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46章 三味堂人命案
    天才壹秒記住,。

    (这两天家里没网,只能用手机4g开热点上传新章节。微信公众号,没空发内容,过年红包欠下了,还请见谅,网好了一定补上!)

    三味堂分店开业,遇到前所未有的情况,原本大家都觉得可能会遭遇冷清,一上午不会有多少人前来就诊,但事实与预期截然相反,场面“火爆”到不行,但这只是虚伪的热闹,所有到店的人,过来不治病,专门找最便宜,利润最低的药材购买。

    当然,也有不少真顾客,他们准备排队,就会被这些“托儿”给赶走。

    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堵门式战术,不远处的药王堂成了最大的赢家,顾客到三味堂就诊不成,就只能来到附近的药王堂就诊。

    八点左右,药王堂的生意也变得很好,虽说没有三味堂那样排起长龙,但到店都是真正的客户。

    端木雄耐心地给每个有需求的顾客诊治病情,人数虽然不少,但他是中医高手,诊治的速度极快,一般只要看一眼,再搭个脉就能给出药方。

    端木雄知道对面三味堂有窦方刚坐镇,所以他憋着一股劲,在诊治的效率上下了功夫。

    当然,他给病人开的药方,也是有讲究的。

    这次王国锋找到自己,给端木雄开了一个很高的价码。

    端木雄心中有本账,必须在药方上,让药王堂赚到相应的利润。拿人钱财替人销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以后还有人高薪聘请自己来义诊。

    说是义诊,其实归根到底,在客人抓药的时候,痛宰客人一笔。

    对于顾客而言,他们不懂中医,也不知道药方上的玄虚。比如治疗胃病,端木雄就有几种极有疗效的药方,常用的一种叫做“暖胃散”。

    配方包括佛手、鸡内金、肉桂、荜拔、木香、高良姜、小苏打、海螵蛸、川贝母、甘草粉。配好后,每天服用,对于胃病早期患者一个疗程可痊愈,多年的老胃病患者2到3个疗程即可治愈。

    如果想要增加成本的话,在其中加入几味比较昂贵的养胃药材即可,比如人参、黄精、灵芝比较昂贵的草药。

    这几味药与药方中的其他药材并不相克,加入之后,效果虽说并不是很明显,但能够创造更多的利润。

    “师兄,端木前辈真厉害,不到一个小时,创造的利润可观啊。”罗燃感慨道。

    “在中医界的地位,端木雄虽然比起窦方刚略微差了一点,但在医术上,端木雄不比窦方刚上弱。他的名声没有窦方刚响亮,主要是因为他开的药方都比较昂贵,不像窦方刚专门开价廉的药方。”白矾不动声色地评价道,“如果义诊的效果不错,我准备请他到药王堂几个旗舰店巡诊一圈。”

    罗燃用力点头,拍马屁道:“这比纯粹地卖药,更加有噱头。中医专家免费诊病开药方,能让顾客更舍得花钱。”

    顾客就是这样,健康无价,若是你开的药方真实有效,就是多花个一两千元购买中药,眼皮也不会眨一下。

    “三味堂那边怎么样了?”白矾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两边都憋着一股劲,不出意外,对面肯定在酝酿对策,必须要紧紧地盯着对面。

    现在才过去了一个小时,不到关门打烊,都不能松懈。

    “三味堂仓库里枸杞、甘草等几种常见的药材,已经库存不多。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会被我们安排过去的人全部买光了。”罗燃得意地笑道,“窦方刚目前才诊治了两个病人。请了这么一尊大佛,却无用武之地,传出去就是天大的笑话。”

    白矾嘴角翘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沉声道:“继续跟进,有任何风吹草动,得及时告诉我。”

    罗燃点了点头,笑道:“师兄,你就放心吧,那边肯定耗不住,开始轰人呢。记者我已经安排好,只要那边一旦赶人,立即就会上新闻。三味堂开业第一天就惹上负*面新闻,这事情就更加有优势了。”

    白矾在罗燃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一下,鼓励道:“这件事,你安排得不错,回头给你奖金!”

    ……

    “怎么办?刚才又有三四个慕名而来的顾客,被药王堂给拉走了。”赵剑刺探过军情回来之后,情绪变得很焦躁,“再这样下去,我们前期打的广告,就全部白费了。”

    分店开业之前,除了在一些媒体上投入了广告之外,赵剑可是跑了很多小区发传单、贴海报,努力付之一炬,他心情可想而知。

    最大的郁闷,并不是三味堂实力不够,而是对面使用了阴谋。

    浑身上下都是力气,却无处发泄,这是最大的憋屈。

    “要不将这些托儿赶走?”赵剑沉声问道,“反正他们也不是真心来治病的!”

