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59章 古墓密室魅影
    暗门被遮掩得很好,周围没有任何醒目的标志,能找到这里,完全凭借风水定穴。

    现在不少成功人士置业或者迁祖坟,都喜欢找风水大师算一算。事实上,在风水学上位置极佳的地方,早已被过去人抢先一步给占据了。因为往前追溯百年,无论风水还中医,都有不小的市场,豪富的家族死了长辈,找一处好阴宅,可以庇荫家族百年。

    不过,华夏新国建立之后,将风水认定为封建迷信残余,所以风水学比起中医还要艰难,已经极其凋零。

    苏韬对风水之术,也是存有敬畏,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瑰宝,有自己的独特内涵,风水在于对天地人和的推演,虽说不能百分之百趋吉避凶,但偶尔也能起到特殊功效。

    苏韬找到这处墓穴的暗门,是利用风水之术采取逆向推理的办法。

    既然古代人都信风水,所以一般风水极佳的地方,肯定会有大穴。

    结果与苏韬分析和猜测的一样,那两个死者受到鬼面蛛攻击,恐怕就是因为擅自进入了这个墓穴。

    “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等着我!”江清寒沉声命令道。

    “那怎么能行?”苏韬皱眉,暗忖江清寒还真没将自己当成女人,个性不是一般的好强。

    “放心吧,我有进墓穴的经验。三年前在西郊的某个村庄,有人现井里有尸骨。当时就是我第一个下去的,阴差阳错现那口井连接着一个明朝墓穴,墓主人是当时本地的富人。”江清寒重新扎了一下黑亮的长,捋起了袖子,跃跃欲试。

    苏韬连忙拦住江清寒,道:“我跟你一起下去吧,下面有鬼面蛛,我有对付的办法,你独自下去,肯定不行!”

    江清寒皱了皱眉,暗忖苏韬说得也有道理,“那我先下,你跟在我后面!”

    苏韬笑道:“在这件事情上,就不能讲究女士优先了。”言毕,苏韬掀开了暗门,顺着那个只容下一人进入的通道,慢慢地向下深入。

    江清寒见苏韬彻底从地面消失,问道:“下面的情况怎么样?”

    许久之后,一束光从里面射出,苏韬用手机打开电筒功能,所以有光,声音若隐若现的传上来,“你先别下来,等我看看周围有没有特殊的情况。”

    江清寒担心苏韬的安全,在她眼里,苏韬是自己的徒弟,自己有责任保护苏韬的安全,所以没有听苏韬的,直接进入通道。

    通道是后期人为凿出来的,越往里越狭小,距离地面大约十二米左右,爬了一阵之后豁然开朗,果然如同苏韬所猜测,是一个墓穴。

    现实的墓穴没有那些盗墓电影中敞亮,墓穴的高度大约在一米六左右,江清寒身高一米七二,必须低着头弓着腰才能保证正常行走。

    “苏韬,你人呢?”江清寒往前走了一阵,虽说自己胆大,但在这昏暗的环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会心存恐惧。

    “我在这儿呢!”前面有亮光隐现,苏韬没想到江清寒这么快就跟了下来,只能驻足等待。

    等一见面,苏韬就用药品排出一些粉末,在江清寒的身上洒了许多,解释道:“可以驱虫!”

    江清寒心中大定,意识到苏韬担心自己独自下来之后,被鬼面蛛给咬到,他打算将下面的情况给弄清楚,再让江清寒下来。黑暗之中,望着苏韬的背影,江清寒有种想法,原来男人的安全感,并不是因为年龄带来的。苏韬分明很小,但却让自己有种很踏实的感觉,这是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南宋的墓穴。这段时间,兵祸接连不断,还出现了几次自然灾害,南宋国力衰弱,王公贵族的陵墓规模就不如以前那么奢华。不过,墓主人选的这处位置,风水极佳,身份地位应该不同寻常。”苏韬并不是卖弄学识,而是跟江清寒说话,让气氛稍微缓和一下。

    “你懂的东西真不少!”江清寒跟着苏韬往前走,表情稍微轻松起来。

    尽管国力衰弱,但宋人对墓穴很重视,修墓室会跟修房屋一样用心。墓穴之中房屋结构,窗户、大门、梁柱一应俱全,雕砖装饰上有精美的花纹、文字雕刻,壁画精致典雅,刻有朝凤图,菊花和神仙草等图案。

    “前面就是主卧!”苏韬小心提醒道,一路行来,没有看到太多的人工痕迹,想必是那两个年轻死者还没来得及挖掘。

    江清寒加快步伐,走到苏韬的前面,以她的性格,不甘于人后。

    就这个时候,苏韬的眼皮急跳动,不好的预感强烈无比。

    回到汉州之后,经常遇到危险,但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不适,这也是为何苏韬硬要跟着江清寒来到东仪村的原因。

    杀机终于出现!

    “小心!”

