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67章 最可怕的毒药
    “老公什么事?”张爱莲感觉浑身紧绷,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悸动,竭力保持平缓的声音,徐徐问道。

    “明天儿子下午上溜冰课,溜冰鞋放在哪儿了?”丈夫刘明受到张爱莲的指示,明天要带孩子去上兴趣班,在家里找了许久,没找到溜冰鞋,急躁地问道。

    “溜冰鞋的冰刀有些钝,我送到俱乐部请人去磨了。”张爱莲此刻眉头皱成一团,因为身下王国锋正在恶作剧式般挑逗着自己。她双腿打颤,勉力、艰难地依靠在墙上,凭着潜意识在与丈夫说话,突然魂飞魄散,她口中难以控制地惊呼出声,“啊……”

    刘明虽然隔着电话,但总觉得老婆的声音不对劲,仿佛喘着粗气,他惊疑地问道:“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感觉不对劲!”

    “有点感冒,刚才旁边有人打翻了我的茶杯!真是讨厌!”语速极快地一口气说完,张爱莲连忙捂着电话,眼中满是求饶地望着王国锋,希望他能够放过自己。

    王国锋沉浸在这种极其刺激的感觉之中,抬起头,得意地朝张爱莲笑了笑,然后再次俯下身。

    张爱莲意识到王国锋会变本加厉地折磨自己,她赶紧掐断电话,直接将手机关机。

    刘明听着电话突然出现忙音,皱了皱眉,暗叹了一口气,老婆自从晋升之后,工作越来越忙碌,原先在省人民医院担任护士,收入不错,一年算下来,工资加奖金,差不多有十万左右,如今加薪之后,一年有十五万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刘明的收入,所以张爱莲在刘明的心中份量还是挺重,是家里真正的当家人。

    五岁的儿子笑眯眯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道:“爸,我找到溜冰鞋了!”

    刘明从儿子手中接过,上下打量许久,问道:“在哪儿找到的?你妈不是说,送溜冰俱乐部去修了吗?”

    “在我房间书桌的下面!”儿子笑道,“妈,昨天就给我修好了!”

    刘明伸手在儿子头上揉了一下,暗忖自己老婆这是怎么了,说话颠三倒四,暗叹了口气,恐怕是因为工作太繁忙的缘故。

    夫妻就是这样,当出现奇怪之处,总会为对方找理由,并没有意识到,当人心开始变化,种种蛛丝马迹透露着不好的苗头。刘明是个企业的经理人,他平时的圈子很狭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妻子已经背叛了自己。

    酒店内,一时春色无边。

    惊涛骇浪过后,王国锋和张爱莲终于平躺在宽大的圆床上。

    张爱莲眼角噙着泪花,情绪不佳,她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心中始终还是有愧疚。

    “哭什么?”王国锋蹙眉,掐掉了香烟,语气不悦地说道,“难道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很下贱!”张爱莲吞吞吐吐地说道。

    王国锋叹了口气,将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松笑道:“不,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女神。放心吧,咱俩的事情,不会有人知晓,你的丈夫还有你的儿子,在他们的脑海里,你依然一如既往!”

    “国锋,我们今晚之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吧?”张爱莲弱弱地说道,“我不想背负压力了!”

    王国锋嘴角一抹不屑的笑容闪现,暗忖只有老子甩你的份,哪有你拒绝我的机会。自己在追求张爱莲的过程中,可是下了不少血本,既然还没有玩厌,就不会轻易地放过张爱莲。他嘴上却道:“爱莲,你要相信我的对你的感情。要不,你离婚吧,我娶你!”

    “不行!”张爱莲顿了顿,“我有儿子,为了他,我也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何况,我有过一段婚姻,你这么优秀,我配不上你!”

    “傻话!”王国锋手掌在张爱莲的肩膀上用力地揉搓了几下,“我是一个追求真正爱情的人,根本不会像世俗那样介意这些,只要你愿意离婚,我随时会用一场盛大的婚礼来迎娶你!”

    “我明白你对我的情感!”张爱莲一方面是对自己家庭的不舍,一方面也是对未来充满不安,“咱俩不可能成为夫妻。”

    “那你答应我,永远不要抛弃我!”王国锋继续甜言蜜语道。

    “好吧,但我们永远只能保持这种秘密的关系。”张爱莲低声请求道,“这样对你,对我,都是好事!”

    “唉!”王国锋佯作无比失落地叹气,“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也愿意承受这种痛苦。每当你不与我联系,我脑海中就会闪现你和自己丈夫在一起的场景,让我无比的嫉妒与痛苦。没有任何男人会忍受和别的男人分享同一个女人。”

    张爱莲被王国锋高超的演技感动了,她压低声音道:“我会尽量让他不碰我!对不起!”

