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6章 被宠坏的女孩
    曹姣姣属于被宠坏了那种女孩,行事叛逆,做事不计后果。苏韬也是觉得头皮发麻,惹上了这个小姑娘,以后麻烦事肯定还会找上门来。不过,梁子已经结下了,苏韬倒也不会太担心,自己对曹家有恩,谅曹姣姣怎么刁蛮,被老爸曹怀庆抽了耳光,下次再惹自己,肯定要掂量三分。

    曹定军很配合,在苏韬的指导下,喝完了药汤,然后苏韬给曹定军搭了一下脉,自己对“回神汤”的药方,进行了部分改良,在某些药材的份量上做了调整,服用的效果也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不过昙草的功效没有达到最佳,主要是最后下锅煎煮的时间,稍微迟了一点。

    尽管如此,效果依然在苏韬的预料之中,如果下次作改进的话,自己可以提前离开闽南。

    因为水君卓要回燕京,所以苏韬跟曹定军、曹怀庆做了解释,离开医院送水君卓去机场。

    等苏韬离开病房之后,曹定军皱了皱眉,问道:“小苏的手是怎么一回事?”

    曹怀庆无奈叹了口气,暗忖自己父亲看来病情恢复得不错,竟然连这个细节都发现了,“刚才熬药的时候,不小心被烫伤的!”

    “没那么简单吧?”曹定军蹙眉问道。

    “姣姣又惹事了!”曹怀庆只能将刚才熬药的过程,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曹定军叹了口气,无奈道:“姣姣的确不太成熟,比起君卓,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曹怀庆点了点头,低声道:“爸,我有个想法,想问问你的意见!”

    “什么想法?”曹定军眼光在儿子的脸上扫了扫,沉声道。

    “我想让姣姣能够独立起来,以她现在的个性,不控制一下的话,以后恐怕是会吃大亏的。”曹怀庆暗忖就怕曹定军不同意,曹姣姣现在变成这样,多半跟父亲的溺爱有关。

    “唉!”曹定军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心境也变化了不少,“没错啊!我原本想姣姣反正是一个女孩,女孩要富养,多疼爱她一点,问题不大。人总有生老病死的一天,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或者曹家没落了,姣姣如果不自强,恐怕会吃不少苦。你是他的父亲,有教育她成人的责任。我支持你的决定!”

    曹怀庆凑到曹定军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曹老爷子虽说心生不舍,但最终还是咬牙点头,同意了儿子的决定。

    曹姣姣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一路闯红灯,来到了经常与好友相聚的酒吧,她穿着火红色的皮草大衣,如同一团火般冲入酒吧,尾指在吧台上重重地叩击了两下,道:“给我两杯killer!”

    “姣姣姐,killer可是最烈的酒,一杯下肚,你恐怕就醉了。”调酒师提醒道。调酒师虽然年轻,但事实上比曹姣姣也要大三四岁,不过曹姣姣很有名,黑白道上都给她几分面子。

    “少给我废话,赶紧给我上酒。”曹姣姣恼怒地将皮包摔在吧台上,“不给我酒,就把酒吧给封了!”

    “口气真大!”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青年走了过来,朝服务员使了眼色,暗示他去调酒,“原来是姣姣姐,你说这话,倒也不是狂妄。我可好奇呢,究竟是谁敢把闽南公主给得罪了。”

    “芮晗,少说风凉话,我正好缺人打发时间,你陪我喝几杯吧!”曹姣姣朝芮晗招了招手,傲慢地命令道。

    芮晗是一个长相很妖冶的男人,乍一看像个女人,丹凤眼,尖下巴,头发不算长,染成了暗金色,他穿着休闲西装,皮鞋擦得雪亮,属于当下最流行的男性装扮。

    被曹姣姣呼来喝去,芮晗一点不感觉生气,调酒师递上了两杯killer,一人一杯,曹姣姣提着杯子,准备一口气喝完,却被按住,“娇娇姐,知道你酒量好,但这杯酒下肚,恐怕没人能救你了。”

    “喊你喝酒,你就喝,不喝就滚!”曹姣姣的性格火爆,仰头将一杯酒给全部喝完了。

    芮晗泯了一口,他比较理性,没有跟着曹姣姣喝完,见曹姣姣继续还想喝,朝调酒师做了个手势,让他上一杯普通饮料上来。

    killer,是有名的烈性鸡尾酒,用1份伏特加、1份金酒、1份朗姆、3份百加得,进行调制,酒精度在70°,正常人一杯下肚就醉了。

    曹姣姣尝了一口,绝对不对劲,就跟芮晗发飙,芮晗没办法,朝调酒师又要了一杯killer。

    “姣姣姐,谁得罪了你,你不妨告诉我,我保证帮你出气!”芮晗绅士地笑道。

    “就凭你?”曹姣姣目光落在芮晗手边的杯子里,“连killer的不敢喝的男人,我能信任你吗?”

