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3章 曹姣姣的威胁
    (除夕到了,烟斗祝大家鸡年行大运。)

    离开苗家村之前,苏韬给吕诗淼通了个电话,说明了徐大山的重要性。

    吕诗淼对苏韬很了解,他的安排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便让徐大山到汉州岐黄慈善总部一趟,面对面签订合同之后,徐大山就是岐黄慈善的重要成员了。

    苏韬离开苗家村之后,金鸡山里来了一个连队的军人。他们没有跟地方政府打招呼,而是直接进入山里,对外表示,连队常驻此地是为了野战生存训练。

    二叔苗中天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知道这群军人来得太巧合,苏韬前脚走,军人就跟了进来,肯定是为了保护金鸡山。

    苗中天心里敞亮,苗家村不出意外,发达也就这几年,金鸡山上的秘密早晚有一天会被外界知晓,到那个时候,苗家村就有了名气,村民们与外界有了沟通的机会,也会迅速成长,生活水平也能得到迅速改善。

    当然,苗家村这段时间的变化,也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镇党委书记冷原,几乎每周都会来到苗家村走访,他也觉得苗家村就很有潜力,如果用心去做好这里的工作,指不定能够给自己的政绩带来亮点,虽然他年龄已经很大,想要继续往上爬的话,可能性也不太高,但冷原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有特殊的嗅觉,这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也是最好的机遇。

    苏韬与阿军、水君卓匆匆赶到闽南省,曹定军的病情变得很不稳定,忽好忽坏。虽然人是醒转过来了,但老年痴呆症的情况非常明显,糊涂起来连自己的儿子曹怀庆都认不出来。

    病来如山倒,一旦症状明显,你想要控制的话,难度就不是一般大了。

    曹怀庆站在病房门前,来回地踱步,双手不停地搓着,因此可以看出来他内心的焦虑。

    夏德春从病房内走了出来,无奈地朝曹怀庆摇了摇头,叹气道:“曹老的病情恶化得很严重,与苏大夫的预判相似。继续这样下去,糊涂的时候会越来越多,清醒的时候会越来越少。更严重的话,不仅记忆力为零,正常的言语功能也会丧失。”

    曹怀庆鼻子泛酸,暗叹自己父亲一生,被世人称为银狐和智囊,没想到年老竟然得了这么个病,简直是讽刺。

    曹怀庆压低声音与夏德春问道:“你老实告诉我吧,我父亲这病治愈的可能有多少?”

    夏德春面色难看,将体检数据表格递给曹怀庆,沉声道:“这是颅脑ct扫描,显示他的脑室扩大、皮质萎缩、脑沟变宽,已经达到中期的程度。脑电图也出现了非特异性的弥漫性慢波,脑血流图示则说明,大脑皮质的局部脑血流量减少,脑氧代谢率下降。”

    曹怀庆听不懂这些专业术语,摆了摆手,焦急地说道:“我只想知道答案!我父亲还能康复吗?”

    “从西医的角度来说,不能!只能用药物,让他不至于严重恶化。”夏德春愧疚地说道。

    “罢了,西医不行的话,那我还是看中医行不行吧!”曹怀庆对夏德春彻底失去了信心,尽管夏德春是西医专家,但在治疗自己父亲的事情上,贡献乏善可陈,至于弄出的那个什么药膳治疗法,更是可笑至极。

    一阵香风袭来,曹怀庆叹了口气,不悦道:“姣姣,你怎么现在才来!”

    “啵啵啵……”

    曹姣姣将口香糖吹了几个泡泡响声,道:“爸,爷爷在医院有最好的医生和护士照料,一定需要我出现吗?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从小就是养尊处优来着,只有别人伺候我,我不会照顾别人。”

    “你!”曹怀庆被曹姣姣气得不行,“昨天我让人去学校找过你,你不上学,到哪里去了?”

    “爸,我在创业!”曹姣姣沉声道,“我早就跟你说过,大学生活不适合我。”

    “你那是创业吗?就是瞎胡闹!”曹怀庆愤怒地摔了手,命令道,“这几天你哪儿都不准去,就给我在医院待着。你爷爷最喜欢你,他现在病得很严重,你就算帮不了忙,也不能在外面瞎胡闹,惹是生非。”

    “爸,我什么时候惹是生非了?”曹姣姣属于那种被宠坏了刁蛮公主,“还有那个什么中医大夫,上次为了他,我都责罚过员工了。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而已。”

    “你!”曹怀庆也是被自己这个女儿给气疯了。

    正说话间,走廊尽头闪过一男一女的身影,曹怀庆眼前一亮,指着曹姣姣的鼻子,低声道:“我暂时没空管你,你给我好自为之吧。”

    曹姣姣见到了那天在电玩城闹事的主角,心情一阵不悦,她从小到大没有今天这样被父亲责骂过,如今见到了仇人,也是分外眼红,暗忖等下你治好了我爷爷,那还好说。如果治不好的话,让你俩吃不了兜着走。

    曹姣姣也知道水君卓是什么人,两人也是互相听过对方的名头,但从未见过面,她可不将水君卓放在眼里。

    曹怀庆面带微笑,主动握住了苏韬的手,紧张地问道:“苏大夫,你找到药了吗?”

