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2章 太在乎苏韬了
    昙草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严格,只有适合的环境,才能够让它正常的生长。人的创造力,可以给很多植物模拟出环境空间,但对于一些特殊的植物,很难复制一模一样的环境。

    这个原理就像,尽管科学进步,但还是很难解读人类复杂的大脑如何运转一样。

    大自然是神奇也是神秘的,人类必须要对它尊重,否则的话,一些珍贵的东西,会因为被盲目地人为破坏消失不见。

    金鸡山真的宝库,只不过是没有人能认清楚它的价值。不仅仅是地下可能藏有银床在,山上的各种奇草更是对人类的恩赐。

    下山之路,没有那么复杂,徐大山找到了一条便捷的路径,见到了水君卓之后,苏韬发现女子眸光中难掩关心与激动。

    水君卓转过身,仿佛不愿意搭理苏韬,苏韬笑着走过去,道:“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你就是个骗子!”水君卓变得刁蛮任性,她其实也不像变成这样。

    “我那是为你好!”苏韬耸了耸肩,“反正你也是想体验一下露营的感觉,我已经很配合你了。”

    “哼!”水君卓想想继续纠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东西找到了吗?”

    “幸不辱命!”苏韬得意地拍了拍行医箱,“采了一些,足够延缓曹老的病情了。不过,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水君卓微微一怔,点头道:“你说吧!”

    苏韬拉着水君卓来到旁边,低声道:“我想请水老调动资源,保护好金鸡山,不会被人恶意破坏!”

    “这个!”水君卓犹豫片刻,点头承诺道:“好的,我会跟爷爷说!”

    如果换一个人提出这个要求,一定会被人觉得小题大做。

    但苏韬不一样,他在水君卓的心中,是一个睿智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山上的某些东西重要,也不会作出这种要求。

    “金鸡山对于从事中医职业的人而言,就是一座用之不竭的宝库。”苏韬表情凝重地说道。

    “放心吧,有爷爷出面,事情应该会很简单解决。”水君卓爽快地说道。

    苏韬之所以求水君卓去请水老出马,保护金鸡山,倒不是害怕有人上山去采摘昙草。昙草第一采摘的流程复杂,第二一般人不懂得昙草的价值,采摘了也没有任何用处。他害怕金鸡山下藏有银床的事情被人得知,人为利往,如果有人动起了开采银矿的念头,金鸡山就不是连昙草都保不住的问题,直接山都会被炸开,破腹开膛,取出山下的宝藏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壁,尽管苏韬相信徐大山不会主动去说出这个秘密,但自己对徐大山刮目相看,肯定会受到其他人的关注,有心人根据线索,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

    苏韬的敌人很多在,其中不乏那些苦心孤诣想要找到自己破绽和把柄的人。

    ……

    琼金,省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办公室来了一个客人。王国锋见到他很意外,关好门后,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白矾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扫视了一圈,发现没有烟灰缸,到饮水机附近,取了一次性水杯装好水,重新坐回沙发,用火柴点燃一支香烟,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不欢迎我啊?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王国锋叹了口气,沉声道:“虽然医院领导不会管我在外面兼职的事情,但我还是得保持低调。医院人情关系复杂,如果不是我面子够大,早就有人将我给告倒了。”

    白矾双手打开,平放在沙发上,烟雾从他的鼻口中悠然吐出,“错了,你的面子不值钱,你父亲和你爷爷的面子,那才是免死金牌。”

    王国锋无奈笑了笑,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香烟的雾气灼眼睛,他感觉眼睛发疼、酸涩,打开了窗户,叹气道:“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此次来找我,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白矾将半截香烟戳在了一次性茶杯里,面色很难看地说道:“此次韩国之行,原本希望给药神护肤品打开市场,没想到一无所获。”

    王国锋不悦道:“你是在责备我吗?”

    “当然不是!”白矾知道王国锋性格骄傲,“我只是提醒你,不要丧失了勇气和信心。苏韬在一步步消磨你的意志!”

