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30章 山下竟有银床
    “这其实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苏韬觉得要化解水君卓内心的尴尬,“人体排尿是新陈代谢的成功,千万不能憋着,很多疾病都是憋尿导致的,比如前列腺,严重的还有尿毒症!”

    “嗯……”水君卓含糊不清地回应。

    “接下来在山里还得住好几天,我希望你如果想要解决这类生理问题,一定要及时地说出来。”苏韬觉得水君卓还没有引起重视,语重心长地说道,“放心吧,只要一个眼神,我就懂得,然后给你寻找机会!”

    “嗯……”水君卓五味杂陈,她也分不清楚苏韬是在劝说自己,还是在嘲笑自己。

    “山里吃的东西,比较随意,你肠胃功能如果不好的话,可能会拉肚子,所以有更高的需求,也得提醒我。这样我好给你提供足够的条件!”苏韬苦口婆心地说道,主要是希望缓解气氛的尴尬。

    “够了,你可以闭嘴了!”水君卓再好的脾气都忍不住了,暗忖苏韬实在太讨厌了。她感觉自己有一个把柄被他抓在看手里,耻辱啊,绝对是众生耻辱,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她情愿被尿憋死,也不会给苏韬这个机会。

    “能够骂人,说明你已经想通了。”苏韬微微一笑,不再继续啰嗦,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他故意观察了一下隔壁的帐篷,水君卓这次睡得安稳,没有像之前那样翻来覆去。

    水君卓其实并没有睡着,她听着不远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怨念也慢慢消失不见。

    书上说过,真的爱上一个人,会接受他一切的不良嗜好。换个角度来看,如果自己的诸多缺点,在苏韬的面前逐一暴露,如果他并不觉得反感,这不间接地说明,苏韬会喜欢上自己吗?

    虽然这个逆向思维的理想会有些牵强,但足以让水君卓能够静下心来,内心混乱一番,最终还是酣然入梦。

    尽管在荒山野地,水君卓睡得极其香甜,甚至还做了个美梦,回味着苏韬可口的烤兔肉,等醒来的时候,发现嘴边流了许多涎水。

    水君卓伸了个懒腰,拉开了帐篷,外面摆放着一个面盆和热水壶,她从背囊里找出毛巾和牙刷,然后快速的洗漱完毕,再喝了一口热水。等出了山洞之后,发现阿军坐在距离洞口较远的地方,水君卓惊讶道:“军叔,苏韬呢?”

    “已经出发了!”阿军面无表情地说道。

    “怎么出发了?”水君卓意识到自己被抛下了,她蹙眉道,“你怎么没叫醒我!”

    阿军低声道:“因为这是正确的决定!他们凌晨四点左右就出发了!”

    “难道是嫌弃我是拖累他们?”水君卓很少会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生气,但现在却幼稚地用脚踢飞了好几颗石块。

    “他们是来办正事的,如果带着你,肯定会有很多不方便。”阿军深深地叹了口气道。

    水君卓仔细想想,倒也是这个理,因为自己的缘故,苏韬连上个厕所,都得跑出十几米远。

    她叹了口气,道:“军叔,我明白了,不过等你送我下山,就上山找到苏韬。我希望你能像保护我一样,保护他!”

    阿军愣了愣,轻叹道:“君卓,他在山林的生活能力,比我还强!”

    “但我还是不放心他!”水君卓叹了口气道。

    “那行吧,先送你下山,然后我再上山找到他们。”阿军同意了水君卓的要求。

    水君卓心情复杂地收拾好登山装备,她也从昨天的热情慢慢减退,此次苏韬进山并不是游山玩水,他是带着目的而来,如果找不到自己需要的药物,那意味着曹定军少了几分彻底痊愈的机会。

    是我太自私了!

    水君卓终于想明白了。

    苏韬算得上用心良苦,昨晚上山之后,主要是让自己体验一下真正的山林生活。

    在山林之中,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比如昨晚的暴雨,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因为自己是女人,则有更多的不便。

    不过,水君卓暗下决心,她一定会锻炼自己的体质,以及提升自己的户外生存技能,等下次再进山,那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

    金鸡山作为浮山山脉的一部分,其实远远不止苗家村那一片,岐黄慈善承包的山地,也不止于苗家村后山那一隅。

    苏韬跟着徐大山在山林里疾行,因为没有水君卓的缘故,所以速度加快了不少。徐大山对苏韬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也是暗暗吃惊,他有意考校一下苏韬的腿力,自己累得半死,苏韬却是面不红心不跳,这体力有点吓人。

    徐大山用大号雪碧瓶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水壶,他抹了额头的汗,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山泉,与苏韬道:“继续往前面走,就是银湖村的地界了。”

    “银湖村?”苏韬惊讶地说道。

    “说是个村,其实大部分人都搬走了。”徐大山目光复杂地说道,“这个村庄大部分人都短命,不少人得了精神病,是有名的疯人村!”

