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60章 血气喷薄而出
    平时端庄威严,清爽潇洒的女警花,此时变得极其妩媚,虽是在黑暗之中,但江清寒白花花的皮肤,却亮得刺眼,美妙无比,曲线玲珑,诱惑到极致的娇躯,完全暴露在苏韬的视野之中,清秀的面容多了妩媚,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雪白柔软的一对雪峰,蛮腰纤细可握,小腹平坦没有丝毫余赘,s形婀娜身材,根本没人会相信,这其实是一个已经有了十多岁女儿妈妈的体态。

    苏韬并非第一次看过女人的身体,但这一次感觉不一样,因为他是带着欣赏女人的心态,打量着江清寒的身体。

    他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江清寒可是你的师父,你不应该用贱兮兮的目光亵渎,但毕竟青春年少,血气方钢,努力地控制脖子,想将目光移开,但偏偏却不由自主。

    完全懵了,直到那高耸绵软之处,即将碰到鼻尖,苏韬才猛地咬了一下舌尖,疼痛感蔓延在嘴里,他终于恢复了理智,沉声道:“师父,你清醒一下!”

    说话的瞬间,苏韬开始左顾右盼,寻找导致江清寒如此变化的罪魁祸首,一定是墓穴内有什么机关导致这些发生。

    甚至,苏韬刚才的意乱情迷与想入非非,也是受到了药物的影响。

    苏韬不怕药毒,只因自己的感官功能承受力比正常人要强大。

    只是让江清寒变成这样的药物,无色无味,极其霸道,虽说不至于让自己与江清寒一样,完全失去理智,但也让他体内的某些激素分泌,刺激着他的本能。

    一切发生得很快,江清寒根本不听苏韬的话,直接扑向了苏韬,清香袭人,绵软的身子压着自己,雪白腻滑的腿足在苏韬的身上轻轻地磨蹭,姿势极尽诱惑,迷离的美眸含着秋水,诱人的红唇闭合,口中还轻轻地喘息。

    苏韬下意识用手去推,江清寒练过武,动作敏捷,直接抓着自己的手腕,摁向了绵软的胸部,苏韬只觉得整只手掌都酥麻了,只能用力地缩回手,没想到江清寒借力打力,直接扑入自己的怀中,红润的嘴唇几乎粗暴地吻上了苏韬的嘴唇。

    苏韬瞪大眼睛,努力地告诉自己,不要占这个便宜,身上的是自己的师父,她是受到了药物的催情,才会失去理智。

    但那柔软的带着清新气息的红唇,实在杀伤力太强,让苏韬清新的大脑,瞬间又失去了理性,等小巧滑腻软糯的舌尖探入口中,苏韬只觉得嘴里心里都太痒了,双手无力地垂落,用力地捏着土层,抓出了几道深深的痕印。

    就在这即将沉沦的瞬间,苏韬只觉得一道红光闪现,他下意识地循着光芒望去,发现壁画金龙的眼睛处,似乎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

    苏韬努力回想着江清寒刚才的举动,似乎之前抚摸了一下金龙的眼睛。

    画龙点睛,那颗镶嵌在金龙眼部的红色石头,绝对有问题!

    苏韬正准备提力起身,只觉得胯部一麻,暗叫了一句要死,小苏韬被江清寒给捏住了。

    这滋味用语言难以表达!

    在棺材旁边,被自己的师父给扑倒,还试图强迫自己,这经历永远难以忘记!

    苏韬用力咬了一下舌尖,一股热血如同箭矢般喷涌而出,射进了江清寒的口腔之内。

    血腥气弥漫在舌齿之间,让自己再次变得冷静,鲜腥的气息也涌入江清寒的口中,江清寒只觉得喉咙一阵抽搐,喷薄而出的血气,让她打了个机灵,她突然瞪大眼睛,目光里满是茫然,随后变为惊惶,羞恼,忍不住惊呼出声,赶紧从苏韬的身上滚落。

    方才的经过,虽然是在特殊的状况,但她并没有忘记,她下意识捂着自己的敏感处,挪到了棺材的另一侧,只觉得掌心火辣辣的,刚才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苏韬慢慢地爬了起来,刚才咬出来的那口血,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一口血,而是养气而成的真元之血,这一口元血得养三年。

    苏韬站起身,感觉双腿晃悠悠的,与欢好完事后的飘忽感,竟有三分相似。

    苏韬瞄了一眼,江清寒已经躲在棺材的后面,只露出一双玉足在外面,那窸窣动作的姿势,给苏韬又是带来一阵视觉冲击。

    苏韬咳嗽一声,沉声道:“刚才的事情,不怪你我!”

