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44章 大戏即将上演
    罗燃从白矾的办公室离开之后,先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吩咐道:“之前请你安排好的人手,准备得如何了?”

    “放心吧,五百人够不够?”那人咧嘴阴测测的笑道,“当天保证生意红火!”

    罗燃想了想,吸了吸鼻翼,道:“再多安排一百人吧,总而言之,三天之后,我不希望计划出现任何差错。”

    “燃总,你就放心吧,咱们合作又不是第一次。对了,你确定另一边不需要我们关照?”那人好奇道。

    罗燃点了点头,道:“你只要按照我的计划来办,那就没问题了。”

    挂断了电话,罗燃又拨了个电话,过了好几声之后,那人才接通电话,他沉声问道:“今天三味堂那边情况如何?”

    “燃总,我们正在吃饭呢,具体的情况,刚才已经发短信给你了。”那人捂着电话说道,他借口上厕所,又害怕厕所被人撞见,所以进了安全通道,下了半层楼梯,警惕地望着自己刚刚穿过的那扇门。

    罗燃沉声道:“记住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及时给我消息。千万别忘记安排你进入三味堂工作的重要任务。”

    “我一定会做好情报收集的工作!”那人压低声音道。

    此人名叫侯成,是罗燃安排在三味堂内部的一枚棋子,这是一个长期投资,只要有侯成在,三味堂往后的一举一动,就在罗燃的掌握之中。

    侯成在三味堂还是实习生,工资不过两千五百块,而罗燃每个月给他的酬劳是一万元,所以罗燃很自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侯成对自己一定足够忠心。

    不过,在罗燃看来,侯成这间谍的活儿也干不长,三味堂分店在药王堂的打压下,最多只能坚持个一年,肯定就会黯然关门。

    主要原因,在此次狙击三味堂进入药都合城市场,白矾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程度超乎罗燃的想象。

    重新敲门进入,白矾站在窗户边,背影对着罗燃。

    罗燃低声汇报道:“大师兄,已经重新确认过,三天之后,大戏就会上演!”

    “我知道了,你辛苦了。”白矾语气平淡,朝罗燃摇了摇手。

    罗燃便退出了房间,他发现大师兄这一次尤其地沉默,足以瞧出,他对三味堂的重视程度。

    苏韬这是要颠覆现在的中医风向吗?

    白矾大脑不停地分析着苏韬的计划,他必须要准确地猜出苏韬究竟想做什么!

    中医从十年前开始,就主攻中草药,无论同仁堂还是药王堂,都不从事中医诊疗服务,即使偶尔有些中药房会有中医坐堂,但售卖中草药是主要的利润来源。

    售卖中草药,可复制性比较强,所以药王谷这一派,发展迅速,不仅在全国有近百家加盟店,甚至在淮北合城大本营和聂家联手打造出药王园这个国内最大的中草药集散地。

    然而,苏韬的三味堂,正在试图改变这一现状。

    三味堂推崇的是中医诊疗,中草药售卖反而成为了辅助,白矾觉得很难理解,你光靠医生的诊金,如何能获利呢?

    但,白矾尽管排斥苏韬推崇的商业模式,但他心里也有些担心,因为他很多年前内心也有过疑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什么药王堂,没有中医坐诊,而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负责取药、装药,工作人员完全没有中医的基础。

    现在活跃在中医协会的人,大多是贩卖中药材的商人,他们只懂得控制药材的价格,如何让自己手里囤积的药材以高价卖出去,然后再用低价收回来。

    中医的没落,并非因为中医的利润体系不够,而是中医行业,利用中医获得巨额利润的那批人,并不知道中医是什么。他们只知道操作中草药的神奇功效,却不懂得中草药想要发挥出更多的功效,必须要由中医创新出更多配方。

    苏韬正在努力改变这个现状。

    因为压力的缘故,现在白矾也开始尝试改变,他第一步就是在药王堂的新店,设立坐堂医,如果效果不错的话,就会在其他药房也陆续增加中医诊疗服务。

    白矾透过窗户,望着窗外的风景,陷入沉默,是因为瞬间失神,他竟然有点犹豫,是不是要重新选择一个合伙人。

    王国锋比起苏韬而言,只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苏韬很年轻,但却有超乎年龄的眼界和野心。他正在用自己方法,在不断尝试改造现在的中医领域。

    细思极恐。

    白矾突然发现自己的对手非常强大,之前忽视了他,不过数月之间,他就成长惊人。

    手机提示音响起,白矾回过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手机,上面发来一条信息。

    “白总,您好,调查结果已经出来,巴蜀省浮山市湛襄县那个座山地地下有银床,”

    白矾眼中流露出嫉恨之色,“难怪会跑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高价租赁山地,原来早有图谋,苏韬这小子,真是个会捞钱的祖宗。不过,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靠着打着中医护肤理念,用护肤品大赚了一笔,现在又有了其他发财的妙计!

