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58章 鬼面蛛杀人案
    村民们听说不带走尸体,顿时就开始犹豫了。

    虽说东仪村民风彪悍,但也并非完全不讲道理。警察是过来查案的,又不是故意来滋事。加上镇上民警的劝说,一个年纪在五十岁的中年人,领着苏韬往村里走去,老孙也跟在苏韬的身边,暗想倒是要看你这个嘴上没长毛的小子,究竟能玩出个什么花样。

    苏韬观察人群,留意每一个人的表情,就是心理素质再好的罪犯,在杀完人之后,也会本能的紧张。

    让苏韬有些失望,村民之中并没有出现特别可疑的人。

    来到村内的土地庙,两名年轻的死者躺在木板床上,家人围在旁边痛哭流涕,毕竟死者太年轻,苏韬也觉得有些触动。

    “你们又来做什么”一个中年大妈冲着老孙和张振怒道,“赶紧走,我们不会让你动我儿子的身体!”

    “刘大嫂子,你放心吧,他们承诺不带走尸体!”中年人解释道,“只是想就地再检查一下!你俩的儿子死得这么突然,也想找到原因吧,养了这么大,总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吧!”

    中年人在村里有些威望,他说得言辞恳切,那姓刘的大嫂也犹豫了。

    “只打扰十分钟!”苏韬语气低沉地说道。

    “那行吧,速度快一点!”刘大嫂看了一眼儿子的面容,鼻子一酸,再次泪如雨下,几欲瘫软。

    中年人连忙吩咐两个村民,将刘大嫂给搀扶出去。

    苏韬迈开步子,带上了胶皮手套,先认真地扫视了一下死者的面容,尸体还没有出现尸斑,距离死亡的时间不会太长,从死者的皮肤情况来看,老孙判断得没错,与心脏猝死有关。

    但有一个疑问,作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心脏正处于最强壮的时候,即使会出现猝死,也不会两个人同时出现同样的症状,这种概率太小了,所以肯定有其他原因。

    苏韬用手指在他俩的手腕处轻轻地搭了一下,表情极为凝重。

    “怎么样”江清寒不动声色,从苏韬的表情看来,似乎不太乐观。

    老孙嘴角扯着一抹不屑地笑容,暗忖就这样能看出来,那就见鬼了!

    苏韬摆了摆手,看了一眼死者的脚掌,略有些失望,叹了口气道:“死者的鞋子呢”

    “刚才被村民动过,鞋子已经脱了,不知道扔哪儿去了!”站在稍远处的张振分析道。

    “去找鞋子!”江清寒知道苏韬这么问,肯定是有原因。

    张振反应很快,执行力很强,折身去找鞋子,几分钟后回来,摇头苦笑:“鞋子已经被烧掉了!”

    苏韬暗叹一声可惜,如果有鞋子在,从鞋底的泥土或许可以找到案发的第一现场,继而作证自己的猜测。

    既然鞋子已经被烧了,那就只能直接一点试探。

    苏韬放下自己的行医箱,从里面取出针袋,不远处的刘大嫂醒过来,见苏韬手里多了一根长针,惊呼一声,以为苏韬要对儿子的尸体做什么,迅速狂奔而来,“别动我儿子!”

    老孙的表情顿时变得特别精彩,暗忖你这小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刚才不过是说了一句,要带尸体去市局进一步尸检,就闹出那么大的风波,你现在竟然敢对尸体动手动脚,这岂不是要把矛盾再次弄得计划吗

    老孙扫了一眼江清寒,打心底瞧不起这新任的女队长,暗自好笑,接下来的烂摊子,恐怕要你来收拾了。

    苏韬落针极快,点在了尸体的脖颈位置,轻松呼出一口气,道:“找到原因了!”

    刘大嫂见苏韬只是戳了一针,就说知道原因,顿时愣住了,不再那么激动。

    “什么原因”江清寒疾步走了过去,问道。

    “你仔细看看!”苏韬亮了亮手上的银针。

    江清寒眯着眼睛,才看清楚,倒抽一口凉气,道:“蜘蛛”

    “鬼面蛛!”苏韬也是从书籍中看过这种蜘蛛,透明且体型极小,必须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它背部的花纹。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被鬼面蛛给咬死的”江清寒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很难想象这么小的蜘蛛体内会蕴藏着能足够致人死亡的毒素。

    苏韬点了点头,道:“鬼面蛛的毒性比较大,正常人如果被它咬一口,会出现心脏麻痹的效果。一只鬼面蛛或许无法致命,但如果数百只甚至上千只呢”

    江清寒胆子很大,但不知为何这小小的蜘蛛,却让她皮肤冒出一层鸡皮疙瘩,“现在怎么办,是否要通知有关部门,寻找到鬼面蛛的藏身地,然后消灭掉它们”

