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42章 狐假虎威破局
    “离开吗?”夏禹揉了揉拳头,好久没动手,关节的厚茧脱了不少,刚才揍了那么多人,皮肤有点红肿。

    “不离开!”苏韬望了一眼身后的大楼,目光飘到了四楼窗口。

    白矾的布局很精准,似乎早就算准,自己肯定会来消防支队,办理分店消防审批流程。

    既然如此,苏韬就不能退缩,今天一定要把事情妥善办成。刚才过来的人,并非消防支队的人,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消防支队防火处这边打算置身于事外,因为态度暧昧,苏韬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尝试一次。

    毕竟苏韬和夏禹两人用拳头说明,他们并非随意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站在窗口的裘海虽然明知苏韬不可能透过这单面玻璃看见自己,还是心中有股寒意。

    “那就陪你再上去一次吧,你确保不会吃闭门羹?”夏禹嘴上不满道。

    “反正已经吃过一次闭门羹了,多吃一次,也没什么!”苏韬笑得轻松,迈开步子,继续往大楼内走去。

    “要不要喊人来?”肖睿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喊什么人?给白矾打电话!”裘海不满地望了一眼肖睿,这家伙是想把事情闹大啊?真调动了人马,自己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了。事情发生在消防支队外,就跟自己没关系,一旦在这里发生冲突,性质就不一样了。

    裘海不像涉险。

    肖睿暗想,朝我吼什么,是白矾事情没办好,他却又只能忍气吞声,因为有些心虚,白矾和裘海相识,是自己牵线搭桥的。

    “白总,什么情况,你安排过来的人,被那两人全部撂倒了啊。”肖睿拍着桌子怒斥道。

    自己安排过去的人,全军覆没,这消息已经传到了白矾的耳朵里。

    本来就很郁闷,没想到肖睿竟然跟自己拍桌子,白矾很不开心,自己给肖睿暗中送了那么多礼,将这个年轻人给“宠”坏了,他莫非以为自己真的怕他一个办公室的小助理?

    甚至裘海也不在白矾的眼里,接近肖睿,让他帮忙整一下三味堂,只是为了实施计划而已。

    在这个计划里,肖睿和裘海不过是自己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而已。

    三味堂想要在合城开分店,白矾不能轻易让苏韬如愿,所以才会在消防审批上设置了一个关卡。为了实现这个计划,白矾不惜买通了裘海身边的肖睿。因为在棋盘上,越是不起眼的小角色,越是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如同白矾所料,肖睿果然上钩,在白矾接近裘海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白矾暗示裘海,不让三味堂通过审批,一切都是省里领导的决定。

    这算是白矾巧妙利用淮北现在复杂的时局,用一个又一个的连环谎言,迷惑住了裘海的眼睛。

    新省长秦武德来自于淮南,三味堂也来自于淮南,这是一个巧合。

    白矾坐在办公桌上掐灭了烟头,顺便煽风点火地叹气道:“没办法,我也低估了他俩的实力。现在只能你们来处理了,难不成市消防支队能任由两个淮南人,自由进出?”

    肖睿沉声道:“这件事情我们不好直接出面处理。”

    白矾无奈地摊手道:“现在我也是无能为力,我按照您的指示,已经派了人过去。”

    肖睿不满道:“白总,你这事儿办得真不地道!”言毕,挂断白矾的电话,朝裘海摇了摇头。

    裘海眉头松开,指了指门,道:“开门吧,倒两杯水来!”

    肖睿虽然觉得没面子,但听出了上司的意思,也就只能乖乖低头。

    门打开之后,等夏禹和苏韬两人出现,肖睿脸上甚至还挤出了笑容,“你们怎么又来了!裘处长刚刚回来,挺巧的。”

    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你如果不偶尔秀一下肌肉,对面不会高看你一眼。

    “呸!”夏禹朝地上又吐了口痰,不屑地看了一眼肖睿,落在肖睿眼里,也是将他气得够呛。

    肖睿憋着火将夏禹和苏韬迎了进去,汇报道:“裘处长,有人来找您。”

    裘海“嗯”了一声,等苏韬和夏禹进来之后,微笑着起身,主动与苏韬握手,笑道:“欢迎,欢迎!”

    苏韬第一反应,这家伙是个老狐狸,不容易对付。

    “不知你们二人找我有何贵干,不惜弄出了这么大声势?”裘海正襟危坐地问道。

    苏韬叹了口气,苦笑:“裘处长,是谁造出这么大的声势,您恐怕心知肚明。”

    苏韬的言辞委婉但很犀利,裘海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朝桌上的两杯水指了指,淡淡道:“请喝茶。”

    喝茶给台阶下,这已经是自己最大的让步了。

    苏韬取出了审批材料,推到了裘海的手边,低声道:“我也不拐弯抹角,请问裘处长,这件事能不能尽快解决?”