    “找到了!”苏韬感觉曹怀庆手心全是汗,也就说得直接一点,让他好安心下来。

    “唉!我爸虽然醒了,但糊涂得厉害……”曹怀庆赶紧把父亲的病症准备给苏韬说一遍。

    苏韬摇了摇手,镇定自若地安慰道:“请放心,我会努力让曹老尽快好转的!”

    曹怀庆对苏韬也做过调查,知道水老不是乱推荐人,就在几日之前,苏韬还在韩国战胜了韩医最优秀的人物金崇鹤,他刚结束比赛,就马不停蹄地飞到闽南。

    曹怀庆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苏韬的身上,夏德春是一个好西医,但对于治疗父亲的疾病,曹怀庆实在没有多少信心。

    苏韬朝病房那边行去,被一个打扮得十分时尚的女子拦住。

    “姣姣,你这是做什么?”曹怀庆皱眉骂道。

    “我想告诉他,我和他的梁子已经结下。”曹姣姣凑到苏韬的身前,干净利落地朝苏韬比了个中指,“前几天你捣乱的电玩城,是我和朋友一起开的!”

    “然后呢!”苏韬蹙眉,他不喜欢曹姣姣这种嚣张的态度,同样是富家女,跟水君卓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如果你给我爷爷治好病,那就一笔勾销!如果你治不好病的话,那得付出代价!”曹姣姣语速极快地说道。

    “胡闹!”曹怀庆被曹姣姣气得不行,伸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在了曹姣姣的脸上,“你给我滚开!”

    “爸!”曹姣姣被曹怀庆的举动给惊呆了,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都是掌上千金,父亲竟然为了一个外人,会动手扇自己的耳光。

    苏韬轻蔑地笑了笑,暗叹了一口气,曹怀庆扇自己女儿一巴掌,这是替自己出头和解气,但同时也是给自己施加压力啊。

    “我去看看老爷子!”苏韬不再搭理曹姣姣,踏步朝病房走去。

    曹姣姣捂着脸,愤怒地望着曹怀庆,然后又恶狠狠地瞪了苏韬一眼,转身飞一般的离开。

    “君卓,让你见笑了!”曹怀庆无奈地自嘲道,“从小到大,我把她给宠坏了。她没有尝过挫折,所以才会这么任性。”

    曹怀庆是长辈,水君卓也不好过多说什么,只能安慰道:“姣姣的性格其实比较直接和单纯,不会掩藏自己,她年龄还小,等大一些,就能有所转变。现在当务之急,是治好曹爷爷的病。”

    “还是你成熟稳重,如果姣姣有你一半的觉悟,那我就省心了。”曹怀庆垂头丧气,他尽管是曹家的顶梁柱,如今在闽南说得上话的人物,但只要是人,都会有七情六欲,有数不清的烦心事,谁也不能免俗。

    苏韬走进病房,先给曹定军搭了一下脉搏,比想象中要严重,因为前期没有及时控制,如今江河日下,身体筋脉紊乱失常,如同一锅乱粥。

    想要治好曹定军的病,必须先梳理他体内到处乱窜的阴湿之气。

    苏韬取出了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刺入曹定军身上的穴位。

    主穴:四神穴、本神、神庭、水沟、风池;辅穴:神门、后溪、足三里、太溪、大椎。

    金针落穴的速度极其缓慢,带有明显的顿挫感。

    这顿挫是因为苏韬输入真气,让曹定军体内的阴阳之气平衡。

    站在旁边的曹怀庆十分紧张,他目光落在曹定军的身上,生怕父亲出现什么问题。

    时间分秒过去,苏韬终于针灸完毕,曹定军喉咙里咕噜两声,缓缓睁开眼睛,茫然望向四周,最终落在曹怀庆的身上,低声道:“怀庆,我刚才是怎么了?”

    曹怀庆内心悬着的石块终于放心地落下,苏韬果然实力很强,靠着几根银针就让曹定军转危为安,他能认出自己,这就是最直接最好的疗效。

    “您的天疑病复发了!”苏韬低声解释道。

    曹定军摆了摆手,自嘲地笑道:“什么天疑病,别瞒着我了,就是老年痴呆症吧!”

    苏韬暗叹了口气在,曹定军清醒状态之下,果然很睿智,他并没有那么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