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52章 天截手扁鹊手
    苏韬安然归来,三味堂的众人长舒了一口气。

    蔡妍目光落在苏韬的长袍上,沾了不少汤汁,担心地问道:“你没受伤吧?”

    “没有!”苏韬笑道,“以我的身手,你不用担心。”

    蔡妍吸了吸鼻翼,眼中流露出困惑之色,眉头一皱,转身往旁边走去,苏韬微微一怔,不知道蔡妍为何看上去不太高兴,笑道:“肚子有点饿,你给弄点东西吃吧。”

    “哦!”蔡妍低声回应道。

    来到后面的食堂,简易餐桌上摆了一碗面,还有一个装满萝卜条的小碟,苏韬尽管不是特别贪吃,但也是微微一愣,见蔡妍摆放好筷子,扭身就往外走。

    苏韬连忙快步跟上去,拉住了她的手腕,笑问:“我究竟哪儿得罪你了啊?”

    “你身上哪来的香水味?”蔡妍终于没忍住,回过身质问道。

    “呃!”苏韬连忙嗅了嗅衣领,之前没注意,经过蔡妍的提醒才发现,味道很浓郁,只能说兰格丽用的香水质量太好了。他快速分析了一下说真话和说假话的利弊,如实坦言道:“为了能够轻易脱身,我绑架了一个人质,那人质是个女人,因为彼此距离很近,所以身上才蹭上了点香水味道。”

    虽说听上去有点玄乎,但真话永远是最耐得推敲的。

    蔡妍松了口气,眉头微微一挑,“好吧,我原谅你了!”

    苏韬无奈苦笑,“妍姐,你刚才的醋劲可真大!”

    蔡妍轻哼一声,道:“我才不会吃醋呢,你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言毕,她走过去,端起桌上的那碗面条,“还是重新给你煮碗面吧,犒劳一下凯旋的英雄。”

    苏韬一把抢过去,从蔡妍的手上抢了过去,“难得妍姐下面给我吃,我可不能浪费了!”

    暗自为自己这句轻佻的话得意,又深怕蔡妍过来夺,苏韬连忙往嘴里扒拉两下,面条刚入口,整个人脸上刷白,找了个垃圾篓,拼命地将面条吐出。

    蔡妍乐不可支,肚子都笑疼了,半晌才直起腰,勾掉眼角的笑泪,“味道如何啊?”

    “太辣了!”苏韬满脸无语地望着蔡妍,用筷子拨弄了一下面条下方,全部都是辣椒红油,“妍姐,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呸!”蔡妍匆忙走到饮水机边,装了一杯清水,朝苏韬递过去,埋汰道,“我都要给你换了,谁让你夺过去的?”

    苏韬复杂地看了一眼蔡妍,用清水漱了口,叹气道:“女人的嫉妒心,实在太可怕了。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挖坑让我跳!”

    蔡妍心里也是一阵愧疚,不过恶作剧已经做了,以女人的自尊心是绝对不会轻易低头,她强势地瞪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这是给你一个提醒,以后千万不要惹我生气,我会报复你!”

    苏韬打了个寒噤,举双手投降道:“已经铭记于心,妍姐吃醋,我就得吃辣,终生难忘!”

    蔡妍冲着苏韬做了个鬼脸,转身进了食堂的厨房,通过玻璃看着蔡妍的忙碌的身影。

    虽说刚才那碗面真的难以入口,但苏韬现在回味一下,却觉得一点不生气。打是疼骂是爱,蔡妍捉弄自己,证明了她内心真挚的情感,这么漂亮的邻家大姐,吃自己的醋,就是把自己辣死,那也是心甘情愿。

    蔡妍炒了一碗蛋炒饭出来,香气四溢,米粒颗颗分开,蛋屑金黄诱人,还有切成碎末的香肠丁,上面撒了葱末,让人食欲大振。

    蛋炒饭,与阳春面一样,是最为家常的一道主食,能轻易给人满足。

    苏韬吃得很快,等大碗见底的时候,蔡妍端上来一碗酸菜紫菜汤,虽说最简单的食材,但爽口解腻,与蛋炒饭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黄金搭档。

    “志诚,有句话我想问问你。”蔡妍托着雪腮,凝望着苏韬捧着汤碗,大口地喝着“神仙汤”,内心也是很满足。

    “问吧!”苏韬放下碗,用手抹了嘴角,蔡妍送来一张餐巾纸,苏韬就拿了过来,擦拭嘴唇边上的油渍。

    “巴蜀那边的山地,你有什么计划?”蔡妍低声问道,之所以问得不自信,是因为觉得害怕让苏韬觉得自己管得太多。

    苏韬没有任何犹豫,暗忖也是自己疏忽,对于岐黄慈善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跟蔡妍交代,如实地说道:“我打算在巴蜀那边承包一片山林,为野生中草药提供合适的生长环境。”

    “不是为了开发?”蔡妍惊讶地望着苏韬。

    “对!第一,开发的成本很高,而且即使开发了,收回成本的速度缓慢,毕竟地理位置欠缺,交通很不方便;

