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47章 窦方刚的实力
    窦方刚将大爷给扶了起来,沉声叮嘱道:“你的冠心病非常严重,要定期服用药物。天籁小说.|2我没猜错的话,你至少七天没有服药了。”

    大爷面色多变,因为窦方刚说得太准了,他尴尬地笑道:“是药三分毒,我前段时间去检查身体,医生跟我说,我的冠心病已经好得差不多。我就试了试停药,适应一下。”

    人都有这个心态,一旦听说病好了,就觉得可以停药,事实上,某些疾病,药千万不能停,一旦停了,不仅不利于更好地恢复身体,还会导致病情恶化。

    尤其是冠心病,属于器官功能退化导致的疾病,你停了药,并不代表器官功能就会恢复,只是不会变得更糟,但必要的药物还是得持续服用。

    医生肯定不会说,你的冠心病好得差不多,只会说你的病情控制得不错。

    至于这大爷一种可能是舍得不药钱停药,另一种可能是忘记了服用药物。无论哪种可能,大爷的冠心病都与自己没有继续服用药物有关。

    窦方刚一本正经地提醒道:“对于心脏疾病患者,切忌不能断药,你的行为等于慢性自杀。你回去之后,一定要记住继续服药,不然的话,今天的情况还是会生。”

    大爷也不是故意想闹事,他只是来排个队买东西,领一份工资而已。主要还是被那个侯成给气的,他的冠心病也曾经病过,与阎王爷见面的感觉可不好,如今清醒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差点就死了,一阵后怕。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他可不希望自己刚才因为一场争执,就把性命丢在这里。

    “你暂时没事,回去之后继续遵医嘱吃药就行了。”窦方刚观察了一下他的气色,点头安慰道。

    大爷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在他能够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有力,这一切都是窦方刚刚才出手治疗自己的缘故。

    窦方刚救了自己,他第一反应是感恩。

    农夫与蛇故事中的蛇,毕竟只是少数,绝大部分人都心怀善意和感恩,如果别人帮助自己,一定会想着如何报答。

    “谢谢你,窦大夫。”大爷朝窦方刚拱手感谢道。

    窦方刚摆了摆手,嘴角带着笑意,虽说他性格比较刚毅,但医品很好,今天三味堂遇到麻烦,他也有心想要帮苏韬一把,他大声地与众人道:“我老窦今天在三味堂义诊,是希望用我的微薄之力,给附近的乡亲们看看病。我也瞧出来了,不少人过来捧场,并不是因为我的名气大,而是有其他原因。

    在这里,我想大家给我老窦一个薄面,如果只卖药不看病的人,今天就不要继续排队了。毕竟肯定有人想请我老窦给他诊脉治病,我老窦在合城不会逗留太久,浪费我的时间,也是浪费其他乡亲们的时间。”

    窦方刚此言一出,厅内顿时安静下来。

    苏韬心里对窦方刚暗自比了个赞,今天这个局面,说实话他也没有很好的应对之策,没想到窦方刚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问题。

    白矾的计划太缜密了,算无遗策,甚至还在自己内部员工中安插了内应。

    不得不说,白矾是一个高明的对手,如果不是窦方刚及时站出来,今天分店开业,自己是一败涂地。

    苏韬站在窦方刚的身侧,朗声道:“说实话,我今天很惭愧,窦老此次来到三味堂,我并没有给他支付出场费。他是怀着一颗真诚的心,给三味堂呐喊助威,同时希望药都的市民,感受一下中医的神奇。但大家今天却是冲着打着的药材而来,我感觉很愧疚,因为我们的宣传没到位,竟然让窦老这样一位国医高手受到了冷遇。”

    窦方刚连忙摆手,笑道:“我遇到了冷遇不重要,但有些心急。因为今天前来的不少顾客,身体上都有些小毛病,我是大夫,看出了毛病,却不能给大家提供办法,有种不吐不快地冲动。”

    那被窦方刚治好的大爷,用力地挥了挥手,沉声道:“咱们今天做的这事儿,的确有些不地道。刚才窦大夫的医术,我已经感受过了,非常神奇。大家应该要把握这个机会,有病的看病,没病的就给别人腾地儿,说得现实一点,错过了这一站,可就没这好事了。”

    这大爷正说话间,外面走进两个穿着制服的片警。

    “刚才谁报警了?”片警问道。

    “是我报的警!”大爷尴尬地一笑,“一点误会,已经处理好了。”

    这大爷心里有些愧疚,觉得事情没必要闹大,就没提侯成扇自己耳光那事。

    片警皱了皱眉,不悦道:“没事打11o,好玩那?你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

    旁边的群众都是大爷的熟人,连忙拦住片警,将刚才的过程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番。

    片警也是郁闷,不过这种事情经常会生,接到11o的出警命令,到抵达事地点,这段时间,经常矛盾双方就解决问题了。这种只能算是小纠纷,倒也不好过多干涉,他招手喊来了大爷,语气严肃地批评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白矾见警车来到三味堂门口,心情不错,不过转眼间,警车又离开,并没有带走什么人,面色又是一沉。

    罗燃急匆匆地走到白矾的身后,沉声汇报道:“计划有变。”

    白矾挑眉,不悦道:“说!”

