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9章 睡粉太低级了
    将曹姣姣羞辱了一番,这小妖女果然好几天未出现,没有再来惹自己。

    苏韬的性格黑白分明,因为曹姣姣是女人,苏韬对她还留有三分余地,如果换做是个男人,他恐怕早就下狠招。对像苏韬这样的中医,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人身上留下永久性创伤,只是信手拈来的小事。

    当然,苏韬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除非遇到那种让人作呕的人,他才会略惩小戒。

    给曹定军又做了一套脑部针灸治疗,主要是刺激他脑部神经的活跃度,经过服用回神汤好几日,曹定军的病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对于曹定军而言,他的感觉很明显,以前经常会有间歇性眩晕的感觉,在苏韬的调理之下,已经完全消失。

    他每天的睡眠能保持在六到八小时,对于他这个年龄而言,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睡眠如此安稳踏实的感觉。

    苏韬的医术好不好,妙不妙,不是自己吹出来的,病人自己心中一杆秤,能够权衡自己身体的变化。

    “您的身体比想象中恢复得要好,今天是我给您治病的最后一天,因为您服用的药物比较特殊,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熬制,所以我回去之后会改良一下,看能否制作成药丸。以后您每天吞服药丸就可以了。我也会定期邮寄药丸给您。”苏韬取下曹定军身上的银针,语气平和地解释道。

    曹定军从床上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唏嘘道:“小苏,我得向你感谢啊!”

    苏韬风轻云淡地摆了摆手,微笑道:“感谢就不用了,以后千万不要讳疾忌医,不要等到病重了才治病。尤其是我学的中医,讲究治疗未病,注重调养,防患于未然。”

    曹定军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现在转过弯了。世界上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大夫的话,一定要铭记于心。”

    得到曹定军的认可,苏韬也是觉得心情豁然开朗,人就是这样,经过付出努力,让原本不接受你的人,认可你,尊重你,这样才会给你足够的满足感。如果一开始,曹定军就积极配合治疗,恐怕也轮不到自己出手了。

    “前两天夏德春跟我提起,你准备参加今年的国医选拔?”曹定军目光灼灼的望着苏韬。

    “这件事情我还没想好!我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参加国医选拔,不仅需要时间,还得浪费很多精力。”苏韬说得倒也不是托辞,他现在的事业刚刚起步,好几个计划,才刚刚微露曙光。

    曹定军点了点头,掷地有声地承诺道:“小苏啊,其实你不用太紧张,有我和水老两人做担保,国医选拔不过是形式和流程而已。我知道你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而且发展前景也不错。但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博得了国医的称号,对于你的事业也是有帮助的,毕竟你的事业都在围绕中医,有了这么一个虚名,相当于给你的那些产业打了个广告,认可你的人会更多。”

    苏韬听得出来曹定军是想真心帮助自己,感激道:“曹老,谢谢您的指点。我答应您,会腾出时间来参加国医选拔。不过,既然决定参加选拔,我也想靠自己的真实实力。”

    “有骨气!”曹定军见苏韬不愿意走后门,暗忖这小子并非骄傲,而是足够的自信,他爽朗地笑了笑,说道,“行啊,你放心,除非有人恶意刁难、阻扰你,我和水老都不会主动出手干扰你参加国医选拔。”

    曹定军说得挺委婉,其实他的意思能听得懂,像他们这些中顾委的老领导,推荐一两人进入国医梯队,并不算什么难事。

    当然,有人的地方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矛盾,国医也分阵营,也论站队。每年选拔国医的名额有限,所以有些势力就希望自己看中的人能够成为国医,苏韬想要靠真本事,正规流程通过选拔,难度不是一般大。

    不过,曹定军转念一想,苏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国医的水准,欠缺的不过是背景而已,先让他进去试一试,等关键时刻,凭他和水老联手,再推苏韬一把,这样也更加顺理成章一些。

    真金不怕火炼,苏韬用真本事通过那些筛选流程,也利于他以后的发展。否则的话,难免会遭到别人的诋毁,认为苏韬是走了后门才成为国医的。

    离开曹定军的病房,苏韬见到了曹怀庆,主动跟他说明自己要离开的决定。

    曹怀庆虽说心中担忧父亲的病情会有所变化,但还是尊重苏韬的选择,但他还是心有不甘地诱惑道:“苏神医,你有没有想过来闽南发展,凭借你的医术,一定能发展得很好。我给你承诺,只要你愿意定居闽南,我会给你各种支持!”

