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55章 搭建影卫雏形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救出妮妲,必须要找到当初带走他的江清寒。天籁小说|2

    虽然妮妲两次刺杀自己,但她也是被人利用,如今幕后指使人乾大师已经被抓,加上在与乾大师争斗的过程中,巴颂也帮了自己的忙,所以苏韬内心对妮妲已经没有任何仇恨。

    苏韬给江清寒拨通电话,等说明来意之后,江清寒沉吟片刻,蹙眉道:“那是个危险人物,你确定要放了她?”

    “是的,我有放了她的理由!”苏韬也知道自己很难说服江清寒,毕竟在江清寒眼里,法律至高无上,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得受到制裁。

    妮妲碰到了她心中的那根底线,所以必须承受相应的处罚。

    “人不是说放就能放的!”江清寒蹙眉道,“这样吧,我试着与那个特殊部门联系一下,如果她不涉及其他案件的话,或许有挽回的余地。”

    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小时,巴颂痛苦地埋着头,极其担心妹妹的安全。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苏韬之所以愿意解救妮妲,也是因为被巴颂的兄妹之情所感动了。

    江清寒回了电话过来,吐了口气,道:“已经沟通好了,妮妲此前没有其他的犯罪记录,既然你这个受害者都不计较此事,所以那边也同意放人了。你打算怎么安置她,送她回国吗?”

    “我得去接她!”苏韬叹了口气,“她有一个亲人在我身边,想尽快见到她!”

    “好吧,等会我来接你!”江清寒无奈地叹气,如果不是她出面的话,苏韬很难接到人。

    否则,按照流程,妮妲会在第一时间被遣送回泰国。

    挂断电话,苏韬内心有点期待,与江清寒见面,这刚过完年没多久,也不知师父涨了点肉没有。

    江清寒什么地方都好,但就是偏瘦了一些,若是多增加点肉感,属于成熟女子的风韵会更浓烈一些。

    和巴颂从侧门走出,这是为了躲避大厅内的许多粉丝,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切诺基缓缓停下,江清寒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她穿着便衣,一件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黑色棉袄,里面是一件米色的羊毛衫,下身是蓝色的牛仔裤,搭配红色的跑步鞋,显得充满活力,让人眼睛为之一亮。

    看她纯净无比的美,苏韬忍不住微微悸动,他内心连忙压制这股澎湃,警告自己,这可是自己的师父,绝对不能亵渎。

    巴颂见到江清寒之后,眸光也是闪出惊讶,显然也被江清寒的魅力所震撼了。

    “上车吧,车程有点长,估计要一个半个小时。”江清寒拉开后排座车门,吩咐道。

    巴颂先爬了上去,苏韬主动拉开副驾驶的门,笑道:“我坐你旁边,跟你聊聊天!”

    江清寒莞尔一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进了驾驶座,苏韬则坐在旁边,低头系安全带。

    “莎莎,这几天总在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江清寒目光平视前方,语平缓地说道,“你在韩国办得事儿,我们都知道,她现在对你崇拜得不得了!”

    “师妹已经开学了吧,等明天我就去见见她。下半年要面临初升高,她的压力应该挺大的!”苏韬脑海中浮现出燕莎的模样,和江清寒虽说面容相似,但风格截然不同,燕莎是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可以用萝莉来形容,而江清寒是个不折不扣的御姐,爽辣逼人。

    “对了,这么忙,你功夫有没有落下?”江清寒语气变得略微有点严肃地问道。

    “哪能呢,我每天都会练一遍,因为每天耳朵边都会出现师父的尊尊教诲。”苏韬嬉笑着说道。

    “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松!”江清寒回想起儿时父亲对自己的训诫,也是如实转述教导苏韬,“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得考校你一下,如果你不合格的话,那我会给你一些惩罚。”

    苏韬愕然半晌,暗忖江清寒这节奏是已经完全带入到师父的角色中,他也只能恭敬地承诺道:“请你放心,我一定抓紧练,死命练,不辜负你的期望。”

    江清寒复杂地叹了口气,目光深邃道:“主要别辜负了燕莎爷爷的期望!”

