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53章 拜师有靠山了
    在武学上有师父,但在医学上,苏韬之前没有师父。

    自从苏韬被人引入中医世界,就靠自己在不断地磨砺医术,吸收各种典籍上的精华,所以很少有人从他的诊治手法上,看出他的宗门,因为苏韬学得太杂,尤其是练出了天截手之后,医术更是自成一派。

    之所以跪下拜窦方刚为师,是因为窦方刚是第一个言传身教,传授了一门近乎妖孽的技艺。

    扁鹊手,手法总共有三十六种,每种又有九种变化,积累了前人无数的经验,是一套成熟、有效,复杂、艰涩的推拿手法。

    但因为太过繁琐,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学会,濒临失传。

    窦方刚是一个有天赋的中医,他花费了十多年才学会了扁鹊手,尽管如今弟子众多,但能学得扁鹊手没有一人。

    “原本是打算撮合你和我孙女谈恋爱,我便传给你这套祖传的医术。现在我也想通了,中医想要发展,就不能存有私心。”窦方刚扶起了苏韬,老怀宽慰地说道,“你没让我失望!只不过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扁鹊手,让我汗颜。这师父之名,我还真心有些愧不敢当!”

    窦方刚要的是面子,这么说只是要给他一个台阶。你真不拜师,他肯定跟你急。

    苏韬性格有坚硬的一面,但并非那种狂妄自大之辈,他连忙笑道:“能成为您的徒弟,是我的荣幸。请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将扁鹊手给传承下去。”

    窦方刚满意地点了点头,感慨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话音刚落,窦方刚取过手机,拨通了个电话,笑着说道:“老宋啊,最近怎样啊”

    苏韬有点意外,困惑地望着窦方刚,很快反应过来,窦方刚是在和宋思辰通电话。

    “身子骨还行!”宋思辰笑道,“你在合城的义诊,做得如何”

    “你当时义诊是三天吧,我比你还多一天!”窦方刚得意地说道,“另外,我还得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收了小苏成为关门弟子了。”

    “啊”宋思辰听窦方刚这么一说,平时总是淡然自若的性格,瞬间有些气急败坏,抱着电话,吹须瞪眼道:“你这老滑头,竟然敢捷足先登!”

    “哈哈,挂电话了啊!”窦方刚不等的宋思辰在电话那段的急得跳脚,直接掐断了电话。

    苏韬在旁边看得也是瞠目结舌,敢情窦方刚是利用自己,故意跟宋思辰嘚瑟了一番。

    窦方刚摇头晃头,非常得意地说道:“小韬啊,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还请您吩咐!”苏韬虽说内心觉得好笑,这窦方刚表面古板,内心其实就是个老顽童,但还是保持足够的尊敬。

    “如果宋思辰也想收你为徒,你不要因为我拒绝!”窦方刚压低声音道,“老宋在望诊之术上很有一套,以我看来,这正是你的弱项。你能学到他的那双火眼晶晶,就真正离传世神医不远了。”

    等窦方刚说完,苏韬内心唏嘘不已,感情这窦方刚用了一招激将法,是刺激宋思辰,让他来传授自己医术。

    窦方刚又道:“我和他相识三十多年,一辈子较劲,所以对他很了解。这老小子城府很深,他早就有心想收你为徒,不过面皮子薄,不像我这么直率,必须要给他一点刺激,他才有所触动。”

    苏韬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这样!”

    窦方刚继续说起陈年旧事,“当年宋思辰年轻时候,喜欢比自己小三岁的一个女子。知道那女子,喜欢那种会唱歌的男孩,硬是自学了半年的吉他。结果呢,还没等他用情歌表白,那女子嫁给了一个卖肉的屠夫。”

    苏韬微微一怔,动容道:“宋老竟然是这么一个痴情专情的人。”

    “痴情有个屁用”窦方刚不悦道,“喜欢的东西,就得赶紧下手。老宋又犯糊涂了,在玩温水煮青蛙那个套路,我是要提醒一下他!还有,你小子在这一点上,跟我相似,不是老宋那种老好人的性格,遇到不平的事情,会反抗,会报复,有男儿血性!”

    宋思辰和窦方刚两人,一柔一刚,一静一动,性格有冰与火的区别。

    苏韬无奈笑道:“宋老或许跟你想得不一样!”

    窦方刚连忙摇晃手指,成竹在胸地说道:“老宋在医王大赛上,就看中了你,之后一直在关注你的人品和医品。说实话,我就没有那么多规矩,喜欢你这小子,就收了你。哈哈,老宋恐怕今晚得睡不着觉了,指不定明天就会赶到合城来,所以我也不急着走。正好与他见一面,当面叙叙旧!”

