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7章 特恶心的口水
    曹姣姣从来没见过这么没品的男人,自己好歹也算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对面竟然一点不怜香惜玉,直接将门带上,故意用门压自己的手臂,闽南的气温比较高,曹姣姣只套了一件皮衣,手臂卡在那里,传来锥心刺骨的疼痛,没几秒钟,眼泪水就出来了。

    苏韬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个刁蛮的姑娘,之前可是她捣乱,烫伤了自己手,现在找个机会自然要教训她。

    在别人眼里,曹姣姣是曹家的掌上明珠,但在苏韬看来,不过是一个被宠坏了女孩。

    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打扮得这么成熟,一点妙龄少女的气息都没有,反而多了一丝烟尘气息。

    苏韬很博爱,对不同风格的女子都会欣赏,但曹姣姣无疑是自己最不感冒的类型。

    当然了,如果曹姣姣脱光了,躺在床上,苏韬还是会考虑一下的,毕竟这小姑娘长得不错,拥有闽南少女特有的清秀。

    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念头,曹姣姣用力地推门而入,然后坐在椅子上,揉着手臂,怒道:“你是故意的吧?”

    苏韬将敷了药,包扎了绷带的手掌,在曹姣姣的眼前晃动了一下,口是心非地说道:“怎么会?我有那么小气吗?”

    曹姣姣被气得不行,不过她这次过来是有目的,平复了一下情绪,沉声道:“我冷静了一下,觉得我爸说得对,你救了我爸,我不应该那么对你。所以我来向你道歉的!”

    “谎话!”苏韬摇头,脸上露出笑容。

    曹姣姣心中一凉,这家伙不会是看穿自己了吧,她蹙眉,继续演戏道:“你不信我!好吧,那我也没办法了!”

    “你喝了不少酒,满嘴都是酒气。即使不是谎话,也是酒话。”苏韬解释道。

    曹姣姣叹了口气,暗忖苏韬指的是这个,她甩了甩胳膊,疼痛已经缓解,抵着眼眉,问道:“那你接不接受和解?”

    “其实咱俩本来就没有多大的仇恨!你伤了我的手掌,我伤了你的胳膊,两相抵消,谁也不欠谁的了!”苏韬耸了耸肩,望了一眼曹姣姣不停地揉捏着手腕,他心里暗自得意,可不会主动给曹姣姣去缓解痛苦。

    “好!”曹姣姣另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茶几,脸上露出笑容,“既然你愿意和解,我请你喝几杯酒,你应该会给这个面子吧?”

    “和头酒?”苏韬无奈一笑,暗忖曹姣姣出身名门,怎么就跟水君卓差距那么大呢,和头酒是江湖之间为解决纠纷而设的酒宴。曹姣姣一个世家女,嘴里的黑话还真多。

    苏韬对曹姣姣已经有所了解,这小姑娘可不是省油的灯,她今天来找自己,肯定有特殊的目的。

    一种可能是,曹怀庆对她的行为很不满,曹姣姣主动找自己认错,是演戏给父亲看的;另一种可能是,曹姣姣肚子里藏着坏水,如果这小姑娘酒喝多了,爬上自己的床,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拨打110,控告自己,自己诱拐试图强奸她,这可就严重了。

    当然,后面一种可能性比较低,曹姣姣好歹是曹家的千金,也不至于用那么下三滥的招数。

    苏韬是一个挺市侩的人,他还是注意维护好关系,毕竟以后三味堂想要连锁发展,闽南也是一个重要的根据地,如果跟曹姣姣关系不融洽,以后三天两天被骚扰,那就麻烦了。

    “行吧,那就喝两杯吧,不过千万不能多。”苏韬还是答应了曹姣姣的要求,反正这小姑娘瘦精精的,自己难不成还怕个小姑娘不成?

    嘴上这么说,苏韬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偷偷调到了录音功能,这也算是防了她一手。

    十几分钟之后,服务员送来了红酒以及一些小吃,曹姣姣吩咐道:“把酒开了吧!”

    服务员顺利地开了酒,曹姣姣点了点头,道:“就放在那边吧,我来倒酒。”

    等服务员离开之后,曹姣姣将红酒导入醒酒器内,放入几颗冰块,等了片刻之后,再往高脚玻璃杯里斟上红酒。

    苏韬观察着曹姣姣的一举一动,暗忖这小姑娘倒酒的动作很熟练。

    “来,干杯,喝完这杯酒,咱们之间的矛盾就烟消云散!嗯,我觉得不打不相识,以后还能成为不错的好朋友。”曹姣姣递给了苏韬红酒,主动跟他碰杯,杯身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言毕,曹姣姣扬起雪白的脖颈,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苏韬笑了笑,抬起了手,放在嘴边,停顿了片刻,最终将酒还是喝了下去。

    曹姣姣见苏韬喝了自己送上的“和头酒”,面若桃花,笑意嫣然,感觉心情太好了,“来,喝完一杯,再来一杯啊!”