    第二,岐黄慈善的宗旨是积极从事公益事业,破坏原始森林显然也违背了这个根本;

    第三,对于三味堂的产业链而言,有一个自家的野生草药后花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计划三到五年内,把那片原始山林进行适度地梳理,成为三味堂的特色。”苏韬耐心地解释道。

    “你的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蔡妍嘴角露出微笑,“上次你带回野山参的事情,我已经听菁菁说了。如果在山上真能找到源源不断地珍贵草药,那也是挺划算的一笔买卖。”

    “像山参这样的野生草药,是可遇不可求的。即使那些山林属于岐黄慈善,我们在挖掘过程中,也会考虑生态的平衡,不会滥采滥挖。”苏韬想了想,提议道,“王鹏对草药十分敏感,我决定想让他适应一下那里的环境。”

    “为你寻找珍贵的野生草药吗?”蔡妍立即明白了苏韬的意思。

    “不是为我,而是为了三味堂!”苏韬郑重其事地强调,“三味堂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大家的!”

    蔡妍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我会去做他的思想工作!”

    蔡妍跟王鹏的关系不错,如果蔡妍出面的话,自己那个专心研究药草学的徒弟,肯定会被说服。

    苏韬收了三个弟子,采取因材施教的办法,并在培养上也提供极具针对性的锻炼空间。

    肖菁菁是全能型人才,在未来将是三味堂的另一面旗帜;赵剑在针术上很有天赋,而且性格沉稳,有足够的魄力和担当,适合担任三味堂开疆辟土的工作;王鹏专攻草药,尽管现在已经熟读了药草方面的有关书籍,万亩大山是最适合他更进一步的地方。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浪漫的气氛,在简陋的食堂内,两人从事业这个话题开始,不断发散,顺其自然地交流着彼此的想法。

    苏韬静静地欣赏着蔡妍,虽然兰格丽足够妖媚,但比起蔡妍,还是黯然失色不少。

    白色的铅笔裤,粉色的紧身小外套,敞开的衣口,露出高领白色的羊毛衣,与白腻的肤色极为相符,小巧的耳垂上嵌着银色的耳饰,妆容清浅,却能轻易撩动人内心的赞叹。

    比起数月之前,现在的蔡妍,坚强、自立、自信、睿智、美艳,为事业奋斗和打拼。

    仔细一想,苏韬感觉内心一紧,这样出色的女人,身边绝对不会缺少男人追求,自己得好好注意,别让距离自己最近的鲜花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三味堂开业,经历一波三折,尽管上午半天,被对面的药王堂动用手段,导致生意虚假繁荣,但到了下午,窦方刚以他卓越的医术,征服了合城市民的心。

    《淮北日报》社会板块,对三味堂开业进行了报道。虽然没有提到三味堂遇到竞争对手盘外招的情节,不过还是从正面宣传了三味堂此次邀请中医大师窦方刚义诊,给合城市民带来的恩惠。

    报社保护药王堂倒也能理解,每年药神集团在淮北各大媒体都会投入大量的广告宣传费。报社也有政策,不会为一个新来者,得罪自大金主。

    为了弥补第一天的损失,窦方刚决定将义诊延长。原本三天的义诊活动,因此延长到了四天。

    三人行必有我师。苏韬这四天没有到处乱跑,而是跟在窦方刚鞍前马后打下手,窦方刚知道苏韬存着什么心思,就将“扁鹊手”这套技巧,在实际治病的过程悄无声息地传授。

    终于结束了最后一个病人,苏韬笑着朝窦方刚拱手施了个礼,道:“窦老,这几天辛苦你了!”

    窦方刚扭了扭脖子,笑道:“的确有点累,感觉头都抬不起来了。”

    苏韬立马会意,主动请缨道:“那我给你按按?”

    窦方刚这是考验苏韬的学习成果,究竟将扁鹊手学习得如何。他内心也是好奇,拥有天截手的苏韬,在学习了扁鹊手技巧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苏韬伸手在窦方刚的脊柱周围的穴位按了几下,窦方刚突然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眸射出欣然之色。

    一阵阵暖流从苏韬入手的穴位处,涌入身体的各个部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冲击着五脏六腑。

    那滋味如同回到了童年,在漫山遍野的野草鲜花中狂奔!

    原来时光真的可以倒退,衰老的身体,真的可以枯木逢春,返老还童。

    原来天截手和扁鹊手融合之后,竟然能产生这么美妙的感觉。

    苏韬是第一次印证自己的尝试,天截手类似于内功心法,而扁鹊手类似于外家招式,里应外合,创造出非同凡响的效果。

    等给窦方刚进行过推拿之后,苏韬突然跪在窦方刚的身前,恭敬地磕了个头,喊了一声“师父”!

    窦方刚满意地点头,泪花隐现,能在暮年收到这么一个天赋超绝的关门弟子,当真是人生一大幸福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