    “疯人村?”苏韬似笑非笑地望着徐大山。

    徐大山叹了口气,捏了捏鼻子,擤了一把鼻涕,顺手在树皮上一抹,自嘲道:“我知道你相信我不是疯子!”

    “走吧,继续往前走,我们到银湖村去看一看。”苏韬眼眸一亮,与徐大山交代道。

    徐大山其实内心并不想去,毕竟距离自己捡到宝贝的地方太远了。不过,苏韬这么要求,他还是带着苏韬进入了银湖村的地界。

    银湖村背靠金鸡山,村中有一个湖泊支流,被人称作银湖,所以才得名。沿着山路走了一段路,苏韬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树丛之间的一处植物群上,眼中散发亮光。

    苏韬快步走了过去,掐了一团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然后吐掉,心中有数。

    “怎么了?”徐大山见苏韬表情不对,眼中闪过兴奋之色。他瞧出苏韬有很强的山林生活经验,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宝藏,说不定还真被他查出原因。

    “徐疯子,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苏韬盯着徐大山,无奈苦笑道。

    “不好的消息?”徐大山张大嘴巴,被苏韬给吓住了。

    “你之前在山上是不是捡到过银块?”苏韬试探道。

    “是的!”徐大山犹豫半晌,“我捡到过很多次!”

    “是不是合成物?并不是纯银!”苏韬见徐大山目光躲闪,他并不是在撒谎,而是心中的秘密被揭穿了。

    “没错!”徐大山咬牙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跟我说吧!”

    “这座山脉地下不出意外有一个银床。”苏韬指着那一团刚冒牙却长得异常茂盛的植物,解释道,“山上有葱下有银、草茎赤秀下有铅、山上有薤下有金、山上有姜下有铜锡。这是古人常用的矿物探测办法。这些野葱属于只是性职务,长得非常茂盛,一般会有银矿出现。我刚才试了一下味道,里面的确有重金属的成分,不出意外,山下是一个面积不小的银床。至于银湖村的人,出现会出现疯症、短命,也是因为重金属对泥土、水源,造成污染导致的。”

    山下有银床,这是一个天大的宝藏,但他一个村名,如何有权力和实力来开采呢?

    徐大山惊愕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他原本也想到这个可能,但还是保持一丝侥幸。

    他痛苦地抱住头,闷声低吼了几声,然后用拳头用力地捶打地面。

    苏韬叹了口气,他对徐大山其实还是挺佩服的,为了找到一个答案,宁可背负村中无数人的羞辱,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毅力。

    “这个消息希望你不要泄露出去!”这对于苏韬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自己刚租下了金鸡山,如果被很多人知道,山下可能藏有银矿,那岂不是自己的万山计划,刚迈出第一步,就遭到了无情的打击?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徐大山失落地站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他朝苏韬鞠了个躬,“谢谢你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得到这个结果,我也就释然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对这座山很了解,接下来我还会承包更多的山地,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成为我的助手,帮我看管照料好这片山林。”

    经过近距离的了解,苏韬发现徐大山不仅不疯癫,而且很狡猾、聪明,十多年专心致志研究这座山,让他拥有了一双慧眼。金鸡山如同他的后花园一样,徐大山可以作为很好的守林人,这样才能不保证自己买下的山,不受到破坏!

    徐大山一脸困惑地望着苏韬,奇怪道:“你不打算将这座山林开发?”

    苏韬的岐黄慈善已经和政府签好了合同,如果他上报政府,真的证实地下有银床,虽说拿不到银矿开采权,但肯定能够拿到一笔价值不菲的银矿开采征用山地的补贴。

    “是的,这座山是我租下来,给野生草药提供一个天然的成长空间,对于我而言,那些野生的草药,比地下的银矿更加重要。银矿一旦开采,资源就耗竭了,但只要山还在,生物链就不会断!”苏韬沉声解释道。

    “虽然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我答应你!因为我不想这么多年来坚持的东西,结果变成了笑话,成为别人的财产。”徐大山给出了自己保密的理由。

    “那口头协议就已经达成!”苏韬微笑道,“下面请你带我去找,我需要的东西吧!”

    徐大山犹豫片刻,叹了口气,道:“你很聪明,究竟什么时候知道我其实知道那东西在哪儿?”

    “见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了!”苏韬笑道,“你可以演得很像一个疯子,但眼神是心灵的窗户,偶尔露出的情绪,是很难骗人的!”