    苏韬点了点头,主动站起身,道:“既然曹大小姐,兴致这么高,那我就舍命陪女子。你给我敬了酒,那我得还你一杯,这才是礼尚往来!”

    “好啊!”曹姣姣重新坐在椅子上,目送苏韬去斟酒,她心里在默数,“一二三四……倒!”

    如同自己所预料的,苏韬如同被遥控的机器人一样,手刚碰到酒瓶,突然停滞了一下,转过身,朝曹姣姣愤怒地望了一眼,“你,竟然……对我……下药!”

    言毕,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如同风中残烛,窸窸窣窣地瘫软在了地上。

    曹姣姣等苏韬彻底不动了,哈哈大笑一声,走到苏韬身边,用脚试探地踢了一下他的腰部,暗忖钟颖给自己弄来的迷药,还真够实用,这短短的功夫,前后弄晕了两个人,简直是杀人越货必备的神器。

    曹姣姣蹲下身子,用力拉了一下苏韬的头部,看清楚他那张讨厌的脸,冷冷道:“不过是一个臭医生,敢跟姑奶奶装大蒜,看我怎么收拾你!”

    望着苏韬那张脸,她越想越生气,腾起手,朝苏韬的脸上给扇了下去。

    从小到大,曹怀庆是第一次打自己,为了一个外人当众扇了自己耳光,这耻辱必须得找回来。

    掌风急促,距离苏韬面部还有一两公分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挡住。

    原本苏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

    曹姣姣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自己被骗了,他根本没有被自己下的药给迷倒。

    不过,怎么可能,她可是看到苏韬亲眼将那酒给全部喝下去的。

    这迷药来自于美利坚,价格不菲,她为了防止迷不倒苏韬,所以还故意加大了份量。

    苏韬对曹姣姣这女人也是痛恨到了极点,如果自己不是存了几分怀疑,恐怕现在就要中招,还不知道她会对自己做出什么险恶的事情。

    曹姣姣也练过一些防身的武功,她试图用擒拿技巧,躲过苏韬的控制,不过,苏韬又不是一般的人,因为练习脉象术的原因,这贴身扭打的功夫,就是同级别的摔跤奥运冠军,也不一定是他对手。

    苏韬一只手控制住曹姣姣准备扇自己耳光的手掌,往她腰后拧折,另一只手腾出来顶住曹姣姣的小腹,这样一来,就算曹姣姣伸手再好,也会被控制住。

    从肘部传来一阵绵软的感觉,小腹上方就是曹姣姣的胸部下端,苏韬也没有顾忌男女之别。如今苏韬眼中,曹姣姣读入蛇蝎,他根本没有留手的心思。

    曹姣姣只觉得自己胸口被用力挤压,被苏韬肘部膈得差点心脏都跳出来,暗忖这家伙真流氓,怎么敢对自己如此无礼。

    “你混蛋!”曹姣姣愤怒地骂道,只是一口气堵在胸口,声音骂出来也是轻悠悠的。

    苏韬干脆一只手掌压住了她的右胸,这倒不是他故意轻薄,只是这个姿势更加方便控制曹姣姣,让她难以大声呼喊。

    “我这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苏韬冷冷地笑了笑,“别以为你是曹家的千金,世界上所有人就得围着你转。在我的眼里,你屁都不是!”

    “我发誓,只要我不死……就跟你不死不休……”曹姣姣感觉没说一句话,都异常的难受。她并不知道,苏韬压住了她胸口的穴位,再过片刻,她就会彻底失去说话的能力,只能干瞪眼了。

    几秒钟过去,曹姣姣张大嘴巴,惊恐的发现,自己没法出声了,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仿佛灵魂脱离了躯体,只能无力地嘴巴张合,整个世界都听不到自己的动静。

    恐惧占据着她的大脑,她心中无比的悔恨,自己还年轻,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甚至连正式的男朋友都没有过,如果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岂不是她妈冤了!

    苏韬扣着曹姣姣胸下的手掌,突然变成指状,顺着她胸口中缝,往上点压两下,曹姣姣发现自己变成了木偶人,任由苏韬操控,情不自禁地张开红润的嘴唇,变成了“o”形。

    苏韬也是在这个时候咧嘴,口中一股红色的水柱,绵延而下,准确地落入曹姣姣的口中。

    “好恶心!”曹姣姣脑海中闪过最后的念头,原来自己诱使苏韬喝下的红酒,他并没有吞入腹中,而是运用某种方式一直压在了舌底,如今却是全部吐了出来,一滴不漏地转移到自己的嘴里。

    竟然吃了这个臭男人的口水,实在是太让人了作呕了。

    她第一反应,竟然并不是这酒水藏着迷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