    “你把衣服给我扔过来!”江清寒急躁地说道。

    苏韬应了一声,捡起了江清寒的几件衣服,暗忖刚才脱得不仅彻底,还扔得随便,他捡得倒也仔细,将袜子和鞋子都找了出来。

    江清寒不时地侧脸,望一眼苏韬,心里五味杂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事情发生在自己失去对大脑和身体的控制,但回想起来历历在目,重新回味一遍,江清寒只觉得耳根都红了起来。

    自己可是占徒弟的便宜啊,在她的心里,苏韬和燕莎一样,就是个孩子而已,最多与弟弟一样,哪能这样

    “对不起!”江清寒低声道,她知道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多关系,但说出这一声,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苏韬将衣服丢在棺材的一角,转过身去观察壁画上的金龙,伸手用力一摸,将眼睛上的红色石块给扯了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你刚才出现的状况,和这棵红色的宝石有关系。”

    光线太暗,苏韬也没法仔细研究,打开行医箱,用一个古铜色的木盒装了进去。

    这木盒是铁桐树制成,密封性很好,可以防止红石蕴含的特殊成分释放出来。

    听苏韬这么说,江清寒心理压力就小了不少,爽利地性格,让她用极快地速度将衣服全部穿好。

    “这件事,你不允许对任何人说!”江清寒咬着嘴唇,低声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苏韬暗忖自己有那么傻吗,故意装作不记得了。

    江清寒点了点头,心有余悸地说道:“咱们赶紧撤离吧,感觉这里有些诡异!”

    江清寒不惧怕鬼神,但她害怕还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如果自己再像之前那样,对苏韬作出非分之事,那就太尴尬了。

    “外面有人进来了!”苏韬苦笑一声,余光落在堆在角落里的几件瓷器上,暗忖看来这些古董,都与自己无缘了。

    原来,张振等人见苏韬和江清寒上山,一个多小时过去,还不见人影返回,就担心两人的安慰,跟着上了山。

    一路沿着两人的足迹,找到了那个暗门,商量一番之后,张振就带着两个队员也下了墓。

    “暗门”用专业术语来说,叫做盗洞,是盗墓者为了进入墓穴,用工具挖出来的隧道。

    张振仗着人多,进墓穴之后,就扯开嗓子喊“江队长”,苏韬和江清寒就顺着声音与他们会合。

    “头儿,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一个古墓,你是怎么找到的”张振惊讶地问道。

    江清寒扫了苏韬一眼,似乎还在为之前发生的事情感觉尴尬,淡淡道:“我们抓获了一人,他应该和那两名死者相识,身上带着枪械,你们在押解的时候,要千万注意!”

    江清寒这么说,大家都以为两人是跟踪嫌疑犯进了墓穴。

    张振点了点头,扫了一眼苏韬,暗想这墓穴恐怕是他找到的,暗自佩服,这小苏神医实在太厉害了,不仅医术了得,这破案也有一手!

    众人出了墓穴,苏韬深吸了两口气,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细节正好落在江清寒的眼里,她朝苏韬红着脸瞪了一眼。

    苏韬尴尬地笑了笑,觉得心里空落落,虽说刚才在墓穴里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但心灵距离却是拉远不少。

    等下山之后,江清寒其实就想明白了,在墓穴之中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幸好苏韬跟自己同行,否则的话,在遇到那个偷袭黑影的时候,自己恐怕就可能受到重伤,至于在棺材那处,换做其他人,自己恐怕也无法安然幸免。

    苏韬,又帮了自己一次!

    江清寒心里已经有一本帐,她从来不亏欠别人的人情,但对苏韬,却是亏欠了不止一次。

    “那个人清醒了,名叫赵永德,是个全国a级通缉犯!”张振兴奋地走过来,“八年前,他曾经因为盗墓与村民发生纠纷,用自制土枪杀了三个村民,一直隐姓埋名在全国流窜。在深圳的时候,他从两名死者的手上,发现了宋朝的真品瓷器,就用诱骗的方法,让两人带着他来到东仪村。结果如愿找到了宋朝的古墓,为了独吞里面的财物,赵永德便用鬼面蛛,咬死了两名死者。”

    竟然能养鬼面蛛!原本以为鬼面蛛是墓穴里的,没想到是赵永德自己饲养的蛊虫。

    苏韬眼中闪过一丝阴霾,由此说明,赵永德并非寻常人,极有可能和养蛊的宗门有关联。

    “赵永德他自己承认的吗”江清寒蹙眉道。

    “他这个人比较疯狂,天不怕地不怕,对罪行供认不讳,还声称要报复你俩!”张振眉眼中带着一股凝重,“我们会将他押解到特殊监狱!”

    江清寒点了点头,赵永德能够驱使鬼面蛛,已经达到送入特殊监狱的标准。

    看得出来队员们都比较振奋,短短半天时间之内,就破获了这么一个很诡异的案件,大家对江清寒自然是格外钦佩,暗叹她不愧是汉州刑侦一枝花,只要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江清寒心里清楚,如果不是苏韬出手,事情恐怕会成为谜团,不会这么轻易抽丝剥茧地解决。她对苏韬越来越充满好奇,他究竟身上还潜伏着多少让人称奇的神秘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