    苏韬谦和地笑了笑,道:“谢谢曹叔的信任与支持。我之前跟您提起过,家里有个爷爷留下来的中医堂,我必须要回去撑起家业。但是在未来,我打算将中医堂连锁发展,闵州也是开分店的理想城市之一。到时候,真要在这里开分店,还得请曹叔多关照。”

    “那没问题!如果你要来闵州开分店,我一定给你提供最大的支持。”曹怀庆见苏韬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心中也是有些失落。不过,他对苏韬也高看了一眼,整个闽南有几个人会选择拒绝自己的邀请呢?

    苏韬能够毅然拒绝自己,足以说明亮点,第一,他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不会轻易被利益所影响,有自己的计划,并且坚定不移地努力;第二,他是一个有实力的人,金子落在哪里,都会熠熠发光。

    苏韬能得到曹怀庆这样的承诺,已经实属不易,他是闽南省的实力派人物,到了他这个级别,一般不会轻易承诺,只要说出来的话,必定是一言九鼎。

    总而言之,此次闽南之行,虽说前后辗转了好久,甚至为了给曹定军找到合适的药材,还奔赴巴蜀一趟,但总而言之,收获还是不小的。他用自己的医术征服了曹定军和曹怀庆父子,同时让曹家欠了自己一个人情。

    曹怀庆给苏韬递了一张银行卡,笑道:“密码是你的生日!这是给家父治病的诊金。我咨询过水老,里面的钱不多,远远低于你治好我父亲的功德。”

    苏韬想了想,将卡接到手中,突然道:“冒昧地问一句,您带钱包了吗?”

    曹怀庆微微一怔,点头道:“带了啊!”

    “请给我看下您的钱包!”苏韬平和地笑道。

    “给!”虽说觉得突兀,但曹怀庆还是取出了钱包。

    苏韬手法很快,伸手一捞,曹怀庆吓了一跳,只觉得眼花了一下。

    惊讶感转瞬即过,前后不过几秒,被苏韬取了的钱包,再次又落在自己的手上,仿佛之前只是幻觉而已。

    苏韬亮了亮手上两张百元红钞,微笑道:“卡就不用了,您说没多少钱,但我还是不敢随便收下,不然水老可是会怪我!您有一点说得很正确,诊金还是得支付,这两百元就当支付诊金了。”

    曹怀庆连忙翻开自己的钱包,那张银行卡果然插在里面,无奈摇头苦笑道:“也罢,倒是我考虑得欠妥当。”

    苏韬是受到水老的推荐来给曹定军治病,归根到底,苏韬是看在水老的面子上,才会下了这么大的功夫。

    如果论给曹定军治疗的诊金,那可以说是“万金难买”,连夏德春那样的老牌国医,都束手无策,自己送他一张卡,倒是自己显得小家子气了。

    当然,苏韬拒绝这张存有五十万元的银行卡,倒也没有表现得很激烈,处理的方式很平和,没有让曹怀庆感觉丝毫不快,且让曹怀庆对苏韬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从医院到机场,一路都由曹家得妥当,甚至进机场检票口,也是畅行无阻,苏韬直接走入最早抵达琼金机场的航班。

    随着飞机腾空、稳定,苏韬拉开了窗户挡板,发现地下的建筑物越来越小,不知为何脑海中闪过曹姣姣那个妖女的样貌,旋即很快烟消云散。

    自己的闽南之行,对于曹家而言特别重要,因为自己的成败事关顶梁柱曹定军的身体能否健康,但对于苏韬而言,只不过是人生中短暂的风景而已,曹定军只是他无数病人中的一人而已,最多只不过身份比较特殊。

    空姐主动走了过来,面色红润地问道:“请问苏先生您需要什么饮料?”

    苏韬微微一怔,见空姐眸光闪烁,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名人了,笑道:“来一杯橙汁吧!”

    空姐很开心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给苏韬递上了橙汁,除此之外,苏韬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小纸条,上面记录着电话号码。苏韬微微一愣,没有去动纸条,象征性地喝了两口橙汁。

    等到空姐来取杯子的时候,发现纸条并没有被苏韬收起,眼中透露出难以言喻的失落与黯然神伤。

    这样貌不错的空姐给苏韬留手机号码,显然是想诱惑自己,苏韬不屑一顾,是因为觉得“睡粉”这种事太低级了,影响自己的伟岸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