,让张爱莲本能的反感。

    “美女,你好像在等车,去哪儿啊,你帮你指路,你捎我一程呗?”夏禹嚼着口香糖,继续套近乎道。

    “不用了!”张爱莲远远地看见一辆出租车,飞快地奔过去,伸手拦下了车辆,然后赶紧钻进了后排。

    夏禹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笑眯眯地拨弄了一下,放在左手边的一个摄像头,与坐在后排的苏韬,道:“王国锋这家伙还真小心,在高速路口,就把情人给丢下了。”

    苏韬没好气地笑道:“你跟踪别人,就得了,干嘛还主动搭讪啊!也不怕暴露自己!”

    夏禹得意地笑道:“如果人生没有一点惊喜,那还有什么意思。放心吧,这女人现在比我还紧张呢。她现在是红杏出墙,内心非常敏感,生怕被别人瞧出,她更怕暴露自己。”

    苏韬无奈叹气,道:“私家侦探,是不是都有类似的恶趣味?明知别人的私情,还故意去试探,寻找刺激的感觉?”

    夏禹嘿嘿笑道:“没办法,人都有职业病嘛!不过,这种自我暴露的方式,只能使用一次,所以我今天没开自己的跟踪车,不然接下来的活儿,就没法去办了。”

    苏韬摸着下巴,仔细思考许久,沉声道:“白矾和王国锋今天见过面,肯定有什么计划,你一定要盯紧王国锋!”

    夏禹自信地笑道:“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等下就去布置天罗地网。王国锋现在破绽太多,想找他的茬儿,一抓一大把!”

    苏韬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声提醒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会有事情发生!”

    ……

    王国锋从汉州回到琼金,故意一周没有再与莫穗儿联系,直到莫穗儿主动问自己,他才简单地给莫穗儿发了几个字。

    “吊”,是追求女人的一种常用招数,只有让女人时刻牵挂你,并且不知道为何你突然疏远他,这样才会让她主动接近你。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王国锋笑了笑接通,语气佯作很忙碌地说道:“穗儿,什么事!对不起,我最近实在太忙,每天都要给好几个重病症的病人治伤,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你!”

    “哦,是这样啊!”莫穗儿尴尬地笑了一声,“我以为你讨厌我了呢!”

    “讨厌,怎么可能?”王国锋顿了顿,“对了,你昨天跟我提起,周末来琼金玩,什么时候到,我到时候亲自接你!”

    莫穗儿暗吁一口气,原来师兄把自己的话都放在心上的,“我和菁菁一起来,师兄你如果很忙的话,就不用管我。”

    “那怎么能行?”王国锋用力地挥了挥手,“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否则我会生气的!”

    “那行吧!”莫穗儿内心微微泛甜,她鼓足许久勇气,才给王国锋拨通这个电话,因为王国锋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犹豫不决,王国锋在电话里的声音与原来一样,还是温润绅士,这让莫穗儿彻底放心。她想了想,补充道:“还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菁菁对你的印象可能不会太好!”

    王国锋笑道:“肖菁菁是一个天赋很高的女孩,之前在中医药大学的内部大比获得了前三名的好成绩,我对她一直有印象,甚至还想邀请她进入总部学习,没想到被她拒绝。我和她之间或许有误会,但那不算什么,你师兄的心胸还不至于那么狭隘。”

    莫穗儿松了口气,抿嘴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到时候一定主动联系你。”

    挂断了电话,莫穗儿冲着肖菁菁得意地笑道:“你可一定要腾出时间,我已经约好师兄请我们吃饭了。”

    肖菁菁为难道:“那我得请示一下师父,三味堂现在每天生意很好,尤其到了周末,更是人气很旺,如果咱俩都走了,岂不是要更乱?”

    “你啊,脑子里都是苏韬!”莫穗儿朝肖菁菁的脑门用力地戳了一下,“我可不管,你必须得跟我去琼金!”

    “我去做什么?”肖菁菁没好气道,“我可不愿做千瓦级的电灯泡!”

    “哈哈!”莫穗儿笑道,“我是请你给我做强力的后盾,防止我对师兄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肖菁菁愕然无语,没好气地瞪了莫穗儿一眼,道:“你可别乱来,小心我告诉你师姐。”

    莫穗儿听到柳若晨,顿时就蔫了,拱手求饶道:“我的好闺蜜,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背叛我的!”

    肖菁菁无奈苦笑,叹气道:“我先去跟师父请假,如果他不同意,我就不能帮你了。”

    “哼,如果他不同意,咱们就一起罢工,这个可恶的黄世仁,看以后还有谁给他干活儿!”莫穗儿气焰嚣张地说道。

    肖菁菁面色变得一暗,莫穗儿连忙笑着说道,“好了,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这小妞什么地方都好,那个臭苏韬就是你的死穴,一说到他不好,你就给我摆脸色。”

    肖菁菁抿嘴笑道:“如果没有师父,我现在还是一个埋在书堆里的丑八怪!在我的心里,他和我的父母一样重要。”

    莫穗儿嘴巴抽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却是没能开口,与苏韬相处久了之后,她发现苏韬身上的确有很多优点。肖菁菁对苏韬那么死心塌地也是有理由的。

    “你啊,就是傻!明明喜欢他,却从未开口!”莫穗儿激将道。

    肖菁菁没好气地白了闺蜜一眼,“说的容易,在你国锋师兄面前,你敢这么放肆吗?”

    莫穗儿被戳中了软处,伸手就朝肖菁菁的腋窝摸了过去,肖菁菁银铃般笑个不停,也朝莫穗儿的腋下反击。

    王鹏从炮制房出来透气,正好路过莫穗儿的房间,从门缝里往里面看了一眼,无奈叹了口气,低声道:“两个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