    白矾对王国锋研究得很透彻,所以一针见血。

    王国锋被戳中了痛处,鼻息变得粗重,沉声道:“你必须得承认,苏韬的确是华夏难得一见的中医人才。”

    “华夏地大物博,从来不缺少人才。”白矾淡然道,“我看好你,因为你比苏韬拥有太多优势。”

    “谢谢你的鼓励!”王国锋知道白矾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刺激自己。他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态已经失衡,此次韩国之行,连金崇鹤都毫无争议地败给了苏韬,这让王国锋出现了严重的自卑感,他现在已经丧失了与苏韬再次比试的信心。

    “咱俩是合伙人,你强大了,药神集团才能强大。”白矾叹了口气,“人选国医的事情,你有没有开始筹备,如果你成功成为国医,药神集团可以借此炒作一番,相信能追上三味国际此次借助苏韬的韩国之行的速度。”

    “我已经与父亲提过,他暂时没有给我答复。不过,请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竭尽全力,争取通过国医的选拔。”王国锋信心十足地保证道。

    “嗯,我已经安排好。国医选拔,虽然每年评委都不相同,但大部分的评委我都能找到。”白矾狡猾地一笑,“只要你进入复审,就能够保证你成功!”

    王国锋表情变得严肃与凝重,沉声道:“白矾,我希望这件事请你相信我的实力,我不希望用盘外招获得这个荣誉。”

    白矾微微一怔,自嘲地笑了笑,道:“好的,我答应你!”他心中暗想,如果王国锋实力不济,自己千方百计也得给王国锋创造出条件和机会。

    白矾现在的定位很明确,他需要塑造王国锋光辉伟岸的形象,如此才能够让药神集团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白矾眼中闪过一抹冷色,“三味国际的沉鱼落雁膏的确效果比我们药神集团的效果更好,安全无副作用,我在市场上买到了他们的产品,经过分析之后,根本找不出他加入了哪几种关键性的药物。”

    “你们药王谷是研究药性的行家,你都研究不出来,难道我还能有办法?”王国锋不屑地反问道。

    “我知道你和三味堂的一个员工关系匪浅!你能否借助这个人,帮助我们搞到配方?”白矾压低声音,“国锋,药神集团归咎到底,是你的产业,你也不能完全做甩手掌柜吧?”

    “你想让我去骗人家的秘方?”王国锋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桌面,“我王国锋再不济,也不会做那种有悖原则的事情!”

    白矾怔了怔,笑着解释道:“不能算骗,只不过是想借他们的配方一阅。相信药王谷的实力,只要找到了对方的配方,再进行升级和创新,我们一定能创造出比三味国际更加有生命力的产品。”

    “此事我还得慎重考虑一下!”王国锋对白矾心存警惕,没想到这家伙对自己太了解,连莫穗儿对自己的心意也调查得很清楚。

    白矾和王国锋这对合伙人,可以说世界上最不信任的合伙人,彼此之间存在戒备,谁也不愿意把后背露给对方。

    “另外就是药王堂新店开业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邀请一位实力超群的高手坐镇。现在三味堂已经对外宣传,窦方刚会在三味堂系新店营业期间,免费义诊,这已经在合城引起了轰动效果。”白矾沉声道,“你也知道,药王堂之所以在那里增加新店,原因在于扼制三味堂的发展。按照苏韬的想法,三味堂会形成中医堂连锁模式,所以我们只能步步跟进。”

    “你太在乎苏韬了!”王国锋叹了口气,白矾如今在中医界口碑很差,欺师灭祖,以他的实力的确请不到什么像样的人物参加新店开张的活动。

    “难道你不在乎?”白矾反唇相讥,冷笑道。

    “我在乎,但我要光明正大地战胜他!”王国锋沉声道,“不过,邀请专家的事情,我会帮你安排一下。我事先打个招呼,出场费恐怕不低!”

    白矾轻轻地摇手,笑道:“放心吧,我从来不是小气之人。”

    王国锋眼中闪过一抹隐忧,忌惮道:“无论三味国际还是三味堂,都是苏韬放在明面上的产业,所以倒也不用担心,我最近听说苏韬借助新中医联盟这个壳子,创办了岐黄慈善基金,不仅准备收购儿童福利院,还在巴蜀那边租赁山地,不知道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虚晃一枪而已!”白矾嘴角浮出冷笑,“慈善是伪善的代名词,我估计他肯定看中了一些商机。巴蜀那边,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相信很快就能得到消息,知道苏韬为何租赁了那边的山地。”

    白矾暗忖王国锋还真够虚伪,嘴上说要光明正大地对付苏韬,其实内心深处,还不跟自己一样,阴暗、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