    苏韬加快步伐,双腿蹬地,用力扑了过去,将江清寒摁倒在地。

    一个黑影从右侧方冲了出来,口中出“咦”的一声,显然潜伏已久,没有攻击到江清寒,极其意外。

    江清寒也是被吓了一跳,黑暗的墓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影,第一反应,它究竟是人是鬼?

    很快,她意识到应该是人,因为苏韬已经跟黑影缠打起来,或许是被苏韬打中,口中出吃痛的声音。

    墓穴里,竟然还有人?

    如果不是苏韬及时提醒自己的话,恐怕自己此刻就得受伤了。

    细算一下,这已经是苏韬第二次救自己了。

    江清寒感觉胸口有点紧,一股羞恼从心底生出,苏韬从后面扑过来,双手从腋下探出,正好扣住了敏感位置。

    不过,江清寒常年从事刑侦工作,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个女人。

    “人在哪儿!”江清寒低声问道。

    “你别动,我看到他了!”苏韬迅起身,朝右手边冲了过去。

    江清寒暗叹了一口气,苏韬刚才肯定不是故意的,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关注不远处的一举一动,等恰当的时机,好给苏韬一臂之力。

    因为墓穴的空间狭小,苏韬的身材高挑,那黑影是一个矮个子,所以比苏韬要灵活很多。缠斗了足有五六分钟,苏韬才终于将那黑影给打晕了。

    “他应该很那两个死者是同伙!”苏韬喘着气,分析道,“或者应该是那两个死者的雇佣者,为了这个墓穴而来。”

    江清寒走到了那个黑影的身边,借着手机灯光摸了一阵,倒抽一口凉气,在他腰间卡着一把乌黑漆亮的手枪,子弹已经上膛,如果反应不够快的话,被对方打上一枪,即使武功再高,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这人很危险!”江清寒一边用手铐将黑影控制住,一边语气凝重地说道,“你没有受伤吧?”

    “小伤,手腕被咬了一口!”苏韬暗忖这家伙也是狠人,缠斗的过程中,被自己控制住了四肢,竟然还用嘴巴咬了自己一下。

    “给我看看!”江清寒心一紧,连忙命令道。

    苏韬将手腕送过去,尽管光线昏暗,但牙痕明显,一块肉差点被咬掉!

    “要不,你先上去吧。”江清寒用手指摩挲了一下,担忧地说道,顺便踹了两脚躺在地上的黑影。

    “那怎么能行?”苏韬觉得莫名的有趣,暗忖江清寒也是极有脾气的,对待亲人如同春风,对待敌人如同烈焰。被江清寒抚摸了的伤处则麻痒无比,他连忙缩回来,“我怕还有其他意外!”

    “那行吧,等下再有什么危险,你千万不要冲出去。”江清寒认真地嘱咐。

    苏韬嘴上答应,心里暗想,真再有了问题,自己肯定还是要冲出去的。

    尽管你身手很好,是自己的师父,但苏韬是个男人,你是女人,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绝对不能输了气势。

    江清寒掏出手机想打电话通知张振带人过来,结果手机没有信号,现在两人在山腹之中,周围的厚厚的土层隔离了信号。

    “先把他丢在这儿吧,等出去的时候,再把他带出去!”苏韬在他身上也洒了粉末,防止被鬼面蛛给伤了。虽然他出现在这里,肯定目的不纯,不怀好意,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

    江清寒暗忖苏韬心细,便又继续往前走,这次她更加小心,防止出现那人的同伙。

    “这就是主卧了!”苏韬目光落在墓室的正中央,静静地躺着一副棺材。

    “竟然是一条龙,不会是哪个皇帝的墓穴吧?”江清寒用手机光照亮四周墙壁,现壁画极有气势,一条金色的游龙蜿蜒浮在其上。

    “历史上有名的帝王,墓穴早就被盗干净了。”苏韬走到棺木前面,仔细观察,上面落了一层灰,刻有文字,等看清楚一切,不仅暗自唏嘘,“这是宋徽宗十一子赵模,被封为祁王,靖康之乱被金国俘获,后面史料就没有记载,看来最终被埋在这里。从壁画来看,这赵模即使临死也还做着皇帝梦!”

    墓穴空间不大,说明死者身前的经济情况一般,被抓住的偷袭者和两个东仪村年轻死者,应该是这个宋墓的第一批入侵者。上千年过去,墓室至今完好无损,也是赵模的运气。

    只可惜,等苏韬和江清寒出了这墓穴,赵模藏得如此隐蔽的皇帝梦,就要清醒了。

    苏韬目光落在墙角的一个满是灰尘的瓷瓶上,虽说赵模是一名被囚禁的王侯,但他墓穴里摆放的瓷器,肯定是精品,价值绝对不菲,正犹豫是否要顺一个走,只觉得肩膀被轻轻地搭了一下,苏韬回头一看,被吓得完全懵了,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江清寒不知何时脱掉了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内衣内裤,几乎全裸,站在苏韬的面前。

    这一抹魅影,美得人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