    芮晗对曹姣姣有心追求,一直默默关注许久,今天见曹姣姣情绪很差,所以便觉得这是和曹姣姣接近的机会。

    “好的!如果我喝了这杯酒,你就得告诉我是谁!”芮晗望了一眼酒杯,然后举起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不错,还有点男人样!”曹姣姣盯着芮晗的脸望了许久,“是我爸,你找他去,替我出头吧!”

    芮晗尴尬地笑了笑,道:“姣姣姐,你真会开玩笑!”

    “没实力,就不要乱承诺!”曹姣姣知道芮晗的用意,不屑地在芮晗的脸上扫了扫,然后起身掏出几张钞票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就离开。

    芮晗也想起身,腿上出现绵软无力的感觉,想要追上曹姣姣,却是觉得有心无力,不仅暗叹这killer实在太强悍了。

    曹姣姣内心则暗自好笑,芮晗这样的家伙,也想追求自己,简直是痴人说梦,刚才她趁着芮晗不注意,在他那杯killer里面放了一些“调料”。芮晗太不小心,一下子中招,那点分量,足以让他两三天躺在床上起不来。

    曹姣姣虽说年纪轻很轻,但并非一个单纯如同白纸的少女,她分得出,哪些人是真朋友,哪些人是看中了自己的家庭,故意接近自己。

    芮晗是闵州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靠着一张小白脸,到处留情,这酒吧的股份,据说是某个情人富婆买下赠送给他的。就这样的人渣,竟然敢对自己图谋不轨,招惹自己,简直是活腻了。

    原本打算独自买醉,却被芮晗这只苍蝇给打扰,曹姣姣心情很不痛快,手机屏亮了起来,她接通电话,问道:“怎么样?地址查到了吗?”

    “查到了,苏韬住在凯天酒店,离医院最近的五星级酒店。”对方低声汇报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曹姣姣挂断了电话。曹怀庆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她不会恨自己的父亲,只会仇视苏韬。

    曹姣姣原本打算驾车去酒店,不过那killer的劲头上来,竟然有点眩晕感,所以曹姣姣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苏韬所住的酒店。

    “在医院有人帮着你,但是酒店就不一定了!”曹姣姣恼怒地想着。

    ……

    电视剧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节,女主角不告而别,即将登机的瞬间,被男主角冲过来,一把抓住,恳请她不要出国,女主角一感动,就答应了男主角的要求,完美的大结局。

    事实上,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当持着飞机票,检票的流程结束之后,就得进入候机大厅。如果你没有同一个航班的机票,不经过检票,是没法进入里面的候机楼的。

    所以这个电视剧情节桥段,存在各种不合理和硬伤。

    苏韬只能止步在检票口,目送她被女性工作人员,用手持式红外热成像体温检测仪,扫完了上下身,水君卓扭过身朝苏韬笑了笑,然后就转过了拐角,就被挡住了身影。

    与水君卓相处的这几日,苏韬与她的感情加深看不少。纯净无暇,让人自惭形秽,连苏韬心中藏着的那个恶魔,面对水君卓也会选择挖个地洞藏起来。

    苏韬赶回酒店,然后对伤口重新进行处理。

    烫伤很常见,爷爷苏广胜留下来的烫伤膏,功效很好,如果投入批量生产,肯定能受到市场的认可。在伤口均匀涂抹了苏式烫伤膏,手掌传来沁凉的感觉,苏韬并不娇贵,从小到大,比现在痛苦千百倍的伤害都曾经感受过。

    他是在感受这副烫伤药的实际作用,神农尝百草,就是希望用亲身的感觉,找到药草更为直观的价值,苏韬发现自己也在做类似的尝试。

    叮铃,门铃响了起来。

    苏韬皱了皱眉,走过去打开了门,来人并没有让他感觉意外,曹家大小姐又阴魂不散地黏上来了。

    当然,曹姣姣的到来,明显不是为了追自己,她眼中喷射鄙夷、不屑。

    苏韬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人会这么讨厌自己,毕竟他觉得自己长得不赖,谈吐举止也挺有内涵。

    “有什么事吗?”苏韬用完好的那只手,抵住了门,好奇道。

    “没什么!想找你聊一聊,你救了我的爷爷,是我家的恩人,刚才我不明白前因后果,伤害了你,所以诚心向你道歉。”曹姣姣的表情变化得很迅速,如果不是苏韬眼力很好,差点就被他骗了。

    “不需要!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苏韬正准备关上门,曹姣姣将自己的胳膊给伸了过来,卡在了门缝中间。

    苏韬皱了皱眉,暗忖敢跟哥耍无赖,用手一带,门缝变小,曹姣姣在门的那边,“哎哟哎哟”,痛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