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8章 跟爷斗还太嫩
    如果正常人含了一口酒在嘴里,十分钟之后,这酒里藏着迷药,效力还是会发散出来,因为嘴里有口水,会与红酒融合,渗透到体内。

    苏韬不一样,他有多年的试药经验,提住一口气,别说含着这口带着迷药的红酒十分钟,就是一整天也没有问题。

    不过,此事也就苏韬能办到,这算是一个绝活。他含着这口酒不仅能行动自如,而且还能谈笑风生,凭借这个绝技,参加什么华夏达人秀,绝对能够获得全票通过。

    混合着迷药的红酒,流入曹姣姣口中,她很快就有眩晕感,然后身体开始变软,意识开始涣散。

    武侠小说里,经常会有蒙汗药。这迷药的成分类似,出了一些会导致人出现幻觉的成分外,还有蒙汗药的基础成分,里面含有曼陀罗花,可阻断人的副交感神经,早在宋朝就有用曼陀罗酒麻醉杀人的记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偿还。

    如果不是自己即使醒转,曹姣姣这小妞一巴掌就招呼到自己的脸上,趁着她还有一丝意识,苏韬扬起了那只没受伤的手,啪啪啪地打在她挺翘的丰*臀上。

    曹姣姣没有半点法抗之力,只能忍受这种屈辱,然后闭上了满是不甘与愤怒的双眸。

    苏韬打了一阵,感觉没劲,将曹姣姣扔上了床,左思右想,还是琢磨着给她一点教训。

    这女人是被宠坏了,觉得任何人都看不上眼,什么人都是她的玩物,自己也算是帮助她进步,让她知道在人生路上,有些人不能忍,这样也是少走一点弯路。

    他想了想,凑到曹姣姣的身前,手指一拉,将原本的低领打底衫又往下压了压,虽说曹姣姣的胸部不算很大,但因为胸衣选得好,所以将胸*型托得圆满丰润。

    想了想,苏韬又拉了拉她的裤子,往下褪了两三寸,露出平坦小腹上的脐窝,然后取出手机,找了几个姿势,拍摄下她狼狈的姿态。

    曹姣姣性格让人讨厌,不过样子长得真心不赖,凌乱的发丝散落在床铺上,眼眸紧闭,小巧的嘴唇闭合,肤色微黑,但泛着健康的光泽,配上一身皮衣,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她才二十岁不到,就长得这样妖,以后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呢!”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琢磨一番,决定再拍几个尺度大一点的照片,不然的话,无法震慑住这个妖女。

    不过,照片的尺度越大,苏韬发现自己越是有些上火。

    苏韬顿时意识到,原来自己心里也藏着一个邪恶的魔鬼,竟然也喜欢这种迷晕了小女孩,偷拍擦边照片的勾当。

    剥得曹姣姣只剩下内衣内裤,苏韬终于决定悬崖勒马,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曹姣姣感觉头痛欲裂,扶着额头悠悠醒转,她突然想起发生了什么,忍不住惊呼一声,赶紧拉了拉身上的白色床褥,挡住空旷的胸口,衣裤零星地散落在各处,她下意识地望向身下,心中松了一口气,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床单上并没有血迹,暗自松了一口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曹姣姣觉得自己问的话有点蠢。

    原本分明是自己想设计苏韬,没想到他不仅没有上当,反而自己中招了。

    “你放心吧,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苏韬顿了顿,笑道,“只不过趁着你睡觉,拍了几张照片而已,要不要欣赏我的技术?”

    曹姣姣气得整个人发抖,“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苏韬根本不搭理曹姣姣,走到她的身边,举起手机,点入相册,一张一张地滚动,曹姣姣脸气得煞白,苏韬原本还害怕她不在乎这些,不过苏韬瞧得出来曹姣姣还是个处女,所以她虽说性格比较外向,行事也乖张,但面对这些大胆暴露的照片,内心肯定会忌惮。

    “我不相信你敢把这些照片发出去!”曹姣姣想伸手夺过手机,但迷药的药性还在,她身体还是绵软无力。

    “你说得没错!我也没打算把这些照片对外公开,只是想留着自己欣赏而已。不过,下面一段录音,你应该会觉得有点意思。”苏韬又调出了之前的录音,从曹姣姣进入房间开始,一直到苏韬被迷晕的瞬间,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

    这段录音如同剪辑好般的精准,正好在苏韬抓住曹姣姣扇向自己的手掌之前掐断了。

    这是一场有阴谋的陷阱。

    曹姣姣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一脸无辜的苏韬。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觉得如果把这段录音发给你父亲,肯定会很精彩!”

    “你太阴险了!”曹姣姣浑身发抖,脸色发白,她发现苏韬城府太深了。

    芮晗明明比他年龄大十几岁,但与苏韬的心机相比,简直一个是小学生,一个是博士后。

    自己成让芮晗中招,但面对苏韬,不仅没成功,自己反而中了陷阱,智商的碾压,简直是耻辱。

    主要是曹姣姣不了解苏韬,他一直就是个心机男,向来只有他阴别人的,哪能给人阴他的机会?