    “原本一切都按照预想在展,没想到侯成挑事之后,出现了变化。一个大爷突然冠心病,被窦方刚给治好了。”罗燃紧张地说道,他知道师兄的性格,会重奖你,也会重罚你。

    “下面的人怎么开始散了!”白矾捏紧拳头,追问道。

    “那个大爷在周片挺有名望,他给三味堂说了好话……”罗燃也是觉得事情展得太操蛋了。

    “给他们加钱!”白矾咬牙道,“每个人再加一百元出场费!我就不信这世界上还有钱摆平不了的事!”

    罗燃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跟那边联系。”

    “就在这儿跟他联系!”白矾不耐烦地命令道,他想知道究竟问题出在哪儿了。

    罗燃赶紧打了电话,道:“我们准备再加钱,只要人不散,继续堵住三味堂的门。”

    “哎呀,这事儿不好办了。已经有几个人接受过那个中医大师的免费治疗了。一传十,十传百,他的名气迅就传播开来了。现在那六百个人,都知道中医大师的医术很好,堵门这一招,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那个对接人也是很无奈,“我大叔多年钱因为骨折,当时打了石膏,修养了一段时间好了,但手腕关节一直有错位,被那个中医大师轻轻地一拉,就复原了。你那一两百块的劳务费,比起治病这种事,太微不足道了。”

    “你不要贪得无厌!”罗燃误以为对接的这人还想加价。

    “真心不是钱的事情!”那人顿了顿道,“这活儿我接不了了,今天也有两三百号人按照你的要求,去买了药材。剩下的钱,也没多少,下次如果有合作,给你打折吧。”

    “你……”罗燃暗忖这家伙简直厚颜无耻,还想骂对方几句,那人已经挂断电话了。

    “对不起!师兄,我没想到这人如此不靠谱。”罗燃望着白矾冷得像冰块一样的表情,双腿只觉得软。

    白矾在罗燃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叹气道:“你没有老七稳!”

    虽说事情演变到现在,跟罗燃没有什么关系,但罗燃是整个计划的串联者,他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白矾没有继续在新店停留,选择了离开。

    不再等待结果,因为他能够猜到后面剧情的变化,己方安排的六百名群众演员,不出意外会变成三味堂口碑传播的种子,现在消息扩散得很快,七十岁的大爷都会使用智能手机,在社交平台上一吆喝,就相当于一个免费宣传的种子。

    原本白矾是希望用六百人来堵门,没想到这六百人反而成为了三味堂开业之后的第一批顾客。

    这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计划失败的关键点在于,白矾低估了宗师级中医高手的人格魅力,以及普通百姓对疾病的恐惧,和对好大夫的渴求。

    三味堂在窦方刚的掌控之下,事态变得平稳下来,苏韬也是暗叹侥幸,因为此事被白矾算计得很死,对方一环接一环,几乎将自己算得毫无退路。

    如果不是侯成阴差阳错,一巴掌将那个大爷的冠心病打得作,窦方刚即使站出来就好了那大爷,分店开业注定是以惨淡收场。

    苏韬在分店后堂见到了侯成,他被捆在椅子上,双颊高高地肿起,夏禹站在一旁,狠狠地盯着他,侯成被夏禹打怕了,不敢抬眼去看夏禹。

    “这小子一开始挺嚣张,嘴巴特别贱,被我抽了一顿,终于老实了。”夏禹捺了捺鼻子,狠声道。

    “放了他吧。”苏韬沉默数秒,淡淡道。

    “这家伙就是个奸细,就这么轻松放了他?”夏禹不服气地说道。

    “打了他一顿就足够了,只是小虾米而已,他也是受人操控。”苏韬见夏禹不动,就主动解开了捆缚侯成的绳子,与侯成道,“以后记住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你可以靠这个赚钱,但这钱恐怕花起来也难以心安。”

    侯成感觉身上一松,连忙站了起来,复杂地望着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低着头离开。

    “你啊,心太善了。”夏禹低声说道。

    “这要看对待什么人了。”苏韬表情凝重地说道,“侯成归根到底不过是棋子。”

    为了一颗棋子,做违法、涉险的事情,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