    如同正常人一样,白矾也认为苏韬是冲着山下的银矿床而去。

    其实,苏韬真心只打算将金鸡山保护起来,变成一座野生中草药基地。

    因为白矾的调查,巴蜀浮山山脉金鸡山下潜藏银矿床的秘密,也将迅速传播开。

    白矾也有了想法,是否要联合巴蜀势力,在这场抢夺银矿开采权的战役中,争取分到一杯羹。

    ……

    苏韬把自己关进分店的药材炮制房内,开始制作回神丸。

    虽然有熬制回神汤的经验,但想要将药汤制作成药丸,这其中会遇到很多难题。

    浓缩的都是精华,如何将汤剂浓缩,在这个过程中保持药效不流失,不仅仅需要技巧和经验,更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试错。

    在古代历史上,有不少帝王服用金丹,这些金丹就是浓缩药汤而成,在御医经中也有大篇幅介绍如何制作药丸,所以苏韬要参照回神汤和金丹制作方法,进行不停地尝试。

    因为昙草比较珍贵,份量有限,必须找到最合适的办法,才不至于浪费,同时还得确保药丸,在服用之后,能让人体充分地吸收。

    虽然难度很大,但苏韬发现在不断地试验过程中,对中药合成有了新的认知,突破了以往的瓶颈。

    将中药制成药丸,也是中医进步的途径,尽管现在生产中药的制药厂有很多,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市面上流行的纯草药药丸却并不多,无法取代西药的地位,所以如果中药制作工艺能更近一步,对于中医的发扬也有很多好处。

    在炮制房内琢磨了一天一夜,苏韬才制作好了一瓶“回神丸”,这药丸对治疗“老年痴呆症”有极佳的效果,一瓶有一百二十粒药丸,每天早晚服用两粒,能确保曹定军的病情逐渐好转。

    苏韬小心地写好了标签贴在瓷瓶上,上面不仅标明了服用方法,还注明了饮食禁忌,然后用锦盒装好。

    刚出门,赵剑就急匆匆从地迎过来,“师父,你终于出来了。”

    苏韬点了点头,将锦盒交给赵剑,道:“赶紧快递到闽南,地址我已经现在上面了。对了,窦老到了吗?”

    赵剑将锦盒拿了过来,点头道:“昨天下午到的,知道你在炮制房制药,他没让我们打扰你。”

    苏韬暗忖自己也是太过入神,怠慢了贵宾,连忙道:“赶紧带我去见窦老。”

    窦方刚性格比较直率,不太讲究礼节,属于那种嫉恶如仇,但他一旦认定你,觉得你不错,那就会把心交给你。

    在大厅见到了窦方刚,苏韬连忙致歉,“窦老,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窦方刚见苏韬眼睛布满血丝,用力地摇了摇手,笑道:“小苏,你又不是闲着,我知道你无心的。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你在药材炮制房究竟忙什么?”

    苏韬笑道:“那就请你移步,跟我去炮制房看看。”

    窦方刚跟着苏韬进了药材炮制房,苏韬将药丸递给窦方刚看了一眼,窦方刚放在鼻子边嗅了嗅,然后放入口中咀嚼,沉吟不语。

    大约十分钟之后,窦方刚眼中突然散发光彩,低声道:“这是治疗神疑病的?”

    苏韬暗忖窦方刚厉害,仅从药性在自己体内的变化,就猜出治疗的病症。他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个药丸对于治疗老年痴呆症有不错的效果。”

    窦方刚在苏韬的肩膀上用力地拍了下,喜不自禁地说道:“好小子!老年痴呆症可是常见病,也是医学难题,就凭这药丸,你足以获世人的尊重。”

    苏韬遗憾地摇了摇头,道:“老爷子,您高兴得有点早。”

    窦方刚愣了愣,叹了口气,道:“其中有种药材,我竟然猜不出它的来历。”

    “那是昙草!”苏韬苦笑,昙草属于早已灭绝的药材,所以窦方刚辨认不出也在情理之中。

    “昙草?”窦方刚有百宝囊的称号,经过苏韬的提醒,瞬间就找到了来历,“在明末清初的医典中曾经有过文字描述,是一种能够起死回生的草,比起人参更加神奇。这种草不仅生长环境很特殊,而且采摘要求非常严格。”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没错,这是我在巴蜀金鸡山上寻找到的。”

    窦方刚眼中闪过一道凝重,“难怪你会在岐黄慈善中加入千山计划,原来是想保护昙草。”

    “不仅是昙草,我还想保护其他濒临灭绝的草药。”苏韬低声说道。

    “我支持你!”窦方刚目光落在桌上其余几粒药丸上,唏嘘道:“这些药丸的价值,太过珍贵了!只可惜无法量产,否则的话,也是中医崛起的重磅武器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