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4章 医生都是骗子
    (大年初一快乐!不知烟斗今天早上送上的红包,有哪些朋友收到了呢?过年期间,烟斗不定期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布红包口令,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或搜索“ydlg1985”。)

    苏韬朝其他人摆了摆手,让他们走出病房。自己有些话要与曹定军单独聊聊。

    “对不起,我隐瞒了您的病情!”苏韬淡定地说明真相。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曹定军现在很清醒,虽然他的性格顽固,但还不至于善恶不辨,好坏不分。

    “罢了,我也知道你们也是用心良苦。”曹定军眼中隐现寒光,作为上层人物,被人愚弄,虽说事出有因,但心里肯定会有芥蒂。

    “既然您清醒了,也明白事情的始末,治不治病,还在于您的主观意见。”苏韬一边整理行医箱,一边解释道。

    “如果我治疗的话,还能活多久?”曹定军深吸了口气,问道。

    “老年痴呆症属于慢性病,以您现在的护理条件,至少能活个二十年没有问题。”苏韬话锋一转,“不过,从今以后,你可能就要浑浑噩噩的生活,不仅记忆力会迅速减退,肌肉及神经功能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衰弱。一年之内会失去辨认能力,三年之内会失去语言功能,五年左右的时间,您将彻底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曹定军嘴唇颤动,他盯着苏韬的面部表情,仿佛希望从他的表情里读出欺骗,只可惜苏韬这一次很沉静,没有任何欺瞒的迹象。

    “哼,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曹定军握紧拳头,愤然地捶打了一下病床的扶手。

    “老爷子,前提是你不接受治疗的情况下,如果您配合我的治疗,病情将会得到极大程度的缓解。”苏韬不卑不亢地说道,“我能确保你五年之内,保持像现在这样的状态!”

    曹定军嘴唇颤动,眼中流露出茫然与忧郁,许久,他用力摇头,道:“不行,我不相信医生!”

    “你为什么不相信医生?”苏韬知道想要曹定军配合治疗,必须解开他的心结。

    “因为医生都是骗子!”曹定军愤怒地说道。

    “据我所知,您最近这么多年,无论小病还是大病,从未接受过医生的治疗,为何认定所有的医生都是骗子呢?”苏韬试图挑破曹定军内心的那道脆弱的防线。

    “没有原因!可以吗?我就是不相信大夫。”曹定军酝酿许久,终于愤怒地说道。

    老爷子心里憋着一把火,有人碰到了逆鳞,他的威势惊人,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立马要被吓得跪下了。

    “那我告诉你原因!”苏韬微微一笑,如沐春风,让紧张的氛围缓解下来,刺激老爷子的情绪,也是为了下一步打开他的心结做准备工作,“你在多年前头部曾经做过手术,当时医疗状况很差,没有很好的麻醉条件,所以您在治疗过程中凭借自己强大的毅力,扛了下来,但因此内心也充满了心理阴影。”

    “胡说八道!”曹定军不屑地讥讽道,“你是说我是个胆小鬼吗?”

    “你这样说,不太准确!”苏韬耐心地解释道,“身体的病痛,是掩藏不住的,尽管您性格坚毅,但过度的伤痛,造成了你身体本能的恐惧,造成了一种潜意识,让你抗拒和排斥再次受到伤害。简单一点来说,因为你之前的脑部创伤手术,让你难以接受医治。”

    曹定军沉默,苏韬虽然说得有点绕人,但也是很合理的。

    苏韬知道他有所意动,继续说道:“不过,请你放心,如果由我来给您治疗老年痴呆症,不涉及任何高危险系数的手术。”

    曹定军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他是个固执的人,多年来讳疾忌医的心态很难一下子扭转过来,不过,现在的情况,逼得他去选择,自己真的是生病了,而且很严重,那种失去自我意识,如同浑浑噩噩的痴呆者的状况,让他很恐惧。

    为什么?