    裘海没有去翻审批材料,道:“事情能不能尽快解决,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你。”

    苏韬与裘海目光对视了数秒,他在解读裘海的意思,笑了笑道:“错了。我觉得关键还在于你,在于你有没有一双审时度势的眼睛。”

    裘海面沉如水,摇头道:“为什么这么说?”

    “淮北时局更迭,已经有半年,谁是赢家,你心中应该有一个谱。”苏韬耐心地说道,“为什么三味堂选择这个时候进入淮北,你应该能分析出几分道理。”

    裘海表情开始复杂的变化起来,苏韬用手指在审批材料上又点了点,微微一笑,道:“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还请裘处长给个方便,事情到此为止,毕竟只是一件小事,我也不想三味堂刚来到合城,就碎了一堆人的饭碗。我是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

    言毕,苏韬就转身离开。

    目送苏韬离开,裘海情不自禁地捏着那份审批材料,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从笔筒里取了钢笔,拧开笔帽之后,工工整整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肖睿听到里面裘海的喊声,推门而入,裘海吩咐道:“让小郑来我办公室一趟。”

    肖睿眉头微皱,暗忖裘处长为何要让小郑过来,不过他还是按照裘海的意思,喊来了小郑。小郑比自己晚一年当兵,是一个大学生,学历比自己高,头脑比自己灵活,所以肖睿经常欺负他,对他也特别有防备之心。

    小郑进去之后,肖睿就如坐针毡,坐立不安,等小郑出来之后,他主动迎上去,笑问:“小郑啊,裘处长,找你什么事?”

    “没什么?”小郑阳光地一笑,“对了,裘处长,喊你进去呢!”

    肖睿望着小郑离开办公室的身影,心中一片阴霾,裘海朝沙发指了指,道:“小肖,坐!”

    肖睿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忐忑不安地搓着手,道:“裘处,什么事?”

    “有件事想通知你,明天起你就不用来我办公室了。”裘海低声道。

    “为什么?”肖睿瞪大眼睛,失神地望着裘海,不好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有些事情必须有人要负责。”裘海委婉地说道,其实更深层次的理由是,他不希望自己的身边安插了一个别有用心之人。

    尽管肖睿掩饰得很好,但他在这件事情上明显是帮着药神集团,不出意外,药神集团用重金收买了肖睿的人心。

    这样一个人,怎么能成为自己的心腹呢?

    所以裘海情愿去用一个如同一张白纸的新人。

    肖睿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作为一个只有大专学历的人,好不容易走到办公室,成为后勤助理,花费了多少心血。出了裘海的办公室,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抓起那堆文件,狠狠地朝桌面上一摔,发出“啪”的响声。

    裘海坐在办公室内自然也听到了肖睿的发泄,眉宇皱了皱,他心知肚明,无论是不是如同苏韬和白矾所讲,三味堂进入淮北,是否和如今淮北政局有关,自己都没有必要成为别人手中的那把枪。

    坐在轿车内,夏禹还是没有将一些问题想清楚,他困惑道:“你确定那个姓裘的会通过消防审批?”

    “不确定,因为我与裘海第一次见面,不了解他的性格。”苏韬淡淡一笑,“但是我了解白矾,这一次阴谋的始作俑者一定是白矾。我可以猜到白矾是如何劝说裘海来阻挠我的,所以今天我对裘海说的那番话,至少可以让裘海的立场动摇和困惑。”

    夏禹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感觉你越来越神秘了?”

    苏韬耸了耸肩,道:“等我们回到分店,就能得到好消息了。”

    苏韬早已将白矾视作对手,也对他的性格内心分析过多次,白矾擅长借势,利用人性制造阴谋诡计,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三味堂分店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中医堂而已,但白矾很有可能将之夸大,给裘海误导,说三味堂进入合城,是为了抗衡药神集团的一家独大,并与淮北如今的政局有关。

    ——简而言之,三味堂代表着新省长秦武德。

    裘海是淮北本土出生的干部,被白矾狡猾地迷惑了。

    与白矾的交锋,不知何时已经上升到心理战,玩得就是猜测对方究竟在想什么,这比看得见搏杀更加凶险。

    苏韬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既然裘海相信药神集团与三味堂的摩擦,是淮北政府高层的一次间接交手,他为何不给三味堂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让大家都误认为,三味堂的背后靠山与秦武德有关系呢?

    如今秦武德在淮北混得风生水起,裘海识趣的话,不会当这个出头鸟。

    官场之中,向来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苏韬很有天赋,因为他对人性太了解了。

    这也算是巧妙的借势,虽然苏韬根本不认识秦武德,但他曾经帮助秦武德铲除了聂家。

    这一次利用他的威名,给三味堂造势,也不算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