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5章 国医举贤纳才
    国医举贤纳才,是有严格的限制。

    第一,并非所有人都具备举荐的资格。国医也分等级,分为三六九等。因为西医在国内地位比较尊崇,首长有重要活动,随行的医护人员中西医要占据百分之八十医生。所以西医在国医中占据更高的地位,同时也具备更多的举荐资格。曹定军的身份显赫,安排夏德春对他进行一对一的治疗,正是看中了夏德春的实力和水平。所以夏德春在国医当中的地位很高,已经接近金字塔顶尖,所以理所当然的具备推荐资格。

    第二,推荐人才一般也有自己的规矩。西医一般会选择推荐西医人才,中医一般会选择推荐中医人才,这是学科内部的保护,所以夏德春主动要举荐苏韬,这已经打破了规则和传统,让苏韬还是颇为动容。

    第三,推荐人才也是承担风险的。如果你推荐了一个身份不清白的人,混入国医序列,后期此人发生问题,你也会受到牵连和影响。当然了,夏德春对这一点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心。毕竟连水老都信任的人,身份不用查,肯定也没有什么问题。

    “夏前辈,谢谢您的爱护。这份恩情实在太重了啊!”苏韬微笑着说道。

    “不不不!”夏德春用力地摇手,坚定不移地说道,“我见过不少优秀的医生,说实话,你是当中最优秀的,独一无二,无可争议。推荐你这样的人才进入国医队伍,是对医学的尊重和负责。你这样的人,流落在民间,实在太可惜了。”

    夏德春越往深处想,越觉得自己的决定特别正确。

    曹怀庆匆忙赶了过来,笑道:“已经在中医科那边找到了工具。”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就过去了!其中有一些常见的药材,应该医院就有,还得你帮忙安排人抓一下。”

    曹怀庆从苏韬手中接过了药材,自己亲自去抓取了。

    有些事情,其实苏韬是可以自己办的,但是必要的分工,还是得安排一下,尤其是要让曹家人,这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治好的。倒不是希望曹家人对自己更加感恩戴德,而是希望曹家人日后调理曹定军身体的时候,要尽心尽力,不能随着曹怀庆的性子来。

    治病救人,是一个很深的处事哲学,好的医生,会考虑到许多细节,每一步都隐藏了道理,耐人琢磨。

    所以别人看上去,苏韬之时用针在曹怀庆的身上随意地戳了两下,就药到病除,枯木逢春,其实那不过是表面的功夫,里面的功夫很深刻,就算是内行,也不一定能看得清楚。

    但,真就被人看懂了,就会打心底的佩服。

    这夏德春就是这样,被苏韬精妙的医人哲学,给弄得完全折服了。

    熬中药比烹饪更加复杂,不仅器具有严格的要求,火候、时间都要考虑。同时,一样的药材放进砂锅熬制,煎法不一样,治疗的效果也不一样。

    不过,一般的药草,正常的中医都懂得煎法,比如贝壳类、矿物类、骨甲类等应先煎,煎10分钟后再放入其他药物。;金银花、连翘、薄荷等在其他药煎10分钟后再放入药罐,这些药材带有芳香味,久煎会降低药效。

    苏韬亲自给曹定军熬制“回神汤”,是因为里面要加入昙草。

    昙草不仅采集难度很大,保存很复杂,而且在熬制的过程中,要讲求火候,当熬制程序结束的时候,三分种之内,将昙草放入。病人在服用的时候,也要在五分钟之内饮下,不然效果就不会达到最好。

    苏韬给水老送的那几个绿色药丸,里面有昙草的成分,想要保持昙草长期药效,需要特殊的手段。苏韬炼制了不过几枚而已,所以那些绿色药丸十分可贵,可以用万金一粒来形容也不为过。

    水君卓凑在苏韬的身边,观察他熬药,道:“熬药的事情,你可以交给其他人来办啊。”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我又不是不会偷懒,主要这药必须我来熬,其他人不懂煎药的顺序,我怕失去药效。”

    “你在闽南留多久?”水君卓突然压低声音,轻声问道。

    “恐怕得一周左右吧!”苏韬想了想,笑问,“怎么你要回燕京了?”