    苏韬见窦方刚嘴上虽对宋思辰各种挑刺,但内心却是很感动,在这一条相同道路上,两人共同竞争,并肩而行,因为共同的理想才走到一起,只可惜,在通往梦想的路上,却缺少一个类似于这样的人存在。

    王国锋气量太小,天赋不够!

    金崇鹤医术不错,非我族类!

    不过,天才的路,注定孤独,必须要有一颗坚韧的心。

    窦方刚随后从自己的行医箱里,取出了两本封面泛黄的笔记本,他笑着说道:“既然收你为徒,肯定要传授你一些东西。这几个笔记本是我五年前整理行医笔记,摘录的一些精华内容,现在时不时地还会翻一翻,现在就交给你保存了。”

    行医笔记对一个中医而言,犹如剑客的剑,人在剑在,剑忘人亡。窦方刚将行医笔记给苏韬,这说明了他的诚意,绝不是虚有其表的师徒之名,而是希望自己的医术后继有人。

    苏韬连忙恭敬地伸出双手,从窦方刚接过他的行医笔记,道:“我会认真读的!”

    窦方刚在苏韬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年轻时的影子,只要与医学有关的东西,眼中会肆无忌惮地放出饥饿感。我对你很放心!”

    苏韬让人意外,窦方刚没有半点平时的严肃与顽固,把自己多年的从医心得毫无保留地与苏韬分享。

    比起爷爷苏广胜的笔记,窦方刚显然站在更高的一个层次,他的医术水平及身份地位,决定他的眼界更加宽阔。

    宗师级的名头也非浪得虚名,很复杂的理论,在他的口中,变得再简单不过。

    总而言之,苏韬受益匪浅。

    两人在问诊室里聊了一宿,连吃饭都在里面匆匆解决,直到第二日天明破晓,两人才结束了师徒对话。

    如同窦方刚所料,宋思辰第二日午时也赶到了合城分店。

    在窦方刚的催促下,宋思辰与苏韬也进行了简单的拜师仪式,苏韬两日之内,多了两个中医师父。

    窦、宋二人,都是苏韬由衷钦佩之人,对自己的帮助,他早已感恩于心,两人也早已将苏韬当成自己的弟子,有了这一层关系,苏韬在中医界有了背景和根基。

    虽说不能与王国锋这样的中医世家——“一门两御医”相提并论,但苏韬也算是师出名门,无论走到哪儿,提起窦宋两人的名声,都会对他刮目相看。

    社会就是这样现实,别人评价你,首先是因为你的出身,其次才是你的实力。

    “原本打算晚一点再收苏韬为徒,主要考虑他一旦参加国医选拔,咱俩就得避嫌了。”宋思辰复杂地看了一眼窦方刚,暗忖这老家伙坏了自己的计划。

    “以苏韬的实力,通过国医选拔不难!”窦方刚自信地说道,“我这么做,也是给苏韬增加底气和含金量,否则国医资格初步审查,恐怕就会被刷下来了!”

    宋思辰也点了点头,国医的资格审查非常严格,会调查参选人员详细背景,即使身家清白,如果不是出自名门,也很难通过初审。

    宋思辰望了苏韬一眼,道:“夏德春已经推荐你参加今年的国医选拔,尽管时机不成熟,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挑战一下自己。”

    苏韬笑着点了点头,“我会努力准备,绝不会让两位师父失望!”

    医王大赛,异军突起。

    全球医学峰会,力压韩医。

    对于苏韬而言,参选国医选拔,成为下一个想要面对的困难。

    华夏地大物博,藏龙卧虎,每个参加国医选拔的人,都是医学界最优秀的人才。而且,国医选拔,不仅要面对中医人才,还有应对西医精英,难度比起此前的各种困难更大。

    窦方刚和宋思辰相视一笑,两人很有默契,对于苏韬而言,现在需要一块很好的磨刀石,让苏韬感受一下挫折。

    因为苏韬走得太过于一帆风顺,两人都觉得苏韬要放缓速度,沉下心来,把更多精力放在医术的提升上。

    两人的心情也能理解,他们在暮年终于见到了中医崛起的希望,生怕会出现仲永之伤,大好的一棵苗子轻易夭折。

    既然宋思辰大老远来合城一趟,苏韬也就没有理由客气,索性邀请宋思辰也义诊两日。

    宋思辰知道苏韬的心思,义诊是假,这是间接请自己传授他技艺,他性格比较随和,自然不会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