    能让张爱莲说出,不让丈夫碰自己的承诺,这已经是最大的成功。

    王国锋知道张爱莲已经彻底被自己征服,心中满是成功感,仿佛如此能抵消自己在事业上的挫折和失败,“为难你了!”

    “只要你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张爱莲甜蜜地说道。

    “那就帮我那个吧……”王国锋换了个姿势。

    张爱莲羞愧无比地瞪了王国锋一眼,轻轻地颔首。

    ……

    莫穗儿回到三味堂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苏韬无奈叹了口气,站在宿舍前的后院,泡了一壶茶,等了足有一个小时。

    苏韬带着莫穗儿离开,在酒店还安排了一个后手,那就是夏禹。

    苏韬对于王国锋和白矾,一直在暗中调,面对这两人多次设计陷害,他也开始布局,蓄谋对王、白两人的组合给出一记有力的回击。

    夏禹气喘吁吁地进入,抬手喝了一口已经冷了的凉茶,蹙眉说道:“那王国锋简直就不是一个东西!”

    苏韬朝夏禹招了招手,夏禹将相机递过来,苏韬一张张地翻阅,看到兰格丽之后,内心一沉,暗忖王国锋蛊惑莫穗儿之事,果然有这个女人插手的痕迹。

    夏禹见苏韬落在那个妖精般的外国女人身上,沉思许久,催促道:“这女人不是重点!继续往后翻。”

    很快一个打扮时尚精致的少妇出现,苏韬猜测道:“王国锋的情人?”

    夏禹气愤不平地骂道:“穗儿刚出房间,就招来了两个女人,吗的,这王国锋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你是在嫉妒他吧?”苏韬瞧出了夏禹的心思,直接点破道,“王国锋是省内知名的年轻医生,家境很好,也有自己的公司,还未婚,女人趋之若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这女人是未婚、单身,也就罢了!王国锋勾引人妻,那就是破坏别人家庭,属于十恶不赦的事情。”夏禹怒不可遏地骂道。

    苏韬也是一阵心虚,老脸微红,与吕诗淼之间的关系,照这么说,岂不是也一样?不过,苏韬内心是这么界定和解释的,吕诗淼和丈夫的感情早有裂缝,已经走到了尽头。自己的出现,只是个导*火索而已,与破坏别人家庭有本质不同。

    “看来你已经调查过那女人的身份了!”苏韬叹了口气,王国锋与莫穗儿刚刚表白,然后又邂逅情人,这王国锋的确让人鄙视。

    “女人名叫张爱莲,是省人民医院的护士。你之前让我调查王国锋,我就发现她与王国锋来往关系密切,没想到今天在汉州抓了个正着。”夏禹略有些得意地说道,“这张爱莲自己是有家庭的,儿子五岁,丈夫叫做刘明,勉强算得上一个白领。夫妻俩的感情一直很好,王国锋搭上她,可能是利用了职务之便……”

    “你打算怎么办?”苏韬看出来夏禹已经有对付王国锋的计划。

    “有两种办法,第一将我调查的资料,邮寄给刘明。刘明肯定会恼羞成怒,找王国锋算账。如果事情闹大了,咱们就可以煽风点火,让王国锋的名声扫地。第二就是将调查资料寄给王国锋,作为威胁他的把柄,以后再敢联手白矾对三味堂图谋不轨,咱们就利用这个把柄,整死他!”夏禹信心十足地说道。

    苏韬摇头苦笑,暗忖夏禹想得还是太简单了一点,“王国锋既然敢勾搭张爱莲,那就不怕事情闹大。对于男人而言,风流韵事或许会影响一时的名誉,但最终还是会被社会所接受。而且,你对刘明不了解,他并不一定会把事情闹大,说不定会为了家庭,保护这个秘密。”

    “不会吧,世界上没有这种窝囊,甘愿做绿头龟的男人吧?”夏禹怀疑道。

    “男人对婚内出轨的承受能力,远远高过女人。只要事情不闹大,不折损面子,为了家庭,会选择克制和隐忍。”苏韬仔细思索许久,“等下将照片发到我手机上,你继续盯着王国锋,寻找更有利的线索,我们暂时还不能打草惊蛇。”

    夏禹叹了口气,他仔细想了想,也能明白苏韬的意思,这种风流韵事还不至于对王国锋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半个小时之后,夏禹回到家,用电脑将照片发到了苏韬的手机上。

    苏韬想了想,全部转发给了莫穗儿。

    片刻之后,莫穗儿回复了信息,“不要试图用这种低贱的招数,破坏我和师兄的感情!”

    苏韬还准备继续跟她解释,没想到直接被莫穗儿给拉黑了。

    苏韬郁闷无比,暗忖世界上最可怕的毒药当算是爱情,不摧残,而是摧残灵魂,一旦中招就会蒙蔽双眼,油盐不进,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