    “是的,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今晚就得走了。”水君卓语气中满是依依不舍。

    “工作很重要!”苏韬想了想,阳光地说道,“放心吧,咱们还有更多见面的机会。”

    “夏前辈的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水君卓抚了抚额前的发丝,“以你的医术,去燕京才更能地发挥出来。”

    “去了燕京,那样咱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是吧?”苏韬用扇子小心地控制火力,顺便调戏一下水君卓。

    水君卓面若桃花,也不知是否被炉火给烤红了,低声道:“我是为你的前途考虑,和我见不见面,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给我多了一个去燕京的理由!”苏韬眼中闪过一道神采。

    去燕京,是人生特别重要的一站。

    燕京是国都,不仅医疗水平是全国最高的,中医最顶尖的人才也聚集在那里。

    虽说华夏地大物博,人才济济,很多神医藏在民间,实力都不容小觑,但燕京是必须要走一遭的地方,三味堂想要连锁成功,必须要在燕京站稳脚跟,所以等药都合城的连锁店成功开业之后,下一步就得考虑在燕京开设一个旗舰店。

    在执行这个计划之前,苏韬要准备好许多工作:比如给旗舰店选择合适的地理位置,同时给旗舰店物色到实力不俗的坐堂医。

    或者这么说,发展三味堂,从一开始至今,都在为三味堂成功入驻燕京做筹备。

    苏韬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他觉得想要完成苏广胜的遗愿,必须要做到这一步。

    苏韬身边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他可以没有梦想,但他必须要肩负起那群人的梦想,将自己的中医帝国,构造得越来越完美。

    人生才刚刚起步,时间还未过一年,苏韬已经做出了不少成绩,但在宏伟的人生计划中,只不过才走了十之一二而已。

    药汤熬制了一个半小时,水君卓在旁边耐心地看苏韬如何加药,他表情平静,但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韵律感,为什么他熬制重要的时候,会让水君卓看到一丝茶艺表演的痕迹,总而言之,苏韬熬制重要的样子特别帅气。

    水君卓是一个很理性的人,等她清醒过来,暗自骂了自己一句,可真够花痴的!

    药汤终于熬好了,苏韬放入昙草的时候特别慎重,因为这味药材是能否减缓曹定军病情的关键因素。

    门外传来一阵风声,“哼,原来你在这里!”曹姣姣不知为何找到了这里,见苏韬气不打一处来,她身后跟着两个二三十岁的壮汉,穿着休闲服装,头发修剪得很平整,面容严肃凝重。

    “我已经让你爷爷醒来,你似乎没有找我麻烦的理由吧?”苏韬没空跟曹姣姣废话,熬制中药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也只是从御医经里面见过类似的药方,在加上了自己对药草药性的理解,所以这锅药汤,如果有分毫的差异,可能就没有任何补救的机会了。

    “你这个江湖骗子!”曹姣姣离开医院之后,越想越气,最终还是觉得要给苏韬一点苦头尝尝。

    这大小姐也是被宠坏了,被父亲曹怀庆辱骂一顿,心里不平衡,所以才会折返回来,要找苏韬麻烦。

    她一边骂着苏韬,一边用手一挥,身后那两人朝苏韬扑了过去。

    苏韬为了保护那锅药汤,只能挡在前面,不过那两人可管不了那么多,一个旋风腿横扫过去,苏韬可以轻松避过,但这锅熬制了一个半小时的药汤可就得被毁了。

    他只能咬牙,伸手抓住了砂锅的长柄,虽说长柄不至于有锅底那么烫,但入手后,烧灼感立即传来。

    苏韬飞身,朝踢着旋风腿的那人脸上踹了一脚,那人闷哼一声,滚飞的过程中,将房间里的摆设砸乱,弄出乒乓响声。

    外面的阿军发现了这里的变故,从门外冲了进来,曹姣姣带过来也是部队里的精英,以一当十的好手,但在阿军的眼中,显然不值得一提。阿军简单地出拳、飞踢,就将两人给撂倒在地。

    曹姣姣被吓了一跳,吃惊地望着阿军和苏韬,没想到情况变化如此之快,自己带来的两个身手不错的帮手,轻描淡写地就被收拾了。

    “你没事吧!”水君卓赶紧走到苏韬的身边,他已经将砂锅给放下,不过肯定手被烫伤了。

    “没事,等会涂点烫伤药,几天就能好了!”苏韬感觉手心很疼,更是无语,曹姣姣这女人简直就不可救药,自己可是在救她的家人,竟然过来找自己麻烦,完全是娇蛮到了极致。

    曹定军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匆匆地赶过来,目光落在屋内,瞬间猜出了一切,他二话不说,狠狠地扇在了曹姣姣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打得曹姣姣惊愕无比。

    “爸,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曹姣姣惊呆了,她从小到大都是蜜罐里长大,何时受过这个羞辱。

    “他是曹家的恩人!”曹怀庆又扇了她一个耳光,“赶紧给苏医生道歉!”

    “呜……”曹姣姣感觉委屈到了极点,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曹怀庆无奈叹了口气,见苏韬捂着手,诚心道歉道:“对不起,是我教女无方,让苏大夫受委屈了。我替她跟你道歉!”

    “您言重了!药汤还差最后一个程序,等下我就给曹老送过去!”苏韬虽说手上剧痛无比,但还是坚持把事情做完。

    曹怀庆见苏韬如此认真敬业,心中愧疚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