    “对!我去赶走他们。”站在不远处的侯成叫了起来,仿佛受到了指示,立即朝人群那边径直冲了过去。

    蔡妍连忙阻止,“别!这样会把事情闹得更糟。”

    不过,事情已经迟了,侯成已经冲过去,拦住了正在买药的一人,大声道:“对不起,本店不欢迎你们!请回吧!”

    “凭什么?你药店开着,就是做生意的,我想买药,你为什么不让我买?”那买药的气愤不平地说道。

    “你们是受人指使过来捣乱的,我们不接受你们这种图谋不轨的顾客。”侯成驳斥道,“赶紧走吧,别让我动手赶人。”

    那买药的是一名六十多岁的大爷,气得脸色通红,虽说他是受人雇佣,前来当托儿的,但何尝受过这等气,怒道:“我就不走,有种你动手试一试!”

    “别给我倚老卖老!”侯成伸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大爷的脸上。

    “哎哟!”大爷被抽得不轻,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侯成这举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这些群众演员,以及三味堂的工作人员。

    “打人了啊,我要报警!”大爷坐在地上颤巍巍地开始掏手机,“你们这儿哪里是中医堂啊,分明就是个黑店,竟然欺压客人。”

    其他客人也涌了上来,怒道:“这事儿做得不地道,必须给个说法,我要请电视台曝光你们的恶行!”

    本来井然有序的队伍,瞬间混乱起来,柜台被围得水泄不通。

    侯成倒是表现得异常冷静,心里暗自窃喜,他并不觉得自己惹事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是罗燃安排好的计划,就是要搅乱三味堂的新店开张。自己将三味堂搞成了一锅粥,任务完成了,说不定罗燃一高兴,还会给自己奖励。

    赵剑分开人群站在侯成的身前,大声道:“各位顾客,你们稍安勿躁。刚才我们的员工动手打人,的确不对。请放心,我们这儿是中医堂,绝对不会让他出事。”

    “我可不不敢让你们医治了。”大爷用力地摇手,“等下去医院吧,医药费你们得承担,我还要你们赔偿精神损失费。”

    “吗的,别跟老子装,你信不信我,继续揍你!”侯成继续加戏演出,伸出脚朝大爷踹过去。

    赵剑原本挡住侯成,是害怕他被围住的人殴打,没想到侯成还变本加厉,连忙拦住了他。

    侯成还是不依不饶,嘴上骂骂咧咧。

    这群人都是群众演员,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拿到那一百块钱,在他们的任务中,没有闹事这一档。

    大爷也是个普通人,他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如今受人羞辱,气得两眼直冒金星,愤怒地指着侯成,一句话上不来,脸色通红,没过几秒,哆嗦着眼皮往上翻,身体往后倒去,晕眩过去。

    “侯成,有问题!”夏禹看出了关键所在,“这家伙是药王堂那边派过来的卧底。”

    苏韬点了点头,却无奈地说道:“他穿着工作制服,代表的是三味堂,你去控制住他,将他带到后面去,不能让他继续把事情弄得更糟。”

    “杀人了啊!三味堂闹出人命了!”人群中有人喊出声,讨伐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

    谁都没想到开张之日,会出现这么多事情。

    真正来治病的顾客,被蓄谋已久的群众演员赶走就算了,竟然还出现工作人员殴打顾客,事情变得极其恶劣,如果任由态势发展下去,三味堂别说想立足了,明天就得关门大吉。

    “让一让!”窦方刚在问诊室内,听到了动静,他虽然年龄很大,但身体不错,轻松地分开分群,站在了昏厥大爷的身边。

    窦方刚给他搭了一下脉,两道半白的粗眉拧了起来,大声与四周的人,怒道:“都散开一点,你们想闹出人命吗?”

    窦方刚原本长得就很凶,中气十足地一声吼,让围观的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留下足够的空间。

    窦方刚一手摁住大爷的胸口,一手摁住自己的手背,有节奏地挤压了两下,高频率的挤压按摩。

    苏韬已经站在旁边,看清楚窦方刚的手法,暗自钦佩,这不是一般的推拿手法,名叫“扁鹊手”。

    扁鹊是华夏历史上有名的神医,擅长推拿。

    这套“扁鹊手”,并非出自他之手,只是后人为了纪念他,创造的一套推拿手法。

    在隋唐的时候,手法就已经很成熟,但随后就因为手法太过复杂,被简化成了一些推拿的小技巧。但窦方刚这个扁鹊手,保留了原来的古风,不是后期简化的推拿技巧,对于穴位及脉象调理,让人叹为观止。

    “嚯……”三分钟之后,大爷口里吐出了一口气,悠悠醒转过来。

    窦方刚无愧当代宗师级中医,围观人都惊呼了一声,为那个大爷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