    苏韬面色一凛,连忙用力点头。

    如同事先预计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大切诺基抵达果州监狱,这里关押着很多身份特殊的犯人。

    江清寒与监狱的工作人员很熟悉,她办过许多大案,果州监狱里有不少她逮捕送来的犯人。

    通过一些手续交接,三人终于见到了妮妲,她虽然看上去清瘦不少,但眸光很有神采,显然已经适应了监狱里的生活。

    “妮妲!”巴颂大声喊道,热泪盈眶。

    妮妲半晌才反应过来,因为她没有想到巴颂会从泰国而来,还跟着自己的敌人。

    “哥!”妮妲微笑着喊了一声,张开了双臂,与巴颂紧紧拥抱在一起。

    经过短暂的交谈,妮妲知道自己被关进监狱之后的始末,得知龙婆乾大师已经被控制起来,苏韬有解决乾大师降头术的办法,心情也明朗起来,望向苏韬的时候,也不再带有警惕。

    不过,她望向江清寒的时候,目光中还是有怯意,当初在逼问她的时候,江清寒用了特殊的审讯办法,让她记忆深刻。

    “你准备打算怎么安置这对泰国兄妹?”江清寒压低声音,好奇地问道。

    “他们肯定不能回国!泰国还有乾大师的死忠,一旦回国,肯定要遭遇无情的报复。”苏韬心里早已有自己的打算,“我会给他们安排好居住证,然后就在三味堂工作。现在三味堂正在展时期,正缺少人,只要他们愿意工作,我会给他们薪水。”

    江清寒面色多变,感慨道:“没想到你的肚量这么大!”

    苏韬没有把真实原因告诉江清寒,自己心怀善意,但绝对不是滥好人,他有自己的计划,乾大师门下有不少死忠,如今乾大师被控制,这群死忠因为无法服用解药,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利用巴颂组织这群死忠,为自己效命,这是苏韬的小算盘。

    心有光明,不惧黑暗。

    苏韬一直是目标清晰的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必须要增加哪些力量。

    巴颂和妮妲,是两粒火种,和刘建伟、夏禹不一样,这对兄妹将潜伏在暗中,总有一天会成为奇兵,在某些特殊的时候,绽放威力。

    “明天记得去家里吃饭!”江清寒将苏韬等人送到三味堂,摇开车窗,轻声吩咐。

    她露出俏丽的容颜,在灯光的照射下,清秀逼人,仿佛从天上坠落人间星辰。

    “嗯,每天还是我掌厨,食材我也买了带过去!”苏韬笑着高声回答。

    “那就等你了!”江清寒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老爷子,特别爱吃你做的药膳鸡!”

    望着大切诺基一骑绝尘,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旋即展眉一笑,与巴颂、妮妲道,“欢迎你们成为三味堂的一员,从今天起,没有主人与仆人,你俩是我的兄妹。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不适应这里,也可以选择离开。”

    巴颂拉着妮妲跪下,一起对着苏韬磕了两个头,虔诚地说道:“苏大师,从今天起,我和妹妹妮妲,就是你忠实的奴仆,在此下重誓,如果背叛,将堕落至十八层地狱,永世甘为牛马!”

    在巴颂看来,苏韬就是再生父母,如果没有他,自己将永远屈服在乾大师的淫威之下。而自己的妹妹,也无法脱困!

    苏韬连忙蹲下身子,将巴颂给扶起来,微笑道:“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你俩一直是自由的,随时可以离开,不需要立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帮助你们。”

    巴颂站起身,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苏大师,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苏韬还是微笑,“说吧,只要我能帮得到你!”

    “在泰国,我还有一群伙伴,他们跟我和妹妹一样,在乾大师的阴影下生活。你有解毒的医术,所以请你仁慈一点,帮助他们解除痛苦。”巴颂诚恳地请求道。

    “我答应你!不过,乾大师降头术的毒,必须要我当面治疗才行,光靠药物,只能延缓毒的时间。”苏韬想了想,“我会给你足够多的克制降头术的解药,同时帮助你回国,如果他们愿意来华夏治病,我会治好他们。”

    巴颂感动地说道:“您就是佛陀再世!”

    妮妲也是热泪盈眶,她深深地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感到羞愧,为何会刺杀如此仁慈的人呢。

    “我们会成为你忠诚的守卫!”巴颂沉声说道,“因为你解救了我们!”

    苏韬善解人意,能读懂人心,他知道巴颂说的是肺腑之言。他们长期生活在宗教信仰之中,其实思想很淳朴,一旦决定效忠,会形成一道宗教契约,除非自己死去,将永不会背弃。

    当然,也会有例外,像乾大师那种利用邪巫之术,控制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违心的效忠是并不长久的。

    一切如自己所料,巴颂和妮妲都愿意效忠自己。

    苏韬虽然对巴颂和妮妲有利用之心,但他内心深处也立下誓言,一定要给巴颂和妮妲创造不一样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