    他自己可是银狐,受到无数人的敬仰,如果自己真的因为老年痴呆,变成了一个废物,那别人的眼光会从敬仰变为同情与可怜,曹定军的自尊心特别强,如果让自己变成那种人,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不过,曹定军听到治病,就会内心莫名地抗拒和颤抖,他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原因,经过苏韬刚才的耐心解释,他恍然大悟。

    年轻时候,因为那次脑部遭到炸弹碎片的伤害,他得到了立功嘉奖,也是他个人自传中最为传奇的篇章。然而,他从来没想过,那个经历也造成了极大的负面作用

    他很难说服自己,原来自己也是个害怕受伤的孬人。

    苏韬知道曹定军在天人交战,耐心地引导,“老爷子,生病不是丢人的事情,相反,因为您的病是经历战火洗礼留下来的,是荣耀的见证。我知道,因为生理原因,你很难一瞬间打消潜意识里对治病的畏惧。但我恳请您,当无法做决定的时候,就让别人暂时替你做决定。”

    “让别人给我做决定吗?”曹定军失神地笑道,“我这一辈子,从来都是给别人做决定。你让我相信别人,来决定我的健康,我反而更加难以接受。”

    “您也不是永远的决策者。”苏韬微微一笑,“在战场上,你也有服从命令的时候。”

    言毕,苏韬拨通了水老的电话,跟水老简单地介绍了曹定军的病情。

    苏韬将手机递给曹定军,低声道:“水老有几句话,要与您说!”

    曹定军微微一怔,暗叹了口气,对苏韬有了新的认识,这个年轻的大夫,心思缜密,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的时候,一环套这一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距离接受苏韬的治疗,已经只是临门一脚了。

    “老曹啊,你的健康,不仅事关个人,还事关集体和国家。我现在要求你,排除任何困难,必须服从命令,接受小苏的治疗。”水老在电话那边,语气平淡地嘱咐道。

    曹定军表情变得严肃,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战场上,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坚决服从领导的安排!”

    水老轻松一笑,道:“老曹啊,相信我的判断,也相信小苏的医术,他一定能够让你好起来的。”

    “好的!”曹定军嘴角露出意思轻松地一笑,打开心结看似很难,但如果抓住了心灵的破绽,穿针引线,就能水到渠成!

    将手机递给苏韬,曹定军朝苏韬露出无奈苦笑,叹气道:“你这小娃娃,没想到真有两把刷子,既然我的老领导已经给我下达了命令,那我就听你的吩咐,接受治疗吧,不过,我只认你,其他人一概没有资格给我治病。”

    苏韬无奈苦笑,暗忖这曹定军比起水老更加的固执,心里分明认输了,嘴上还较真,希望给自己留有一个挽回颜面的余地。

    当然了,苏韬也是看清楚了曹定军的心思,所以才会耗费心力,一步步打开他的内心。

    医不叩门。还有另外一层含意,如果病人讳疾忌医,不肯接受治疗,就是你主动给他开了药方,他也不配合服用,那也等于白费了功夫。

    曹定军现在愿意接受治疗,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后面经过药物的调理,他身体得到明显改善,就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

    “今天先聊到这里,我得去给您熬制汤药,您也很累了,暂时请休息一下吧。”苏韬与曹定军告辞,然后离开了病房。

    站在外面的曹怀庆,见苏韬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焦急地问道:“苏医生,我爸怎么样了啊?”

    “病情暂时得到了缓解,不过想要有质的改善,还得想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调养!”苏韬耐心地安慰道,“我现在要给他熬制汤药,请你给我安排一个地方。”

    “没问题!”曹怀庆现在对苏韬的能力深信不疑,连忙吩咐其他人准备。

    夏德春走到苏韬身边,讪讪笑道:“苏大夫,你年纪轻轻,医术不凡,让人钦佩啊!”

    苏韬连忙谦虚地笑道:“谢谢夸奖。中医和西医在治疗不同的疾病上有各自的优势。像曹老这种病,涉及到心理情绪,已经不是仪器能够精准检测得出来的。中医讲求追病问源,从源头开始,顺藤摸瓜,水到渠成。”

    夏德春感慨道:“我身边不乏中医高手,一直给我的感觉都很神秘,他们治疗病人,都不会说太多。但你不一样,线路明晰,方法得当,让作为旁观者的我,叹为观止。”

    苏韬笑了笑,道:“那是因为我用的方法,真心谈不上神秘,只是雕虫小技!”

    夏德春微微一怔,没有继续说下去,有句话叫做大道至简,其实真正厉害的人物,他们在解释某个难题的时候,选择的方法会更加的简单和明确。

    自己身边的国医,虽说有很多医术高超,但他们治疗病人的时候,没有这种抽茧剥丝的流畅性,所以给中医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不出意外,苏韬是中医最杰出的年轻人,他这么年轻就达到了大道至简的境界,让人唏嘘与感慨。

    夏德春想了想,抓起苏韬的手腕,沉声道:“今年的国医选拔,我手里有一个名额,如果你愿意参加考核的话,我愿意亲自举荐你。”

    夏德春的这个举动,把苏韬吓了一跳,自己和夏德春说到底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