    “好吧,我认输,我投降。”曹姣姣眼圈发红,泪水情不自禁地留下来,看上去楚楚可怜。

    “我心很硬,这招对我没用!”苏韬直截了当地拆穿曹姣姣的伪装,暗忖跟小爷斗,你还太嫩了,今天只施展了百分之五十的功力而已。

    “你究竟想怎么办,是真心要跟我作对吗?”曹姣姣咬牙,刚才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转眼就不见了。

    “并不是我跟你作对,而是你一直在找我的麻烦。”苏韬耸了耸肩,坐回椅子上,“为了防止你再惹我,所以我们必须签订一个协议。”

    “什么协议?”曹姣姣不屑地耻笑,“可以啊,我答应你。”

    苏韬知道曹姣姣在想什么,协议而已,暂时妥协,然后再撕毁就行了。

    苏韬笑了笑,对曹姣姣无赖的想法了如指掌,他走到曹姣姣身前,捏开她的嘴巴,曹姣姣只觉得嘴里满是腥味,苏韬用手指在她的喉咙位置轻轻一点,药丸就顺着喉咙下了腹中。

    “只是象征性地问问你而已,没想到你还真以为自己有谈判的资格。”苏韬凑到曹姣姣耳边,低声笑道,“好了,协议已经签订好了,我以后就是你的老板了。”

    “老板!”曹姣姣觉得腹中一阵恶心,满嘴的咸鱼臭味,有种想吐,吐不出来的感觉,“你刚才喂我吃了什么?”

    “一种特别的药物而已。”苏韬笑道,“你每年都要从我这边拿解药,不然的话,就会毒发身亡。”

    “可笑!”曹姣姣不屑一顾,“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

    “那你摸摸右胸下方,两厘米位置,稍微摁一下。”苏韬风轻云淡地笑着说道。

    曹姣姣按照苏韬的指示,只是轻轻地用力,就觉得钻心刺骨的疼痛,蔓延全身,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遭受过这么痛苦的感觉。

    “啊……”如同苏韬所料,曹姣姣口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如果没有解药,毒发的时候,就是刚才那种感觉!”苏韬走到曹姣姣的身边,用手掌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揉按了几下。

    尽管只有十几秒的感觉,但刚才那种痛苦,刻骨铭心,永远难以忘怀。

    苏韬见曹姣姣再次望向自己的眼神,终于变化,没有之前的嚣张、狂妄、傲娇,取而代之,变成了丧气、恐惧、温顺,难免暗自得意,这小妖女终于被自己驯服了。

    对付水君卓那样的温和公主型,你得变成温润的绅士,穿着白马的王子;但对付曹姣姣这样被宠坏了的公主,你得变成暴徒,以恶制恶,不然的话,她才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喊我老板!”苏韬试了试协议效果。

    “老板!”曹姣姣屈辱地喊道,眼泪水如同雨点一样,砸在了被褥上,濡湿了一大片。

    苏韬满意地摸了摸曹姣姣染成红棕色的头发,像抚摸一只可怜兮兮的宠物一样,狰狞地笑道:“不错,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给你承诺,每年会算好你的毒发的时间,提前将解药给你邮寄来的。”

    “谢谢老板。”曹姣姣被刚才那剧烈的痛苦折磨怕了,违心地又喊了一声苏韬。

    苏韬指着凌乱的衣服,淡淡道:“把衣服穿好之后,就离开吧。”

    曹姣姣看了苏韬一眼,想起刚才自己被迷晕的时候,恐怕早就被苏韬给看光了。索性也不顾忌男女之间的防备,当着苏韬的面,穿上了衣服,让曹姣姣觉得有点纳闷的是,苏韬虽说至始至终都盯着自己,但眼中没有丝毫的情绪,不带有男人看到女人身体时应该有的反应,这让她十分泄气,难道自己对他一点诱惑力都没有吗?

    曹姣姣坐在出租车上,不停地生闷气,如同苏韬所猜测的,这是一个特别骄傲的女生,她吃了这么大的亏,完全是因为智商被碾压,无论是从那解药的角度,还是自尊心,都绝不会与自己的家人说这件事。

    曹姣姣此刻第一反应是,明天一早得去医院检查一下,看自己体内是否有什么奇毒。

    与此同时,曹姣姣对苏韬的心态也有所变化,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第一个全面压制自己的男人,仔细想一想,他还挺有男人味的。

    如果苏韬知道曹姣姣有这种想法,绝对会被吓一跳。

    苏韬给曹姣姣口服的那个满是腥味的药丸,名叫“十全鱼油丸”,并不是什么毒药,相反是一种大补的药物。但这补药也是分体质而言,像曹姣姣这种阴阳失调,内分泌紊乱的体质,鱼油丸进入腹中,不会轻易消化,这个时候按一下右胸下方的中庭穴会产生抽搐疼痛的感觉。

    苏韬知道曹姣姣不会上当,只不过是想借机赚个嘴上的便宜,让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好惹的。

    至于那些曹姣姣几乎裸身的艳照,苏韬又看了一两遍,最终还是选择删掉。

    曹姣姣不过是一个被惯坏了女孩,还不值得占据自己手机相册里那么多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