    “不用!这些鬼面蛛属于见光死的昆虫,一般只潜伏在潮湿阴暗的洞穴,不会主动进攻人类。”死者的原因已经知晓,但苏韬内心还有疑问,这两人为何会受到鬼面蛛的攻击呢

    鬼面蛛经常出没的地方,多是一些常年不见天日,阴暗潮湿的地方。苏韬想要找到鞋子,就是希望印证自己猜测的是否正确,从鞋底的泥土可以瞧出一二。

    旁边的老孙见苏韬这么说,质疑道:“我怎么觉得不可能!蜘蛛杀人你外国电影看多了吧”

    苏韬叹了口气,知道如果不给出更直观点的证据,对自己有意见的老孙难以信服,至于这些村民也是将信将疑,从行医箱里翻出了一个药瓶,在尸体的附近洒了一圈。

    “呀!”胆小的人惊叫出声。

    密密麻麻的透明色蜘蛛从尸体的身上爬了出来,见光之后,爬行了几步,就直接死了。

    苏韬走到另外一具尸体的旁边,如法炮制,跟之前的情况一样,鬼面蛛被逼了出来,真的是见光死!

    场面有些惊悚,细小的鬼面蛛,从尸体皮肤钻出的场景,落在眼里堪比美国大片的恐怖镜头,不少村民受不了刺激,狂呕不知。

    老孙作为法医,见惯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场面,此刻觉得喉咙一甜,伏在角落里呕吐去了。

    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老孙,一路行来,他说话总掺着软刀子,如今一想,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让苏韬很意外的是,江清寒只是蹙着眉头,表情平淡,苏韬暗自心想这女人的心理素质可不是一般的强大,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够擒服这一朵霹雳霸王花。

    苏韬对燕莎的父亲也充满好奇,暗忖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

    “我们出去说话吧!”苏韬主动提议道,原本尸体就已经有些变质,散发出淡淡的尸臭,再加上众人的呕吐物,气味不是一般的糟糕。

    苏韬和江清寒来到空旷的地方,江清寒知道苏韬有话要跟自己单独说,问道:“你就究竟还发现了哪些情况”

    “村里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和小孩,你首先得打听一下这两个年轻人是不是常住在村里”苏韬低声问道。

    江清寒点了点头,朝张振招了招手。

    张振很快带消息过来,道:“这两个年轻人原本在深圳打工,上个月才回来的!”

    苏韬沉默片刻,道:“他们返乡,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不出意外的话,秘密就在不远处的小山上。”

    江清寒蹙眉,远眺望去,困惑地低声道:“在山上”

    其实这算不上什么山,不过是比其他地方海拔高一些的土丘,总共不过六七十米,比起巴蜀的金鸡山显然太小家子气了。

    “那就进山去看看!”江清寒对苏韬的判断有种莫名的信任。

    江清寒安排张振继续调查死者的信息,和苏韬两人进了山。

    这座山丘因为长期没人打理,狭小的道路上长着杂木杂草。

    “虽说这座山不算大,但凭咱们俩这样漫无目的的走,恐怕也很难找到目标。”江清寒与走在前面的苏韬说道。

    “朝北面走,最多五分钟就差不多了。”苏韬回身,鼓励性地笑着与江清寒道。

    江清寒无奈地摇了摇头,暗叹明明自己是他的师父,怎么感觉是他来照顾自己,这小子总喜欢装成熟!

    “你为何这么确定”江清寒见苏韬健步如飞,暗忖他的脚力挺不错,功夫一直没落下,心中宽慰。

    “现在左右无人,我也就跟你实话实说了。”苏韬放缓了脚步,“那两个青年从外面回来,是看中了这座小山下面!”

    “小山下面”江清寒眼眸一亮,“难道这里有古墓”

    “没错!”苏韬肯定地说道,“我对风水有过一些研究。这座小山看上去不起眼,却是龙兴之穴,放在风水先生眼里,是一座宝地。我现在根据风水之术,跟你一起去穴眼看看,或许能找到线索。”

    “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江清寒诧异道,暗忖对自己这个徒弟太过陌生,跟他在一起,总能发现惊喜。

    “我只是略知皮毛而已。”苏韬谦虚地笑道。

    阴阳八卦,五行相克相生,风水与中医,有共同点。自己对风水之术的了解,比起一般的江湖术士、风水先生肯定要强上三分,只不过他从不显山露水而已。如果不是今天为了帮江清寒,他也不会展现自己还有这门知识。

    来到了穴眼附近,江清寒站在一边,就看见苏韬用脚在地上不停地踩,终于找到一处泥土松动的位置,朝江清寒使了个眼色,笑道:“师父,不会错,就在这儿了!”

    苏韬在地上摸了片刻,用力掀开,发现这是一个伪装得很好的暗门,下面是钢板,上面用草皮掩饰得很好,如果不仔找,根本难以发现。

    江清寒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暗忖苏韬若不当医生,去做那个什么摸金校尉,倒也能混口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